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出发!赶考!

第五百五十四章 出发!赶考!

  日子一天天过去,王轲家里在这几天里到底发生着怎样的一种雷雨人伦兽人之间的复杂纠葛关系,

  很难为外人道也。

  其实,周泽若是知道了,也不会对王轲有任何的担心,在做人方面,尤其是在细节和心理的掌控这部分,不管遇到再困难的局面,王轲都能迎刃而解。

  只可惜王轲是生在现代,若是生在古代,估摸着可以和“宁采臣”去抢戏。

  在周老板看来,王轲已经快成为媲美老道的因果律武器了,只不过老道得自己主动出去趟雷,而王轲是自带光环。

  小萝莉并没有回来,哪怕是白狐给过了她提醒,但这个时候,无论怎么样,她都不适合再回来。

  这一点的分寸,她掌控得很好,也能看得清楚。

  白狐虽说曾在书屋待过一段时间,但毕竟不是书屋的人,在一些方面上,她可能看得更实际一些,只是,小萝莉清楚,自家老板,并不是很喜欢太实际的人。

  书屋的企业文化氛围摆在那里,

  太过激进以及太过上进,

  并不符合主流。

  事实上,

  在这几天里,

  周老板小日子过得格外清闲,

  晚上生意也不错,平均每晚有两三个亡魂上门被收走当业绩,白天起来后喝喝咖啡看看报纸。

  丝毫没有“大考”来临前的紧张,

  一般这种情况,

  只出现在完全放弃的学渣身上。

  书屋有两个人要参考,

  一个是老板,另一个是老张。

  老板是没人敢去劝他,他想干嘛就干嘛,大家做员工的,也不好意思去说什么。

  另一个老张,

  则是,

  被大家放弃了。

  明明最好学最上进人品也最坚韧的老张,被当作学渣冷藏;

  而一直无所事事只知道休闲的老板,却被大家寄予厚望。

  不得不说,

  人生际遇以及这生活,

  是真的迷。

  不知不觉,

  赶考的日子就到了,

  午饭刚过,再过俩小时就要出发。

  因为通城离上海比较近的关系,

  所以周泽等人倒是不用太急着出门,反正就是算上市区里堵车的时间,从通城的书店到那家夜总会,两个小时,也差不多够了。

  这次,不光是周泽和老张两个人去,书屋还有陪考团。

  安律师因为身份特殊,平时在暗地里蹦跶没事儿,但如果知道那边可能会有判官出没还特意往人脸上去凑,就太不给人面子了。

  再说了,

  书屋隔壁的“种植园”,还需要安律师看着。

  黑小妞在昨晚,被周泽用指甲暂时解了一下毒,一个月内不会再复发,但她如果没人看着,大家也不放心。

  毕竟,

  这关系到大家的口粮问题。

  安律师选择坐镇老家,死侍也留了下来。

  其余的,

  小男孩、许清朗、莺莺、老道以及猴子,全都跟着一起出发去上海。

  小萝莉并没有去通知她,因为刘楚宇、郑强以及月牙三个流落在苏锡常的三名手下鬼差,将会提前到上海等着周泽过去。

  手下的人,其实已经足够了。

  至少,

  应付一般的事情,应该没什么问题。

  就算没有周泽,

  小男孩顶在最前面,旁边加上莺莺小猴子等一众鬼差的辅助,暴打一队有捕头带队的鬼差小组,也一点问题都没有。

  出发前,

  大家在做着最后的一点准备,

  请了假的老张也早早地就到了,此时正坐在沙发上喝茶。

  他也不是很紧张,

  正所谓,

  无欲则刚!

  上考场,最淡定的,其实就是学渣,反正什么都不会,坦坦荡荡。

  老安在自己房间里,帮小男孩收拾着行礼。

  其实就几件衣服而已,而且,小男孩他们去,也就是一个陪同,也算是一种压场子。

  书屋一向低调,偶尔的高调也是希望能够因此获得更多的低调时间。

  周泽本不想弄出这么大的阵仗,

  他不可能真的去入选那位判官大人的新第九殿的,

  忒没前途的衙门,空有一个名号罢了。

  而老张,则是去碰运气的,碰那个万分之一的概率。

  本就没真的打算金榜题名,为何还要拉着一大帮人去陪考?

  但安律师还是坚持这种做法,鬼差,以后是要做捕头的,之后就是做巡检,所谓的发展潜力,不光是要看其本人的实力,

  这里面,

  也包括他手下人的实力。

  若是手底下班底更雄厚,在挑选的大人物眼里,是可以加分的,哪怕周泽不想要这个加分,给老张增加点卷面分也不错。

  收拾东西时,

  安律师很细心。

  小男孩就靠在墙壁上,

  等着安律师收拾完他好拿着自己的小行李箱下去坐车出发。

  “到了那边,老板和老张他们进去后,你们就在外围守着,既然是判官组的局,他们肯定会负责安保问题。

  不可能让一众应选的鬼差肉身出现什么不测,不然他自己面子都落不下。

  所以,

  你们只要在外围看着就行了,不要太冒进,遇事儿,也沉稳一些,也可以和我打电话联系,或许还会有其他的陪考团,你们也不用去接触,没意义。”

  “知道了。”

  “当然了,如果真的遇到大事儿,大意外,也不要怂,该上还是得上,最起码,得把老板的肉身给保护住。”

  “自相矛盾。”

  “没办法,现在这个当口,地狱暗流涌动,以前的很多经验都不作数了。

  天知道,可能会发生什么,对吧?

  我当然希望什么事儿都不会出,但如果有紧急情况出现,老板的肉身,必须保护好!”

  “我知道的。”

  “嗯。”

  安律师把行李箱拉链拉好,把箱子立起来,推送到了小男孩的面前。

  “照顾好自己。”

  安律师说道。

  “要不要再给我吩咐一下,多喝热水,多添被子衣服,小心感冒?”

  “儿行千里父担忧。”

  “加上你上辈子的年纪,我还是比你大至少一倍的岁数。”

  “嗯,行吧,就按照昨晚我和老板商量和早上吩咐好的,这次的行动,由你指挥。”

  莺莺只要遇到和周泽有关的事儿就太容易急躁,

  许清朗小细节没问题,但大局观上,不够沉稳,

  外地的三个鬼差手下,没办法服众,

  至于老道……呵呵;

  如果老板知道外面陪考团是老道带队指挥,

  安律师觉得老板可能吓得直接弃考。

  所以,

  也就剩下小男孩了。

  势力足够,以前也有当山大王的经验。

  “行吧,出发吧,一路顺风。”

  安律师摸了摸小男孩的头。

  小男孩转过身,

  推着行李箱走到了门口,

  却又停下了脚步。

  “那个东西呢?”

  “什么东西?”安律师不解地问道。

  “就是你这几天,只要有时间就会偷偷摸出来玩儿的那个东西,还会自言自语像唱大戏一样一人分饰二角过瘾的那个。”

  “问这个做什么?”

  安律师不解地问道。

  “去哪儿了?”

  “这个和你没关系啊。”

  “不,我想知道,去哪儿了。”

  安律师沉默了。

  “你给那个警察了,对吧,饭后我看见你叫他来过这个房间,你说你要对他有一些交代。”

  “对,我给他了。”

  安律师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你可真舍得。”

  明明是自己喜欢得要命爱不释手的东西,

  居然说给人就给人了。

  小男孩有些难以理解。

  而且,

  这句问话里,

  有两层含义,

  一层是对玺印的不舍,

  二是对那个叫老张的警察的不舍。

  “我欣赏精美的瓷器,但我更看重有价值的东西。”安律师微笑道。

  “你这,可能会害死他。

  老板,

  他不知道吧?”

  “你想告诉老板?”

  “我不知道。”

  “所以,你之前的洞府才会崩塌,你的手下才会背叛你,有时候,其实你也有一点天真。”

  “我只清楚一点,如果老板知道你偷偷这么做,肯定会不同意的。”

  “他当然不会同意,他只会坐在那里晒太阳看报纸喝廉价咖啡!

  但他是老板,他有资格也有理由享受,不是么?

  但我不一样,

  他不做事,

  总得有人帮他做事,

  他不安排,

  总得有人帮他去安排,

  他想洁白无瑕,兄友弟恭,

  总有人给他当白手套做一些腌渍的事儿!”

  “值得么?”

  “值得,当然值得,一个本就没有直接使用价值却浪费一个鬼差名额的鬼差;

  一个除了欣赏缅怀价值却毫无其他价值的玺印,

  拿这一人一物,

  去换一个万分之一的可能,

  我觉得很值!

  要知道,

  第九殿并不是完全没人了,那位负责此次培训的判官,他也姓陆!

  万一呢?

  如果呢?

  若是老张拿着这枚玺印去找他,是否有万分之一的概率,让他…………”

  “你刚还说我天真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不可能不懂。”

  “摔一部手机,有万分之一的概率,你可能成为马云,我想,愿意试试运气的人,不少的。”

  “老板的手下,就是这样被你拿去碰运气的?”

  “我和你说过,我当初有个手下,叫冯四儿。”

  “嗯,你经常说他。”

  “那你怎么不想想,为什么我从没说过其他人?

  要知道,

  我当初当捕头时,

  手下,

  也是满额的五个鬼差手下。”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