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幽冥之海主人,归来!

第五百六十五章 幽冥之海主人,归来!

  周泽有些怅然,

  站在烟雾之中,

  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迷茫,

  因为在此时,

  他忽然发现,

  占据着身体控制权的,

  居然是他本人,

  而不是赢勾。

  这,

  还是第一次。

  以前每次自己召唤赢勾出来后,自己的意识相当于会暂时退位进入一种休眠的状态,然后赢勾上来操控一切。

  而后发生的具体什么事情,还得等莺莺或者安律师来告诉他,比如上次那个铁憨憨要去迎佛一战,周泽也是事后才知道的。

  这次不同,

  这次他明显感知到自己体内的那股子充沛的力量,

  但自己的意识,

  仍然苏醒。

  “我不会打架。”

  周老板在心里说道。

  这是实话,

  虽说周老板也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那会儿周泽打架用许清朗的话来说,就像是泼妇拿爪子挠人,现在,周泽已经比以前好多了。

  然而,

  和赢勾比起来,

  周泽也确实可以说是不会打架。

  此时正是需要拼命的时候,

  结果你忽然放权了?

  力量是有了,

  但相同的力量放在不同的人手里去运营,其结果和所呈现出来的东西是截然不同的。

  等于是同一辆赛车,

  你让一个连驾照都没考过的菜鸟去和一个职业选手比赛,哪怕大家的赛车各项性能组装都是一模一样的,但真的能一样么?

  “隐……藏……”

  周泽点点头,长舒一口气,他知道赢勾是什么意思,虽说大黑猫因为其特殊的原因以及以前喝过赢勾血的影响,对赢勾有着一种本能的微弱感应,但其他人,并不会有这种感觉,也不会有这种能力。

  也因此,

  此时如果让周泽来继续操控这身体和力量,

  可以避免赢勾直接出现所掀起的轩然大波。

  只是,

  周泽还是有些不理解,

  赢勾怎么变得那么快?

  他居然也会去思虑后果了?

  这还是赢勾么?

  “朋友,既然来了,不出来见见我这个主人么?”

  大长秋站在那里,岿然不动,依旧是笑嘻嘻的样子,身边的大黑猫则是一会儿狐疑一会儿茫然。

  “我打得过么?”

  周泽问道。

  在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其实挺二的。

  “塑……魂……”

  一股玄奥的力量融入周泽的脑海之中,

  周泽下意识地也吐出了这两个字,

  刹那间,

  周泽的灵魂从气息到模样上都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简直是由内到外,

  完全变了另外一具陌生的灵魂。

  “你现在舍得教我了?

  对了,

  还有那个分身的,就是那个有着你白骨王座的那个族人,也是你教的吧?能不能……”

  “喵!”

  猫叫声忽然传来,

  打断了周泽希望继续抠出教学的企图,

  紧接着,

  一只巨大的黑色躯体像是蛮牛一般横冲而至!

  周泽目光一凝,

  双腿弯曲,

  腰部发力,

  双臂猛地伸展出去。

  “砰!”

  撞击声传来,

  周泽没能把黑猫甩出去,

  只能堪堪地阻止住了黑猫的冲势,

  而周泽本人则是被撞飞了出去,

  砸落在了地上。

  “唉…………”

  赢勾的叹息。

  周泽甚至可以脑补出赢勾摇头叹息的画面,包括其嘴角不屑地感慨着“狗肉上不了席面”。

  “这不光是我的问题。”周老板觉得还是需要解释一下的,“是我们的力量本来就比不过它。”

  就算你丫地来开这辆赛车,

  你就能怼得过坦克?

  “比不过谁啊?”

  一道阴柔的声音从周泽身后忽然响起。

  随之而来的,

  则是如同寒霜瀑布一般的恐怖逆流,

  仿佛自断崖上硬生生地牵扯下来,

  凝聚成了一点,

  瞬间打在了周泽的后背位置。

  “吼!”

  周泽嘴角的两颗獠牙当即显露而出,

  身上也被一股青色的光泽所覆盖,

  侧身,

  不是为了规避,

  而是一口咬了上去!

  “砰!”

  周泽身体被冻僵了一半,

  在獠牙即将咬中大长秋时,被冻住了,无法继续向前。

  “僵尸无魂无魄,你又是哪儿来的异种,竟然以魂变僵?”

  大长秋把脸凑近了周泽,

  满脸的好奇。

  周老板现在好憋屈,

  获得力量之后,

  先是被猫撞飞出去,

  而后在一招之下,

  就被这死太监给控制住了。

  周老板甚至怀疑赢勾是不是清楚哪怕展露了他的力量也打不过,

  所以故意让自己出来丢人。

  毕竟,

  赢勾是何等骄傲的一个人,

  他能允许周泽被踩在地上扁,

  却不能允许他被踩在地上扁,

  虽然有些自欺欺人,

  但细想一下,

  真的很符合铁憨憨的性格啊!

  “也罢,杂家就先把你的灵魂带回去,切片研究研究,反正有一甲子的时间,咱们时间很充裕,可以慢慢玩。

  先切一块看看。”

  大长秋掌心里,

  赫然出现了一把指甲刀,

  玉石打造,格外精致,

  但里头却仿佛有无数亡魂的哀鸣。

  “阵………启…………”

  大长秋面色骤然一变,

  身形迅速后退,

  周泽的脚下则是出现了一道光圈,

  紧接着,

  七八条极为粗壮的黑色锁链夹杂着破空之音横扫了过来。

  “砰!”

  “砰!”

  “砰!”

  “砰!”

  大长秋退得再快也没有锁链的速度快,

  居然像是一只皮球一样被锁链不停地抽来抽去,

  “哎呀!”

  “我去!”

  “还来!”

  “我##!”

  而身边的那只黑猫,

  则是被锁链整个地压制了下来,

  四肢和头部都被死死地锁在了地上,

  “喵!”

  大黑猫还在低吼着,目露凶光!

  周泽脑海中迅速出现了和这座宫殿联系的东西,

  在这地下,

  赫然埋藏着无数的黑色火焰,

  它们在沸腾,

  它们在燃烧,

  且能不断地幻化出锁链出现!

  “嘿嘿。”

  这种节奏才对嘛。

  周老板此时就像是一个苦逼的吊丝玩家,

  玩到了尊贵的人民币玩家的神装号,

  这种爽感,

  难以用言语描述。

  “噗通!”

  被几连抽的大长秋终于落在了地上,虽然身形有些狼狈,却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脸上的兴趣更为浓厚了。

  “奇了怪也,这里的法阵,你居然能操控?

  速速告知杂家,要知道,这里日后,就是杂家自己的寝宫了!”

  “封……之……逃……”

  这是赢勾的提醒,

  因为赢勾清楚,

  按照之前的情况,

  如果是对付两败俱伤之下的平等王和那个阴柔男子,

  这座法阵堪堪足矣,

  但眼下,

  这只当年舔舐过自己鲜血的小奶猫加上这位大长秋,

  他们都是全盛的状态,

  仅仅依靠法阵,

  不可能完全压制得住他们!

  周泽点点头,

  示意自己知道了,

  当下,

  十根指甲瞬间交叉,

  一条条锁链从地底升腾而出,

  整片宫殿像是化作了一片炼狱一般,绳索林立。

  “呵呵,想跑?”

  不料这大长秋却像是直接发现了周泽的意图一般,

  双手不停地撕扯起来,

  黑猫发出了一声怒吼,

  随即化作了一道黑光,

  直接没入了大长秋的体内。

  和之前阴柔男子很像,似乎每个常侍都会配一只猫。

  大长秋的脸上,

  显露出了一道道的特殊符文,像是拿颜料在自己脸上涂了个大猫脸,却显得格外地狰狞。

  “给杂家破!

  今日不管你是谁,

  杂家都会留下你,

  带回家,

  慢慢地把玩!”

  大长秋双手位置出现了两团蓝色的火焰,

  黑色的锁链触之即断,

  刹那之间,

  竟然就已然出现在了周泽的面前,

  其势如风,

  其神如电!

  这时候,

  就是赢勾也来不及提醒周泽该做什么了,

  但周老板却本能地操控一条锁链,

  直接对着远处躺在那里只剩下一口气的阴柔男子冲去!

  围魏救赵!

  “直娘贼!”

  大长秋发出了一声怒骂,

  当即放弃了周泽转而飞向了阴柔男子那边,

  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真的赶在了锁链的前面,

  直接在阴柔男子面前将那道锁链给捏碎。

  “嘿嘿。”

  大长秋一只手抱起重伤垂危的阴柔男子,

  另一只手指着周泽,

  道:

  “你让杂家生气了,真的,好多年了,没人能让杂家真的生气了。

  今日,

  莫说是地藏王菩萨了,

  就算是泰山府君再现,

  就算是昔日的幽冥之海主人归来,

  也救不了你!”

  大长秋张开嘴,

  发出了一声似人似猫的怪异叫声,

  而后自其脚下蔓延出了一道黑影,

  速度之快,

  难以想象!

  周泽企图用锁链去阻挡,

  却没来得及。

  “啊啊啊!!!!!”

  当黑影覆盖在身上时,

  周泽感知到了一种灵魂正在融化的痛苦,

  哪怕此时他有赢勾力量的增持,也依旧无法承受。

  “开!”

  锁链当即一甩,

  借着这股子强大的反震力,

  周泽整个人向上冲去,

  而上方,

  有着那只大黑猫先前进来时所撕裂下的口子。

  “想逃?”

  大长秋双手合什,

  一时间法相庄严。

  那座硕大无朋的“阉”字石碑顿时一颤,

  周泽身边的锁链忽然像是失去了控制一样,开始不由自主地超越了周泽,且在上方直接将那道裂缝封锁了下来。

  “真当杂家没看出来这里有阵法么,

  真当杂家的石碑放在这里是闹着玩儿的么?

  杂家还真得谢谢你,

  没有你的启发,

  杂家还真摸不透这阵法的诀窍在哪儿呢!”

  大长秋双手向下一压,

  无数条锁链化作了皮鞭抽向了周泽,

  周泽没敢硬抗,

  主动下降,

  却依旧被这庞大的力道给拍落在了地上。

  “砰!”

  有些艰难地重新爬起来,

  周泽咬了咬牙,

  没办法,

  实力差距太大了,

  以现在赢勾所具备的实力,再加上自己这个二把刀战斗经验水平,

  根本不是这个来历莫名的阉人的对手。

  “唉…………”

  赢勾又发出了一声叹息,流露出了些许唏嘘之感。

  周泽可以明显地感知到,

  他心中的那股子不服气。

  而这时,

  周泽忽然扭头看向了距离自己不远的被锁住站在那儿的平等王陆,

  而平等王陆也正在看着他。

  此时的平等王肯定是认不出来周泽就是之前拿出他的玺印的那伙人,

  毕竟之前赢勾帮周泽“易容”了。

  “商量个事儿?”

  周泽对平等王喊道。

  大长秋正在一步一步走来,

  他看见了周泽似乎注意到了平等王,

  他也因此故意放慢了节奏。

  他希望周泽像是之前出手对付自己怀中的这位常侍一般,

  对平等王出手。

  平等王之前虽然打赢了自己手下的这个常侍,

  但也是强弩之末了,

  若是这个神秘的异种能出手将平等王给杀死,

  大长秋是很乐意看到的。

  毕竟,

  人不是自己杀的,

  甚至,

  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

  且绝对和自己没有丁点关系纠葛,

  他杀了平等王陆,

  地藏王菩萨那里也没理由可以指摘自己。

  平等王陆很平静地看着周泽。

  “让我吞了你,我帮你把这个阉人杀掉。”

  闻言,

  大长秋再度放慢了脚步,

  对,

  想靠吞噬亡魂来恢复伤势么,

  来嘛,

  快吞,

  快吞,

  我再走慢一点,

  给你时间。

  哟哟哟,

  杂家阳气不足,老寒腿的毛病又犯了哟,走不动了哟。

  平等王依旧平静地看着周泽,

  宛若在看着一个ZZ。

  “真的,好不好?我尽量一口吞,不疼的。”

  周泽继续劝说道。

  平等王笑了,

  而后摇摇头。

  周泽有些无奈,

  再看看前面似乎被按了慢放动作走来的大长秋,

  一时间,

  也是有些无语,甚至有点想笑。

  当你是蝼蚁时,你觉得大人物们放个屁都能腾云驾雾一样。

  但当你的地位也拔高之后,却发现其实当初自己眼中的大人物,也是凡夫俗子而已。

  也会勾心斗角,

  也会争权夺利,

  也会,

  很有趣。

  “加这只猫。”

  平等王忽然开口道。

  “一个太监,加一只猫?大的还是小的?”

  周泽问道。

  “呵呵。”

  大长秋不以为意,只觉得眼前二人在搞笑呢。

  “小的吧。”

  平等王说道。

  那个阴柔男子才是覆灭自己第九殿的罪魁祸首,还有他身边的白猫,且他们一人一猫,现在很虚弱。

  至于这位大长秋以及这只大黑猫,

  平等王陆不做期待了。

  “小的啊,好,我答应你,再给你一个开业优惠,争取给你抽个奖,送一个大的或者,或者俩大的,都一起送你。

  老陆啊,

  你赚了,

  买小的送大的。”

  平等王陆一时间对“老陆”这个称呼有些愕然,

  但随即,

  他点点头,

  承认道:

  “对,本王赚了。”

  结束了一场犹如会所按摩时客人和技师对于加钟和加服务的讨价还价的商讨之后,

  平等王陆转过身,

  虽然他的双臂被锁住着,

  但眉宇间的那股子英气却依旧存在。

  “好,好,好,赶紧吞了他,赶紧吞了他,我再杀了你,一切都解决了,完美,完美!”

  大长秋在心里喊着,

  仿佛啦啦队一般在鼓励和加油。

  而这时,

  周泽在心里喊道:

  “铁憨憨啊,该换号了,

  你来吧。

  十全大补丸我都给你谈下来了,你待会儿张嘴就是了。”

  “你…………确…………定?”

  言外之意就是,

  他若是出来,

  整个地狱都会动荡,

  那之前的“易容”以及种种遮掩,

  就都算是白费功夫了,

  而且,

  连结局,

  都会被注定。

  犹如深夜的烟花,

  看似绚烂了夜空,

  却会在短暂后消失无踪。

  “没啥,就当咱死前,最后爽一把呗,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说…………”

  “这次,我不想睡过去了,留个空儿给我,让我在旁边看着,跟着你一起,爽一把。”

  “呵…………呵…………”

  “中不中?”

  “…………”(方言切换停滞的赢勾)。

  “中不中?”

  似乎是经过了犹豫,

  似乎是考虑到周泽所做出的牺牲,

  似乎也想到了二人最后的结局,

  就像是当初喊“翻云覆雨”喊不出来只能憋屈地喊“咖啡报纸”时那般一样,

  赢勾终于还是回了个:

  “中!”

  “别让我失望啊。”

  周泽说道。

  “放…………心…………

  会……

  很……

  精彩!”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