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五十五章 以势压人!

第五百五十五章 以势压人!

  三辆车一起出发,等过了苏通大桥后,在下面的一个服务站休息了一会儿,就直接向市区里进发了。

  还没到那家鬼差集合的夜总会时,

  老道就示意停车,他先下车,但把猴子留在了车里跟着大部队一起走。

  老道知道自己去了用处也不大,所以干脆趁这个时间去看看以前的故人。

  等看完故人之后,他再去和大家汇合。

  来到那家夜总会门口时,是下午四点,“考试”还有两个小时才开始。

  这里距离迪士尼乐园其实也不是很远,

  周泽指了指那边的指示牌,

  道:

  “莺莺啊,你要是觉得无聊的话,可以带着大家去迪士尼玩玩。记得买尊享卡,没傻乎乎地去排一天队。”

  “不去。”

  莺莺很坚定地摇摇头。

  她要护着老板肉身的安危,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去玩。

  天大地大,

  都没有自家的老板大。

  “那等我从地狱回来,我带你去迪士尼玩玩。”

  “好的,老板!”

  莺莺很开心。

  其实周泽心里也有一些愧疚,

  人姑娘伺候自己一年吃和穿,还每晚陪自己睡,

  但自己好像一直没怎么带她出来玩过。

  众人在附近的一家桔子水晶酒店开了几个房,

  周泽进去先洗澡,

  反正周老板是抱着去旅游的心态来的,

  去考场想考到好成绩,当然会有点紧张;

  但要小心让自己不能拿太好的成绩,难度和心情就大不一样了。

  随意就好。

  周泽记得小时候上计算机课,登录过4399小游戏,玩过一款叫“狂扁小朋友”的小游戏。

  他现在的感觉,还真差不多。

  自己现在跑到一群鬼差里头去,还真有点欺负人的意思。

  老张进来见周泽在卫生间洗澡,

  以为是什么特殊的仪式或者习俗,

  虽说当了二十多年的刑警,大风大浪也见得多了,但地狱还真是没去过啊。

  上次自己牺牲了,

  灵魂也没下地狱,直接被周泽救回来了,这次真的是初进宫。

  当下,

  老张二话不说,

  回到自己房间里也开始了洗澡。

  许清朗站在走廊那边看着两个房间里都在洗澡的男人,

  吐出一口烟圈,

  对身边的小男孩笑道:

  “不知道的,还以为不是去考试,而是去会所上班的。”

  “会所的服务生也不用上班前沐浴更衣吧?”

  小男孩问道。

  “也可以不是服务生。”

  小男孩点点头,

  懂了。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许清朗问道。

  “等老板他们进会所服务……

  不是,

  去考试之后,

  我和猴子负责在近点监控那家会所,你们就留在宾馆先休息,等着和我们换班。”

  许清朗点点头,同意了。

  洗完澡出来,

  神清气爽,

  周泽招呼着大家下去吃饭。

  想着要下地狱了,估计有好几天不能吃东西,地狱的东西那是真的难吃,哪怕是翠花儿做的酸菜,搁在地狱也没多大的滋味儿。

  酒店楼下就有一家皖北牛肉汤,

  大家下去之后,

  除了小男孩和莺莺,

  其余人都是一人俩饼子一大碗的牛肉粉丝汤。

  味道自然没许清朗在家里做得好,但也足以填一填肚子。

  饭毕后,

  周泽在饭店门口给老张递了根烟,

  老张接了,

  拿烟的手,

  微微颤抖。

  要下地狱咧,

  有点慌。

  无论身份高低贵贱,无论你是达官显贵还是贩夫走卒,在下地狱这件事上,其实是平等的。

  “下去后,你就跟着我,一直跟着我,放心,没事的。”

  老张点了点头。

  “还有,无论老安对你说过什么,你都别当真。”

  周泽吐了口烟圈,很严肃地道:

  “我们的努力,是为了更好地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而好好努力。”

  “有什么区别?”

  老张有些疑惑,但其实已经懂了周泽的意思。

  “行了,我们走啦。”

  周泽对身后的书屋众人挥挥手。

  “老板,加油!”

  莺莺对周泽鼓劲。

  就像是古代的小丫鬟,

  期待着自家公子金榜题名。

  “呵呵。”

  周泽笑了笑,

  走在前面,

  老张跟在他身后,

  二人走到辉煌也总会门口时,

  周泽看了下手机,

  还有一刻钟就到六点。

  远处一座楼的顶上,

  小男孩已经站在那里,

  一副高人派头的姿态,向下看着,

  风吹衣袖,

  肃然沉默。

  对面的阳台上,

  小猴子藏在杂物后头,也在小心翼翼地瞅着,它的小挎包里,鼓鼓的,老道还没回来,但符纸都给它带来了。

  “进去吧。”

  周泽率先走了进去,同时把兜里用来隐藏气息的扑克牌捏断,丢了出去。

  在这里,

  不用隐藏身份了。

  老张跟着一起进去。

  里面,

  “欢迎光临辉煌会所,祝您今晚愉快!”

  吧台后的俩小妹和旁边站着的俩穿着西装的男前台一起鞠躬。

  别说,

  虽然门口看起来挺低档次的,至少相较于上海的夜场水平来说,不算高,但里面的服务态度还是可以的。

  “两位哥,你们是要做足疗还是做保健?”

  “额……”

  老张张开嘴,

  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种地方,他平时是绝对不会来的,当然,也不是真的没来过,但都是来扫黄的。

  男前台知道老张是生面孔,再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误会了。

  马上热情高涨,这种新客人,充值了会员卡后,他是有提成的。

  一般会所里的前台领班,都是靠这个赚钱。

  “哥,我们这里会提供最为正宗的服务;

  有90分钟的半套,

  还有120分钟的尊享服务不限次,

  有水磨,

  有蚂蚁上树,

  有红绳,

  有…………

  但这些服务都是提供给会员的,你们得先办理一张VIP卡,我们的首充是三千元,还有打折优惠…………“

  “别麻烦了。”

  这时,

  一个穿着浴袍嘴里叼着一根烟的男子从里头走了出来,直接指着前台道:

  “这两位,我请了,我卡里的钱,够的吧?”

  “嗯,好。”

  男前台略微有些失望。

  穿浴袍的男子塔拉着拖鞋板儿走了过来,

  周泽没理会他,

  而是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老张还想说声谢谢来着,但见周泽不说话,他就默默地站在旁边。

  在这里,他以前的经验都不顶用,所以都是看周泽行事。

  “哥们儿,不去么?别看这会所门面小,但里面的服务都很不错。

  技师一点都不机车,

  我给你推荐那个33号,

  很不错,

  浴袍男子吐出一口烟圈问道。

  周泽没理会他,

  老张明白了,

  这货大概率也是鬼差,

  不过提前来了,已经做完服务了,刚出来。

  他说的请客,看似很热情,但实际上却是一种轻蔑。

  现在距离六点还有不到五分钟,

  这是什么意思?

  周泽闭着眼,

  不想去理会这种调侃性质的挑衅。

  幼稚啊……

  还有,

  那位判官会不会亲自来?

  还是吩咐一个手下过来领着大家集体下地狱?

  这时候,

  有不少做完服务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男的居多,也有女的,至于做的是正规的服务还是不正规的,难说。

  外面也有人开始走了进来,

  本就不大的大厅,

  已然挤得满满当当。

  有些人自顾自地站着或者找地方坐着,

  也有不少是互相认识的,还在聊着天,

  天南海北的不少,

  各地的口音也有不少。

  “哥们儿,哪儿的啊?往那里坐坐,给我腾个地儿,哥哥我刚从外面赶过来,累着呢。”

  一个穿着休闲服的男子走了过来,手里还夹着雪茄。

  周泽没动,

  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哟,哥们儿,大家是什么身份,都不是什么秘密,这么不给面子啊?哪儿来的啊?”

  见周泽不回答,

  男子抽了口雪茄,

  看向了旁边一直站在周泽身边的张燕丰,

  “喂,哪儿来的啊?”男子又问道。

  老张看了看周泽,

  见周泽微微点头,

  回答道:

  “通城。”

  老张回答了。

  一时间,

  全场忽然安静了下来,

  很多人的目光都向这里看来,

  带着一抹凝重,

  目光深处,更是有着一股子忌惮。

  男子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脸上露出了讪讪之色,

  不说什么了,

  马上走远了一点,

  然后自顾自地道:

  “哎呀,还是站着舒服,等下去后,就得飘着了,我还是得抓紧时间多站站,哈哈哈。”

  这一年来,通城,在鬼差圈子里很有名,尤其是他们前阵子在徐州,差不多是将徐州的鬼差给团灭了,更是在鬼差圈子里引起了轩然大波。

  而且,事后,不知道怎么的,阴司居然连一点影响和追究都没有;

  这,

  才是最可怕的。

  作为阴司的最底层公务员群体,

  大家不怕你有能力,

  反正你有没有能力,大家都得一起苦熬;

  怕的,

  是你背后有关系。

  “咳!”

  周泽忽然咳嗽了一声。

  大家刚刚转移的目光再度看了过来,

  似乎认为周泽要说些什么,

  或者要做些什么。

  眼前的这位通城鬼差,已经上了很多人心里的主要竞争对手的名单里。

  他们却不晓得,

  周老板压根不想和他们争那个东西。

  周泽慢慢地睁开眼,

  目光扫视四周,

  周围的氛围一时间凝滞了下来,

  “老张,给我倒杯水,

  有点渴了。”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