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六十七章 日月安敢不拜我?

第五百六十七章 日月安敢不拜我?

  黑猫在颤栗,

  黑猫在发抖,

  黑猫在紧张,

  甚至,

  吓得已经尿崩了,

  因为体型巨大,

  所以这尿,

  宛若大坝开闸泄洪,

  一发不可收拾,

  也不知道这附近多少被冰冻的倒霉鬼差直接被这一泼尿给冲走,当然了,也不至于一泡尿冲死个人,但醒来后灵魂上的尿骚味估计得保留好久好久。

  大长秋捂着鼻子,

  一脸的骇然,

  这一刻,

  他没有出声言笑,

  因为就在大黑猫停下身形的瞬间,

  他也感应到了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忽然苏醒!

  “咕嘟……”

  在尿骚气息里,

  大长秋咽了口唾沫,

  而后,

  他又看了看身边这座自己刚立下的“阉”字碑,

  忽然觉得,

  人生,

  有点艰难。

  到底,

  是谁?

  赢勾伸手,

  抓住了大黑猫的一根胡须,

  大黑猫身体颤抖之下,

  竟然不敢反抗!

  要知道,

  它之前在这结界的上方,

  可是还主动地搜寻过赢勾的气息的!

  但不光是人会叶公好龙,

  猫,

  也会的!

  它的记忆里,在之前,只记得在那位陨落之后,自己舔舐其鲜血的美味,浑然忘记了,那位在战死之前,

  到底留下了如何恐怖的身影!

  现在,

  尘封的记忆,

  被解开了。

  赢勾慢慢地站了起来,

  他手里抓着一根胡须,

  大黑猫也慢慢起来了,

  只不过,

  是被赢勾举起来的。

  二者的唯一连系,

  在于一根胡须!

  很夸张的一个画面,

  也是很搞笑的一个画面,

  山一样大的黑猫,

  被一个男子,

  仅仅靠着一根胡须,

  给举了起来。

  黑猫在度过一开始的恐惧后,

  本能地想要挣扎,

  但当下方的男子忽然抬起头看向它时,

  那种来自灵魂深处颤栗再度袭来,

  仿佛在这一刻,

  他又变回了不知道多少年前的那只小奶猫。

  当然,

  精神上的压制不是绝对的,

  然而,

  很可怕的是,

  大黑猫的身体,也在此时陷入了僵滞,一身的力量一身的神通,根本就无法施展出来。

  这不是生命层次的碾压,

  却胜似生命层次的压制!

  因为,

  大黑猫的体内,

  有赢勾当年的鲜血!

  它,

  是喝着赢勾的血长大的!

  也因此,

  赢勾才会在睁开眼后,

  第一句就问它自己的血好喝么?

  “还……给……我……”

  大黑猫身上开始升腾起一股股的热浪,

  像是被丢在了火盆上烧烤着一样。

  原本一身黑色茂密的毛发,

  在此时竟然有向着红色蜕变的趋势。

  接下来,

  让远处大长秋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那只和自己伴生的大黑猫身上,

  像是被同时开出了无数个小口子一样,

  宛若广场上喷泉喷射一般,

  无数根血柱倾斜而下,

  鲜血,

  赤红色的鲜血,

  像是不要钱一样喷洒了下来!

  滚烫,

  炙热,

  粘稠,

  且格外的新鲜!

  赢勾抬着自己的头,

  仰着面,

  尽情地享受着这鲜血冲刷自己身体的快感,

  这鲜血里,

  有他的过去!

  偌大的宫殿建筑群正中央,

  一个男子抓着一只猫,

  于血中淋浴,

  宫殿中央的白石地砖完全被鲜红色所浸染,

  俨然修罗场一般。

  大长秋的腿,开始了颤抖,

  这次不是装的,

  像是自己真的得了“老寒腿”。

  随着鲜血的不断释放,

  大黑猫的身体也开始不断地缩小,

  但赢勾一直没有停手,

  仿佛要很刻意地将其完完全全地榨干!

  “你很恨它?”

  周泽问道。

  因为当年,

  在自己战死后,

  它蹲在旁边舔舐着他的鲜血。

  周老板对此深有感触,

  因为他的骨灰也曾被人拌过饭。

  “恨……它……刚……才……想……找……我……”

  周泽默然,

  他听懂了赢勾的意思,

  他不恨当初在自己陨落后,这只黑猫来舔舐自己的鲜血;

  他恨的,

  是黑猫因为靠吞噬过他的鲜血和它有了特殊的感应后,

  发现它时,

  居然还抱着猎杀的目的想要找到它。

  他不介意去给予,

  毕竟自己已经死了,

  他介意的是这种在被自己给予后的背叛!

  黑猫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收缩,

  一直到收缩到一只正常猫的大小,

  赢勾将其摔在了地上,

  一脚踩过去。

  “轰!”

  “喵…………”

  最后一声凄惨的猫叫传来,

  庞大且先前还不可一世的黑猫,

  被赢勾一脚踩爆!

  浑身浴血的赢勾似乎是得到了自己力量的加持,

  其气息更是在吞了平等王之后更上一层楼!

  黑猫死了,

  大长秋脸皮颤了颤,

  正如他之前所说的,

  阉人没必要立什么贞节牌坊,

  当下,

  他马上抱起身边的阴柔男子,

  毫不犹豫地向着上方的裂缝飞去,

  同时高呼着:

  “菩萨,菩萨救我!”

  赢勾没有直接追上去,

  其目光则是在那座“阉”字碑上停留了片刻,

  而后,

  身形飞起,

  一脚跺上去。

  “轰!”

  巨碑直接崩碎,

  而赢勾整个人也直冲而上!

  “不跑?”

  周泽问道。

  这个时候,

  应该跑的。

  “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

  那还不赶紧跑?

  周泽有些无语,只觉得铁憨憨似乎是有些上头了。

  “还……不……够……精……彩……”

  大长秋先一步飞出了宫殿,

  赢勾在后面跟着。

  他似乎没竭尽全力地去追,

  只是像是钓鱼一样慢慢缀着,给予对方足够的压力。

  而大长秋也践行着没luan子的人所应该有的形象,

  根本就不敢回头,也丝毫不敢试图一战。

  大黑猫惨死在前,他真的不敢啊!

  大长秋的飞行速度很快,

  他们这种层次的人,

  很多常人难以理解的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宛若吃饭喝水一般寻常。

  前方,

  出现了一座城,

  城门大开,

  上面有一面巨大的匾额,

  上面写着:

  “宋帝”

  周泽恍然,

  这里应该是宋帝城,民间传说中,这里应该是宋帝王的法场!

  “宋帝王救我,快快救我!!!!!!!”

  大长秋喊了许久的菩萨,

  但菩萨没有来,

  他只能选择去寻找靠这里最近的宋帝王。

  宋帝王余,司掌大海之底,东南沃石下,黑绳大地狱。宋帝王掌管的地狱纵广亦五百由旬,亦另设十六小地狱。

  其实,

  从之前平等王陆被追杀没去找他,而大长秋被追杀时直接赶了过来找他,

  就足以看出,

  这位宋帝王的态度和倾向了。

  相传,

  在泰山府君时代,宋帝王余的身份相当于阳间的“礼部尚书”,主持地狱的道德教化,亦主持对阳间来的亡魂的道德审判。

  凡阳间不尊君,不敬长,不侍祖的人,是他的重点惩戒对象!

  不过,

  泰山府君失踪,

  阴司变天之时,

  却是宋帝王余最先投靠到地藏王菩萨脚下,

  当真是诠释了什么叫人前满口仁义道德,

  人后慢慢一肚子的男盗女娼!

  宋帝城墙上,

  林列着无数阴司官吏,

  在大长秋呼救时,

  他们就有所行动。

  同时,

  一道巨大宛若天高的身影出现在了宋帝城中,

  那身影身穿儒袍之衫,

  身上的挂饰很多,

  却没有任何一个地方逾矩,

  给人一种世间道德典范的既视感。

  “宋帝王救我!!!!!菩萨马上就到!!!!!”

  大长秋喊完之后,

  从宋帝城上方直接飞了过去,然后慢慢地减速。

  “来人止步!!!”

  当下,

  上百名手持判官笔同穿儒袍的宋帝城判官一飞而起,

  下方,

  更是有上千宋帝王帐下的巡检严阵以待!

  “来者是客,何不坐下一叙?”

  威严的声音自天上响起,

  宋帝城中的那尊高大虚影一下子像是活过来了一般,

  慈眉善目,

  不失威严,

  让人如沐春风!

  他伸出了手,

  一时间,

  一道巨大的光幕遮天蔽日般地展开,

  拦住了赢勾的去路。

  “多谢宋帝王,救命之恩,杂家感激不尽!”

  大长秋立在远方空中,

  很是正经地一拜。

  “客人,何不进来一坐?”

  宋帝王余的声音透着一股子的亲切,

  但没人会天真地认为一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人物会是一个真的亲切祥和的老头。

  赢勾身形没有丝毫地减速,

  面对宋帝王余的两次邀请,

  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嘲讽之色。

  “离……开……太……久……无……人……知……我……了……”

  敢称呼我为朋友,

  你也配?

  “轰!”

  赢勾的身体直接撞在了宋帝城城墙上,

  一只手狠狠地砸了下去,

  “轰!”

  宋帝城城头的牌匾被直接击碎,

  甚至连城墙,

  都被砸出了一个巨坑!

  “放肆!”

  宋帝王余面露不虞,

  巨大的虚影直接伸手,

  向着站在城墙上的赢勾压了下来!

  当真是煌煌之威,

  宛若头顶上的天,

  直接倾塌了下来!

  赢勾抬起头,

  没有看向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山岳般磅礴厚重的手掌,

  而是透过手指的缝隙,

  看向了地狱天空中的那一轮血月!

  “我……以……前……没……见……过……你……”

  我坐地狱时,

  谁敢坐得比我还高?

  空中的血月忽然一颤,

  原本暗淡的血色光芒在此时似乎变得更为刺目绚烂了一些,

  那妖异的光泽,

  撒照而下!

  大长秋抬起头,看着天上的血月,在他诞生自地狱时,就知道,头上有这一轮血月了。

  仿佛阳间的人们会一直觉得,自己头顶上有太阳悬挂着一样,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赢勾一个人,

  站在宋帝城城墙,

  抬着头,

  继续盯着空中那高贵到不可侵犯的血月,

  见血月还在那里,

  略有不满道:

  “还……不……下……来……参……拜……”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