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四十八章 我族之主

第五百四十八章 我族之主

  蜡像馆三个人,

  一手“翻云覆雨”之后,

  将他们眼中看来最为棘手的小男孩给控制住了。

  接下来,

  无非是获得他们所要的东西。

  很可惜的是,

  周老板并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什么,

  但周老板已经下定决心,等这边事了,他会去拽着安律师再去如皋县的那个地方,让安律师亲手把“他的过去”给重新挖出来。

  肯定漏掉了什么,

  而且那个东西一定很重要,

  否则这个女人不会这般大张旗鼓地来一趟。

  蜡像馆应该是真的,本就开在这里,但蜡像馆里的三个员工,却被李代桃僵了。

  小男孩之前都把人家的头拿下来了,证明人肯定是死了。

  一切的一切,做得滴水不漏,就是为了等自己?

  可今天如果不是王轲带着小萝莉来,自己是肯定不会来的。

  又或者,

  是他们本没有打算今天一定要动手,

  可能开业之后再请自己过来,

  谁想到自己直接在第一天就上门了。

  啧,

  这就是人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缝?

  小男孩趴在地上,身上遍布着一道又一道的黑色锁链,像是被囚禁在这里的恶魔,正在等待属于自己的惩罚。

  任凭他如何地怒吼,如何地挣扎,都无法撼动这铁链丝毫。

  他很愤怒,

  因为他想念书,

  至少在这个时间段,

  他是真的想上学!

  可怜的娃,怎能忍心不让他念书?

  女馆长下一秒,就出现在了周泽的面前,把她的脸贴在了周泽的面前,

  微笑,

  还是微笑,

  这该死的微笑。

  “我们不准备和任何人为敌,事实上我们之前也只是收到了陆平直的消息,特意来通城和他做交易的。

  你之前猜对了,

  我们不是阴司的人,

  虽然,

  你只是小小的鬼差,

  但既然你能驱使这种级别的僵尸为你所用,

  我们也不会轻视你。

  这样吧,

  你想要什么,

  说出来,

  我们来和你做这一笔交易。”

  “我想和你聊一聊。”

  周泽很认真地说道。

  先前是赢勾坐在王座上的蜡像,

  接下来是“翻云覆雨”,

  周泽觉得应该好好聊一聊。

  女馆长慢慢地直起身子,

  她很高,

  再加上高跟鞋的加持,让她比周泽还高出一点点,她似乎是在思索,然后有些疑惑道:

  “这就是你的条件?”

  言外之意,

  你不是在玩儿我们?

  “这就是我的条件。”

  “唉,很抱歉,我不能答应你,因为我们的时间不够。”

  女馆长很是为难地摇了摇头,

  手指着地方被压制住的小男孩道:

  “我们困不住他太久,老实说,他确实是一个麻烦,一个我们之前都没预料到的麻烦。”

  “哦,抱歉,是我考虑不周。”

  周泽伸手,

  五根指甲长了出来,

  闭上眼,

  若是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出来周泽的指尖正在轻微地颤动着,

  而后,

  原本束缚在小男孩身上的锁链,

  刹那间松开了,

  重新变成了像是芦苇荡般摇摆着的锁链。

  “吼!”

  小男孩马上站起身,

  发出了一声咆哮,

  他脱困了!

  “好了,这个顾虑帮你们解决了。”

  “…………”女馆长。

  你们不用再顾虑无法困住他太久这个问题,

  因为他已经脱困了。

  那两个跪伏在地上的员工面面相觑,

  根本不敢相信面前刚刚发生的那一幕。

  女馆长脸上也是露出了震惊之色,

  少顷,

  她后退一步,

  对周泽微微鞠躬,

  “我为我之前的唐突向您道歉,也感到庆幸,之前并没有对您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拷贝出那几个蜡像人出去,

  其实真的只是一种游戏而已,

  那几个蜡像人都以为自己是本人,

  自然不可能造成什么破坏。

  当然了,

  女馆长不知道的是,

  王轲的妻子有点精神不正常,她发现了自己的丈夫和女儿居然是假的之后,受到了刺激,杀了他们!

  这就是后话了。

  周泽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道:

  “我们现在可以聊聊了?”

  “可以,您有资格和我们做交易。”

  女馆长指了指匍匐在地上的两个员工,道:“你们把这里收拾一下。”

  “是。”

  “是。”

  兴许是周泽之前轻而易举地解开小男孩的禁锢,让女馆长觉得自己似乎是踢到了铁板。

  之前的很多判断不得不因此而推翻,

  比如,

  到底是谁靠着谁?

  能收这种级别僵尸做手下,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肯定会比这个僵尸厉害得多得多。

  这是一个鬼差不假,

  但绝不是一个普通的鬼差。

  普通的鬼差也不会去杀了陆平直抢那个东西。

  女馆长摇摇头,她觉得自己有点心急了,也有点目中无人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周泽刚刚轻描淡写的一手解封,瞬间对周泽“高山仰止”,

  认为他只是一个披着鬼差身份的高人。

  她不可能想到的是,她们这般崇敬的招式,在周泽这里其实还有别名。

  小男孩看了看周泽,见周泽点了点头,小男孩当即收起了獠牙,爪子也恢复原状,默默地站回到了周泽的身后。

  小声道:

  “那个东西,刚刚真的把我困得死死的。”

  他想上学,

  真的想上学!

  周泽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没说什么。

  女馆长又泡了一壶茶,邀请周泽坐下。

  周泽隔了几米远,没走过去,目光看向了茶几下面的地面。

  准确的说,

  那里应该是一面镜子。

  之前周泽以为是装饰品,所以没有过多的在意,但现在,他发现不对劲了。

  女馆长见状,

  起身,

  走到镜子上,

  而后抬起手,

  一团团蜡油开始在她脚侧凝聚,

  重塑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她。

  两个女馆长相对而立,

  表情、

  动作、

  神态,

  一模一样。

  “我想,你刚刚应该看过我为你做的蜡像了。”

  “我想,你刚刚应该看过我为你做的蜡像了。”

  周泽点点头。

  女馆长伸手,轻轻捏了自己一把,而后,另一个她开始消融。

  之前,王轲和周泽等人走到这里来,也是这样被制造出蜡像的。

  “这是什么原理?”

  周泽有些好奇地问道。

  不是傀儡,

  而且制作出的蜡像具备着和本尊一样的思维,一样的意识,

  甚至蜡像还会把自己当作是本尊,

  最重要的是,

  制造的速度,

  这么快!

  自己无非是在这里喝了一会儿茶的功夫,

  那个蜡像的自己都已经回去喝咖啡洗澡了。

  “很抱歉,这个,学不了。”

  说这句话时,女馆长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还站在周泽身边虎视眈眈的小男孩。

  “想学,还是可以学的。”

  周泽还是有些不甘心。

  “这是传承自我们祖辈的能力,是一位无上人物赋予的神通,除了我们族人以外,其余人,都不可能学会。”

  听到“无上人物”四个字时,

  周泽眼皮跳了跳,

  再联想一下“翻云覆雨”,

  那位无上人物,

  不会是坐在椅子上打瞌睡的那货吧?

  啊,

  你居然还藏了这么多的东西,

  你这铁憨憨居然没跟我说过!

  “请坐。”

  女馆长再次邀请。

  周泽坐了下来。

  不过,这次他没喝茶,因为茶太苦了。

  似乎,

  比较有或者自认为比较有逼格的人,都喜欢喝苦茶。

  “阴水三瓶,血丹一颗,外加一处藏身秘境,这是我们之前和陆平直谈的交易,对于您来说,藏身的地方肯定是不需要的了,毕竟您有公开的身份。

  所以,阴水再加一瓶,您看怎么样?”

  周泽不动声色地端起茶杯,

  忘记了是苦茶,

  喝了一口,

  这是为了掩饰尴尬。

  阴水,是啥?

  血丹,又是啥?

  我都不知道这些是什么,怎么回答你够不够?

  “可以制符的阴水么?还有那个哪怕是僵尸吃了也能增强气血的血丹么?我好想要啊。”

  周泽微微皱眉,面露威严。

  小男孩吐了吐舌头,后退一步。

  “咳咳…………”

  周泽咳嗽了一声,其实,他是知道的,小僵尸是怕自己尴尬,故意解说的。

  阴水的话,可以给许清朗。

  血丹的话,似乎可以给老张用一下。

  “价格,合理么?”

  女馆长问道。

  “我问你个问题啊。”周泽放下了茶杯,“你知不知道,第九殿,已经没了?”

  女馆长瞳孔一缩,她没有去掩饰自己的震惊。

  “所以,你知不知道,你和第九殿的余孽做交易,会牵扯出什么?”

  女馆长闭上眼,似乎是在消化着这个消息,而后,她睁开眼,有些慵懒地摊了摊手,

  道:

  “阴司的变故,那是阴司自己的事儿,和我们无关。数千年来,我族和阴司一直井水不犯河水。

  甚至,

  论起辈分来,

  我族比那阴司要大得多得多,他们在我族面前,也只是小辈。”

  装逼,

  她在装逼!

  而且这逼味,

  真特么熟悉!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女馆长说这话的感觉,有点像是一些果粉拧着脖子喊着今年是民国多少多少年一样,

  但这无法掩盖他们当初丢了江山的事实。

  “这东西,我要交给阴司。交给你们,我怕我也会受到牵连。”

  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场面上的套话电视机里天天放,谁不会啊?

  女馆长脸色一沉,

  她的好言好语,

  她的优良态度,

  居然换来的是这个回复,

  她默默地站了起来,双手撑在茶几上,第一次,她收起了那该死的笑容,

  很严肃地开口道:

  “您大可不用去理会自身难保的阴司,

  待我族之主自白骨王座上苏醒之日,

  这地狱,

  注定将重新变色!

  鬼差大人,

  今日您的决定,

  可能会在日后遭受我主的滔天怒火!

  他必然降下劫罚于你,

  人间,

  地狱,

  我主目光所及之处,

  你定无处可逃!”

  正在喝茶的周老板听到这慷慨激昂的威胁,

  直接:

  “噗!”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