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六十二章 赢勾之陨落!

第五百六十二章 赢勾之陨落!

  这倒不是周泽在矫情什么,也不是在故意调侃;

  事实上,周泽说的都是真心话。

  他确实对赢勾多方提防,而且是全方位地警戒,

  无论是在口头上还是在手段行动上,都是能怼就怼,绝无二话。

  我过得好取决于你过得不好。

  但要说周泽有多恨赢勾,

  恨到那种不死不休,食其肉喝其血的地步?

  还真没有。

  毕竟,说到底,如果没有赢勾这么多次的出手,他周泽早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提防他,是为了自保,但和恨,没有关系。

  其实,

  二者的关系,

  说相爱相杀,

  有点过了,

  但最为世间可以说是距离最近的两个人,

  倒也是相处出了一些默契。

  不是朋友,但也算是近邻吧,

  天天骂架,

  给对方门上泼粪,

  骂人家断子绝孙,

  但你要说哪天对面邻居忽然死了,

  还真有点寂寞。

  若是局面真的崩坏到那种地步,

  如果当真是今日无法得以逃脱,

  那么,

  周老板真的不介意做一个顺水人情,

  反正自己都是要死的,

  就让赢勾出去吧,

  也不用自杀了,

  让他继续浪去吧。

  反正以这货的脾气,

  没完全恢复巅峰状态的情况下,

  早晚也得被地狱联军重新打死。

  “你说你吼两嗓子就自杀,你不觉得腻歪我都觉得腻歪,你是要殉情么?”

  “…………”赢勾。

  “你也别当真啊,再让我看看,再让我等等,万一有奇迹,我还有一条生路呢?”

  周泽叹了口气,继续道:

  “如果最后确实证明没有其他路可以走了,我再那样,可以吧?

  毕竟,

  我还是想继续活下去的,

  想活啊。”

  对别人,或许会敷衍一点虚伪一点,

  但对和自己最“亲近”的人,

  倒是没必要再说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了。

  周泽摸透了赢勾的性格,

  赢勾也看透了周泽的性格,

  少一点套路,

  多一点真诚。

  抬起头,

  上方的神仙打架还没结束,

  不过已然越来越惨烈了。

  这种举手投足间天地震动的感觉,

  震撼是震撼,

  但周老板却不是很喜欢。

  周泽觉得,

  这二人的打架太过于粗鲁,

  甚至他连赢勾有时候的战斗排场也不屑一顾,

  完全没什么美感,也太腻了一些,

  宛若自己书店里一直卖不出去的那些玄幻小说,翻来覆去,都是一个模版和套路。

  自己的“咖啡”“报纸”再“加糖”,

  看似招式名气没那么的夸张和霸气,

  但自有着一股子烟火气息,

  这才是逼格,

  那些俗人是欣赏不来的。

  只可惜,

  自己这辈子,

  似乎没机会走到这一步了。

  若是真有那一天,

  自己站在泰山之巅,

  抬手“报纸”,

  拍碎这地狱血月,

  挥手“咖啡”,

  震塌这阿鼻地狱,

  随意地“加糖”,

  直接截断这古老黄泉;

  让整个地狱在“报纸咖啡加糖”下颤栗畏惧,

  呼……

  周老板陷入了一种自我意yin的状态之中了。

  都是快要死的人了,

  还不能YY一下?

  随着周老板的自嗨,

  上头的战局也开始逐渐明朗化了。

  平等王陆确实身受重伤,但他不愧是第九殿的主宰,此时竟然诸多法门齐出,比起安律师翻来覆去的“阴司有序亡法无情”,平等王的兵器库真的是太丰富了。

  而那一开始占据主动优势的阴柔男子,则是越来越无法支撑了。

  他的伤势,委实太过恐怖,相当于是在一边给自己打补丁一边与这地狱阎罗一战!

  都不是普通的角色啊,

  混到他们这一步,

  很多难以想象的东西,都能成为寻常。

  周老板甚至觉得,死之前,看这一场大片,好像也挺回本的。

  大部分人,

  在阳间活着时庸庸碌碌,

  在阴间死后也浑浑噩噩,

  此等光景,

  几人能有幸亲眼见闻?

  “轰!”

  一方大印之下,

  阴柔男子被硬生生地砸落下去,

  正好砸在了广场之上,

  勉力地挣扎,

  却难以自支。

  其身上的血线,更是变得如同大拇指般粗壮,恨不得就要在下一刻将其分裂。

  平等王陆站在空中,

  黑衣飘飘,

  自有一股子难以用言语描述起来的气质。

  于阳间神话传说中流传甚广的十殿阎罗,确实不是吹嘘出来的。

  这一战,

  他终究是胜了,

  却胜得极为惨烈。

  他的根本,第九殿,已然被灭!

  甚至,

  自己的玺印,

  居然都流落到了不知名的鬼差手中。

  下意识间,

  他的目光迅速捕捉到了下方站在宫殿楼台下的周泽身上,

  他想在这里找一个人,不要太简单。

  而此时,

  周泽也在看着他。

  二人的目光相对,

  周老板还嘴角带笑,

  平等王眼睛一眯,

  他不知道周泽正在意yin着,还以为周泽是自凭有所依仗。

  罢了,

  这个鬼差的事,

  稍后再算。

  平等王陆举起双手,

  一方大印重新悬浮,

  瞬间化作了一方天地,

  这是打算直接砸下去,

  给下面的这个阴柔男子来一个了结!

  第九殿被灭,

  自己被多名常侍追杀,

  甚至,

  他都不清楚十殿阎罗中站在自己这边的到底还有几个?

  最让人绝望的是,

  地藏王菩萨到底站在哪边,他也不清楚。

  这于百年前忽然出现踪迹名声不显的十常侍,

  很长时间以来,都很低调,

  十殿阎罗虽然有所警惕,却都分不清楚他们究竟是不是地藏王菩萨养的一群狗?

  菩萨是否欲要仿效当年之事,

  同十殿阎罗取代泰山府君一般,以十常侍取代十殿阎罗,

  大家心底都没底。

  这种仓惶,这种迷茫,

  对于他这种地位的人来说,

  真的是难以忍受。

  不过,

  命,

  终究是自己挣下的,

  今日,

  他平等王,

  终究是扳回一城!

  杀了此獠,

  自己进的话,哪怕最后身死道消,也算是不输一场意气!

  若是退的话,蛰伏起来,分辨敌友之后,第九殿也不是没可能东山再起!

  “给本王,

  去死!”

  大印轰然砸下,

  阴柔男子没有畏惧,

  也没有求饶,

  只是在笑,

  在其身边,

  有一只白猫,它也是伤痕累累,却一直匍匐在其身边,伸出舌头舔舐着他的伤口,

  陪伴他,

  一同赴死。

  先前,这只白猫则是阴柔男子的法相,随之一起战斗过的。

  要结束了,

  下方的一群吃瓜鬼差心里这般想着,

  他们是幸运的,

  因为有几十个不幸运的,

  已经被两位大人物交锋时产生的余波直接搅碎了,渣都不剩。

  这简直是在中东战乱地区看露天电影,

  玩儿命看啊。

  他们也是不幸的,

  因为其实无论哪个大人物获胜,他们都难逃一劫。

  哪怕此时是平等王赢了,

  但人家说不定要杀人灭口的!

  “完了。”

  周泽伸手敲了敲脑袋,

  长长地叹了口气,

  妈的,

  都要分出胜负了,

  奇迹还是没能出现,

  只能怪当年铁憨憨搞建筑绝对是一把好手,

  都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

  这座宫殿还能屹立不倒,甚至承受着两位大人物的交战,这结界,也没有丝毫地破损。

  真应该把阳间的那帮搞豆腐渣工程的王八蛋一起抓到地狱来,

  瞻仰一下铁憨憨的“工匠精神”!

  然而,

  打脸来得非常之快!

  “咔嚓…………”

  却在此时,

  头顶上空,

  忽然出现了一道裂缝!

  仿佛有一双黑黢黢的爪子,

  在这道宫殿结界的上方,

  硬生生地撕开一个缝隙!

  刺耳的声音传来,如同布匹被切割,让人灵魂都开始发颤近乎无法承受。

  同时,

  一声尖锐的猫叫传来,

  黑色的光芒瞬间落下,

  直接击垮了即将砸向阴柔男子的玺印,

  甚至连平等王陆都不得不暂避锋芒后退,

  再抬起头时,

  平等王的脸上满是愤怒和不甘!

  差一步,

  就差一步!

  该死的,

  这里,

  居然也能被他们撕开!

  “喵!”

  猫叫声呼啸而起,

  自裂缝位置,

  可以看见外头的地狱上方,

  连那一道血月都可以清楚地看见。

  周泽有些骇然,

  这得是多么巨大的一只猫,

  才能有这么恐怖的一双爪子?

  这简直颠覆了周泽对猫这种动物的认知。

  安律师曾说过,地狱相传地藏王菩萨座下的谛听,其身如山峦,其眸如血色的池泊,但眼下的这只猫,应该也不需多让了。

  而这时,

  周泽体内的赢勾忽然开口道:

  “是…………它…………”

  额,

  周老板一时有些愕然,

  赢勾认识?

  周泽瞬间又联想到了当初被赢勾唤为“旺财”的獬豸,

  直接问道:

  “它是不是叫咪咪?”

  “…………”赢勾。

  良久,

  那只巨大的猫竟然将那如山谷一般大小的脑袋探了进来,

  它的眼眸带着些许的戏谑,

  死死地盯着下方虽然刚刚战胜却已然山穷水尽的平等王陆。

  而阴柔男子身边的白猫则是很欣喜地对着上方不停地“喵喵喵”着。

  那巨大的黑猫忽然耸了耸鼻子,

  目光有些狐疑地开始四下打量起来,

  这里,

  怎么好像还有一股熟悉的味道?

  “它是不是在找你?它是你以前养的宠物么?我们是不是有救了?”

  周泽忽然欣喜起来,

  铁憨憨居然也会养宠物。

  “当……初……害……我……陨落……的……人……里……有……它……”

  “…………”周泽。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