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七十三章 菩萨的,野望!

第五百七十三章 菩萨的,野望!

  在场的诸多阎罗顿时一怔,

  他们不知道赢勾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大家都是人精,

  活了几千年几乎活到了神话之中的存在,

  自然能够从一句话里推测出很多很多的讯息,

  但越是这样,

  他们越是不懂赢勾的意思在哪里,

  怒其不争?

  一种,

  父亲对儿子失望的感觉?

  什么鬼?

  而这时,

  白莲法座上的菩萨身形开始慢慢地消散,

  赢勾没理会周遭的这些阎罗,

  之前他说他要斩阎罗,

  倒不是真的说说笑笑,

  如果地藏王菩萨不出现,

  他是真的会这么做的。

  反正时间所剩不多了,

  怎么疯狂不是疯狂?

  但现在赢勾不想杀了,

  以他的心高气傲来说,

  平等王陆之前那般自我兵解,融入自己体内,其实,是他的光荣!

  是的,

  上位者的脑回路和思维,就是这般的新奇,甚至会让人觉得是那么的可笑和荒诞,但他们却真的是这样想的!

  而眼下,

  这群会单手回佛礼的阎罗们,

  赢勾觉得,

  自己杀了他们,

  是对自己的亵渎!

  他们,

  不配!

  可能,若是在场的阎罗老爷们知道真相的话,

  兴许还会庆幸一下,

  还好自己自甘堕落,

  不配。

  如果配的话,

  那下场真不妙了。

  真有种大家都是猪圈里的猪,还好我比较瘦的既视感。

  赢勾走到了白莲法座上,

  佛光升腾而起,

  赢勾没有反抗,

  下一刻,

  赢勾的身形消失不见。

  四方,

  聚集在这里的巨头们面面相觑,

  很多巨头还期待着这个忽然冒出来的恐怖存在去和阴司开战呢,

  大家都等着看热闹呢,

  结果什么都没发生。

  谛听张开了嘴,

  似乎带着怨念和憋屈,

  低喝道:

  “散了吧,菩萨会解决一切。”

  这几个字,

  从谛听嘴里发出来,

  宛若天雷滚滚。

  硬生生地受了赢勾两脚,这么庞大的肉身也是难受无比。

  在场的,

  阴司序列自然没动,

  其余的,

  大部分也都对谛听这边以及几位阎罗这边行礼后退散,

  也有脾气大一点的,干干脆脆地直接离开,连招呼都懒得打了,没热闹瞧,有小情绪了。

  从这一点,

  也能看出,

  阴司对地狱的掌控力,

  到底有多薄弱了。

  就像是清末,整个清廷中枢也就只剩下明面上的一点点权威而已,但在地方上,却早就相当于自治了。

  这或许是地藏王菩萨所愿意看到的。

  ………………

  走出了光幕,

  赢勾出现在了一个小祠堂里,

  供桌是空的,

  没有牌位,

  也没有佛像,

  只有几个蒲团,

  还有香烛在袅袅生烟。

  之所以不用佛像,

  因为蒲团上坐着的那位穿着袈裟戴着面具的人,

  本身就是佛。

  既然是佛,就无需拜佛。

  虽说他不算是佛位,只是菩萨,但他的地位,早就不是普通的菩萨所能概括的。说他是佛,真的没一点点的夸张和抬举的意思。

  当赢勾出现在这里时,

  地藏王菩萨默默地起身,

  面向赢勾,开口道:

  “不知道是该称呼您幽冥之海的主人,还是称呼您赢将军?”

  赢勾没有回答,

  只是站着,

  佛,

  是他很感兴趣的东西,

  自然得多看看。

  像是一个小孩子拿到了自己的第一台游戏机一样。

  “很意外,真的很意外,意外于您还活着。”

  你没死,

  让我很吃惊。

  赢勾还是没说话,

  而后,

  似乎是觉得站得有点累了,

  直接走到供桌边,

  坐了上去。

  既然没有佛像,

  就拜我吧。

  地藏王菩萨没有生气,

  虽然看不见他的脸,

  却能够感应到他身上的气机没有因为赢勾的大不敬举动而有任何的波动。

  “我很好奇。”

  “什……么……”

  “好奇您的洒脱,没有任何的预兆,您出现了;

  同时,

  也是没有任何的预兆,

  您又将消散了。”

  “你……信……不……信……消……散……前……我……可以……杀……了……你……”

  地藏王菩萨肃然而立,

  似乎是思考了一下,

  然后摇摇头,

  道:

  “不信的。”

  赢勾眼睛一亮,

  这还是归来之后,

  第一个能让他眼前一亮的人物。

  能够把最后一代泰山府君忽悠瘸了,

  能够主导建立阴司且一直坐在后面垂帘听政,

  果然,

  不会是简单的人。

  至少,

  和那几个会单手行佛礼的阎罗比起来,

  确实有着极大的差异。

  “若是当年的您,我不敢说这句话;

  但现在的您,

  真的,

  杀不死我。”

  地藏王菩萨面具下的眼睛,和赢勾对视着。

  当代的地狱主人,

  确实在过去的地狱主人面前,

  没有丢份儿。

  “何……为……佛……”

  赢勾开口问道。

  当初,

  有个癞头和尚在他面前唧唧歪歪地讲佛,

  被他一巴掌拍出去老远。

  现在,

  他在问真佛。

  就像是一个老爷爷在问自己的孙子,

  网上冲浪是个什么意思一样。

  地藏王菩萨平静地回答:

  “大慈悲是佛。”

  “大……慈……悲?”

  “因为有阴阳,

  才会有疾苦,

  才会有轮回,

  才会有戒律,

  才会有哭,

  才会有叫,

  才会有世间种种不堪,

  先佛说,

  人生苦海,佛门渡人,是为功德;

  我说,

  若是没了这苦海,

  何须他人再渡!”

  地藏王菩萨掷地有声,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不管对错,

  能发下这种大宏愿的人,

  肯定不简单!

  而且,

  他口中“先佛”,

  其实等同是将自己同“佛”给割裂开来,

  他看不上那些佛。

  赢勾却摇了摇头,

  道:

  “会……乱……的……”

  “您会在意阴阳是否会乱么?”地藏王菩萨笑道:“獬豸可有话要说的。”

  獬豸,

  当年就是因为赢勾坐镇地狱时,

  尸位素餐,

  下来警告劝诫,

  被赢勾扳断了一只脚,

  踹出了地狱。

  “脸红不?”周泽问道。

  赢勾没搭理周泽。

  而是问道:

  “十……常……侍……”

  “是的,您没看错,您不已经让那位自断一指了么?”

  地藏王菩萨继续说道:

  “当年,那个人用一双手让您陨落,您也斩断了那个人的十根手指。

  那枚戒指,

  幻化出了一只黑猫,

  而那十根手指,

  经过无数年的演变,

  幻化出了人。

  阴阳流转之后,

  又回归了地狱,

  聚集在了一起。

  我也是花了很长时间调查推演,才知道他们的身份的,甚至,这件事,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毕竟,年代隔得太过长久了。

  不过他们一个个也确实不是普通人,

  十指连心,当真是十指连心,

  我稍加引导,

  他们就很快就有了相同的信念,相同的理想,

  并且愿意为之而等待。”

  “你……是……何……意……”

  “该是他的,还是他的,他的双手,当年因为您,而没能掌握这个地狱,现在,我做的,无非是物归原主而已。

  正如当年,

  哪怕您坐在位置上什么都不干,什么都不去理会。

  但阴阳,

  还是阴阳,

  按照您的说法,

  并没有什么变化。

  而我,

  不想这样,

  我要的,不是毁灭,

  而是一种亲密无间!

  这十常侍既然是他的手指,

  那我就将他的手指放在阴司最高的位置,

  我相信,

  当他的双手真正掌控地狱时,

  阴阳的界限,才能真的被改变,被拿除!

  地狱将空,阴阳不再,

  这世间,

  将迎来大自在,大自由,大无上!”

  地藏王菩萨躬身一拜,

  拜向供桌,

  却拜的不是赢勾,

  只是道:

  “这上面太空了,不好。”

  赢勾没说话。

  “其实,绝大部分世人,无论神佛人鬼,还是希望在自己面前的供桌上,是有东西可以拜一拜的。

  不是大家都像您一样,因为有月亮在您头上,您就要砸月亮,因为那人在您的头上,您就想斩断他的双手。

  大部分人,

  如果头顶上没人,

  如果自己不能拜一拜,

  不能跪一跪,

  是很不习惯的。”

  “不……可……理……喻……”

  能让铁憨憨说出不可理喻的人,还真是……

  “您呢?就这样忽然地出现,再这样忽然地离开么?您也应该清楚,我在等,等您漏得再多一点,我就可以出手了。”

  赢勾还是没回答。

  “但我一直很奇怪一件事,如果这是您最后的疯狂,那么,您疯狂的目的,又是什么?

  佛讲因果,

  任何的事情都有因果可以循迹。

  您说是您洒脱,

  想轰轰烈烈地结束,

  却又不够轰轰烈烈。

  幽冥之海早被分刮干净,

  但那大片的荒泽泥沼之中,

  还有不知道多少沉睡的老鬼亡魂,

  若是您一招手,

  他们定然会从无边泥沼中爬出,跟随到您的麾下!

  那上千九黎魔兵,

  就是我,

  也觉得很棘手,

  他们是您当年圈养起来的狗,

  切实最为忠诚的狗,

  想跟着您,

  您却拒绝了。

  您的白骨王座,还在那个族里被供奉着呢,您也没有召唤回来。

  其实,

  还有太多太多,

  因为您的年代实在是太过久远了,

  久远得连我都没能赶上您所在的那个时代,

  正如您所说的,

  您出生时,

  世间无佛。

  也正是因为这样,

  您当初随便播撒一粒种子,

  等到您现在回头看时,

  却已然长成了苍天大树。

  既然是想和赌徒一样,最后疯狂一把,

  却把这些可以用的筹码还都留着…………”

  说到这里时,

  地藏王菩萨故意顿了顿,

  继续道:

  “是觉得您自己漏完了还能和当年一样,继续得以保存再回来呢,

  还是,

  想要,

  留给谁么?”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