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千里荒坟,魔兵来投!

第五百六十九章 千里荒坟,魔兵来投!

  一个城,

  一座坟,

  我回来了,

  这是我,

  送给地狱的礼物。

  赢勾的目光看向远处,

  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脚尖自血月上面轻轻一点,

  整个人飞了出去。

  大长秋,

  你快点跑,

  再快一点吧,

  现在还是,

  太慢了啊。

  废墟之下,

  到底埋葬了多少昔日高高在上的地狱的“肉食者”,

  赢勾懒得去理会,

  那些漏网之鱼,

  他也没多看一眼。

  甚至,

  法相被彻底砸碎的宋帝王余,

  他也没去寻找。

  只是倏然离开,

  留下一座巨大的坟头,

  这座废墟,

  可能千年之后依然存在,

  会被地狱里的人传颂当年月亮砸下来灭世的传说故事。

  而今,

  整个地狱已经震动和沸腾起来了。

  无数道意念正在传送着,

  且不说这般恐怖的交手力量喧嚣,

  就说你没事做抬起头,

  望天,

  就会发现,

  妈嘢,

  这月亮怎么没了?

  很多人都在询问,

  到底是谁?

  到底是谁?

  到底是谁?

  一股剧烈的暗流,

  正在快速地涌动着。

  不知道的人,在慌张;

  知道的人,则在起着不同的心思。

  当然,

  不知道的人还是占据着多数,

  因为属于赢勾的年代,

  距离现在,

  实在是太过遥远了,

  遥远了现在的老古董,很多在当年还没出生。

  …………

  “不继续吞人了?”

  周泽问道。

  “来……不……及……了……”

  不是每个人都会和平等王一样主动把自己“拾掇”好送到自己嘴边的,

  消化他们,

  同时也需要很长的时间,

  甚至,

  可能会陷入沉睡。

  他耽搁不起,

  也不想耽搁。

  人生苦短,

  及时行乐。

  “会不会太冒险了?你现在恢复了多少?一成?”

  “够……用……了……”

  地狱的风,

  像是刀子一般从身侧刮过去,

  不是风大了,

  而是赢勾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周泽可以看见脚下不断变幻的大地,

  仿佛自己正坐着飞机,

  俯瞰着这片地狱苍茫。

  大长秋的身影,慢慢可见了。

  他试图隐藏自己的气息,

  试图留下分身去对身后追来的人进行误导,

  他想了很多的法子,

  但都没有用,

  那个人,

  就一直追着自己,

  稳稳地,

  让人绝望!

  猎人打猎,

  不一定是对猎物有着特别大的渴求,

  就比如现在的很多人打猎,

  无非是享受这个过程而已。

  重在,

  参与。

  和赢勾的闲庭信步不同,

  大长秋越跑心越急,

  虽然感知到有些不对劲了,

  但他没有办法,

  死道友不死贫道,

  在地藏王菩萨不出之前,

  他必须找足够的人来帮自己拦下身后的恐怖存在!

  直娘贼,

  后面那个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只可惜,

  大长秋不敢停下来回头问对方这个问题,

  而似乎知道详情的那只大黑猫,

  已然被踩爆了。

  前方,

  出现了一片坟,

  这是一个墓葬群,

  相传,

  是上古时期遗留下的遗迹,

  最前方的一座坟,

  墓碑塌陷了一半,

  却透露着一股子阴光。

  其后,

  上千座巨坟林立,

  俨然以之为首!

  地狱里,类似这样子的遗迹不要太多,有地狱里昔日的巨擘陨落之后留下的,譬如之前赢勾的宫殿,也有其他地方迁入进来的。

  因为地狱的特殊性,所以很多类似的地方是被允许存在着的,它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垃圾场。

  很多阳间的阳光所不能出现的东西,

  在地狱的阴暗下,可以被隐藏。

  阴司,

  只是地狱官方的统治机构,

  算是明面上的朝廷,

  他们掌握着“生”与“死”交替的权力。

  但地狱实在是太大了,还有许许多多的其他势力,还有其他的诸侯,大家只是外表看上去相安无事而已。

  而除非某个势力想要染指“生与死”的权力,

  否则阴司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

  阴司自己的高层,其实也不是很团结。

  大长秋一边跑一边取出了一根白带子,

  捆绑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而后像是哭丧一样,

  喊道:

  “爷爷,救救奴才啊,救救奴才啊,奴才被人追杀了,只有你能救您孙子啦!”

  孙子是否是真孙子,

  爷爷是否是真爷爷,

  这些都不重要了,

  关键是大长秋哭起来时,

  绝对比大部分的孝子贤孙哭得更认真,更悲痛,更动情!

  当真是,

  闻者为伤心,

  催人泪下。

  下方,

  最前面的那座半坟里,

  出现了一道人影,

  人影有些昏暗,

  但当其出现后,

  四周却顿时响起一阵鬼哭狼嚎,

  仿佛领兵的大将站起来,

  身后的部下开始为其扯旗呐喊!

  “今日帮奴才拦下身后之人,来日祭祀贡品翻十倍!”

  大长秋直接许下了承诺。

  “呼……呼……呼……呼…………”

  下方的墓葬群之中,

  一时间传来了阵阵破空之音,

  仿佛因此而激动。

  大长秋恶狠狠地回头看了一眼远处正在追来的人影,

  你来吧,

  你来吧,

  只要你来了这里,

  就不是你想出去就能出去的了!

  这块千里荒坟区域,

  若不是受到了特殊的限制,

  导致他们无法离开此地方圆,

  哪怕是十殿阎罗,

  也不敢抚其锋芒的!

  以大长秋为首的十常侍,千百年来,都甘愿地活在幕后,并不显于人前,因为属于他们的时代,还没到来。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真的什么事都没做。

  就比如这类寻常人,哪怕是阴司的势力都不愿意甚至懒得去触及的地方,往往就是他们的天堂。

  他们的舞台,不在庙堂,却在地方。

  因为那座庙堂,

  在一甲子之后,

  注定会被他们倾覆的!

  “二十倍。”

  下方,

  传来了一道威严的声音。

  大长秋面露难色,

  但还是点头道:

  “好!”

  多大的付出和代价,都没自己的命重要!

  大长秋飞入了千里荒坟的区域,

  大喊道:

  “他就在后面,放他进来!”

  大长秋知道,

  这里的存在无数年来,都无法离开这里,

  所以,

  必须把后面的那个家伙放进来才好动手!

  赢勾似乎根本没发现前面的异常,

  身形没有丝毫地停顿直接飞了进来。

  大长秋停住了身形,

  直接大笑道:

  “这次,看你往哪里跑!”

  “谁…………在…………跑…………”

  “…………”大长秋。

  “轰!”

  下方最前面的半坟忽然震颤了一下,

  紧接着,

  一道人影从里面爬了出来,

  人影身穿着破旧的甲胄,

  却尽显古朴和威严,

  其面容上,

  还有着古老的符咒在闪烁着,

  虽然周身上下死气沉沉,

  但那股子威势,

  却当真是撼天动地!

  “轰!”

  “轰!”

  “轰!”

  千里荒坟,

  一起开始震颤!

  很多坟墓开始裂开,

  一尊尊魔兵魔将从坟墓里爬了出来,

  他们大笑着,

  他们叫喊着,

  他们喧嚣着,

  不知道多少年来,

  他们一直归于沉寂,

  在很久很久以前,倒是有不开眼的人会偶尔闯进来,

  但最近数千年来,

  这里,

  已然成了地狱的禁地!

  难得今日,

  可以活动一下筋骨,

  还有血食供奉可以享用,

  自然开怀。

  千里荒坟的中央,

  有一棵巨大的银杏树,虽然已经枯萎,却华盖铺张,大有虽死不灭的气概!

  一面大旗,

  自银杏树下慢慢地铺开,

  破旧残损的战旗上,

  依稀可见“东夷”二字。

  “茫茫瀚海,亲亲我家;

  滚滚尘土,悠悠我穴!

  朗朗乾坤,男儿热血;

  浩浩苍穹,佑我九黎!”

  残破的甲胄,

  破损的躯体,

  卷刃的刀枪,

  死亡的气息,

  凄凉的战歌,

  却唱出了一股恢宏和脾气的气势!

  最前方,

  身体残破的将军慢慢地站直了身体,

  他的一只手臂没了,

  胸口位置已然显露出森然白骨,

  披头散发之下,

  却自有一股不屈不挠的铿锵战意!

  大长秋在后面看到这一幕,

  哪怕他是个没luan子的货,

  也感觉到了一种热血男儿情!

  好男儿,

  当如是!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当然了,

  最重要的是,

  他觉得,

  凭这股子阴兵之威势,

  定然能将追着自己的那个混蛋给弄死!

  要知道,

  当初自己对地藏王菩萨说到这块地方可以利用时,

  地藏王菩萨也只是摇头,

  说了句:

  他们现在不能出来,是件好事。

  显然,

  这块地方,

  连地藏王菩萨都不愿意去招惹。

  若不是他们无数岁月以来,都遵守着禁令,不能迈出这块方圆,如今的地狱,哪能没他们一块立足之地?

  上千魔神魔将恣意站列,

  挥舞着兵戈,

  高唱着战歌,

  这首战歌,

  似乎从上古的蛮荒一直唱到了今朝!

  旗帜下的残躯魔神,

  目光冷冽地看着前面上方的赢勾。

  大长秋马上跳起来,手舞足蹈道:

  “爷爷,您孙子我就是被这王八蛋追杀过来的,求爷爷帮孙子我出气啊!”

  杀了他,

  灭了他,

  看他还敢嚣张!

  之前被一路撵着当兔子追的屈辱,

  此时大长秋全然发泄了出来。

  赢勾站在空中,

  嘴角含笑。

  下方的残破魔神则是微微抬起头,目露疑惑,

  似乎,

  感应到了什么,

  只是,

  这感应,

  太过遥远,

  又太过陌生!

  陌生到,已经模糊,近乎忘却了。

  “东……………夷…………将…………军…………呵…………呵”

  语气中,

  带着淡淡的不屑,

  那股子蔑视,

  已然袒露无疑。

  下方,

  上千魔兵一起怒吼咆哮,

  他们在求战,

  要把敢于轻蔑他们的敌人撕碎!

  “九黎一族,不可辱!”

  魔将沉声道。

  “哦……”

  赢勾点点头,

  怅然道:

  “忘……了……么……当……年……被……王亥……追……杀……是……谁……收……留……的……你……”

  闻言,

  魔将身体一颤,

  尘封的记忆,

  顷刻间被打开。

  须臾之间,

  他的脸上露出了不敢置信之色。

  上古时期,

  黄帝与蚩尤大战,

  蚩尤战死,

  九黎溃败,

  皇帝遣帐下大将王亥领兵追杀九黎残部,意欲斩草除根!

  魔将洒然一笑,

  而后猛地跪伏了下来!

  下方,

  上千魔兵现实一怔,

  而后也集体跪伏了下来!

  整支军队,

  瞬间噤声!

  战歌停止,

  喧嚣沉寂,

  只剩下一片肃杀之气!

  “东夷残部,

  拜见将军!”

  “拜见将军!”

  “拜见将军!”

  “…………”

  山呼海啸般的参拜声传来,

  现在,

  从魔将到魔兵,都认出了眼前的人是谁。

  当年,

  蚩尤战死后,九黎部落溃败,王亥领大军持黄帝手令追杀他们东夷残部,毁其身,还要灭其神,意图绝其祠!

  东夷残部逃入地狱,

  王亥率军杀入地狱,

  却遇幽冥之海波涛泛滥阻隔。

  王亥当众宣读了黄帝之令,

  时年,

  黄帝已然是人主,

  其号令,

  漫天鬼神莫不敢从。

  但这幽冥之海深处却传来简单的一个字:

  “滚!”

  王亥退兵。

  “回禀将军,

  我部一直遵从当年将军之令,

  无数岁月以来,

  未有踏出此地一步!”

  魔将禀报完后,

  一脸热切地抬起头,

  看着上方的周泽,

  激动地颤声道:

  “今将军归来,

  我部愿为将军前驱,

  随将军再征地狱!”

  “愿为将军前驱!”

  “愿为将军前驱!”

  “…………”

  下方魔兵,一起呼喊!

  说完,

  魔将忽然回头,

  看向后面站着的自己的“孙子”,也就是大长秋,

  直接道:

  “末将愿为将军先斩此獠祭旗!”

  “…………”大长秋。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