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七十八章 乖,下来!

第五百七十八章 乖,下来!

  世间运道,本就是一个起起伏伏,小家小业这般,王朝兴替也是这般,大体逃不脱这个规律。

  哪怕是地狱,也是如此。

  赢勾坐在山峦之巅的巨石上,

  没什么大风凛冽,

  也没什么长袖飘飘,

  他还是那个样子,

  赤膊着上半身,

  不觉得自己身在何处,

  也不觉得有何不妥。

  看着前方遮天蔽日的庞大阴司军威,老实说,并没有什么震撼的意思,甚至还觉得有些乏味。

  大体,

  还是一代不如一代的感慨吧。

  想他所处的那个年代,

  炎帝黄帝蚩尤,

  争霸之战,

  打得那叫一个风起云涌,

  魔神降临助战,各为其主!

  或许,

  现在的人看来,无非是几个小部落之间的对拼,但若只是几个小部落的血拼,焉能建立出那万世不朽的基业?

  只一个“炎黄子孙”的称谓,

  就能秒杀后世多少央央王朝了。

  且那时自己的手下败将:

  一个共工,头铁一般撞了山;

  一个夸父,缺心眼下追了日。

  就是自己来地狱时,

  所面对的,

  所杀戮的,

  那些地狱巨擘,凶兽,

  虽说没有此时阴司大军这般威严整肃,

  但那种风云激荡的气概,

  每每斩杀下对方头颅举着别人头颅大呼痛快的场面,

  现在,

  是遇不到了。

  太有规矩了,

  也就缺了太多的意思,

  家里养的鹌鹑,

  就是没有外头的野鸡有嚼头。

  “嗡!”

  符咒之音响起,

  一时间,

  四口巨棺滑落,

  四道紫色的青光飘散而出,

  自天幕间,

  出现了四道尊贵无比的身影。

  每个身影似乎都穿着道袍,却又不是标准的道士打扮,但飘逸出尘得多得多。

  四位府君,

  因为最后一代掌权者的不肖,

  死后也不得消停,

  还被人挖掘出来炼制成了战争兵器。

  这种举动,

  赢勾是看不上的。

  但不得不说,

  这四尊虚影,

  也确实有着其恐怖之处!

  也就在此时,

  一道飓风从远处袭来,

  赢勾笑了,

  起身,

  飓风来临,

  正中央,

  是他那具残破的身躯,

  似乎每一寸地方都被疤痕所覆盖,

  却也是这种身躯,

  最值得亲切。

  赢勾的身形在原地消散,

  等再度睁开眼时,

  却已然处于风暴的正中心位置,

  抬手,

  侧头,

  残破的身躯却散发出苍老古朴的威严气息,

  张开嘴,

  发出了一声低吼,

  一时间,

  仿佛连这座地狱都开始颤栗起来,

  赢勾之威,

  自现在,

  才算是彻底让整个地狱清晰地感受到!

  甚至不少边缘之地,不少地底比十八层地狱更深处,似乎也有所感,赢勾仿佛还感应到了一些老友的气息。

  没有理会最前面的四位泰山府君的虚影,

  时间不多,

  总得多做点事,

  这不是计划,也不是安排,

  没经过精心策划和算计,

  但到头来,

  却也能惺惺相惜,

  该做什么,

  要做什么,

  到了这个地位,

  也就心下了然了。

  赢勾的身躯,

  直接以大无畏的姿态,

  冲破了军阵上方的阵法,

  直接寻着一面阎罗的旗帜冲了下来!

  人间,曾有一名伟大的革命家曾言: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而今,

  赢勾要斩的,

  就是阎罗!

  你给我开路,

  我给你复仇,

  等价交换,

  我赢勾,

  不欠人情!

  阎罗旗帜之后,

  是一尊巨大的虚影,

  此人身穿金色的长袍,

  头戴金冠,

  往那里一站,

  自有一股子的震慑之势!

  十殿阎罗,

  平等王陆刚刚陨落,

  宋帝王余城破人伤,

  眼下,

  剩下的八位阎罗,

  今日来了七位!

  而他,

  则是这其中之首!

  十殿阎罗,

  第一殿,

  秦广王蒋!

  “地狱之内,阴司之下,安得你来猖狂!”

  秦广王蒋身形直上,

  手持丹书铁券,

  他没有避讳赢勾的威势,

  而是直接怼了上去!

  他是秦广王,

  他,

  有这个底气!

  似乎每个角色出场时,总得喊几句口号,有点像是三国时,每个名将都得跑出来叫个阵一般,不过,赢勾可没这个臭毛病,

  他,

  也不惯这个臭毛病!

  刹那间,

  赢勾只是一脚踩下来!

  肉身之威,

  恐怖如斯!

  下方,

  无数阴司大军,

  只见得秦广王那庞大的法身一寸寸地被撕裂,一点点地被倾轧,

  到最后,

  彻底崩溃!

  “砰!”

  秦广王蒋,

  被一脚踩爆!

  快得让人瞠目结舌,

  干脆得让人不敢置信!

  煌煌大军,

  就这样被人直接长驱直入!

  赢勾放声大笑,

  于千军万马之中,

  一脚踩爆敌方级别最高的主将,

  此等畅快和惬意,

  一般人根本无从体会。

  但赢勾更是高喊了一声:

  “阿……弥……陀……佛……”

  打烂你的筋骨,

  我还撒盐!

  没有做丝毫的停留,

  也没有给阴司大军更多的反应时间,

  赢勾直接转身,

  出现在了另一面大旗之下!

  下方,

  楚江王厉目露凶色,

  低吼道:

  “休得猖狂!”

  然而,

  迎接他的,

  则是一拳!

  “轰!”

  一拳之下,

  楚江王厉的法身像是纸糊的一般,

  直接被击垮,

  连那杆旗帜,

  也是瞬间碎裂!

  “阿……弥……陀……佛……”

  没等赢勾再转身,

  五尊阎罗一齐拥来,

  无数恐怖的法术直接打在了赢勾那残破的身躯上,

  他却浑然不顾,

  任你几路来,

  我只一路去!

  身形之速,骇人听闻,

  直接撞崩了卞城王的法身,

  而后更是一膝盖,

  顶穿了都市王黄,

  最后,

  一掌震碎了阎罗王上半身!

  五位阎罗,

  一起出手,

  竟然瞬间被打崩三个!

  昔日幽冥之海主人归来,

  当今之地狱的领头人,

  竟然这般脆弱和不堪一击!

  转轮王薛见状,

  直接变阵,

  这是打算离开这场战局!

  赢勾发声一笑,

  俯冲而下,

  但凡敢有阻拦他的阴司兵丁,

  直接被其周身罡气绞杀得魂飞魄散!

  他追上了转轮王薛,

  一只手搭在了转轮王的肩膀上,

  猛地一发力,

  而后一脚送上去!

  “轰!”

  转轮王崩!

  七位阎罗,

  已然崩了六个,

  只剩下一个!

  这里的崩,

  不是直接身死道消,

  因为他们派出的,

  仅仅是自己的法身。

  但这法身,其实就是他们的根本!

  比肉身,更为尊贵。

  法身崩溃,

  意味着他们的修为生命层次等等一切的大滑落,

  先前的宋帝王余难道不想来报仇?

  他倒是想来,

  但他法身被赢勾在宋帝王城直接借助血月之威能摧毁,

  他还能怎么来?

  武官王吕倒是没有打算走,

  在其号令之下,

  四尊历代泰山府君的虚影呼啸而来,

  直接冲向了赢勾!

  四尊虚影,

  一人一边,

  泰山之威降临,

  从四方直接锁住了赢勾。

  赢勾的身体一颤,

  竟然无法在第一时间挣脱。

  一是累了,

  本就漏得快见底了,

  靠这具肉身才得以再度发威,

  但要想恢复巅峰,

  也只是妄想罢了。

  且这四尊虚影,

  的确各个不凡,

  阴司的前身,

  就是他们所创立!

  先前,

  赢勾之所以跳过他们先对付那些阎罗们,

  也存着他们比较难缠想要先不理会的意思在里面,

  而现在,

  想不理会都难了。

  一时僵持之下,

  下方,

  阴司军阵里,

  判官巡检们呼啸而来,

  强忍着内心的恐惧杀了上来!

  神仙打架,

  他们这类凡人,

  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阴司秩序在基层已然崩溃,

  但要说真的一点底蕴都没有,

  也是自欺欺人了,

  至少,

  还是有一批人可以一战的!

  赢勾的肉身,

  开始燃烧,

  这恐怖的火焰,

  瞬间侵袭到了另外四尊泰山府君的虚影之上,

  连带着他们一起也被燃烧起来。

  而靠得最近的一批判官和巡检们,

  沾染上一点,

  就是瞬间灰飞烟灭的下场!

  赢勾的大笑声从未停止,

  双臂一拉,

  身上的禁锢直接消散。

  那四尊被燃烧的泰山府君虚影也没有露出痛苦之色,

  有的,

  只是一抹洒脱和淡然。

  当下,

  他们四人一起向赢勾执晚辈礼,

  算是拜谢赢勾帮他们解脱这等丢人的沉沦,

  随后,

  随风飘散,

  尘归尘,

  土归土,

  这等人物,

  自有着属于他们的骄傲和尊严。

  然而,

  待得他们离去后,

  天上,

  再度乌云滚滚,

  各方势力在此,

  竟然全都而来,

  他们或许只是来看热闹的,

  或许也有的是看着阴司的面子来助战的,

  只是,

  看见赢勾打爆六位阎罗的法身,

  再击破四位泰山府君的虚影,

  这助战的人群也沉默了,

  他们不傻,

  若是有便宜可以捡自然会来,

  但眼下,

  似乎太过棘手了。

  而在军阵之中,

  五官王吕坐镇军中,

  其他几位阎罗固然被打崩,

  但阴司大军并未因此崩溃,

  甚至,

  因为之前是七人指挥现在是一人指挥,

  反而显现出了一种众志成城的新鲜感觉。

  五官王清楚,

  这一战,

  退是不可能退的,

  之前要退走的那位,

  就是前车之鉴!

  然而,

  他也不甘心,

  不甘心就此结束,

  他看出来了,

  眼前的这个人,固然凶焰滔天,

  但这次真的是强弩之末了!

  赢勾抬头,

  望天,

  看见那天上的血月,

  但比第一次初见时,

  袖珍了不少,

  而这时,

  赢勾笑道:

  “怎……么……又……偷……偷……上……去……了……”

  说话间,

  赢勾对着天上的血月招招手:

  “乖……下……来……”

  “…………”血月。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