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七十六章 开一条……生路!

第五百七十六章 开一条……生路!

  长三角这边最近降温得厉害,虽说是江南之地,四季分明,但这四季分明,其实也不见得多么美好。

  比不得蓉城天府之国,冬暖夏凉的舒适,也比不得更往北一些地域开着暖气在屋里吃棒冰的惬意。

  大规模的供暖,其实在这边算是停了,并未普及到这儿,而这边这冬天的湿冷,往往越难熬。

  可能气温上来看,看不出什么,但真正的冷,得有人亲自来进行体会。

  老道是一边哆嗦着手脚一边往街道上走的,

  他这辈子走南闯北,去过的地方不知凡几,大风大浪都见过,只是这身子骨,不服老是不行。

  也就慢慢地喜欢温和一点的气候,

  他曾一度在广州佛山那边待过许久,却实在难以忍受那股子潮热;

  这江南水乡他也曾驻足,却依旧爱不起来。

  曾打算在蓉城一直待下去,

  然而好景不长,

  一年多前,估摸着年三十前两天的变故,

  让蓉城的繁花似锦瞬间化作了泡影。

  不过老道也是个乐天派,同时也是个知足派,再说得,甭管走到哪儿,路边总有开廊的姐妹儿们在等着他。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在老道这里,

  得到了不同的演绎。

  一阵寒风吹来,

  老道又缩了缩脖子,

  但也停下了脚步,

  前面的一家小店牌子,

  落入了他的眼里。

  竟然是一家照相馆,小得很,也逼仄得很。

  大部分人提起上海,想到的都是高楼大厦,车水马龙,以及那让人震惊的房价。

  其实,

  再大的城市,有它的光鲜之处,也必然有着它接地气的地方。

  例如这小街,其实,往外开车不多远,就是大厦林立的繁华,但这里,却依旧显得有些寒酸局促得多。

  有人在这座城市光鲜亮丽,自然也就有更多人在这里弯着腰卑微地生存着。

  老道心里却没有为昔日老板如今委身于此的心疼,

  他知道的,前任老板似乎就喜欢这个调调,

  当年在蓉城,不也是找这么个老城区地界开的冥品店么?

  和自己现任老板不同的是,

  论起有钱,

  呵呵……

  现任老板没钱了,是让人拿冥钞去烧一下,

  而上任老板没钱了,是指个位置,让自己去挖一箱子金砖出来。

  照相馆生意自然是冷清的,

  冷清的和书店无二。

  里面的设备也很陈旧,

  但也算是收整得干净爽利。

  当老道走进去时,

  一声猫叫惊到了他。

  抬头一看,

  现在架子上躺着的一只白猫,

  那毛白得,

  宛若丝绸段子一般,

  只是猫眸之中带着些许的慵懒。

  “嘿,普洱,还记得贫道么?”

  老道指了指自己。

  白猫伸出爪子,

  很敷衍地挥了挥。

  意思是晓得了,

  你滚吧。

  老道不以为意,这只猫的性子他是清楚的,向来清冷得很。

  想伸手摸摸它,

  想想还是算了。

  等再走进去一点,看见里头的隔间里,

  坐着一个男人,

  男人身穿着黑色的羽绒服,坐在椅子上,正在拿着画笔在画画。

  画的是小桥流水人家,

  也不是什么恢宏的场面,

  倒是充满着一股子烟火气息。

  看着这道背影,

  老道显得有些唏嘘,

  但既然是老友重逢,总不能哭哭啼啼的,得笑,得喜庆,老道不是那种二三十岁的生瓜蛋子,生离死别的事儿,这辈子也见了不少了。

  “老板,我来了。”

  “坐。”

  男子还在继续画着画。

  老道在旁边坐了下来,问道:

  “老板,你眼睛好了?”

  男子画完最后两笔后,

  放下了笔,

  转过身来,

  伸手去拿他的保温杯。

  老道悚然一惊,

  却看见这男子双眼紧闭,没有戴墨镜遮掩,也没有缠什么带子,

  但一直没有开眼。

  之前,

  也是闭着眼在画画。

  “老板,你的眼睛还没…………”

  “闭着眼,反而能看得更清楚。”

  男子不以为意,显得很是洒脱,并没有因为眼睛瞎了而自怨自艾什么。

  起身,

  拿起自己刚刚坐在身下的小板凳,

  道:

  “去外面坐吧,里头冷。”

  老道也马上跟着起身。

  随即,

  二人就一起坐在门口,

  一人一个小板凳,

  开始晒起了太阳,

  老道是受不得这种感觉的,

  他虽然是个七十出头的老人,

  却不是很喜欢安静祥和,

  倒是自己两任老板,

  似乎都对晒太阳这件事有着很深刻的执念。

  “老板,怎么想着开照相馆?”

  这年头,

  小照相馆除了有人偶尔需要拍拍证件照来之外,鲜有生意了,影楼的硬件和软件,都不是小街小巷的照相馆能够比得过的。

  “这儿,采光好。”

  “…………”老道。

  是了,

  是了,

  这个理由,确实很老板。

  想来如果这里以前是小按摩店小廊,只要它采光足够好,老板肯定都会给盘下来的。

  反正,

  也没指望开个店实打实地赚钱。

  老道没说来上海的原因,

  男子也没问,

  二人就坐在这里,

  晒了半个下午的太阳。

  而这时,

  远处街尾走来了唐诗,

  穿着朴素得很,红色的羽绒服,牛仔裤,再加一条围巾。

  看起来,

  真的是居家女人的样子,

  倒真的不似以前在蓉城初见时那般喜欢打扮和靓丽了。

  她手里提着买回来的菜,

  老道看了眼,

  额,

  一大袋统一的老坛酸菜牛肉面,封面是汪涵的那种。

  老道的嘴角抽了抽,

  身边的男子却道:

  “一起吃饭吧。”

  “好。”

  饭煮得很快,

  老道也不好意思称赞唐诗贤惠,

  毕竟是在煮方便面,

  而且也怕被打。

  因为是三个人,

  所以是把锅端了出来,

  三个碗,

  三双筷子,

  一个公勺,

  就这么简单。

  老道盛了一碗,

  吃了几口,

  想夸赞一下“好好味哦”,

  想想还是算了。

  对于老道来说,不找个机会拍几下马屁,他可真的难受,但总不能次次都拍马屁上听起来像是反讽吧?

  不过,

  也着实,

  这一桌“饭菜”,

  确实和书屋没法比。

  书屋的许清朗,一日三餐都操持得很好,且会换花样做,书屋众人的口味,马上就被养叼了。

  “吃不惯这个口味?”

  男子问道。

  “没,没有。”

  “那明天换个口味。”男子对唐诗道。

  “好,换康师傅的。”

  “嗯,好。”

  “…………”老道。

  再看身边的二人,

  夹起面条,

  极为痛苦地吞咽的模样,

  老道一阵唏嘘,

  手伸入怀里,

  取出了三个小瓶子,

  放在了桌上,

  道:

  “老板,唐妹子,吃饭前喝点这个,就能吃下去了。”

  二人喝了下去,

  果然,

  一锅方便面很快就吃光了。

  老道看了看天色,

  便起身告辞。

  时间不早了,

  他得回去了,

  毕竟自家现任老板那边还需要自己去看着。

  男子送他到店门口。

  “老板,还是这个地址吧,等我回去后,再给你快递一些来。”

  彼岸花口服液,书店里现在是不缺了。

  男子点点头,

  笑了笑。

  “那我先走啦,老板你保重。”

  老道走了,

  背影有些萧索。

  男子伸手,

  轻轻摸了摸还躺在架子上的普洱,

  “喵”

  普洱叫了一声,

  继续趴着。

  “老道来做什么?”

  收拾碗筷的唐诗问道。

  “他不说,我也就没问。”

  “哦。”

  唐诗闻言,点点头,继续道:

  “应该是有什么事吧。”

  “嗯。”

  “去看看么?”

  “有事的话,他会说的,没说,就没什么大事。我今天有点累了,想早点休息。”

  “行,我洗好碗筷,就去洗澡,一起上去休息。”

  男子点点头,

  普洱则是很听话地跳了下来,

  一步一步一以一种高贵的姿态,

  走上了楼梯。

  天黑了,

  夜幕笼罩,

  于这个喧嚣的城市里,

  带来了一抹宁静,

  宛若画中。

  …………

  走出去之后,

  老道才觉一阵内急,

  大概是面汤喝多了。

  下水管老化了,

  就容易出现一些老毛病,

  水急,水频,水不尽,

  老道找了许久,

  没找到公厕。

  倒不是老道诚心没素质,

  老年人嘛,

  而且这尿意又来得如此之突然和决绝,

  当下实在是没法子,

  一边感慨着魔都的公厕居然也没覆盖好一边找了个小巷子里,

  直接解开了裤腰带。

  一开始是大珠小珠落玉盘,

  随后是余音绕梁滴滴答答,

  到最后,

  功成“身”退,

  老道砸吧砸吧了嘴,

  打了个呵欠。

  恰好这时有一辆车从旁边开过去,

  很没素质得开的远光灯,

  将这巷子一时照的通亮。

  老道低下头,

  一看自己刚刚标记记号的地方,

  赫然现这下面有一尊土地爷的雕塑。

  妈嘢!

  老道本就是道家之人,哪怕他有些不怎么诚心,但哪怕是普通不信教的人,也不敢对着神像雕塑嘘嘘吧?

  信不信教是一回事儿,

  但大部分人都是不敢这般造次的,尤其是这种大不敬的造次。

  老道当下往后退了几步,

  很是恭敬地跪了下来,

  从口袋里把香烟都掏出来,

  给土地爷都款上,

  然后纳头便拜,

  同时喊道:

  “土地爷爷,土地爷爷,小子不是故意的,绝不是故意要滋你一身的。

  求求您放过小子,

  开一条生路吧,

  给小子开一条生路吧,

  开一条,

  生路吧……”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