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七十一章 看过龙么?

第五百七十一章 看过龙么?

  很多时候,周泽都不是很能理解铁憨憨的行为习惯;

  但能否理解现在是可以放在一边不去讨论了,因为铁憨憨已经下去了。

  对面“有五个落单”的这句话,

  当真是傲娇到了一个极点。

  今日的自己二人,就如同一团绚烂的烟花,只图一个爽快,只图一个刹那瞬间,若是再强求什么理性什么的,反而没什么意义。

  若是撇开大长秋一直带着的那位重伤的阴柔男子的话,这里能打能动的,也有五个常侍。

  其实,

  有一点,

  大长秋也挺让人佩服的,

  他被赢勾撵着跑了一路,在坑了好多个部落,甚至还坑了宋帝王余的前提下,却一直把自己受伤垂危的“小兄弟”一直扛着一起跑,也没想着留下这个累赘,倒也算是真性情了。

  此时,

  大长秋站在凸前的位置,

  身后四个常侍并列,每个常侍的肩膀上都有一只猫,颜色不同而已。

  一个常侍配一只猫,似乎是常侍的标配。

  颇有点锦衣卫必须配绣春刀飞鱼服的传统一般。

  当赢勾落下来时,

  大长秋和四个常侍当即分开,

  四只猫各自幻化出巨大的法相,帮助各自的常侍战斗应敌。

  看似是在混战,

  但彼此之间的呼应和配合,真的是宛若天成,十殿阎罗里随便挑一个进来,估计也是个马上身死道消的下场。

  只可惜,

  他们对上的是赢勾。

  论打架,

  不是赢勾看不起谁,

  在座的,

  都是垃圾。

  上古时代就在黄帝帐下东征西讨,

  之后孤身一人来到地狱杀得地狱里的魔神狼奔豕突;

  周泽一直觉得,

  铁憨憨这种性格的人,很难活得长,

  而他当年他之所以能活得长且活得这么好,

  原因很简单,

  一个字:

  强!

  我别的都不会,但我会打架!

  这就足够了。

  三拳两脚,没有武器,甚至没有那种“山崩地裂水倒流”的场面,

  双方的战局其实更像是瞬间从玄幻进入到了金庸老爷子的武侠位面,

  拳来脚往,

  格外地接地气。

  但外行看热闹,内行才看门道,这种看似“冷清”的厮杀比武,其实是双方都将力量的使用计算到极为细微的表现。

  不像是之前平等王陆和阴柔男子双方都是重伤状态下的最后拼命,

  那宣泄出来的力量随即下来就砸死地上看热闹的鬼差,

  那种只是看似场面宏大,热闹无比,

  实际上却是落了下乘。

  “喵!”

  一只橘猫的法相被赢勾的手指捏碎,

  连带着那名常侍的胸口也被赢勾一拳打塌陷了下去。

  而后,

  赢勾张开獠牙,

  一口咬碎了另一名常侍的脖颈,

  且指甲飞舞,将那只斑点猫给扫飞。

  五人围攻的局面,

  极为娴熟的配合,

  天衣无缝的联动,

  却在赢勾独一档的实力和经验面前,

  很快就土崩瓦解。

  “吼!”

  一声咆哮之下,

  双手撕裂了一名常侍,

  又一脚踹崩了另一名常侍,

  战局终于以五个太监后退散开进入了第一个停顿。

  撕裂的常侍开始恢复身体,

  甚至连被搅碎的猫也重新复原,

  而那些没遭受重点打击的常侍也在此时陷入了萎靡,几乎摇摇欲坠。

  “有……意……思……”

  赢勾笑了。

  对方五个人,

  伤害分散,

  而且各自之间相互保留,

  所以自己刚才虽然屡次得手狠狠地杀伤了对方,

  却一个人都没死。

  这帮天阉,

  自绝子嗣,

  却彼此之间共通,

  彼此依存,

  子嗣是拿来延续自己血脉的,

  但他们只要聚集在一起,

  就相当于是一种不死不灭,

  又何须子嗣的累赘?

  “还能打么?”周泽有些担心地问道。

  “不……累……”

  赢勾虽然是这般回答,

  但周泽已然可以感受到赢勾身上传来的淡淡疲惫。

  而周围的五个常侍,

  看向赢勾的目光里都带着极为恐惧的骇人,

  暂时,

  没人敢再上了。

  因为他们清楚,

  下一次再被对方撕碎,

  在大家都消耗过度的情况下,

  那个被杀死的人,

  将无法复原。

  一个人,

  凭一己之力,

  竟然打得他们五个常侍联手却依然胆寒!

  一甲子之后,

  他们可是要取代十殿阎罗的存在,

  但在今日,

  但在此时,

  已然被眼前的人,

  在心底根植下了无法抹去的恐惧!

  他们甚至觉得,

  对方好像没有完全用全力,而且有一点很清楚,对方并没有完全恢复!

  赢勾叹了口气,

  目露思索之色,

  脑海中,

  出现了一幅画面,

  周泽清楚,

  这是赢勾在追忆,

  而他因为此时的“特殊”状态,

  也目睹了赢勾的追忆。

  …………

  苍茫天地,

  无边浩瀚,

  一座山峦之上,

  站着赤膊着上身的赢勾,

  他脚下的山峦,

  是尸首堆积而成的白骨,

  尸山成堆,

  我依然不朽!

  远方,

  似乎能够看见不少胆寒的敌人,

  没人敢上前,

  甚至连直视都不敢。

  那是的赢勾,身上符文显现,

  一举一动间,

  仿佛牵扯着四方天地,

  那时的他,

  哪怕在大战之后,

  比起现在,

  也算是巅峰!

  “你们要跪就跪吧,

  我赢勾,

  不跪!”

  这话,

  是说给附近那些人听的,

  但赢勾的目光,

  却盯着天空。

  若是要跪,

  在天下归心之时,

  我为何不跪黄帝?

  把酒言欢,

  本是兄弟,

  你成人主,

  便要我跪?

  呵呵,

  若是我愿意跪,

  又何必等到现在,

  当初跪他黄帝,

  而后一起配享庙宇传说,

  岂不跪得更值?

  跪得更贵?

  跪得更有所图?

  “轰隆!”

  地狱的天幕,

  在此时宛若被撕开,

  而此时,

  地狱的天空中,

  还是没有血月的。

  血月是赢勾陨落之后诞生的,

  它为什么会出现,

  是人为还是偶然,

  因为没人去考究,

  所以也就没人去知道。

  天幕被撕开,

  两只巨大到似乎可以将整个地狱倾覆的手缓缓地落了下来,

  抓向了站在尸山之上的赢勾。

  煌煌之威,

  宛若苍天发怒!

  最引人注意的,

  是其中一只手的无名指上,似乎戴着一枚古朴的戒指。

  追忆的画面,

  在此时停止了。

  周泽有些不尽兴,

  因为本能地,

  他察觉到了接下来似乎就能看见铁憨憨陨落的真相,

  但他似乎是故意的,就是不让自己看到。

  这么见外的么?

  老子都要和你一起死了,

  你居然还藏着掖着?

  赢勾的目光环视四周,

  远处,

  更有滚滚乌云席卷而来,

  乌云之后,

  不知道藏身着多少地狱的当代巨擘!

  “我………还…………有…………事…………”

  赢勾开口道。

  不知道为什么,

  听到这句话后,

  在场的五个太监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大长秋就差点走出来奴颜婢膝地加一句:您有事您先忙吧,我们就不送了。

  “死……一……个……“

  在场的太监们瞬间噤声,

  眼里,

  满满的骇然。

  死一个,

  意思是,

  选一个人来死!

  “或……者……全……死……”

  赢勾开出了二选一的条件。

  要么死一个人,

  要么全部都死。

  他答应过平等王,

  一只猫一个太监,

  是换取平等王“卖命”的价钱。

  之前毁掉宋帝王城,重创宋帝王余,只是其中的一点利息。

  赢勾重诺,

  答应人的事,

  得做完!

  大长秋“呵呵”笑了起来,

  正准备上前说点什么,

  然而,

  却在此时,

  四个常侍中的一个常侍忽然单手掐印,

  直接点在了自己的天灵盖的位置,

  刹那间,

  灵魂开始消融,

  只是这脸上,

  却是带着笑意。

  大长秋整个人如遭电击,

  其余的三个常侍迅速围到那个“自裁”的常侍面前,

  眼里含泪,

  几乎失声痛哭。

  大长秋咬了咬牙,

  他想放出豪言,

  他想主动请战,

  他恨,

  他怒,

  他不甘,

  但他在此时却跪伏了下来,

  颤声道:

  “请过目验收!”

  当看见那名常侍身体完全消散之后,

  赢勾点了点头,

  而后张开了自己的双手,

  十根手指,

  弯曲了一下,

  其中一根手指,

  折叠了起来,

  只剩下了,

  九个。

  “呼…………”

  赢勾长叹一声。

  “这十常侍和那一双手有什么关系?”

  周老板忽然开口问道。

  “没……关……系……”

  “你骗傻子呢,没关系!”

  “嗯…………”

  “…………”周泽。

  少顷,

  赢勾忽然问道:

  “见……过……龙……么……”

  “动画片里算不算?没见过真的。”

  “想……看……么?”

  “想。”

  是真的想,

  龙唉。

  赢勾身形瞬间消失,

  出现在了空中,

  这一刻,

  他上身的衣服碎裂,

  露出了自己的赤膊的上身,

  一道道符文开始闪烁,

  两颗刺目的獠牙显露而出!

  “吼!”

  一声怒吼之下,

  这一块区域的乌云直接消散,

  露出了一条白骨龙的磅礴身形,

  而在龙头之上,

  坐着一个道人。

  道人此时一脸懵逼,

  我只是来看个热闹,

  这么多人在看热闹,

  为什么选我?

  赢勾向前一步,

  身形冲向了龙头。

  道人目光一凝,

  无数的术法符印都打向了赢勾,

  但都被赢勾身上的符文在瞬间瓦解。

  “砰!”

  道人的身体被赢勾直接撞飞出去,

  重重地从空中砸落,

  生死不知。

  而此时,

  赢勾取而代之,

  站在了龙头之上,

  一脚跺下去!

  “噗!”

  硕大的白骨龙头直接粉碎,

  龙躯却依旧在空中悬浮飞舞。

  “现……在……看……见……了……吧……”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