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五十六章 盛世白莲

第五百五十六章 盛世白莲

  会所里没有好的茶叶,老张也知道周泽是个“食不厌精”的主儿,所以没拿那些劣质茶包过来,而是给周泽倒了杯白开水。

  周老板就坐在沙发上,

  在众目睽睽之下,

  端着茶杯,

  吹一口,

  抿一口,

  吹一口,

  抿一口,

  慢慢地喝着白开水,

  像是一个喜欢坐在阳台上晒太阳的老爷爷,极其富有年代感。

  虽说没说什么,也没做什么,但那种藐视和不屑,已然表现了出来。

  周泽觉得,自己此时就像是电视剧里的那种正在装逼的大反派,属于等着被隐藏的主角接下来打脸的那种角色。

  至于真正的“主角”在哪里?

  周泽不知道,

  兴许,

  此时一脸凝重看着自己的这群人里头,就有“戏精”存在;

  相反的是,那些站在外围,高冷不往这里凑,也不对周泽有什么特殊反应的几个人,威胁反而没这种笑面虎来得大。

  这么多的优秀鬼差,这么多的关系户,

  肯定是有几个深藏不露的,

  周老板还没狂傲到那种直接无视天下英雄的程度,

  体内住着一位中二病晚期患者,

  相当于每日三省吾身吧。

  现在,

  之所以这般,也是一种避免麻烦,这次的培训,周泽志不在那位判官的赏识,而是涨涨见识或者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处可以捞一下;

  和那帮隐藏的“天之骄子”们的目标不同,

  自己现在高调一点,也是希望他们别来烦自己,自己的身份,就算老张不说,但应该也是有不少人知道的,免不得会背地里提防算计自己这个来自通城的神秘鬼差。

  现在,

  敞开了,

  就请大家随意吧。

  时钟,

  指向了六点。

  “哗啦啦…………”

  会所的卷帘门落了下来,

  墙壁上,

  也出现了一道道符文,

  前台的服务员们早就消失不见了,

  灯光也在此时暗淡了下来。

  大家严阵以待,都在做着准备。

  “都来了么……”

  一道声音,

  从天花板上传来。

  天花板上有一个吊灯,吊灯的光影里,似乎有一位穿着蓝衣服的男子身形在闪烁着。

  有眼尖的人,

  直接单膝跪了下来,

  “参见巡检大人!”

  其余人见状,

  也一起对着茶几中央单膝跪了下来。

  老张看了看周泽,

  见周泽也很干脆地放下茶杯单膝跪下来之后,他也就跟着一起跪了下来。

  入乡随俗,

  跪就跪吧,

  这一点,

  周老板很看得开。

  阴司毕竟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地方,对那种上下尊卑看得格外地重。

  “盛世白莲…………”

  吊灯里的人影继续开口,

  茶几上浮现出了一朵白色的莲花,

  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香味。

  “灵魂出窍,与我,走…………”

  在场所有人一起盘膝而坐,

  闭上眼。

  莲花是一个牵引,

  好在这里都是鬼差,

  若是普通人在这里,

  很可能会在这香味的侵入之下,直接灵魂离体,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周泽闭上眼,

  又默默地睁开眼,

  再度站起来时,

  回过头,

  看见的是自己盘膝坐在那里的肉身。

  老张也走到了周泽身边,回头看着自己的肉身,还在努力地适应着这种感觉。

  大家都灵魂离开肉身了,

  下一刻,

  白莲绽放,

  开始无限地放大,

  众人脚下,

  已然不是会所的地面,

  而是这硕大的如同舟船一般的莲花。

  莲花的最前端,

  站着那个蓝色的身影。

  他穿的是蓝色的风衣,独自站在前头,那种逼格,满满地泄漏了出来。

  其他人,都带着极为仰慕的情绪看着那道蓝色的背影。

  巡检,

  对于鬼差来说,

  已然是另一个层次的存在了。

  周老板倒还好,

  老张也还好,

  毕竟每天都能看着书屋的巡检在那里喝着过期的速溶咖啡当宝,

  你想再敬畏起来,就真的很难了。

  况且,

  安律师当初是地狱风头最盛的巡检之一,

  冯四儿周泽也见过,

  那两个人,

  应该比这道蓝色身影地位要高得多,但也没人家会装逼。

  莲花移动,

  穿入了一片迷蒙之中,

  少顷,

  迷雾消散,

  一轮血月,

  高挂空中,

  宛若一只恶魔的眼眸,

  俯瞰着这阿鼻地狱!

  老张有些感慨道:

  “啊,到地狱了啊。”

  身边几个靠的近的鬼差有些诧异地向这边看了看,

  到地狱了,

  也用感慨?

  老张不再说话了,就站在周泽身边。

  周泽倒是很热情地给老张做了一下导游,其实,周老板来地狱的次数,也不算少,但也就上次跟安律师稍微深入了一下,其余几次,也只是在外面蹭蹭而已。

  “这下面,就是黄泉路。”

  周泽指着下方说道。

  老张看下去,

  只见黄泉路上密密麻麻的人影,

  整齐地排列着亦步亦趋地向前行进。

  “像做梦一样啊。”

  “是,像做梦一样。”

  生死,

  本就是一场梦,

  甚至,

  到底是活着的时候是梦中还是死了之后才算是梦,

  也没人能够说得清楚。

  周遭一群的鬼差们,都是一脸肃穆,紧张而期待,大家似乎都在学站在最前面的那位装逼范儿巡检,站得比比直直,很有风度。

  在没有科举制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检举人做官入仕,花样很多,甚至如果你站在亭子外头吹吹风,留一头飘逸的长发,上位者觉得你卖相很不错,直接点你入仕也说不定。

  周泽则是继续对老张介绍着,

  像是一群高端人士里,

  混入了俩大山里出来第一次进城看啥都觉得新奇的土包子。

  蓝衣巡检举起手,

  “降!”

  莲花开始消散,

  众人的身形也在慢慢降落。

  周泽发现自己等人已经距离黄泉路很远了,

  按照上次安律师的说法,

  进出地狱最快捷的方式,就是来到黄泉路上,然后主动地飘上去离开地狱,还阳。

  而现在既然已经深入这么多,黄泉路都看不见了,显然,想自己跑回去,难度就很大了。

  好在,

  这次自己等人不是偷渡客,有点像是官方组织的团建。

  落地的过程中,

  周泽看见前方下面,

  是一座破败的楼宇,

  前身,应该是一座规模宏大的宫殿,现在已然是衰败了。

  但宫殿的主体结构保持得很好,比周泽上次遇到那个老妪和旗袍女人那里的宫殿,要好得多得多。

  兴亡交替,

  往往才能造就出遗迹,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说的,

  也就是那个意思。

  地狱几千年来,大格局的变化次数其实不算很多,但你方唱罢我登台的势力更替还是不少,这也造就出了地狱的很多古迹。

  外加地狱又大,

  又不用做什么商业开发,

  阴司虽然摇摇欲坠的架势,但不至于缺钱到需要卖地皮,

  也因此,

  地狱的文物保护工作做得其实还算不错。

  落地了,

  大概四五十个人。

  大家刚刚站定,

  头顶位置,

  又有几朵白莲飘荡而来。

  周泽发现周围鬼差们的情绪更紧张了。

  或许,

  他们之前认定的竞争者就这些人,

  也因此,

  在发现原来还有这么多的竞争者后,

  压力一下子就变大了。

  僧多粥少啊。

  嘿嘿,

  周泽倒是无所谓,

  对于他来说,

  人越多就越方便他摸鱼磨洋工。

  几朵莲花下来,

  在场的鬼差,人数直逼三百人!

  三百鬼差,

  啧啧,

  站在这一群鬼差之中,

  周老板也有些目不暇接。

  包括蓝衣在内的几名带队的巡检闷声不吭,也没人敢上去和他们去交流,他们也摆出了一副生人勿进的架势。

  三百人,站在一起,没有任何人交头接耳,也没人会傻到投诉怎么活动还不开始。

  大家都规规矩矩地站着。

  周老板有些心不在焉,但也不至于玩儿什么出格的举动。

  看来,

  大家都是在等那位判官大人出现,

  但大人物为了讲究一个身份,

  肯定得最后才会出现,

  否则就觉得自己掉价了一样。

  脚下,

  踩着的是黑色的植被,

  黑色,

  是地狱的主色调。

  这里的植物,这里的地面,大部分都是这个颜色。

  周泽低着头,默默地看着。

  是的,

  此时此刻,

  在其他人都在紧张小心地等待判官大人降临时,

  周老板还有闲情逸致研究观察一下地狱的植被。

  这玩意儿,

  好像大白菜啊

  但黑色的大白菜……

  能腌一下么?

  不知道为什么,

  周泽忽然想到了这个。

  “老板,那里有个人。”

  老张小声地提醒道。

  周泽抬起头,

  发现周围不少鬼差都把目光看向那里,

  是的,

  远处的坡上,

  有一个人,

  是一个白白胖胖的女孩儿,

  脚下挂着铃铛,身上穿着一件类似苗女衣服的褂子,赤着脚,提着一个篮子,在不远处来回走动着。

  有点……

  眼熟啊。

  周泽皱了皱眉。

  附近不少鬼差也是很好奇,

  在这个严肃的场面里,

  忽然出现了一个“拣麦穗的小姑娘,赤脚走在田埂上”,

  总觉得怪怪的。

  “哎呀!”

  女孩儿忽然大叫了一声,

  一只手指着周泽这一群鬼差一只手叉着腰,

  直接破口大骂道:

  “你们这帮混蛋,哪里不站站在这里!

  老娘种的菜,

  都给你们踩坏了,

  你们缺德不缺德!”

  之前隔着人群,看得不是很清楚,

  但等到骂声响起,

  周泽才确定这个女孩儿是谁:

  翠花儿,

  上酸菜!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