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五十章 赢勾一诺!

第五百五十章 赢勾一诺!

  “赐座!”

  看似随意的一句话,

  却像是打开了恶魔的牢笼,

  一时间,

  王座下方原本鸦雀无声的白骨们忽然再度狰狞咆哮起来,

  一道道影子从他们身上延展出去,

  他们嘶吼着,

  他们咆哮着,

  他们激动着,

  之前,他们愤怒,他们不甘,他们挣扎,但当那位重新坐上王座之后,瞬间变成了最为听话地哈士奇,

  化作了敏捷忠诚的猎犬,一股脑地冲了出去,扑向了王座之主所指向的猎物!

  须臾之间,

  原本都已经快离开蜡像馆的女馆长三人被重新拉扯了回来,

  她们的身形在这些巨大诡异的魔影面前,

  显得那么的袖珍。

  天知道当年赢勾闲得无聊杀了多少魔神!

  不过,

  按照周泽对赢勾的了解,

  这货当年虽然是黄帝手下的一员大将,东征西讨之下,也是立下了赫赫战功,甚至可以说是功高盖主也不为过。

  至于他当年在上古时期,到底是因为他居功自傲违背了黄帝,

  还是因为他功高盖主被黄帝猜忌使用了手段贬谪,怕他来一出上古版本的“黄袍加身”。

  这件事的真相,可能只有赢勾自己清楚了。

  史书上的东西尚且不能当真,更何况是神话中的故事了;

  要知道西汉时期在位仅二十多天的海昏侯刘贺,在史书上可是记载着他在位时间内做下了一千多件坏事儿。

  也就是这货除了吃喝拉撒睡,就一直在马不停蹄地做坏事,可能么?

  当年在地狱,到底有多少不开眼的魔神妄图前仆后继地想要挑战这位幽冥之海主人的权威,

  周泽不清楚,

  但想来,

  魔神们应该不至于有那种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集体反抗独裁的崇高理想。

  估摸着,

  可能是今天,

  赢勾觉得王座有点不平,

  就去杀了一个魔神垫了一下,

  明天,又觉得好像有点不平,

  就又去杀了一个,

  大后天…………

  可能,

  正是因为这种强迫症,

  才使得这白骨王座有了如今堪比“京观”的规模。

  距离产生美,

  但周泽实在是没距离。

  周泽正在思绪乱飞,

  而女馆长那边三人则是在瑟瑟发抖。

  环绕在她们身边的恐怖气息,她们其实很熟悉。

  自己一族在数千年来,不光是在祭拜这白骨王座,其实更重要的,还是和王座下方的魔神虚影们达成交易。

  献祭上血食,

  请他们帮助自己。

  而此时,

  这些几千年以来一直受到自己一族血食供奉的魔神虚影们,

  却成了捉拿她们的刽子手。

  豪无信誉,

  也豪无怜悯!

  幽冥之海主人,

  虽然陨落很多很多年,

  但作为当初曾最切身经历过他的恐怖的白骨们,

  在灵魂深处,

  依旧烙印着那种大恐惧!

  说真的,

  周老板现在是狐假虎威,

  毕竟赢勾还没苏醒,

  还在沉睡着。

  其实,就算是赢勾此时苏醒了过来,她也不是当年那个喜欢喊着“桌脚斜了”出去找垫桌书本儿的赢勾了。

  此时的局面,

  只能说是机缘巧合,

  谁知道女馆长竟然是这样子的身份,

  谁又料得周泽解开“咖啡报纸”的举动,让其错误判断了周泽的实力,乃至最终将这白骨王座的虚影召唤了出来。

  “噗通!”

  很干脆,

  尝试过试探,

  尝试过硬碰硬,

  尝试过黑吃黑,

  尝试过逃跑,

  但这,

  并不影响她此时跪下!

  “主人,是您回来了么?主人,真的是您……回来了么?”

  女馆长“泪流满面”,

  痛哭流涕,

  一脸的惊喜和不敢置信。

  只可惜,

  她的演技高低暂且不提,

  就说她的身体,

  之前几乎被小男孩用安律师教给他的术法轰成了烂泥。

  此时她的哭泣,

  更像是一个人形的毛毛虫正在哽咽蠕动。

  周泽微微侧过脸,

  看着她。

  女馆长继续表演:

  “主人,您终于回来了,我们一族人,等您等得好辛苦啊!”

  周泽继续不说话。

  小男孩默然地站在一边,

  只觉得有趣。

  不过,又有一点怅然。

  他年岁很大,但自打自己以僵尸的身份苏醒以来,就一直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

  当初在山林里顺手救下了几个山民,

  结果山民们还给自己造庙,被他出手毁掉了。

  他本就是见不得光的存在,

  非得造个庙告诉老天这里有一条僵尸快点降下雷霆劈死自己么?

  所以,

  小男孩在很大程度上,一直保持着他的那部分单纯,否则也不会有被手下人背叛几乎被吞噬的剧情出现了。

  “主人,我这就去给族人传讯,告诉族里的长老们,他们如果知道主人您归来了,肯定会欣喜若狂的!

  我族供奉主人王座数千年,

  一直心心念念期盼着主人的归来啊!

  主人重返地狱,我族必然为主人马前卒,成为主人脚下最忠诚的看门犬,为主人驱使!”

  听到“看门犬”三个字时,

  王座上的周老板皱了皱眉头,

  你是想,

  和我争宠?

  哦不,

  不对,

  反正看门犬三个字,

  让周老板很不喜。

  因为赢勾那货,每次都拿这三个字来戏谑他。

  其实,

  有一点,

  周泽一直很奇怪,

  以赢勾那种性格,

  会在陨落前,

  把自己的王座交给别人么?

  赢勾应该做不出这种出事儿前招呼一帮亲信大家赶紧把家产分了各自安好这种体面事儿,

  大可能是就算是他预感到明天有大事儿发生,

  今天该打瞌睡还是打瞌睡。

  我尽管尽情享受,哪管我死后洪水滔天!

  这才是赢勾最真实的性格写照。

  所以,

  这王座,

  到底是怎么落入她们这一族手里的?

  安律师曾说过,根据阴司的秘辛记载;

  当年赢勾陨落后,

  地狱当年被打压的诸侯并起,

  争夺地盘,

  甚至还分割了幽冥之海,

  将那偌大的海,

  分得只剩下了一条冥河。

  这相当于是前苏联解体时,全世界商人政府都挥舞着钞票走关系来瓜分苏联的国有资产。

  这尊王座,

  这么大的一块肥肉,

  是怎么落入这一族手里的?

  如果真的是赢勾主动送出去的,

  勤俭持家的周老板,

  可真的是会很心痛!

  “主人,我这就通知族内的长老,告诉他们主人回归的喜讯!”

  女馆长摊开一只手,准备传讯。

  周泽嘴里则是默默地吐出两个字:

  “绞杀。”

  “吼!”

  “吼!”

  “吼!”

  四周的魔神虚影们呼啸而上,

  瞬间将女馆长三人给淹没。

  这是恶魔的狂欢,

  女馆长只来得及发出了最后一声尖叫,

  就被肢解得干干净净。

  连带着两位员工的灵魂,也一起被搅碎分食。

  周老板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下巴,

  深感欣慰,

  这群魔神,

  都懂得粮食的宝贵。

  随即,

  周泽站起身,离开了王座。

  周围的魔神虚影围绕着他,都在盯着他。

  小男孩默默地站在王座下面,

  算是护驾。

  周泽伸手轻轻推开了小男孩,

  缓缓地走下了王座的台阶。

  此时,

  这座王座已然在慢慢地融化,

  本就是女馆长用蜡像制造出来的一个“虚影”,类似王座的现实投影,

  在女馆长死后,

  这尊王座的崩溃,

  是必然的。

  但此时周泽还有一件事需要去做,

  而且,

  这件事,

  周泽觉得自己来做,

  可能比赢勾苏醒时出来做,

  效果会更好。

  无他,

  一想到那个铁憨憨当初在徐州傻乎乎地等“空门”开,

  等佛下来,

  周泽就气得牙痒痒。

  这就好比夫妻俩过日子,

  家里都没米下锅了,

  但男人还出去赌钱请客打肿脸充胖子!

  “我还没醒来。”

  周泽开口道。

  周围魔神的虚影没动,

  但四周的氛围,

  仿佛凝滞了下来。

  “你们,也应该都看出来了。”

  周泽耸了耸肩,

  “我现在,很虚弱,甚至可以说,我,还不是我。”

  魔神虚影开始躁动起来。

  他们的猜测,

  会被赢勾当年的恐怖形象给压制着,

  但当周泽主动说出来时,

  他们难免开始有了其他的想法和冲动。

  “你们可以一拥而上,试着能不能把我和她一样,分解,吃掉,报仇。”

  周泽笑着指了指自己。

  魔神虚影们开始攒动起来。

  “也可以试着看看,等这尊王座虚影崩溃,你们也随之回到真正王座那里之后,可以告诉她的族人,说,发现了我存在的痕迹。”

  周泽继续说着。

  小男孩抿了抿嘴唇,

  他有些紧张,

  一半是因为四周的魔神虚影所形成的压迫,

  另一半则是他之前所没有想到的,一旦这件事传出去,将会引起多大的喧嚣和波浪!

  “我是他,我也不是他。”

  周泽环视四周,

  掷地有声,

  “今日之事,封口!

  我允你们一诺!

  待得不久后的将来,

  我真正归来之日,

  将亲自解开尔等之封印,

  送尔等自由,

  帮尔等重塑肉身,

  领尔等再战地狱,

  共同拿回我与尔等如今失去的一切!

  当年,

  地狱是我们的;

  未来,

  地狱也会是我们的!

  你们不再是王座下被禁锢的囚徒,

  你们将成为我的袍泽,

  地狱很大,

  大得足以我与尔等共享之!”

  魔神虚影们摇摇晃晃,

  在王座融化到一半时,

  “哗!”

  所有魔神虚影一起对着周泽跪伏了下来。

  嘶…………

  爽!

  周老板下意识地倒吸一口凉气。

  为了追求人上人的感觉,很多人去当官,很多人去追求独裁,荣华富贵,他们真的不在意了,他们要的,其实就是这种被顶礼膜拜所带来的快感!

  而自己,

  则是被一群魔神跪伏!

  这种爽感,

  几乎在刹那间直冲天灵盖!

  若不是身边小男孩搀扶着,

  周老板几乎要摔倒在了地上。

  王座最终崩溃,

  魔神虚影们也集体消散,

  回到真正的王座所在的地方。

  小男孩搀扶着周泽,好奇地问道:

  “就这样解决了?”

  他们,

  就这样相信了?

  魔神唉,

  这么好糊弄的么?

  这不是和老板常说的铁憨憨很像?

  周泽点了点头,道:

  “只能说,

  那货的口碑,太好了吧。”

  死要面子,

  但正是因为死要面子,

  所以周泽愿意和赢勾做交易,也不怕赢勾被骗后会反悔;

  所以,

  这帮当年被赢勾斩杀拿来垫桌脚的魔神们,也是最了解赢勾的他们,

  才会相信“赢勾”许下的承诺!

  只可惜赢勾那货生得太早了,

  没赶上仓颉造字,

  否则兴许会出现一个成语,

  叫:

  赢勾一诺!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