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忍无可忍!

第五百六十四章 忍无可忍!

  赢勾的意外,

  在于周泽的反应;

  事实上,

  大长秋的这一举动,

  之所以让周泽如此愤怒,

  除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特殊元素之外,

  还有一条,

  那就是,

  他居然敢抢自己的房产!

  “天地银行”有没有滥发钞票导致通货膨胀的加剧周泽不清楚,

  阴司似乎也从没想过去发展地狱的房地产来提高GDP,

  但房产毕竟是房产啊!

  比起阳间七十年的产权,

  铁憨憨的这栋宫殿,

  已经屹立在这里不知多少年了!

  泰山府君没有强拆这里,

  地藏王菩萨没有强拆这里,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敢对这里鹊巢鸠占!

  很奇怪的一种思路,同时也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周老板向来是一个格外惜命的人,

  也不是很喜欢冲动,

  头也不是很铁,

  但在此时,

  却不知道为何,

  产生了一种一定要弄死这个阉人的冲动,

  而且极为强烈。

  可能,是之前刚刚做过了心理建设,以为必死之局,甚至半默认了赢勾开启这里的阵法。

  人,

  就是这种奇怪的生物吧,

  很多之前觉得很畏惧的东西,

  当你去做了一次之后,

  马上就会忍不住做第二次。

  然而,

  让周泽有些意外的是,

  当自己在冲动之下解开煞笔的封印之后,

  体内的赢勾,

  并没有占据自己的身体出现。

  为什么,

  最愤怒最生气的,

  不该是你么?

  是你的家,

  被人改成“东厂”了啊。

  “唉…………”

  一声叹息,

  自心底传来,

  “不……值……得……”

  房子终究只是房子,

  它可以值得很多,

  也可以不值一提,

  至少,

  不值得用命用下半辈子去耗上去。

  愤怒是必然的,但一些东西,说真的无法看开,也是假的。

  譬如刚进入这里时的赢勾,看着三百鬼差蜂拥而至到自己家里来打秋风,其实,他也挺平静的。

  人死如灯灭,

  一朝天子一朝臣,

  当自己不在那个位置,

  原本所拥有的东西被分割掉,其实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渐渐的,

  似乎是这里寒霜足够冷的原因,

  周泽眼里的赤红色开始慢慢地消散,

  愤怒和冲动的情绪也在慢慢地减退。

  同时,

  还有一种空虚和后怕。

  这里是地狱,

  这里,

  可是地狱啊。

  以自己的特殊身份而言,走错一步,往往就意味着万劫不复。

  自己刚刚,

  这般的愤怒么?

  而且,

  最让人诧异的是,

  在自己难得因愤怒而冲动的时候,

  给自己泼水踩下刹车的,

  居然是那位中二病晚期患者。

  宛若二人平时的角色,

  来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调换,

  弄得两个人本人,都有些无措和陌生了。

  “喵!”

  却在此时,

  上方的那只巨大黑猫身形猛地一颤,

  猫眸直接向下凝视,

  而后,

  它的身子开始向裂缝里钻下来,

  但过于庞大的身躯却被裂缝卡住了,

  急得它不停地张牙舞爪,

  远远地看去,

  和一只被门夹住的家猫没什么区别。

  “喵喵喵喵!!!!!”

  它的叫声很大,

  在整个宫殿空间里不停地回荡着。

  大长秋抬起头,

  有些疑惑地自言自语:

  “你搞啥?”

  黑猫还在不停地向里钻,

  它确定了,

  它找到了,

  那个人,

  那个人!

  “嘿嘿。”

  大长秋指了指自己刚刚立下的巨大碑文,

  指着那苍劲有力的“阉”字,

  笑道:

  “莫非你这黑猫也想着被我阉掉,成就大自在大自由?”

  “喵!”

  “被……发……现……了……”

  “…………”周泽。

  周老板忽然发现,

  一鼓作气的道理,真的很贴合现实。

  第一次,

  自己做好心理准备了,

  第二次,

  自己在冲动之余,也准备办了,

  现在是第三次,

  忽然,

  有点怂了。

  “它……确……认……我……在……这……里……了……”

  赢勾的话语里,

  没有以前遇到危险时的蛊惑,

  也没有丝毫地撺掇,

  有的,

  只有陈述一件事实时的平静。

  不带任何的撩拨,

  也没有一点点的煽动,

  甚至,

  还有着些许的无奈。

  “喂,那你快点吧,等死的感觉,真的挺不好受的。”

  而且,

  还是在反复给你绝望又反复给你希望最后又给你绝望的时候。

  周泽心里长叹一声,

  闭上了眼。

  “呵…………呵…………”

  “你这猫,有猫病啊?”

  大长秋双手张开,

  虚空指向了头顶的那只大猫,

  开始往下拽!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大黑猫被拽得很痛,

  但它仍然在努力地往里挣扎着,

  它要进来,

  它要找到那个人!

  它记得当年自己舔舐过那个人的鲜血,

  那种美妙的滋味,

  哪怕是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

  它也仍然无法忘记!

  “啵!”

  黑猫终于被拔了出来,

  像是瓶塞被撬开了一样,

  发出了一声气流对撞的脆响,

  同时还有不少的黑毛飘落了下来。

  当黑猫砸落下来时,

  大长秋下意识地后退几步,他可不想被这只黑猫给砸中。

  “轰!”

  黑猫落在了地上,

  但落地时一个弹跳,

  没有摔到而是稳稳地着陆。

  身形肥大,却又不失敏捷。

  黑猫的猫眸仍然在逡巡着,

  它之前只是感应到了气息,

  很微弱,却足以确认。

  现在,

  它正在仔细地分辨那个气息的主人,到底在哪里!

  之前,是旁观者清,现在则是有些当局者迷了。

  四周这么多的鬼差,黑猫其实没多么在意,它的注意力还是大多集中在了一座座宫殿之中。

  赢勾的隐藏能力,也的确不是吹的,只可惜和这只黑猫,真的是棋逢对手。

  连大象在其身边都显得有些迷你的黑猫,它的感应力,早就超出了“动物”的范围,而且所谓的“气息”感应,也可以理解成一种更深层次的东西。

  比如周泽书店里的那只猴子,没听说过警察拿猴子当警犬用的,但书店里小猴子的鼻子那是真的灵光,每次进入结界环境总能率先找到出口。

  黑猫的胡须不停地轻微抖动着,

  像是一把把锋锐的长矛,

  它的眼睛眯出了一条缝,

  带着一种猎人正在搜索猎人的信誓旦旦。

  大长秋不知道黑猫在瞅啥,

  说实话,这并不是他的猫,更不是他的宠物,甚至,细究起来,谁是谁的宠物,还真不好说。

  总之十常侍每个人身边都有一只猫,毛色不同、大小不同,就连性格也不同,平时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而自己身为大长秋,

  身边的这只黑猫,

  自然也是这些猫之中最大的那只!

  “喵!”

  黑猫的舌头卷出,舔了舔嘴唇,

  像是在呼唤着“小宝贝,出来吧,我会疼你的”。

  它好几次迈着步子从周泽身边走过去,却没能留意到,它所感应到的熟悉的异样,其实来自于它眼中蝼蚁一般的鬼差体内。

  找了两圈,

  还是没找到,

  黑猫有些烦躁,

  咧嘴,

  面露凶相,

  而后,

  在它的身体上方出现了一道光影,

  在这光影之中,

  浮现出了一个极为清晰的画面。

  画面中,

  一个赤膊着上身的男子倒在白骨堆上,

  四周密密麻麻的断肢残骸,

  男子已然是死了,

  一动不动,

  画面感,

  格外的苍凉。

  而一只体形很小甚至可以说是小奶猫形态的黑猫慢慢地凑到那个人的身边,

  有些贪婪地伸出自己的小舌头开始舔舐着他的鲜血。

  宛若秃鹫蚕食尸体,

  野狗拖拽着残渣。

  画面中,

  不断地传出“喵喵喵”的声音,

  像是一个稚童在不停呢喃着“好吃,好吃”。

  这是黑猫脑海中的记忆回忆,

  此时被它以天赋神通重新呈现了出来,且继续扫视着四周,

  它在等,

  它知道,

  那个人的脾气,

  不是很好。

  “他在激怒你。”

  周泽在心里说道。

  赢勾没回答。

  “连当年的那只小奶猫都知道你的脾气是有多么的臭,你啊,没救了,没救了。”

  赢勾还是没说话。

  周泽真的是诧异了,

  赢勾这会儿是怎么了,

  这么心平气和了吗?

  似乎是因为一直都没发现真正的目标,这只大黑猫也露出了一种自己感应错了的神色,显得有些恼怒,毕竟从那个缝隙里钻进来可真不容易,着实费了不少劲。

  当下,它直接将上方的光影用尾巴拍散,而后舌头一卷,随意地拉过来几个被冰冻的鬼差送入嘴里,慢慢地咀嚼着,像是在嚼着零食。

  “哎哟哟,哎哟哟,祖宗唉,可不不能吃,可不能吃,我都和菩萨约定好了,你嘴馋啦,我带你去郊外找一些孤魂野鬼打打牙祭成不?”

  黑猫显得有些不满意,但也没做什么,转而又伸出舌头,将被冰冻在周泽身边的老张卷了过去。

  “…………”周泽。

  “成成成,再吃一个,再吃一个我们就走好不,仅此一个了哈。”

  大长秋摸了摸猫的毛发作为安抚。

  黑猫转过身,将被冰冻的老张甩起来,

  而后张开嘴,

  准备把最后一份“小鱼干”给吞下去。

  “轰!”

  就在这时,

  整个大殿忽然震颤了起来,

  一条条黑色的锁链从地底位置显化而出,

  一条锁链狠狠地抽在了大黑猫的身上,大黑猫身体被抽转了过去,原本要落入嘴里的老张也掉落了下来。

  大长秋目光一凝,环视四周,

  却发现这黑雾居然在刹那间隔绝了一切感应,

  这四周,

  等于是在瞬间被抹成了一团浆糊!

  而黑雾之中,

  有一道人影正在慢慢地显现,

  从中缓缓地走出。

  却总是隔着一层雾瘴,看不真切。

  “哟,你是谁,我这刚搬了新家你就来我家做客了?”

  大长秋笑呵呵地问着。

  雾气中的人影则是慢慢地回应道:

  “你家?”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