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五十七章 周老板的秘藏!!!

第五百五十七章 周老板的秘藏!!!

  翠花儿在那里破口大骂,

  这骂得挺接地气,

  各种骚话儿不停地蹦出来;

  如果在农村,你跑去人家菜地里瞎踩,人家肯定也会这般骂你。

  其实要说损失多少那个真无所谓,关键是这种糟蹋东西的劲儿,才是最气人的。

  在场的鬼差,

  别看现在各个温顺得不得了,但在地方上,也都是“天高皇帝远”的角色,在这里被一个陌生丫头像是训孙子一样训,自然是火大。

  但站在最前面的那几个巡检大人,

  却一个个静心凝神,

  仿佛完全没听见一样。

  超然物外,

  唾面自干,

  不知道的,

  还以为阴司基层官员真的是俯首甘为孺子牛呢。

  周泽微微侧过身,

  翠花儿在这里有一块田,拿来种菜腌酸菜,

  只能算是赶巧儿了。

  不过,在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被那个妞给看见了吧,

  否则以那妞的智商,

  估计会直接喊出来:

  “插我的混蛋,你怎么在这里!”

  好在,

  这里人多,

  翠花儿骂得又起劲,

  倒是没有发现人群之中的周泽。

  “老娘倒了八辈子霉了,碰上你们这帮灾星!”

  口也干了,

  气也喘了,

  骂得有点累了,

  翠花儿提着篮子晃悠悠地走了,

  她还得回去给四爷做酸菜面,

  可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

  万一饿着四爷的肚子,

  那罪过可就大了去了。

  等翠花走远后,

  周泽看见站在最前面的几个巡检肩膀都集体一松,

  长舒一口气的样子。

  看来,

  安律师说得没错,

  巡检和巡检,

  并不都是一样的。

  作为一个能阴到安律师的男人——冯四,

  显然在地狱混得那叫一个风生水起,

  就连他手下的贴身丫鬟,

  都能指着一帮巡检鼻子狂骂!

  又过了大概半小时的时间,

  最前面的几名巡检忽然集体跪伏了下来,

  双手撑起,

  恭声道:

  “参见大人!”

  在场三百鬼差马上一愣,

  而后集体单膝跪了下来。

  正主,

  那位组织这次培训的大人物,

  终于出场了。

  周泽也跪了下来,但还是特意地抬起头偷偷地往前看,

  结果没看见人,

  而后,

  目光向上,

  空中,

  有一名身穿着黄色官服头戴方冠的中年男子,

  一只手持笔,

  一只手持册,

  自天上慢慢走了下来。

  他的每一步落下,

  仿佛都踩在了下方众人的心坎儿上,

  很轻,

  却很有力道,

  可能是他本身所带来的压力,

  也可能是“判官”这个头衔所带来的阴影,

  总之,

  下方的众人,

  原本那些都企图偷偷抬头看的鬼差们,

  一个个都不得不低下了头,

  像是被人拿手按在脑壳上,

  使劲往下压一样。

  老张支撑不住了,低下了头,侧过脸,看了一下身边的老板,

  发现老板早就低着头研究地上的地狱特产大白菜了。

  “…………”老张。

  笔和册子碰撞,

  竟然发出了钟声,

  一时间,

  众人只觉得心田一片空荡,

  仿佛被去除了一切尘埃。

  周泽舔了舔嘴唇,只觉得这位判官如果跑人间去,做起什么钱宝啊或者超级工程101之类的项目,

  肯定会非常成功。

  “起来吧。”

  陆判开口。

  众人慢慢地爬起来,大家的动作都很慢。

  周泽是最后一个站起来的,因为他发现地上的大白菜似乎也有被虫蛀的现象。

  地狱也有害虫的么?

  “今日,叫你们过来,只为了一件事;

  我需要人,

  我需要我的人,

  我需要优秀的人,

  我会许诺你们高官厚禄,

  我会给予你们一步登天的机会,

  你们今天所要做的,

  就是在我的面前,

  显露出你们的优秀!”

  很直白,也很直接,完全地开门见山。

  原本周泽还以为这位陆判要和大家一起回望一下过去五年前地狱的发展成果,

  再一起展望一下地狱未来的美好蓝图,

  把地藏王菩萨和十殿阎罗,哦不,是殿阎罗一起拉出来,歌功颂德一番,再说正事儿。

  没想到,

  人还挺干脆的。

  大概意思就是,

  我有钱,

  我要招兵买马!

  而且,

  这位陆判说话时,似乎带着一种特殊的韵律,似乎能够影响人的情绪,总之,周泽发现自己身边的老张都有点喘粗气的意思了。

  啧啧,

  为什么我就没影响?

  看来我看开了啊,

  功名利禄,

  尘与土嘛。

  洒洒水,

  不值一提。

  几位巡检站到了陆判的身后,总共是五个巡检,穿着打扮都很统一,都是古代的风衣式样,但都是不同的颜色。

  这不得不让周泽怀疑这位陆判的审美,

  手底下人整得跟五颜六色一样,

  cos飞天小女警呢?

  “这前面,是一座地狱有名的古迹;

  地藏王菩萨曾来过这里吊唁,

  十殿阎罗大人都曾进入过其中,

  巡检之上,

  似乎就没有人没进过这里。

  当年,

  这里充满着禁制,

  但最为恐怖的禁制早就被历代先人给破除了,

  里面所蕴藏的大部分珍品也都被前人所拿去,

  但这里,还有很多隐藏的秘密,

  还有很多遗落的珍宝,

  当然,

  还有很多出人意料的危险。

  今日,

  我为你们打开进入这片古迹的大门,

  我给你们七天的时间,

  七天之后,

  我将再度将门打开!

  你们在我的面前,

  展示你们的所得,

  可以是感悟,

  也可以是珍宝,

  又或者是其他的机缘。

  另外,

  提醒一句,

  阴司的眼,确实是无处不在,

  但这里面,

  却是阴司少数无法洞察看见的位置之一!”

  听到这句话,周泽目光顿时一凝,

  而且不少鬼差脸色也忽然一变,

  这句话的潜意思就是,

  在里面,

  鬼差之间可以相互争夺,掠杀,

  而不用担心被秋后算账!

  真狠啊。

  周泽心里感慨着,

  拿三百个鬼差来大浪淘沙,

  他重建第九殿需要的只是一批骨干,

  所以,

  他真的不介意因此死多少个鬼差。

  事实上,鬼差对于阴司高层来说,确实是消耗品,有点当年伪军的意思。

  陆判的行为方式真的很干脆,

  说完试练内容之后,

  直接转身,

  双手撑开,

  只听得“轰”的一声,

  前方宫殿的大门,

  就在此时被慢慢地推开,

  不过没能完全大开,

  只开了一个两米长的小口子。

  “进去吧。”

  陆判催促道。

  “进去!”

  五名巡检分列左右,

  像是帮地主老财放羊的羊倌儿。

  一群鬼差,

  排着队,

  像是回羊圈一样,

  乖乖地往里走。

  咩……

  周泽伸手拉了一把老张,示意老张紧跟着自己。

  里头很可能会很乱,

  按照那位判官先前的介绍,

  这座宫殿以前应该是一位大人物的府邸,

  然后大人物陨落了,

  后来的大人物们都会来这里碰运气,

  解开禁制,

  能搬走的都搬走,

  大人物抢大鱼,

  小人物抢小鱼,

  自己这边三百名鬼差,

  进去就是找浮游生物去的。

  走入大门之后,

  眼前的视野豁然开朗!

  入眼的,

  是一片苍凉的广场,

  有些破损,有些陈旧,

  但你依然能够脑补出那种威严的压迫感,

  难以想象,

  昔日这里鼎盛之时,又是何等的盛况?

  有十几个很自信的鬼差同僚,直接向更深处掠去,仿佛生怕晚了一步好东西就被别人捷足先登了一样。

  当真是自信满满啊。

  但大部分的鬼差则是一起慢慢地向里走去,

  刚进入一个陌生的地方,

  大家还是很小心很忌惮。

  一些似乎之前就认识的鬼差已经在默默地聚集在一起,这是打算分成小组共同进退守望相助了。

  周泽直接在进门后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老张坐在周泽身边。

  两个人像是来故宫参观的惫懒游客一样,

  感慨着皇帝老儿的家真的好大,

  这得缴多少房地产税啊。

  “一起么?”

  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人走到了周泽面前,向周泽发出了邀请。

  人的名,树的影,

  通城鬼差的名气很大,自然有人愿意上来组队。

  这个女人身边还站着两位男鬼差,看起来气度都还可以。

  觉得自己不是一盘菜的,也不好意思来找周泽组队。

  周老板挥挥手,

  道:

  “你不配。”

  “…………”女人。

  她们走了,没暴跳如雷,也没留下什么狠话。

  这让周泽觉得有些无趣。

  平时自己低调低调再低调,却总有不开眼的来找自己麻烦,自己现在高调拽得跟二五八万自己都想打时,

  反而没人敢哔哔。

  就在周泽前面台阶中间的水池边,

  站着两个鬼差,

  他们似乎在向里面打探着。

  水池很浅,距离进来时的大门最近。

  按理说,

  这里应该不会存在什么好东西的,

  毕竟前人早把这里搜刮了一遍又一遍了。

  但这两位似乎打算反其道而行之,

  认为自己深谙灯下黑的道理。

  其中一个鬼差直接跳了下去,

  想去淤泥里摸索一番。

  谁知道就在这刹那间,

  “砰!”

  一条皮肉溃烂的巨蟒忽然探出头来,

  一口咬碎了那个鬼差的头颅,

  且在刹那间撕碎了这名鬼差的亡魂。

  一时间,

  附近还没离开的一百多名鬼差,

  集体看着这条巨蟒!

  大家都没料到,

  危险,

  竟然距离进来的大门,

  这般得近!

  或许是以前的大人物似乎是懒得收拾这条巨蟒,也就一直留着了。也可能是这条巨蟒最近搬家了,到了这里。

  而这条巨蟒在吞掉一个鬼差的亡魂后,仅剩的一只蛇眸似乎扫视了一遍四周,

  并没有再主动攻击,

  连最靠近它却没下来的那个鬼差也没搭理,

  而是重新缩回了淤泥里头。

  老张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

  周泽也是张了张嘴,

  他忽然觉得,

  既然要混日子,

  就混得彻底一点好了。

  一个同僚死了,没起太大的波澜,很快,附近的大部分鬼差就都走远了。

  台阶上,

  只剩下周泽和老张,

  以及不远处那边站着的一个穿着运动服的青年。

  “老板,我们…………”

  “我觉得在这儿坐坐也挺好的,你觉得呢?”

  “额……”

  “看来你是同意了。”

  “呵…………呵…………呵…………”

  熟悉的声音从心底传出。

  “你醒了啊。”

  “嗯…………”

  “你在这里不怕被感知到,还敢冒头?”

  “这里…………隔绝…………”

  周泽恍然,

  之前那位陆判也说过,

  这里是阴司的眼睛少数所不能探查的地方,

  所以赢勾才敢在此时出来冒个泡。

  “行吧,那你继续休息吧,我也打算休息了,在地狱睡觉应该还能舒服一些。”

  周泽扭过头,

  又对着老张道:

  “老张啊,你也好久没睡了吧,老是打坐也不好,趁着这个机会,咱好好睡上一觉,

  七天呢,

  能睡一个黄金周呢。”

  “额,好……”

  老板叫你偷懒,

  那么,

  就偷懒吧。

  等那个还没走的黑衣青年回头看时,

  发现身后台阶上,

  距离进来的大门只有两米不到距离的位置,

  俩人,

  已经横躺在那里准备睡觉了。

  “…………”黑衣青年。

  青年有些疑惑,

  然后就笑了笑,

  随即,

  他也躺了下来,

  似乎也准备一起睡觉。

  周老板这时睁着眼,

  看着睡在下面不远位置的青年,

  心里蓦然升腾出一股警惕。

  自己在这里是消极地磨洋工的,

  那位呢?

  和自己一样?

  看透了?

  不对,

  应该不是。

  “他…………在…………等…………人…………回…………来…………”

  等人回来?

  周泽深吸一口气,

  这是在守株待兔?

  别人去搜刮,去碰运气,去靠自己的机缘,

  他就在这里等着,

  因为七天后,

  大家要在这里出去。

  他是等着人把东西送到他面前来?

  这么自信的么?

  俩学渣,

  跟一个学霸,

  分配到了一个宿舍,

  生活总觉得会有些不协调。

  “老板,真的不往里走看看?”

  老张有种既然来了,咱要不进去拍个照打个卡的意思。

  “里面很危险。”周泽说着看向了那个躺着的黑衣青年,这个人,似乎更危险。

  最要命的是,

  万一他以为自己和他是同一个打算,

  忽然有一天起来,

  要和自己来一番决斗,

  争夺守株待兔的资格怎么办?

  周泽又坐了起来,

  摸了摸口袋,没烟。

  有些心烦,

  目光看向宫殿深处,

  老实说,

  还是有点想去碰碰运气的冲动的,

  家里穷,

  莺莺还等着自己淘弄点东西回去买米下锅呢。

  “对了,老赢啊,你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不?

  你以前来过这里么?

  或者你能不能感应到这里头还有没有什么没被发现的宝贝?”

  “我…………家…………”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