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七十四章 众生平等!

第五百七十四章 众生平等!

  幽冥之海已枯,其内汪泽也早在赢勾陨落之后被各方势力分割完毕,当年浩浩淼淼的大海,如今仅剩下一条冥河在涓涓流淌。

  但那一片一望无际的沼泽之中,

  却隐藏着数之不尽的老鬼恶魂,无数载岁月以来,各方势力只顾着分润好的,却没人愿意去解决这个麻烦,实在是,这个麻烦有点大。

  颇有一种阳间开发商和安置户的感觉。

  也因此,

  地藏王菩萨说得没错,

  若是赢勾现身那里,一声令下,还真能引得沼泽里的老鬼恶魂们蜂拥而起,这不是大义的名分,纯粹是跟着赢勾,大家还能拼出一口肉吃。

  至于九黎被圈禁的魔兵魔将,那可是连大长秋都不惜自贱为“孙子”想要刻意讨好的存在,而且当年赢勾对他们有庇护之恩,九黎余孽,骨子里流淌着的还是蚩尤那种好战因子。

  他们也表现出了效死的心志,但赢勾依然选择继续圈禁他们。

  周泽最熟悉的白骨王座,

  下方当年赢勾收集过来的垫脚石,

  那一群魔神残魂,想来也是极为恐怖的力量。

  这还只是明面上的东西,

  很多东西,

  可能地藏王菩萨自己都无法猜透,也无法全部推算出来,无他,并非地藏王菩萨推演洞察能力不够,实在是因为年代太过久远了啊。

  但明明手上还有这般多的筹码,

  赢勾却偏偏一个不用,

  孤身一人,像是兰博一样,

  从古老宫殿再到宋帝城一路一个人硬推过来,

  看似一往无前,势不可挡,

  但谁都能看出来,

  只是凭借一方血勇而已,

  到最后,

  肯定是个力竭而尽的下场。

  你可以说昔日的幽冥之海的主人是个莽夫,

  但你不能说他是个智障,

  否则,

  你这到底在侮辱谁?

  地藏王菩萨的问题,赢勾没有回答,他只是下了供桌,走到了小祠堂的门口。

  小祠堂门槛外,

  不是什么鸡犬相闻的庭院,而是万丈悬崖。

  地藏王菩萨见赢勾不理解自己,也不恼,只是在旁边不卑不亢地站着。

  他在等,

  等赢勾体内的气机再多泄漏一些,

  到时候,

  就是他出手的时机了。

  若是能拿这帮神话中的人圈子里的神话中的人给自己祭旗,

  想来,

  阴司浮动的人心,

  地狱各方势力,

  也能因此安分许多。

  十常侍虽然在赢勾的威势压迫之下自断一指,

  但九根手指,还是一双手的数,

  或许这就是天意了,

  九为尊,

  也是刚好的。

  当然了,

  菩萨也明白,

  天意这种东西,也就是看自己怎么解释了,心思巧妙之下,什么事儿,都是天意。

  世俗神棍都懂的道理,

  作为一个当年能把泰山府君忽悠瘸了的大拿,

  不可能不懂。

  小祠堂里的氛围,

  陷入了短暂的岁月静好。

  明明二者之间,其实早就暗流涌动了,但彼此之间,却仍然“相安无事”。

  只是,

  地藏王菩萨有一事不解,

  那就是他能等得起,

  无非是一个此消彼长罢了,

  但眼前的男人,

  当真是站在这里看风景的么?

  然后洒然一笑,

  随风消散?

  “我已让各殿阎罗亲自率部镇守黄泉路了。”

  意思很简单,

  出去的大门,

  我已经让人把守好,

  今日,

  你是出不去了。

  世间的事情,无非一个头,一个尾。

  头在地藏王菩萨这里,

  他是准备亲自动手对付的,至于尾巴,进出阴阳的路,本就在黄泉路那端,也被看守住了。

  此时此刻,

  阎罗坐镇,

  判官在前,

  无数巡检在后,

  一只苍蝇都不得飞出去。

  赢勾却依旧显得平静,

  甚至连看都没看地藏王菩萨一眼。

  “你在等什么?”

  周泽忍不住问道。

  他能感知到,

  赢勾正在不断虚弱下去,

  漏勺不断地漏水,

  此时体内的积蓄,已然不多了。

  若是一进来就开战,

  兴许还能拼出个轰轰烈烈,

  而眼下继续耽搁下去,

  怕是连最后的体面都很难保留下来了。

  周泽不认为这是赢勾的性格,

  铁憨憨属于那种,

  死就死吧!

  死就死吧!

  死就死吧!

  只要让我死前把逼装好,

  死就死吧!

  “等…………”

  “等什么,你有安排啊?”

  周泽很意外,

  虽说大人物基本都有能掐会算的本事,

  一动不动,却能决胜于千里之外,天地为棋盘,万物为棋子。

  但怎么看都不属于赢勾的画风啊?

  铁憨憨会动脑子的?

  周泽相信他是有脑子的,

  但他似乎不怎么喜欢动。

  “无…………”

  “没有安排,你在等什么?”

  “且……看……”

  “额……”

  周泽愣了一下,恍然,马上道:“你不会是自己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故意在这里等等看会有什么发生吧?顺带,把隔壁那个菩萨也给唬了一下?”

  沉默了许久,

  赢勾默默地回应道:

  “然…………”

  “…………”周泽。

  大概一盏茶的功夫之后,

  赢勾动了。

  在周泽看来,

  赢勾是等不下去了,

  再漏,要见底了!

  而在菩萨看来,

  则是赢勾认为时机成熟了。

  不得不说,

  无形装逼,

  最为致命!

  哪怕尊贵如地藏王菩萨,

  也没料到,

  第一代幽冥之海的主人,

  居然真的只是站在那里看看,

  压根就没什么安排!

  这他娘的谁能想到?

  赢勾回身,

  一拳砸了下去!

  极为古朴的一拳,

  不带任何的花哨,

  之前面对五常侍的围攻,

  赢勾也是这般应对的。

  菩萨身体没动,

  身上金光一闪,

  宛若金印加持,

  不动如山!

  赢勾的一拳砸下去,

  菩萨也只是颤抖了一下,

  却没其他的事儿。

  可以想见,

  地藏王菩萨也是动了意向,想要和赢勾硬碰硬的怼一场!

  这种机会,

  极为难得,

  况且对方本就只恢复了一成实力而来,

  且漏了这么久,

  面对这种大好时机,

  哪怕是真佛,

  也是动了点嗔念的!

  赢勾一拳下去,

  没什么效果,

  也没气馁,

  更没气急败坏,

  转着又是一拳下去!

  还是古朴无奇的一拳,

  几乎是金佛附体的地藏王菩萨继续岿然不动,

  又是吃了一拳!

  这不动明王的法身,

  当真是恐怖。

  然而,

  赢勾又是第三拳下来,

  接下来是第四拳,

  随即是第五拳,

  而后,

  就是没完没了了。

  地藏王菩萨的脸色,

  有些难看了。

  是的,

  哪怕此时的他金光闪闪,

  威严无比,

  且赢勾每一拳下来,

  都不能撼动他丝毫,

  但他也无法反击了!

  你再怎么威严,

  再怎么端庄,

  再怎么神圣不可侵犯,

  被人跟乌龟一样按着壳儿一阵猛捶,

  你也会觉得很难受的!

  只是,

  赢勾之前每一拳堆积下来的势头,

  宛若江水一般绵绵不尽,

  一层推着一层,

  一层又堆着一层,

  宛若蓄势一般,

  一开始直接反抗对击还好,

  但既然一开始选择装逼“不动如山”,

  现在想反抗,

  就难了。

  一旦自己解开不动金身,

  那么之前的一拳拳所累积起来的威势,

  将在刹那间一起呼啸而来!

  到时候要,

  地藏王菩萨觉得自己就算不死也得被拳劲直接捶飞出去!

  到他们这个位置,

  有些面子上的东西,

  比实际更重要。

  赢勾则是一拳一拳地打下去,

  最后,

  终于停手了,

  而后,

  后退了一步,

  整个人已然飘至小祠堂之外,

  悬浮在悬崖之上。

  小祠堂内,

  地藏王菩萨正一脸阴沉着站在那里不动,

  他需要时间去化解赢勾留在他身上拳势!

  这相当于是他被赢勾短暂地困住了,

  但他不以为意。

  因为他清楚,

  若是赢勾不是虚弱到了一定的程度,

  也断然不会用这种手段的。

  毕竟,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

  任何的阴谋诡计都是笑话,

  正是力有不逮,

  所以才会选择这种方式。

  赢勾抬起头,

  看着这座祠堂,

  缓缓道:

  “认……识……这……里……么……”

  周老板有种被老司机带着第一次进春香楼,

  老司机一脸得意地问他认识这里的头牌么的感觉。

  “该……认……识……的……”

  说着,

  赢勾单拳砸向了岩壁,

  “轰!”

  岩壁龟裂,

  露出了里面紫金色的字体,

  苍劲有力,

  “泰山”

  这里,

  居然是曾经泰山府君的府邸,

  也是泰山一脉权力的象征!

  最后一代泰山府君失踪后,

  十殿阎罗上位,成为地狱的真正主宰者,

  而地藏王菩萨则是将原本的泰山府君殿堂直接修葺,

  成了眼前的样子。

  外人,

  只看他小庙高崖自得高雅,

  却没多少人知道,

  雅趣和穷酸的区别,

  这里,

  可不是什么枯藤老树昏鸦,

  而是金殿楼台废土之上的极尽奢华!

  “什么意思?”

  周泽问道。

  “有……一……招……你……想……学……的……记……好……”

  “什么?”

  “冥海三千!”

  下一刻,

  赢勾的身形刹那间一分上千!

  一众去往黄泉路!

  一众去向阴司各大殿!

  一众作鸟兽散!

  唯独一个,

  仍然站在小祠堂门口。

  很快,

  地藏王菩萨化解了那一拳拳的叠加之势,

  走到了门口。

  看着华星漫天的分身飞逝,

  有些好奇道: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以为一具分身,就能挡得住我?”

  菩萨很生气,

  后果很严重。

  赢勾微微一笑,

  道:

  “有……一……后……辈……小……子……我……很……欣……赏……”

  “哦,是谁?”

  “他……托……我……给……你……带……句……话……”

  菩萨微微蹙眉,

  因为眼前的赢勾单手托起一方玺印,

  而后玺印开始放大,

  化作了乌云滚滚,

  一种玄而又玄的威能开始酝酿而出。

  “他……说……他……声……音……太……低……那……就……我……来……替……他……喊……一……嗓子……”

  菩萨双手合什,

  目露凝重之色。

  赢勾手持玺印,

  风雷云集,

  一时间,

  苍穹之上,

  银蛇乱舞,

  朗声低喝:

  “众……生……平……等……”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