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五十九章 平等王陆!

第五百五十九章 平等王陆!

  “老板?我们还走不走?”

  老张见周泽站在那里不动很久了,问道。

  “呼…………”

  长舒一口气,

  周泽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其实将心比心,也很好理解。

  现在赢勾被一个煞笔封印着,

  原本只是在舔舐伤口准备恢复的他,等于是被上了一道锁;

  其实,

  他已经处于了下风。

  若是再给自己一些东西,再教给自己一些东西,

  那么,

  此消彼长之下,

  他赢勾真的有可能永远都无法出去。

  况且,

  周泽身边还有泰山府君留下的鬼差证,虽说泰山府君是赢勾的晚辈,但每一个时代总有每一个时代的弄潮儿。

  谁比谁差多少?

  还真难说。

  一位泰山府君曾在周泽这里下注,

  这就更得让赢勾去深思了。

  若真的只是一只懒洋洋地喜欢趴在门口台阶上摇尾巴睡觉的哈巴狗,

  赢勾不介意随手丢几根骨头什么的,逗逗它,纯粹是找个乐子。

  但这条狗现在已然有了失控的趋势,

  且已然明显表露出了反噬的架势!

  “不走了,咱换个地方午觉。”

  没有赢勾的帮助,

  想要在这个早就被瓜地三尺过的地方再找到什么有价值的宝物,

  基本是一件没可能的事儿,

  寻常的小垃圾,可能那些鬼差会如获至宝,但对于周老板来说,没什么意义。

  煞笔、

  阴阳冊、

  平等王玺印,

  这些东西赢勾都有,且都随手丢给猴子或者狗子去玩儿。

  眼界高了就是这点不好,寻常的小玩意儿真的是看不上眼了。

  周泽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反思一下,

  这样,

  不好。

  在亭子里躺下,

  看着上面缺了主梁的位置,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这亭子还没塌,

  但那种连顶梁柱都不放过的做派,也真的是让周老板无话可说。

  肯定也是个会过日子的人啊。

  老张站在周泽身边,周泽走他就走,周泽不走他也就跟着停下。

  第一次下地狱,比第一次坐飞机紧张得多,生怕一不小心出丑。

  没过多久,

  一阵香风袭来。

  是的,

  没错,

  是香风。

  鬼差和普通的恶鬼出逃不同,

  有点像是正规军和乌合之众的感觉。

  恶鬼出逃后,灵魂显现而出时,是在地狱遭受折磨后的模样,很难更改。

  而鬼差们,则是可以“易容”。

  这也算是地狱给基层公务员发的一种福利吧,反正不费钱的福利领导最喜欢发了。

  只是,

  这位居然连“香水”都用上了,可真是奇了怪了。

  抬起头,看去,是一个眼熟的女人,穿着白裙,站在亭台外头,还真有种伊人在望的感觉。

  “喂,我这里发现了一个好东西,我们搞不定,一起来?”

  女人开口喊道。

  老张默然,

  周泽则是笑了笑。

  老张是混了二十年刑警的老油子了,周老板也早不是嫩雏儿。

  随便设个套儿就想让他们俩去钻,显然不太现实。

  见二人全无反应,

  女人忽然跪了下来,

  尖叫道:

  “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之前因为名声,所以女人主动找周泽搭伙;

  眼下,也是因为名声,她希望周泽可以救自己一把。

  周泽站起身,面色凝重,问道:

  “你被控制住了?”

  女人用力点头。

  周泽目露关切之色,

  当真是古道热肠之心溢于言表,

  而后,

  周老板马上拉着老张的手臂直接往反方向开始走,

  留女人看着他们的背影,

  独自在风中凌乱……

  “桀桀,送上门的菜,想走,可不行啊……”

  女人嘴里忽然发出了一个阴柔男子的声音,

  下一刻,

  女人的灵魂直接崩溃,

  化作了粉尘后更是被阴柔男子给完全吸入鼻腔之中,

  “呼……”

  阴柔男子身体轻微地颤抖,

  简直是爽到了颤栗。

  “唯一的一位小判官还在外头,这废宫里到处都是小鱼小虾,正好给我开胃!”

  阴柔男子身形一闪,

  直接出现在了周泽和老张的面前。

  老张被周泽一拽,

  向后倒退,

  周泽则指主动迎了上去!

  其实,

  人在做很多事情的时候,是根本来不及去思考的,就比如眼下。

  周泽一开始以为是其他一伙鬼差控制了那个女人,所以他不想搞入小朋友的“争权夺利”的幼稚游戏之中。

  但眼下,

  这个阴柔男子一出现,

  周泽就知道不对劲了,

  这不是小鱼小虾,

  这至少是一条恶鲨!

  磅礴的力量呼啸而来,

  像是一面大墙,

  直接倾轧了下来!

  仿佛在这面墙之下,

  任何存在都只是等待被碾碎的蝼蚁。

  周老板刚来得及十根指甲挥出去,

  整个人就被“排山倒海”般的气浪直接掀翻。

  “砰!”

  老张伸手企图抓住周泽,

  却被周泽带得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二人的灵魂都有些不稳定,尤其是老张,都开始变得半透明了。

  二人没有直接烟消云散,还是对方故意留手的缘故,担心把食物弄散了,就吃不到了。

  阴柔男子刚准备继续上前进餐,

  却忽然停下脚步,

  有些诧异地向下看,

  发现自己胸口位置的一道红线竟然裂开了。

  “嘶…………”

  阴柔男子当即单膝跪伏在了地上,

  开始强行封印自己的伤势。

  但伤势牵一发而动全身,其余位置的伤势竟然也开始不稳定起来。

  怎么可能!

  阴柔男子不会想到,

  是周泽的指甲,

  刚刚挑破了一道血线,

  迫使他陷入这般窘地。

  周泽爬了起来,

  看着跪在面前的阴柔男子。

  这一次,

  周老板没有跑,也没有遛,因为他很清楚,大门得在七天之后才会被开启,自己现在就算是遛也只能在这个宫殿范围内转圈圈。

  眼前这个家伙,

  不知道什么来路,

  却强得可怕,

  若是让他恢复了过来,

  那自己肯定也躲不过对方在这个小范围区域里的搜索和追杀。

  “吼!”

  周泽发出了一声怒吼,

  两颗獠牙显露而出,

  灵魂上也附着起了一层青色,

  怨念、

  诅咒、

  灾厄,

  种种的负面属性力量开始宣泄了出来。

  下一刻,

  周泽直接向阴柔男子冲去。

  阴柔男子抬起头,

  看着正冲向自己的周泽,

  笑了笑,

  “鬼差?”

  刚刚追杀得平等王陆落荒而逃的他,

  此时居然被一个阴司的小小鬼差主动挑衅了?

  当下,

  阴柔男子一只手捏着自己的血线,

  另一只手猛地下压,

  低喝道:

  “阴罗万象!”

  一道道黑色的罡风忽然出现,

  这让周泽想到了翠花当初在阳间时的术法,

  但眼前的这一幕,

  显然比当初的翠花,

  强大了无数倍。

  这实力差距,

  悬殊得有些让人绝望啊!

  病虎也绝不是一只练出了肱二头肌的蝼蚁可以去挑衅的!

  当下,

  周泽直接翻身跳入了水潭之中,

  磅礴的罡气追着他也一起砸入了水潭,

  一时间,

  整个水潭波涛汹涌,

  宛若一个巨人拿着汤匙正在疯狂地搅拌着!

  “给我,起来!”

  阴柔男子虚空一握,

  而后猛地一拽。

  “砰!”

  周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押出了水面,

  “噗通”一声落在了地上。

  “鬼玉!”

  “嗡!”

  也就在此时,

  鬼玉忽然出现,

  企图直接刺入阴柔男子的灵魂之中。

  “滚!”

  阴柔男子一声厉喝,

  鬼玉的身体瞬间放大,

  而后直接崩碎,

  消散于无形!

  “…………”周泽。

  重伤的状态下,抬手之间,解决了所有的问题。

  阴柔男子强撑着站起身,

  走到了周泽面前,

  却没有直接下杀手,

  反而有些好奇地打量着周泽,

  “有趣,有趣得很,你这娃娃,看起来倒是有几斤肉的样子。”

  就像是牛蛙,好吃,但肉不多,想吃饱,得吃好多只。

  阴柔男子伸手,抓住了周泽的脖颈,

  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被我吃下去,是你的荣幸。”

  你根本无法想象得出来,

  我到底是怎样伟大的存在!

  “又是这句话。”

  周泽无奈了,看来大人物的恬不知耻,真的是一脉相传。

  而后,

  他准备让煞笔解开封印。

  这已经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对决了,

  甚至超出了好多好多个层次。

  只是,

  让周泽有些意外的是,

  封印解开后,

  那位,

  却毫无动静!

  怕了?

  怂了?

  这么真实的么?

  不对啊,

  有一点周泽难以理解,

  他不认为死到临头,哪怕明知道自己现在实力没恢复根本不敌,却连放手一搏的机会都直接放弃了。

  这不是赢勾的画风!

  “放开他!”

  老张这时候冲了过来。

  虽然,

  可以想见,

  没啥用,

  只可惜老张不是女的,

  否则在这里还能还原一下脑残苦情剧的戏码。

  “咔……”

  阴柔男子目光一凝,

  老张的双腿直接被禁锢住,他无法动弹了。

  “你的肉,就少得可怜了,别急,我一个一个地吃。”

  说着,

  阴柔男子张开嘴,

  对着周泽的脑袋位置咬了下去,

  在他的嘴里,

  仿佛有一个黑色的旋窝,

  可以吞噬一切!

  “砰!”

  而这时,

  一道金色的东西砸了过来,

  一道罡风席卷而出,和金光撞到了一起,金光忽然大盛,直接穿透了罡风。

  最后只听得一声脆响,

  阴柔男子的脸微微一侧,

  他,

  被砸中了。

  被老张唯一的“法器”,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物件儿”给砸中了。

  “噗通!”

  东西掉在了地上,

  阴柔男子低下头,

  看见了那枚玺印。

  “这东西,怎么会在这里?”

  “我也很好奇。”

  黑衣青年的身形忽然出现在了水面上,

  之前,

  他可是学周泽的样子在台阶上躺着的。

  阴柔男子有些诧异地回过头,

  看向了那位黑衣青年,

  一字一字道:

  “平等王陆!”

  ——————

  强烈推荐夏华娘的《我真的长生不老》,身娇体弱易推倒,直接大家去鞭挞,哦不,是去品阅!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