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七十二章 一群,废物!

第五百七十二章 一群,废物!

  赢勾环视四周,

  问道:

  “你……还……想……看……什……么……”

  一时间,

  四周黑压压的乌云里,

  似乎传来了一阵集体倒吸凉气的声音,

  连这包裹在这里的乌云层仿佛都因为这句话而收缩了不少。

  “随便吧。”

  赢勾点了点头,

  横身一撞,

  直接撞入了黑雾之中,

  面前,

  有一个书生脚踩算盘,身穿儒衫,在赢勾撕开黑雾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是那一种,

  为什么会是我的委屈!

  赢勾一只手抓了下来,

  对方居然直接跳开了算盘,身形化作一道光芒远遁,

  算盘不要了。

  赢勾拿起了算盘,

  在自己眼前晃了晃,

  其实是给周泽看的。

  接下来,

  赢勾的身形不断地出现在黑雾之中各处,

  看坐骑,

  看法宝,

  甚至看人家女鬼身上衣服的款式,

  不少人畏惧赢勾之前的威势,都和那个书生一般,赢勾看上什么东西就主动给出什么东西,那个女鬼,怕是已经到了鬼王的级别,却依然主动脱衣。

  而且,

  丝毫不在意这里的众目睽睽,

  轻解衣衫,

  风情万种,

  但铁憨憨不解风情,

  直接撕开她的衣服,

  一脚踹飞了她,

  然后拿着衣服给周泽讲这是传承自周代的古老款式。

  其实周老板当时真的挺想看人女鬼王表演的,

  这种表演在阳间你再有钱也看不到啊!

  麻痹的,

  谁想听你这铁憨憨解说衣服啊!

  一圈儿下来,

  让周泽有些奇怪的是,

  下面死去一个常侍的大长秋等人,

  你可以清楚地感知到他们的愤怒,

  也能感受到他们的不甘,

  但他们就是不上来拼命!

  四周,

  明明聚集着这么多的恐怖存在,

  但赢勾就这样堂而皇之地挑选,

  一个个羞辱,

  仿佛四周的大人物就是路边的大白菜,

  你随便采。

  “不……奇……怪……”

  周泽恍然,

  确实,

  谁先上来,

  谁可能就会死,

  哪怕大家都清楚,

  大家一起上,

  靠人海战术就能淹死赢勾,

  因为此时的赢勾不是巅峰状态,

  但可以确定的一件事是,

  赢勾在战死之前,

  也能拉一批垫背的,

  谁愿意去当这一批的其中之一?

  大家的命都很宝贵,

  活得越久的人其实越惜命,

  那种越活越通达的人只是少数中的少数,

  否则古代那么多的君王权贵,也不会到晚年就开始追求什么见鬼的长生不老炼丹了,

  阳间社会里那么贵那么不靠谱的保健品神药又怎么可能那么好卖?

  在没有大家不拼命都得死且没有什么大义大理想催动之下,

  你让这帮平时游离散漫惯了的人聚集在一起,一起拼命,

  太难太难了。

  阴司的力量周泽也看见了,但距离太远,周泽甚至还看见了几个阎罗的旗帜,还有其麾下的人马。

  但阴司没有上来,

  哪怕赢勾之前拿月亮毁掉了宋帝城!

  明明是“大军压境”,

  但偏偏没什么用,

  周泽真的觉得阴司需要加强一下思想道德教育。

  比如让老张这种人提拔上去当官,

  说不定老张就……

  我艹,

  老张呢!

  老张不会还被冰冻在宫殿里吧!

  “能把老张送出去么?”

  周泽问赢勾。

  周老板虽然带头破坏公司员工努力工作的风气,

  但不得不说,

  有些时候,

  至少是对自己人的时候,

  他还是很好的。

  “不……去……找……还……能……活……”

  周泽默然,

  赢勾说得对,

  不去找他,

  还能活。

  因为现在来说,

  赢勾一开始就改变了自己的模样,

  等于是把“周泽”这个鬼差的身份也给抹除了,

  此时此刻,

  在诸多地狱大佬的注视下,

  若是去找老张,

  哪怕把老张送出了地狱,

  日后老张无论逃到哪里都不可能逃出地狱巨擘的掌心。

  不去找他,

  老张运气好的话,

  还是能还阳的。

  不过,

  还有一点想不通的是,

  现在的地狱是一盘散沙,

  当年的地狱就空前团结了么?

  铁憨憨的记忆画面里,

  他脚下的尸山堆,

  分明是遭遇了一群巨擘的围攻,

  他斩杀了不知多少,

  当年,

  又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出现那种情况?

  “玩……够……了……么……”

  赢勾问道。

  “一直是谁在玩?”

  周泽反问道。

  这就像是两个小孩子抢游戏手柄玩游戏,

  其中一个一直霸占着手柄,

  霸占了很久之后,

  还给你来一句:

  “我们玩了很久了,做作业吧!否则要耽误功课哒!”

  周泽犹豫了一下,问道:

  “喊钟了?”

  “嗯…………”

  时间,

  不多了,

  赢勾不说周泽也能感觉得到,

  此时的赢勾就像是一个大漏勺,

  哪怕之前吞了平等王,

  这段时间以来,

  也是在不断地消耗漏掉,

  他还没复原,

  这不是真正的复原,

  而且他又没时间去吞噬别的巨头,

  因为没时间去消化,也不可能让大家等他吞一个睡半个月后再起来打架。

  “最后的精彩要到了么?”

  “嗯…………”

  “是什么?”

  赢勾犹豫了一下,

  笑道:

  “是……佛……”

  赢勾的目光一晃,直接盯着远处的那一片乌云,而后冲了过去。

  在场的众多地狱巨擘包括下方双眼通红的大长秋,

  此时呼吸都为之一紧!

  他要去了,

  他终于要去了,

  他真的真的去了!

  大家其实都在期待着,

  他去找那个人,

  那个地狱阴司背后真正的掌控者!

  大长秋看了看手中空荡荡的衣服,

  咬了咬牙。

  “哗!”

  黑雾被掀开,

  面前,

  却仍然还是黑色。

  一头遮天蔽日的巨大生物出现在了眼前!

  周泽记得以前上学时学过《逍遥游》,

  但眼前的这个,

  绝对比《逍遥游》里所描述的存在还要巨大!

  那眼睛,

  大得让人惊恐,

  之前的大黑猫,

  和这货比起来,

  完全就是hello kitty 。

  赢勾在看着它,

  它也在看着他,

  但周泽清楚地从它那巨大的瞳孔里,

  看见了畏惧!

  赢勾直接踩到了它的身上,

  它在颤抖。

  然而,

  上面虽然巨大,

  却空空如也,

  唯一的一个白莲法座上,

  也没有人。

  “佛……呢……”

  一道黑影,

  出现在了赢勾身后,

  是一名身穿黑袍的男子,

  男子应该是这身下巨大的谛听所幻化,

  此时,

  他格外尊敬地弯腰行礼,

  恭恭敬敬地道:

  “菩萨没来。”

  “在……哪……”

  “菩萨走了。”

  “去……哪……”

  “菩萨去了他要去的地方。”

  赢勾皱了皱眉,

  单脚一跺,

  “轰!”

  谛听庞大的身躯瞬间一颤,

  若是从远处看去,

  可以清楚地看见天上那巨大的一只,中间直接凹陷了下去!

  远处,

  有五尊巨大的虚影法身显现,

  是五位阎罗!

  赢勾去打别人,

  阴司乐见其成,

  相当于变相削藩了。

  但若是赢勾对谛听出手,

  阎罗们坐不住!

  谛听幻化的黑袍男子身形一颤,

  看起来很是痛苦的样子。

  “说…………”

  赢勾又是一脚踩下去!

  “轰!”

  黑袍男子直接消散,

  谛听庞大的身躯发出了一声哀嚎。

  过了许久,

  黑袍男子才重新凝聚起来,

  这次,

  是几乎跪伏了下来,

  他很痛苦!

  “不……告……诉……我……那就……且……看……我……今日……还能……

  斩……几个……阎……罗……”

  意思很直接,

  也很干脆,

  这阴司不是你地藏王菩萨在垂帘听政么,

  那好,

  你不告诉我他在哪里,

  我就用自己剩下的时间,

  直接对你阴司开战!

  看看在我力尽之前,

  还能斩杀掉几个阎罗,

  能否将你这谛听抽筋扒皮!

  白骨王座坐腻了,

  换一座兽皮!

  这阴司,

  看我能不能把它给彻底拆了!

  那下面的几个阉人,

  看我还能不能再杀几个!

  赢勾可没有那种阴司垮了地狱就乱了就生灵涂炭的思想觉悟,

  他当年当甩手掌柜时,

  地狱乱了么?

  阴阳乱了么?

  阴阳,没了谁,照样转,该死的死,该生的生!

  “尔敢!”

  “大胆!”

  “放肆!”

  几位阎罗一起出声呵斥!

  他们代表着阴司的体面,

  代表着阴司的威严,

  怎么可能任由赢勾在这里践踏!

  这时候,

  赢勾又回忆起了当初那个在空门前说走错门了的佛,

  一时间,

  显得有些无聊,

  他一直对“佛”很感兴趣,

  因为他出生时,世间无佛,

  佛,对于他来说,是一件新兴事物,他好奇,他想了解。

  但这些新兴事物,

  都这么从心的么?

  却在此时,

  白莲法座上忽然绽放出了一道佛光,

  一道穿着袈裟看不清楚面容的身影显现而出。

  “我佛慈悲!”

  人影语气里,

  充满着悲天悯人的气息。

  在场的五尊阎罗虚影一起单手行礼,

  下方,

  阴司阵列里的诸多判官们,

  也一起单手行礼,

  行的是佛礼!

  赢勾忽然愤怒了起来,

  他的目光扫向了在场的这几尊阎罗,又看向了那些穿着判官服拿着判官法器的判官们,

  这是一种真正的愤怒,

  也是一种深切的怒其不争,

  是初代地狱之主对当代地狱之主们的失望和愤慨,

  这时候,

  赢勾忽然觉得,

  那位甘愿自己兵解自己的平等王陆,

  似乎是地狱阴司里,

  最后的脊梁了。

  当下,

  赢勾冷笑了一声,

  直接不屑地呵斥道:

  “一……群……废……物……”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