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六十章 神仙打架!

第五百六十章 神仙打架!

  人生之际遇,只能用玄奇二字来形容。

  来这里之前,

  周泽认为这只是一场“狂扁小朋友”的游戏。

  实在是因为自己的特殊经历以及自己这一年多来所经历的波澜,

  哪怕不算上赢勾,以如今周老板自身的实力,那些鬼差能够被他正眼瞧的,还真没几个。

  然而,

  峰回路转之下,

  先是冒出了这样子的一个阴柔男子,

  那说话的声音,

  那举手投足,

  比太监更像太监,

  却偏偏强得可怕。

  明明身受重伤,却依旧能够掌心翻雷,周老板自觉在其面前难以讨得半分便宜。

  就是让赢勾出来,

  说实话,

  会不会暴露身份引起其他巨大波澜先不说,

  以现在赢勾的状态,

  能不能干的过这个阉人,

  还真难说,

  而且,

  干不过的概率可能还要大一些。

  当初在平潮中学捡到阴阳冊,

  所碰见的那个身穿华服的女人,

  那一位,周泽是看不透其深浅的,至今也不知她的身份,因为对方还赠送了阴阳冊,并未出手伤害,也因此,那个女人更显神秘不可测。

  随后所遇到的七七八八的敌手,

  近期能引起印象的,也就是在徐州上方说了声走错门了的佛。

  除此之外,

  基本上赢勾出马无往不利。

  而如今,

  遇到真正的大人物了,之前所建立的一切“心里优势”刹那间荡然无存,在这种存在面前,自己捆上那只远远没恢复的铁憨憨,

  也只能随波逐流。

  再加上,

  又莫名其妙地出现了“平等王陆”,

  第九殿的主人,

  十殿阎罗之一,

  或许,

  周泽想的没错,

  这真的是“狂扁小朋友”的游戏,

  只是周泽现在变成了小朋友。

  黑衣青年的目光先是落在了自己的玺印上,随即又在老张和周泽身上逡巡了一遍,那种表露身份后所展现出来的威压,着实恐怖!

  陆平直对第九殿算是忠心耿耿,只要这位平等王愿意去查,查到陆平直的死因,不难。

  这种人物本就有通天的手段,何况此时还“人赃俱获”?

  好在,

  在平等王看来,

  这只是之后需要考虑的事,

  他现在第一要做的事,

  就是面前的这位常侍!

  “轰!”

  “轰!”

  没有开战前的叫阵,

  也没有招式名称的宣发,

  就连身边龙套角色的惊叹也没有,

  因为唯二的俩龙套,

  周泽和张燕丰,

  在这两位大人物第一次的正式交锋中,

  直接被气浪掀翻了出去,而后狠狠地砸落进了池塘之中。

  落水之后,

  张燕丰本能地想要浮出水面,

  却被周泽拽住,

  这里,

  淹不死人的!

  也就在此时,

  水面上瞬间波涛汹涌,仿佛有无数条巨蟒蛟龙正在翻滚厮杀。

  水面之下,

  反倒是难得的一个宁静地。

  周泽看着水面之上,

  有一道巨大的影子倾轧而来,

  这是那黑衣青年,也就是平等王的法相。

  这般人物,

  灵魂气息泄露出去时所引发的气场甚至是空间的变化,

  真的是让人难以想象。

  “喵!”

  一声猫叫传来,

  只见那阴柔男子身后出现了一只白猫,白猫双眸赤红,发白如雪,硬生生地怼上了平等王的法相!

  “轰!”

  又是一波剧烈的碰撞,

  想着和老张一起潜伏在水里摸鱼最好谁都不要注意自己的周泽,

  被迫地随波逐流,

  整个人从池水里弹飞了出去,

  若不是周泽落地前伸手抓住了老张的手腕将他身上的力道给过度到自己身上,

  老张很可能直接被炸得魂飞魄散了。

  而之前的那座水潭,

  已然不剩一滴水渍,

  只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这他娘的才是真正的神仙打架啊,

  自己刚刚差点就变成被压扁的咸鱼了。

  周老板和老张蹲在旁边,

  心里感慨着。

  当然了,

  周泽是没见到那一晚在徐州赢勾所表露出的阵仗,

  地狱幽冥,

  白骨王座,

  硬撼空门,

  候佛降临!

  那个场面,

  比之现在,也是丝毫不差。

  不过赢勾现在是银枪蜡头,中看不中用,不能持久。

  此时,

  这里掀起的波澜也让在这片宫殿建筑群中的其他鬼差们心下骇人,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位同僚这么牛逼,

  把什么了不得的怪物给引出来了呢。

  “桀桀,你是如何晓得杂家在此的?”

  阴柔男子倒是没有害怕,

  他是身受重伤,

  但眼前这位于数月前和自己血拼一场的平等王,

  又怎可能恢复如初?

  大家现在都有伤,

  又有何惧?

  “你们,小看了阴司,十殿存在数千年,又怎可能被尔等阉货这般轻易地瓦解?”

  “桀桀,此乃天数!

  正如当年你们十殿阎罗取代泰山府君一样,

  眼下,

  正是我等十常侍取代尔等十殿阎罗之时!

  陆,

  你就别嘴硬了,

  否则,

  你大可去数一数,

  你的第九殿,

  到底还剩下几只鸡鸭!”

  黑衣青年默然不语,

  单手一挥,

  水坑之中的玺印瞬间回到他的掌心之上。

  “唉。”

  周老板在旁边叹了口气,

  安律师拿到这枚玺印还没焐热,那句“平等王安”还没玩儿过瘾,

  结果这东西,

  就物归原主了。

  这他娘的真的是命?

  一边的老张则是有些汗颜,总觉得是自己把东西给弄丢了。

  “丰都!”

  黑衣青年轻声低喝,

  一时间,

  在其脚下出现了一座鬼城,

  一头头恶鬼正在咆哮和嘶鸣!

  而后,

  一只只无比庞大的触手伸展了出来,

  化作了遮掩蔽日的气势,直接笼罩向了阴柔男子。

  “桀桀,这丰都,你以为还是你以前第九殿掌下的丰都么?”

  阴柔男子双手撑开,

  “解封!”

  刹那间,

  黑衣青年脚下的厉鬼们忽然集体向黑衣青年伸出了手,

  直接临阵倒戈!

  “众生平等!”

  黑衣青年玺印镇压了下去,

  丰都的虚影直接模糊,

  而后消散。

  “你们十殿阎罗,当年抱着地藏王菩萨的大腿,侥幸获得了数千年的高位,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若是没那尊菩萨一直坐在后头,若是没有继承在泰山府君一脉的阴司体系,

  当你们一个个变成孤家寡人之时,

  又有什么可得意的!”

  话毕,

  阴柔男子一声厉啸,

  冲了上去。

  这空中,

  一时间电闪雷鸣,

  两尊法相不停地撞击和破碎,又在下一刻再度恢复,而后进入下一轮的厮杀!

  这里是阴司的眼睛所看不见的地方,

  在这里,

  二人倒是可以忘我地战一场!

  周泽和老张则是趁着这个机会跑出了很远,

  虽说暂时不会被两位大能的交锋给波及到,

  但无论结果如何,

  其实对于周老板来说,都不算是什么好事。

  平等王赢了,

  接下来就要找自己算陆平直的账;

  那个太监赢了,

  接下来他就要把这里所有鬼差吞光疗伤。

  “无…………奈…………吧…………”

  “没啊,我感觉很棒啊,反正我就是看戏呗。”

  不管风云如何变幻,

  嘴炮不能怂,

  宗旨就是气死你气死你气死你!

  “我…………能…………杀…………了…………他…………们…………”

  “哦,我封印早就解开了啊,你出来吧!

  战斗吧,

  燃烧吧,

  你的青春!

  直接把那俩家伙一起干趴下!

  我已经闭眼了,

  准备好了!”

  信你才怪,

  之前自己差点被吃掉时,

  解开封印,

  你说什么都不出来,

  装怂,

  现在跟我这儿装逼?

  “守…………株…………待…………兔…………”

  周泽愣了一下,

  他忽然记起来之前在大门口躺着的时候,

  赢勾曾说那个黑衣青年在守株待兔,

  那时自己还以为这位是自信心强大,等着其他鬼差搜刮好准备出来时直接杀人夺宝呢。

  现在看来,

  对方其实是在等那个太监现身!

  他知道那个太监受了伤,他知道那个太监忍不住会吞噬鬼差疗伤,

  他在等!

  那,

  那位判官,

  知道这件事么?

  “我…………也…………在…………守…………株…………待…………兔…………”

  “你不装逼能死啊?”

  “这…………里…………是…………我…………家…………”

  “然后呢?”

  “阴司…………看不见…………这里…………”

  “嗯?”

  “因为…………此处…………有…………我…………当年…………布置的…………阵法…………”

  周泽咽了口唾沫。

  有些不敢置信,

  自家的铁憨憨,

  居然也不知不觉间加入进了“守株待兔”的这种高智商游戏?

  一直以来,

  周泽一直以为赢勾只会一件事,那就是:

  不要怂,就是干!

  铁憨憨,

  你变了,

  你变得让人觉得陌生了。

  “等……他……们……两……败……俱……伤……开……启……阵……法……镇……杀……他们……

  我再……吞了……他们……”

  赢勾的语气里,

  带着激动,

  带着期待,

  带着无法用言语描述的颤栗!

  “好了,很激动,我听得都热血澎湃了,真的。”周泽很感慨地继续道:“好了,下面就只剩下一个问题了,那就是,

  我为什么要帮你呢?”

  接着,

  周泽学着赢勾的说话方式,

  以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

  一字一顿道:

  “你……求……我……啊?”

  “…………”赢勾。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