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五十八章 看门狗!

第五百五十八章 看门狗!

  “我…………家…………”

  当听到这个回复时,周泽愣了一下,似乎有点没整明白,也有点像是一辆原本在缓慢行使的很多年没车检去的老爷车忽然在山道上开始了飚车。

  回过头,

  看了看近在咫尺的大门,

  又看了看自己身下的台阶,

  周泽猛地站了起来。

  什么东西才会躺在大门口的台阶上懒洋洋的一动不动?

  一时间,

  周泽觉得自己吃亏了。

  “呵…………呵…………呵…………”

  赢勾笑了,

  这阵子,

  他不断地吃瘪,

  先是在徐州,他摆好阵势等着“佛”出现时,佛给他来了句:“对不起,走错门了。”

  等于是抛了半天媚眼,给瞎子看。

  随后是在小僵尸的洞穴里,被周泽误以为“口嫌体正直”,根本就无法解释得清楚。

  然后就是在面对陆平直时,自己直接上当受骗,周泽捂着肚子笑得肚子痛。

  也因此,

  他希望看见风水轮流转,

  否则,

  这颗骄傲的心,

  何以自处?

  好在周老板对这种事情向来看得很开,而且周老板一直是一个脚踏实地的人,做任何事情,都着眼于实际。

  当赢勾说这座宫殿是他的家时,

  再看着那三百鬼差像是鬼子进村一样冲了进去,

  “嘶……”

  忽然间,

  周泽觉得,

  心,

  痛得无法呼吸。

  之前他还无所谓来着,反正打土豪分田地,你嗨皮我也嗨皮;

  现在忽然发现分的是自家的田地,

  周老板就好肉痛。

  再联想到,

  这个地方几千年来,

  不知道被多少大鱼小鱼接二连三地摸索过,

  不知道多少珍宝珍藏被别人拿去,

  那种痛,

  深入骨髓!

  老张只觉得自家老板的身体在不停地摇晃,当即伸手搀扶住了周泽。

  “老板,你怎么了?”

  “没事,让我喘口气。”

  吸气,

  吐气,

  吸气,

  吐气,

  还是好气哦!

  老张忽然觉得老板抓着自己的手忽然发力,

  而后听到老板咬牙切齿的声音:

  “走,我们进去!”

  额,

  老张有些摸不着头脑,

  之前说静观其变,寻宝有风险的,不正是老板么?

  老张也没问,就这样跟着周泽一起走下了台阶往里走去。

  并且周泽越走越快,最后都开始奔跑了起来!

  时不我待,

  时不我待!

  我的,

  我的,

  都是我的,

  你们给老子放下!

  而那个黑衣青年则是有些讶然地看着逐渐消失在他视线中的二人,

  随后躺在台阶上的他,

  继续闭起了双眼。

  ………………

  也不知道是因为宫殿曾遭受过无数次的掠夺和探查,还是原本的设计就是这样,

  一连串经过了好几个楼台,里面都显得空荡荡的。

  哪怕是青纱帐似乎都被人扯下来带走了,只剩下了木质结构。

  最让周泽震惊的是,

  连主梁,都被人为地切割开取走了一块。

  “哪里有好东西,知应一声啊。”

  “不…………知…………道…………”

  几千年来的掠夺,原本的好东西,应该也都没了吧。

  毕竟连历代泰山府君之后的地藏王菩萨以及十殿阎罗,都曾来此“悼念”。

  当然,

  说是“悼念”,

  但具体是做什么的,

  也很清楚。

  “那你再想想,有没有一些地方藏着的东西,是外人很难发现,且很有可能现在还留下来的?”

  “有…………的…………”

  “那你快说啊,再哪里,该怎么着。”

  “为…………何…………要…………给…………你?”

  “现在还有将近三百个鬼差在里头碰运气呢,给别人拿走不如给我拿走吧?”

  “宁……与……友……邦……不……与……家……奴……”

  “…………”周泽。

  没得聊了,

  天已经聊死了。

  “真的没得商量了?”

  “你…………求…………我…………啊…………”

  “…………”周泽。

  你特么有毒吧!

  这些都是你的东西,

  你被别人偷了几千年,一点都不心痛?

  ………………

  “咔嚓!咔嚓!咔嚓!”

  “嘶……啊啊啊!!!”

  “还疼么?”

  “疼。”

  “呵呵,忍着点。”

  “我们还是小觑了平等王陆。”

  “正常,人家好歹也是十殿阎罗之一,且是镇压丰都鬼城的那位,没点手段,怎么可能上位?

  还是你太逞强了,

  非要和那位平等王较量一番,否则当时我们几个常侍一起出手,他平等王也不可能翻出怎样的浪花。”

  “美得他,一个阴司傀儡王罢了,值得我们几个常侍对他一起出手?”

  “行行行,美得他美得他,你且看看你的伤势吧,总共七处伤,你亲自压制了四处,我帮你封印了三处,但暂时还没有快速化解它们的有效办法。”

  “将养一段时间就好,我能感觉到,伤口位置的力量,正在不断地减弱,只是龟缩在这个地方,让我心里郁结得很。”

  “这里,毕竟是阴司的眼睛无法看见的地方。

  虽说现在外面看似平静,但可以想见的是,另外几殿肯定是发了疯地一样在秘密追踪着我们,你现在不宜再和人动手,一旦伤势复发,很可能会导致你的灵魂被分割,直接烟消云散是夸张了,但跌落几个境界也是不可避免。

  要知道,你这次的受伤,已经让大长秋很不满了。”

  “我知道,放心吧,我将养一段时间,也就好了。”

  “我先离开此地,其他几殿在追踪我们,我们又何尝不是在追踪那位平等王?

  第九殿,若是平等王陆没彻底陨落,哪怕我们将全殿上下全都屠戮,也终究难以说是将第九殿给彻底灭除。”

  “桀桀,他现在可狼狈得很,一边要躲避我们的追杀,一边还不敢和其他殿的人联系,因为,他不知道其余九殿里面,到底哪几个,已经投靠了我们。

  你且去吧,

  莫让他得以逃走,

  我在这里养伤就是。”

  “嗯。”

  一道黑影离开。

  而后,

  在这密封的地方,

  走出来一个身穿着黑色官袍的男子,

  男子没有胡须,精致的面容,

  背部略微有些弯曲,

  给人一种极强的阴柔之感。

  若是再仔细看的话,

  可以发现在其身上有好几处血线,不时地发出着红光,这些,就是他的伤势。

  过了不知道多久,

  外面忽然传来了些许喧嚣声,

  男子忽然睁开眼,

  他的瞳孔分为七色,宛若琥珀被镶嵌在其中。

  “阴司的人,发现我了?”

  男子喃喃自语,

  走到最前面贴近墙壁的位置,

  掌心贴上去,

  而后画了一个圆。

  在圆中,

  他看见了三个鬼差正走向这座殿宇,远处,似乎还有其他鬼差的踪迹。

  男子皱了皱眉,

  这不应该是冲着他来的,

  除非阴司真的脑子集体进水了,

  否则断然不会派出这么多的鬼差来搜索可以覆灭第九殿的凶手!

  “桀桀,

  也好,

  正好让我进补一下,加快伤势的恢复。”

  …………

  “那个通城的鬼差,口气可真大啊。”

  “就是,直接来一句,你不配,呵呵,他怎么不敢对巡检大人这般狂傲?”

  两个男鬼差显然还在为之前的事情而愤慨着。

  “他能几乎覆灭整个徐州鬼差,人家就有着这种傲气的资本。”

  穿着白裙的女人制止了自己两个同伴的埋怨,继续道:

  “我们还是着眼手头的事情吧,别人的事情,与我们无关。”

  女人在这个小团队里有着不小的威望,她发话了,另外俩男鬼差也就不说什么了。

  这时,

  其中一个男鬼差忽然惊喜地喊道:

  “这里有东西!”

  一株紫色的蘑菇居然从地板的缝隙间顽强地生长了出来。

  地狱的主色调是灰白二色,也因此,任何其他鲜艳的颜色多代表的,定然是一种不平凡,尤其是还是在这种地方。

  男鬼差不假思索地直接冲了过去,伸手就要去摘。

  只是,

  当他的手抓住那株蘑菇时,

  当即发出了一声惨叫,

  蘑菇上面的紫色瞬间蔓延了上去,将他整条手臂给浸染。

  “砰!”

  这位男鬼差的身体当即开始萎靡下去,

  灵魂被迅速地分解,吸干,

  只剩下一团人形的烟雾,

  稍后即散!

  这一切发生得实在是太快,

  快到另外一男一女两名鬼差根本就没时间反应。

  “啊啊啊啊!!!!”

  另一个男鬼差也发出了惨叫,

  他的双脚开始变色,

  而后他的灵魂开始快速地消散,

  整个地像是被吸入了地板之下一样。

  女鬼差不再犹豫,马上向殿外奔跑。

  “砰!”

  一道衣袖迎面而来,

  直接将女鬼差整个人给扫了回去。

  而后,

  女鬼差刚刚站定了身形,正准备下一步动作时,

  却发现一个人,

  已然站在其身后,

  且胸膛和她的后背,完全地贴在了一起。

  “呼…………”

  穿着黑色官袍的男子对着女鬼差的耳垂轻轻吹了口气,

  吹得发丝浮动,

  女鬼差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像是都被下了禁制一样,根本就无法动弹!

  “桀桀……女人,啧啧,女人啊……”

  男子有些怅然地伸手在女鬼差身上游走,

  一开始是缅怀,

  随后是贪婪,

  而后是无奈,

  最后是愤怒,

  他张开嘴,

  一只手掐着女鬼差的脖颈,

  直接嘶吼道:

  “我恨女人!”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