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七十章 我看见的是,五个落单的!

第五百七十章 我看见的是,五个落单的!

  大长秋的嘴角抽了抽,

  吃我的,

  喝我的,

  逢年过节,

  自己都来烧冷灶,

  贡品血食,

  从没断过!

  直娘贼,

  你们这帮出不去这方圆地界孤魂野鬼,

  别人懒得搭理你们,

  杂家却供奉了你们几百年,

  还喊你们爷爷,

  结果,

  你们就是这样对孙子我的?

  临阵叛变,

  给要杀我的人跪下来了?

  还要争着抢着来杀我祭旗献媚?

  大长秋顿觉自己几百年来烧冷灶的心血都喂了狗了!

  谁说古人最讲义气的?

  出来,

  让杂家打死你!

  赢勾的目光若有若无地瞥了一眼大长秋,

  大长秋瞬间如坠冰窖,

  身体都开始发抖起来。

  因为直到此时,

  他才恍然意识到一件事,

  那就是,

  让上千上古遗留下来的魔兵魔将一起跪伏的人,

  到底是谁?

  幽冥之海的主人,早就是传说了;

  甚至是泰山府君的年代,

  也距离现在太远太远。

  故事,传说,大长秋自然是知道的,连安律师这种巡检都知道,更何况是他了。

  但知道和把眼前的人和传说对上号,

  如果没有很好的缓冲的话,

  是真的太难太难。

  赢勾向前一步,

  身形直接出现在了魔将跟前。

  魔将双手抱拳,单膝跪着,此时此刻,他满心的激动,毫不作假!

  “东夷残部,愿为将军效死!”

  魔将额头触地,

  跪伏在了赢勾脚下。

  “愿为将军效死!”

  “愿为将军效死!”

  “愿为将军效死!”

  上千魔兵一起高呼,

  他们渴望离开这里,

  他们是九黎族人,

  是蚩尤当年麾下的战兵,

  曾经的他们,

  在蚩尤的带领下,

  血战炎黄!

  蚩尤战死,

  九黎崩散,

  但没人能轻视他们,也没人敢轻视他们,

  毕竟,

  你得看看他们当年的对手是谁,

  而且,

  赢勾也清楚,

  当年的那场人主之位的争夺,

  到底有多么艰难,

  又有多么的惨烈!

  赢勾笑了,

  魔将也笑了,

  但随之而来的,

  是赢勾的一脚踩下去,

  直接踩在了魔将的头上,

  虽是普通的力道,

  却已然将魔将的头连带着头盔一起踩入了这干硬的地面之中。

  魔将不敢反抗,双手摊开,放置在冻土之上。

  他们东夷残部,

  在这里囚禁了无数个岁月,没有离开半步!

  事实上,

  这里没有丝毫的禁制,

  否则外人也就不可能随意地进出这里了。

  他们大可走出去,

  但他们没有,

  一切,

  只是眼前的这个人在当年一个“滚”字喝退王亥后留下的那道禁足的命令!

  一直到那位陨落了不知道多少岁月,

  乃至于地狱风云变幻几次易帜更旗,

  他们依旧恪守着无尽岁月之前的那道命令!

  赢勾面无表情,

  只是很平静地道:

  “你……觉……得……我……堕……落……如……斯……了……么……”

  “末将不敢!”

  末将的脸,依旧深陷地面。

  其身后上千魔兵,

  一起脸贴着地面,

  不敢有丝毫地异动。

  “我……赢……勾……还……不……至……于……堕……落……到……需……要……尔……等……手……下……败……将……为……助……力……”

  赢勾微微弯下腰,

  挪开脚,

  轻笑道:

  “你……们……也……配?”

  上千魔兵魔将集体噤声,

  四周,

  只剩下地狱的阴风不断地刮过。

  随即,

  赢勾看向了远处天上的大长秋,

  摊开一只手,

  有些疑惑道:

  “不…………跑…………了?”

  大长秋打了一个激灵,

  身形马上化作一道蓝光远遁!

  跑,

  当然得跑啊!

  赢勾故意站在原地等了一下,

  环视了一圈四周的千里荒坟,

  沉声道:

  “继……续……圈……禁……吧……”

  圈禁到无尽的岁月,

  圈禁到地老天荒,

  圈禁到你们自我消散!

  九黎的人,

  我,

  不用!

  “末将遵命!”

  “我等领命!”

  “我等领命!”

  少顷,

  赢勾的身形也飘浮了起来,

  逆着地狱的阴风,

  向着大长秋逃跑的方向追去。

  等走远了,

  周泽才开口道:

  “不装逼能死啊?明明自己现在都自身难保了,送上门的兵都不要!”

  没吃过猪肉难不成没见过猪跑?

  周老板大概也能猜测得出,能让大长秋那个阉人当作依仗的那上千魔兵到底有多么可怕,而且他们对赢勾是死心塌地!

  收到身边,

  肯定……

  “当……年……也……是……我……击……败……了……他……们……”

  “我知道,你牛逼,我懂,但现在…………”

  “我……可……以……收……留……但……绝……不……会……给……九……黎……战……旗……重……新……飘……扬……的……机会!”

  周泽咬了咬牙,

  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其实,

  仔细想想,

  也能理解,

  毕竟,

  当年黄帝蚩尤之战,

  赢勾身为黄帝帐下大将,肯定出力甚多,甚至是中流砥柱。

  说不定当年斩杀蚩尤的人里,就有他。

  是他,

  将九黎的战旗踩踏在了脚下。

  若是无数年之后,

  他再召集当年的九黎魔兵魔将为己用,

  岂不是在否定自己的过去?

  莫不是在自己打自己的脸?

  赢勾不是一个政治家,

  他的性格也做不成一个政治家,

  他无法去做昨日恨不得杀你全家今日又要相亲相爱这种事。

  他的世界里,

  恨就是恨,

  容不得掺进去半点沙子。

  “该结束了吧?”

  “还…………早…………”

  大长秋这次跑得很快,也跑得很远,可能,自从他诞生以来到现在,他从没一下子跑过这么远。

  赢勾继续在后面跟着,

  闲庭信步。

  下方,是一座城,甚至可以说只是一个小聚落。

  大长秋在这里大喊了一声:

  “帮杂家御敌,日后定有厚报!”

  喊完话,

  大长秋连停留都不做,

  直接向远处飞去。

  然后,

  周泽就看见这个部落里飞上来了数十个人,真的是嗷嗷叫地冲上来阻拦赢勾。

  结果,

  一时间天空染血,灵魂被一个个撕碎!

  随即,

  似乎是为了给大长秋更多的时间跑远一点,

  赢勾还杀入了这个部落之中,

  杀得这里人头滚滚,

  整个聚落上上下下,

  所有人,

  全部魂灭!

  接下来,

  又是周而复始,

  下面,又有好几个类似的部落势力被大长秋喊出来阻拦赢勾,随后都被赢勾集体灭族,一个都没放过!

  周老板都看腻了,

  血腥,

  残暴,

  杀戮,

  审美已然疲劳。

  不过,

  周老板不知道的是,这其中有一个势力,其实就是当初在常州时所遇到的那俩“修仙”开会所鬼差的背后势力。

  他们以这个势力为靠山,混日子,等待日后的显贵,殊不知,他们的靠山,已然被族灭。

  这类的族群,其实挺受阴司优待和照顾的,却欲壑难填,主动将手伸入阴司培植自己的势力,同时不知满足,又和大长秋勾勾搭搭,且在大长秋一声召唤之下,想都不想,为了日后自己能在新朝中更进一步主动冲了上来。

  只可惜,

  他们遇到了赢勾。

  对于反抗者,

  赢勾的态度向来很唯一,

  若是有人对赢勾说止戈为武,

  那赢勾肯定会说,那只是杀得不够多。

  周泽觉得铁憨憨似乎很享受这种杀戮的感觉,

  这真的是病,

  得治,

  嗯,

  如果过完今天,还有机会的话。

  大长秋又跑了很远,

  这一次,

  他终于落了下来,似乎不打算跑了。

  下方,

  是一片泥泞的沼泽,

  沼泽中央,

  有一座类似四合院一般的存在。

  而此时,

  在四合院的门口,

  站着四名衣着上和大长秋很相似的人,

  黑色的官袍,

  带着长冠,

  没有胡子,

  每个人身上,

  都散发着不逊于平等王陆的恐怖气息!

  十常侍,

  这里居然聚集了一半!

  大长秋落了下来,

  站在了他们之间。

  五个常侍,

  站在了一起,

  这股力量,

  足以顷刻间毁灭一座大殿!

  先前灭平等王的第九殿时,

  也就出动了三个常侍而已!

  大长秋深吸一口气,

  双手摊开,

  他的手,

  有些颤抖,

  怕,

  还是怕,

  人多壮胆,

  但他还是怕。

  这是一个油盐不进的对手,

  对方似乎只是单纯地在享受猎杀自己的快感,

  看着自己跑,

  看着自己慌。

  “咱们一起上,杂家就不信了,他就真的地狱无敌!

  杂家也不信了,

  菩萨会真的不出手!”

  若是这么多人一起上,还不能拿下他,

  还谈什么取代十殿阎罗而代之这种屁话?

  直接把地狱送给他不就行了?

  其实,

  一路杀来,

  先是毁掉了宋帝城,

  随即又引动上千魔兵魔将嘶吼,

  而后更是一路屠戮灭族,

  地狱的各大势力终于坐不住了,

  四面八方,

  已然有诸多大能势力正在向这里赶来。

  西方,乌云滚滚;

  东方,有魔神的虚影若隐若现;

  北方,一尊尊巨大的虚影已然显化出了模糊的影子;

  南方,更是有厉鬼在嘶吼,是有人驱使着厉鬼之海向这里赶来!

  且,

  还有一支有几位阎罗组成的队伍,已然在上方探出了身形。

  地狱在阴司的统治下,各方势力已然达成了一种稳定的平衡,而赢勾自从现身之后,所做的事情,已然打破了这种平衡,这是整个地狱都不愿意看见的,自然也就开始慢慢地遭受整个地狱联手的围剿!

  这无关于他是不是赢勾,

  而是上层掌权者们对不稳定因素的本能绞杀!

  而大长秋之所以敢停下来,召集自己手下的常侍应战的底气就在于,

  就在之前不久,

  他感应到了十万大山里的异动,

  是菩萨座下的谛听,

  动身了!

  追了杂家这么久了,

  你也猖狂够了吧,

  且看你能狂妄到几时!

  “下面有五个大太监,保险起见,我们还是绕一下,找落单的太监杀吧,这也算是完成了对平等王的承诺。”

  周老板建议道。

  然而,

  赢勾毫不犹豫地开始垂直向下,

  朝着四合院就这样砸了下去,

  同时道:

  “我……看……见……的……是……五……个……落……单……的……”

  “…………”周泽。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