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五十二章 第九殿玉玺!

第五百五十二章 第九殿玉玺!

  “不会是结石吧?”

  安律师问道。

  “你上次动手术时取出的结石什么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还给你拍了照片的。”

  “…………”安律师。

  一想到那张照片,安律师就觉得好绝望,最可气的是,周泽还拍了视频,视频里是术后护士清点结石颗粒数目以及称重的过程。

  而且还在自己手术后,在病床上,主动和自己分享。

  慢慢的,

  金光开始消退,

  周泽伸手,把那个发光的东西拿起来,入手之后,很冰凉,甚至刹那间冻得周泽掌心都开始发麻了。

  要知道周泽以前可是有睡冰柜的爱好的,

  抗冻能力是极强,但就是这么握了一会儿,手掌就开始受不住了。

  像是有人拿液氮对着你的手和胳膊开始狂喷一样。

  “咯噔!”

  东西掉落了下来,

  金光彻底消散,

  显露出了一枚古朴无奇的小印。

  这印章,上端是个鬼头,凶神恶煞的模样,下面则是四方,周泽再伸手拿起它时,那种冰冷的感觉也不见了。

  举起来,

  把头放下面看了看,

  下面是四个篆字:

  “众生平等”

  这是嘛玩意儿?

  “这…………这!!!!!!!!!”

  安律师忽然“噗通”一声坐到了地上,

  手指着周泽手中的印章不停地哆嗦着,

  一脸的不敢置信。

  “你认识?”

  周泽问道。

  虽然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但看之前女馆长她们这么渴求,再看现在安律师的反应,

  就足以证明,

  这玩意儿肯定很珍贵。

  珍贵就好,就怕没什么价值自己还白忙一场。

  “第九殿平等王玺印!”

  安律师终于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第九殿被抹除,

  平等王陆消失不见,

  生死不知,

  而这陆平直,

  居然藏着平等王的玺印来到了阳间!

  而且,

  他居然把这枚玺印藏身在自己体内,以自己的身体和命魂作为掩护遮掩。

  “玺印?”

  周泽掂了掂掌心的印章,继续问道:

  “有什么用?”

  中国人对“玉玺”这类的东西,向来格外看重,也有着类似的心结,其实早些年,玺印不显的时候,代表着“天命”的,其实是“鼎”。

  楚王问鼎以及秦武王举鼎包括后来秦灭周迁九鼎回咸阳,其实都是一种权力更迭的象征。

  而自李斯题字为始皇帝制出传国玉玺之后,权力的至高也就从鼎开始转移向这小小的方印。

  “相传,泰山府君一脉历任府君手中持有两件象征着至高无上的东西。

  一是鬼牌,阴司的体系是因泰山府君而建立,下至最底层鬼差,上至府君,皆有一牌,也就是老板你手中的鬼差证。

  二是府君玉玺,相传,赢勾陨落、地狱大乱时,地狱里魔头巨擘频出,第一代泰山府君以泰山之魂镇压地狱,灭杀了十方巨头,取其之精粹,制成玉玺。

  称之为泰山玉玺,又称之为鬼皇玉玺。

  据说,这玉玺有号令整个地狱的威能,而且不是所谓的象征意义,是那种可以真正召唤出被镇压的十方巨头亡灵归来的大杀器!

  自最后一代泰山府君失踪后,在地藏王菩萨的联合下,

  十殿阎罗于冥河之畔共同盟誓,

  府君玉玺被一分为十,

  分别变成十殿阎罗各自的玺印。

  而这枚印章上,既然刻着‘众生平等’四个字,

  自然就是第九殿平等王陆的贴身玺印!”

  “好好的东西,一分为十?”

  周泽有些不解。

  美国那边玩儿的是三权分立,

  没想到地狱更皿煮,居然直接“十全十美”了。

  “没那么简单,这里不光是象征着权力地更迭和换代,更重要的是,当初的泰山府君玉玺是能够召唤出初代被泰山镇压的十方巨头亡灵为驱使的。

  玉玺一分为十之后,每一位阎罗都将其中一位巨头的亡魂或灭杀或吞噬或融合,自此之后,被一分为十的玺印就不复最开始时完整的威能了,哪怕重聚在一起,也没用了。”

  “哦,这样啊。”

  周泽点了点头,

  这算是明白了,

  十殿阎罗算是“新朝”的既得利益者,和骗了泰山府君的地藏王菩萨虽不能说是好到穿一条裤子,可能也是互相利用互相制衡。

  但是在有一点上,大家是战线一致的。

  那就是,

  绝对不允许泰山府君一脉再有机会席卷而来。

  试想一下,

  若是哪一天,

  消失的那位泰山府君忽然归来,

  或者是他的传人回来,

  再拿到了泰山玉玺,召唤出十方巨头的亡灵,再挟以大义的名分,最后地狱到底是谁的,还真不好说。

  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哪怕暴殄天物,糟蹋了东西,也要保住自己现在的位置。

  “但你还是没告诉我,这玺印,现在到底有什么用?”

  “虽说这玺印不复当年完整时的威能,但每一枚玺印都是一殿阎罗的象征,象征着那一殿至高无上的权威!

  老板,

  现在这枚玺印既然在你手中,

  那么,

  除非那位平等王陆没死,且又忽然蹦跶了出来,

  否则,

  只要你手持此印,

  第九殿上下,

  就唯你马首是瞻了!”

  哇,

  好棒棒!

  好厉害!

  好威风!

  周泽顿时有种自己被曹操附体的错觉,开始挟天子以令诸侯了!

  但,

  但,

  但!

  周泽目光下移,

  看了看躺在地上似乎是因为失去玺印,而开始快速腐化的陆平直的尸体。

  “我还能号令谁?”

  “…………”安律师。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这问题严重得像是你彩票局忽然操作失当,让你不小心中了头等奖池,

  结果,

  当你发现时,

  却发现你的那张彩票,已经过了领奖的期限。

  第九殿,

  最后一个人,

  陆平直,

  已经快烂了,

  拿着这枚玺印,

  你去号令谁?

  周泽踹了一脚躺在地上正在“化作春泥更护花”的陆平直,

  “喂,

  你醒醒,

  让我号令你一下。”

  “…………”安律师。

  “…………”(已经死去很久的陆平直)。

  周泽在手里掂量着这枚玺印,

  说出去,

  还有面子啊,

  第九殿阎罗王的玺印唉,

  你见过没有?

  厉不厉害?

  牛不牛逼?

  且不说出去和人炫耀别人会不会拿你当二傻子看待,

  再说这玩意儿,都不能去炫耀。

  偌大的第九殿,

  说没就没了,

  要知道第九殿因为其特殊原因,可是狠人一堆啊,能让第九殿在一夜之间惨遭血洗,到底是哪一方势力?

  其余九殿包括背后的地藏王菩萨,他们有没有参与?

  说不得现在第九殿余孽,就跟清朝时的“朱三太子”有的一拼。

  这东西要是在自己手上的事情被宣扬出去,

  那麻烦可就大了。

  有时候,

  周泽都有点头疼,

  自己怎么老是搜集这些用不上的玩意儿?

  珍贵却用不上,

  还不能炫耀,

  更不能卖钱,

  对于一直奉行实用主义的周老板来说,

  真的好憋屈。

  “不对!”

  周泽忽然想到了什么,

  “这枚玺印肯定有其他的用处,否则女馆长那几个人不可能这么急切地想要得到它!”

  “额……但我们并不知道她们要这个做什么啊。”

  安律师有些为难,

  言外之意就是,

  咱总不能跑到人族里去问吧?

  “唉。”

  周泽叹了口气。

  手中的玺印随手一丢,

  安律师伸手接住,有些不明所以。

  “送你玩儿吧。”

  “…………”安律师。

  点了根烟,

  扭过头,准备给安律师递烟时,周泽忽然发现,安律师似乎有些哽咽。

  额……

  其实,

  对于周老板来说,这玩意儿就是个烫手的山芋。

  但对于安律师来说,

  这不同啊!

  这可是阎罗王的玺印唉!

  阎罗王唉!

  他安律师当年最牛逼时,也只是一个巡检罢了!

  感动,

  这是真的感动,

  一向喜欢哈哈哈没正形的安律师,

  在此时真的感知到自己心里有一股暖流,

  还有那种士为知己者死的冲动。

  “你还好吧?”

  周泽伸手拍了拍安律师的肩膀。

  “我……很好……嘶……嘶……”

  都开始吸鼻子了。

  “你没事就好。”

  其实周泽本想安慰一下老安,

  比如这对自己来说不算什么的,

  比如,

  自己的阴阳冊,当初就这样随手丢给猴砸拿去玩儿了。

  周泽本还想劝慰一下安律师,

  希望他能跟猴子一样,

  自己鼓捣一下,

  比如猴子现在能和阴阳冊里关着的几个大仙称兄道弟了,

  也能放出来让他们帮自己打架。

  说不定,

  安律师拿了这玺印之后,

  爱不释手整天东摸摸西瞅瞅之后,

  也能有什么发现呢?

  “行了,把这尸体处理好,我先去车上等你,这儿,太臭了。”

  周泽挥挥手,向车里走去。

  “呼…………”

  安律师长舒一口气,

  按下心里的激动,把玺印当宝贝一样好好收好。

  然后马上开始了对尸体的处理,

  等处理好了之后,已经是月明星稀了。

  安律师看了看远处的车,

  故意换了一个车里看不见的位置,

  拿出了那枚玺印,

  咽了口唾沫,

  掐着兰花指,

  指着前方像是唱戏一般地喊道:

  “来者何人!”

  话毕,

  安律师走到对面去,

  手持玺印,

  一脸地正经威严,

  中气十足带着淡淡的蔑视,

  宛若周遭的一切都是蝼蚁,

  缓缓道:

  “第九殿平等王安!”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