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地狱培训通知!

第五百五十三章 地狱培训通知!

  安律师是如何激动,

  周泽并不怎么在意,

  第九殿的玺印对于他来说,真的没什么用,

  丢给安律师,

  有点像是当年蒋先生败退台湾后,残留在大陆的“特派员”们,手里拿着一箱子的空白委任状,给当地的流寇土匪冠之以“高官”“少将”这类的头衔,让他们继续抵抗搞事情。

  归根究底,

  无非是一个空头支票而已。

  老的第九殿的人,基本被清理干净了,

  那位判官要重建第九殿的话,选拔新人为根基,估计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第九殿相比于其他九个殿,将明显处于不对等的地位状态,甚至日后如果实在立不起来,第九殿被彻底瓜分,辖区和职能被其他殿分割掉也不是不可能。

  最重要的是,

  信物这玩意儿,

  对老人才有用,

  但老人都死光了,

  你拿这玺印去号令新人,你看新人鸟不鸟你?

  但安律师还是觉得乐呵,

  上车发动车子时,

  身上还带着风。

  明明挺实际挺心思缜密的一个人,

  呵呵,

  看来还是脱离不了低级趣味啊。

  周泽看向车外,

  车窗上有些许雨滴,

  外面是下雨了。

  雨不大,

  半小时后,

  车子开到了书店门口。

  周泽下车,

  站在小雨之中伸了个懒腰,

  今儿的事有点多,人也比平时更累一些。

  只是,

  刚推开店门,

  周泽就看见吧台后面站着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人,像是一个邮差,但又不像。

  老道坐在吧台后面,和这个人大眼瞪小眼,似乎对峙了很长时间。

  “这是谁?”

  周泽问道。

  “贫道也不知道,他反正进来后就这样站着,一开始贫道还以为是客户上门了,结果,不像啊……”

  这时,

  似乎是感应到周泽回来了,

  来者把手伸进怀里,取出了一件信封,而后身上的绿色衣服瞬间脱落了下来,只剩下一张符纸飘荡在空中,缓缓地落下。

  “信差?”

  老道嘀咕着,捡起那封信,递给了周泽。

  安律师则是走到衣服旁边,拿起了那张符纸,随即道:

  “傀儡传讯,见到真人后传讯即消散,很高端的术法,我都不会。”

  不会,不是难学,而是用不上,所以没必要去学。

  说完,

  安律师把符纸递给了老道,吩咐道:

  “拿去给老许,看他能不能临摹出来。”

  “好嘞。”

  贫道拿着符纸上楼去了。

  周泽拿着信封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信封上没有任何的记录,没寄信地址也没收件人。

  但既然那位是在看见自己后才算完成任务消失的,应该就是给自己的信。

  拆开信封,

  里面其实就只有一张照片。

  照片是一个夜总会的大门,叫辉煌夜总会。

  同时还有一个日期,

  上面写着:月1日18点。

  周泽把照片递给了旁边的安律师。

  安律师拿在手里看了一眼,道:“应该是那位判官召集的。”

  周泽点了点头,他也是这样认为的。

  按照安律师的分析,那位判官很可能是要重整第九殿的,这次的培训,其实也是有着考察的目的。

  这时,

  一辆警车在书店门口停了下来,

  老张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他的手里,

  也捏着一个信封。

  “老板,刚刚有人敲门,然后给我…………”

  周泽对着老张挥了挥信封。

  “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吧。”

  “嗯,好。”

  老张点点头。

  按照之前安律师的推测,

  这次被那位判官选中的鬼差里,

  一半是靠走各种关系被塞进去的,

  一半则是有点名气被看作有发展潜力值得培养的对象。

  老张是安律师用自己在地狱的关系塞进去的,周泽则是被那位判官选中的。

  等于一个是公费生一个是自费生。

  “总觉得,这样弄,有点不庄重啊。”

  周泽有些无语。

  判官培训,

  优秀鬼差和有背景鬼差参加,

  结果却选在了一个夜总会里集合,

  而且,

  看这个牌面,

  这家夜总会也不是怎么高档的样子。

  听说最近上海严打,

  很多场子都关门了。

  万一鬼差在里头开会,

  一大堆警察忽然踹门冲了进来,

  啧啧,

  那场景,

  不要太酸爽。

  真,

  大水冲了龙王庙。

  “估计需要集体带领下下地狱吧,如果大家自个儿下去,在黄泉路上收整起来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安律师分析道,

  “很可能培训的位置在地狱的某个角落,所以需要大家集合后灵魂一起走,这样做,也是更方便更妥当一些。

  而且,也能确保大家在阳间的肉身,会得到应有的保护。”

  周泽把信封丢在了茶几上,

  点点头。

  反正去是肯定要去的,至于规格如何,无所谓了,就当是公款地狱几日游就行了。

  可能被招收进第九殿,对于别的鬼差来说是一件天大的荣幸,是一步登天的美差,但书店里还有平等王的玺印呢。

  就算要抱大腿,进高层,

  也不能选这种新建的冷门衙门啊。

  “嗯,没事了,到时候你请假,我们一起去上海。”

  周泽对老张说道,

  意思是,

  你可以回去忙你的事儿了。

  老张犹豫了一下,

  没动。

  这时,

  许清朗从楼上走下来,喊道:

  “吃夜宵了。”

  老张猛地站起身,

  笑道:

  “呵呵,

  真巧啊。”

  …………

  “妈妈睡了么?”

  小萝莉站在卧室门口问道。

  “嗯,睡了,她没事了。”

  王轲起身,走了过来,弯下腰,对自己女儿道:

  “你也早点休息吧。”

  小萝莉点了点头。

  她知道王轲这句话里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回到自己的房间,

  粉红色的墙纸,

  公主床,

  小萝莉躺在上面。

  她挺佩服那个刚刚被自己称呼为“妈妈”的女人的,

  书屋里连安律师都和蜡像睡了一个午觉,

  但那个女人却能发现之前进来的人,不是她的丈夫和女儿。

  你说她精神有问题吧,

  但有时候,

  她却比任何人都看得清醒。

  闭上眼,

  准备休息了,

  之前就打算把他们女儿多还给他们一段时间,

  小萝莉没打算食言。

  就在这时,

  一道白色的影子出现在了窗台位置,

  且自己推开了纱窗,

  走了进来,

  是一只白狐。

  小萝莉睁开眼,坐起身。

  白狐身体站了起来,

  化作了女人的模样。

  “我来看看。”

  之前一段时间,

  白狐曾附身在王轲妻子身上照顾了她一段时间。

  “你没必要来的,事情,都已经结束了。”小萝莉说道。

  “但我还是想来。”

  白狐说道。

  小萝莉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警告道:“别痴心妄想。”

  “我从未心存幻想。”

  “随你吧。”

  “谢谢。”

  小萝莉又躺了下来,

  白狐却没离开,

  而是欲言又止。

  小萝莉开口道:

  “还有事?”

  “有。”

  “说。”

  “今儿个,我看见地狱里出来的信差了,在我来这里的路上,碰到的,去的是书屋的方向。”

  小萝莉猛地张开嘴,

  舌头瞬间伸出,

  将白狐给捆绑住,

  厉声道:

  “你在监视我们?”

  自己的“母亲”受了惊,

  她马上就过来了,

  要知道,

  她最近可不在通城。

  地狱的信差也被她撞见了,

  她怎么运气怎么好呢?

  “我只是想帮你。”

  白狐开口道。

  “还没当上我继母呢,就想着对他闺女好了?”

  小萝莉脸上露出了嘲讽之色。

  “我朋友多,很多很多…………”

  青楼的关系,确实很广。

  但凡能在城市里开荤场子的老板,后面肯定有比较硬的关系,关系不硬的,基本都倒在历次的扫黄行动之中了。

  白狐当初可是连鬼差都不怎么放在眼里的,

  足以可见她的关系,阴阳通吃。

  只是前一段时间遇到了一些事情,境况太过凄惨,这才给人一种她是一个“小可怜”的错觉。

  “然后呢?”

  小萝莉的舌头越来越紧。

  “我知道,最近,地狱,有一位大人物,要开培训,会选一批鬼差去,你们书店,应该也是有名额的,那位律师,他肯定有办法可以弄到名额。”

  “那肯定是老板的。”

  “不,有两拨信差。”

  小萝莉目光一凝,

  马上下床,

  走到白狐身边,

  沉声道:

  “你是想离间我们之间的关系?”

  作为一个曾经的商业女强人,

  什么阵仗没见过?

  什么诡计她没体验过?

  若是被三言两语地挑拨起怒火,就不是她林可了。

  “你说笑了,我不傻,不可能做这种事。”

  白狐摇摇头,

  “也不是我在监视他们,而是随着黄阿哥和八姑奶的气息越来越强盛,通城最近,其实来了不少小妖,准备接它们的祖宗回去呢。

  你们之所以没发现,是因为那些小妖都不成气候,不引人瞩目而已。

  我也是从它们那里知道的情况。”

  “小妖?”

  “放心,只是一群想要在祖宗面前卖好的蠢材,它们不敢有胆子放肆的,如果东北老林子里还有大仙儿要出来,我也会提前通知你们的。”

  “那你今天,

  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想提醒你,以前,你都已经爬到他炕上去了;

  现在,

  你如果继续选择沉睡,

  以前打好的关系,可能会越来越疏远。

  说句不好听的粗话,

  吃*都赶不上**的。”

  “这些话,你觉得你说,合适么?

  还有,

  狐妖喜欢书生的故事,是很美好,但都没什么好结局。

  老板曾说过,做他的朋友,基本都会倒大霉。

  你看看他的发小,

  你看看他的朋友,

  你看看他的女儿,

  再看看他的老婆,

  最后,

  再看看你?”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