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七十九章 诀别!

第五百七十九章 诀别!

  血月这次下来得一点慢,/p>

  有点扭捏,/p>

  有点为难,/p>

  有点娇羞,/p>

  有点不情愿,/p>

  但这就像是第一次都有了,/p>

  接下来,/p>

  第二次,第三次,也就开始顺理成章了,/p>

  它终究,/p>

  还是又下来了。/p>

  虽说之前赢勾拿它砸了宋帝城,使得其变小了许多,/p>

  但再小,/p>

  它终究还是月亮。/p>

  而接下来的一幕,/p>

  将牢牢地烙印在这些得以幸存的阴司人马的灵魂深处,/p>

  一个人,/p>

  举着月亮,/p>

  宛若当真的上古天神复生一般,/p>

  直接冲了过来!/p>

  以月为戈,/p>

  大杀四方!/p>

  狂暴的炸裂声,/p>

  无数亡魂的嘶吼,/p>

  惨烈的尖叫,/p>

  濒死的哀嚎,/p>

  偌大的阴司大军,/p>

  几乎崩溃!/p>

  连五官王本人的法身,/p>

  也没能逃脱一道月轮砸下,/p>

  直接溃散。/p>

  阴司的大军,难以再抵挡赢勾之威,再加上阎罗们的法身一个个崩溃,宛若主将的军旗一根根被斩断,下面的人,自然就难以为继了。/p>

  最后,/p>

  赢勾将又小了一圈的血月砸向了天空,/p>

  天上观战的乌云之中,/p>

  不知道有多少人被血月牵连到直接身死道消,/p>

  但剩余的吃瓜群众却没人敢下来要个说法。/p>

  还怎么要?/p>

  七大阎罗,阴司大军,/p>

  都被这人给打趴下了,/p>

  他们还怎么要?/p>

  哪怕他们看见了赢勾身上的火焰正在慢慢地熄灭下去,/p>

  哪怕他们心里清楚赢勾的力量已然见底,/p>

  但刚刚竖立起来的威势,/p>

  还是让人不敢去冒犯!/p>

  一个人,/p>

  站在空中,/p>

  心里,/p>

  没有大战之后的酣畅淋漓,/p>

  有的,/p>

  只是一种落寞。/p>

  十殿阎罗,来了大部分,但所谓的十常侍,却一个都没出现。/p>

  与其说这是一场真正的大战,/p>

  倒不如说是一场内部的消耗。/p>

  十殿阎罗,一个泰山王单独幸免,平等王陨落,剩下八个,全部法身崩溃,严重受创。/p>

  而十常侍,/p>

  无非是伤了一个,死了一个,/p>

  却还有八个,/p>

  更何况别看那个大长秋之前被赢勾追得宛若土鸡瓦狗,/p>

  但他绝非那么简单。/p>

  阎罗们组织阴司大军,想要以泰山府君的虚影来消耗赢勾,/p>

  却没料到,/p>

  他们自己本人,/p>

  很可能就是消耗品的一部分。/p>

  拿阎罗们当消耗品,/p>

  除了那位,/p>

  没人再有这种巨大的手笔了!/p>

  地狱的格局,/p>

  经此一战,/p>

  将会完全被改变。/p>

  先前大长秋对地藏王菩萨所说的再等一甲子,/p>

  兴许,/p>

  根本不用一甲子了。/p>

  王朝的更替,/p>

  本就是一种趋势,/p>

  更何况,/p>

  如今赢勾又添加了一把火。/p>

  也因此,/p>

  被人当了刀的赢勾,/p>

  心情,/p>

  也确实难以高涨起来。/p>

  还是想念过去,/p>

  还是回忆当年,/p>

  当初,/p>

  哪里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p>

  我看你不爽,/p>

  你居然自称幽冥之海的主人,/p>

  就要和你打,/p>

  就要和你杀,/p>

  大战一番,/p>

  斩杀了你的头颅,/p>

  你临死前,/p>

  头颅还会和自己一起痛快地大笑。/p>

  眼下的局面,/p>

  把这种大战,这种对决,当作了一种排除异己加进程的磨刀石。/p>

  赢勾长舒一口气,/p>

  但要说多么难过,/p>

  也没有,/p>

  真要说难过,就太自欺欺人了。/p>

  沉沦了那么久,/p>

  这次得以冒出来透个气,/p>

  打了这么多架,/p>

  是真的舒坦啊。/p>

  赢勾转过身,/p>

  身形在原地消失,/p>

  回到了那座山峦上,/p>

  面向那位一直站在这里的女人。/p>

  他的身体,/p>

  正在快地龟裂和剥落,/p>

  这具肉身,/p>

  本就是残破的,/p>

  再被这样一用,/p>

  算是被完全榨干了。/p>

  而远处,/p>

  已然有金光正在疾驰而来,/p>

  是一朵佛莲。/p>

  天上,/p>

  似乎也出现了呢喃之音。/p>

  女人站在原地,/p>

  看着赢勾,/p>

  看着他的身体,/p>

  有些心疼。/p>

  赢勾却走向前,/p>

  伸手推开了女人,/p>

  “挡……到……我……了……”/p>

  “…………”女人。/p>

  奈何桥,/p>

  今生,/p>

  来生。/p>

  “没劲了么?”周泽问道。/p>

  赢勾没回答。/p>

  而此时,/p>

  远处的佛莲,/p>

  已然亲至。/p>

  地藏王菩萨戴着面具,/p>

  坐在佛莲之上,/p>

  不喜不悲。/p>

  只他一个人来了,没有谛听,也没有十常侍,不过,他似乎没有了之前面对赢勾肉身时的惊讶,现在,显得很从容。/p>

  紧接着,/p>

  华幕覆盖,/p>

  完全遮掩住了整个山峦,/p>

  同时,/p>

  一道金光出现,/p>

  来到了赢勾面前,/p>

  是菩萨。/p>

  而他的本尊,只是隔得远远的,没敢过来。/p>

  “本座,是来道谢的。”/p>

  菩萨的声音恢复了古井无波。/p>

  赢勾笑了,/p>

  没说什么。/p>

  “他们……要醒了。”/p>

  菩萨继续说道,/p>

  像是在催人上路。/p>

  赢勾一拳砸过去,/p>

  这道金光,/p>

  直接砸碎,/p>

  这道华幕,也直接消散,佛莲之上,菩萨依旧正襟危坐。/p>

  千金之子不坐垂堂,/p>

  菩萨本尊没敢靠前,/p>

  怕的就是赢勾稀里糊涂地给他再来一拳!/p>

  这个级别的存在,/p>

  难说。/p>

  “他这是什么意思?”周泽问道。/p>

  赢勾还是不回答,/p>

  只是默默地转过身,/p>

  对着奈何桥。/p>

  地藏王菩萨觉得自己给他当了刀,/p>

  所以在自己油尽灯枯前,/p>

  来秀一把,/p>

  或许,/p>

  在这个时候,/p>

  赢勾的确是高看了一眼这尊菩萨,/p>

  但因为他一直想找人去跪,/p>

  所以大体上,还是看不上的,/p>

  总觉得这类人,再优秀,心思再细腻,/p>

  却依旧上不得台面。/p>

  “轰!轰!轰!轰!!!!!!!”/p>

  天上,/p>

  传来了一阵撕裂声,/p>

  隐约间,/p>

  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p>

  地藏王菩萨抬起头,/p>

  望天,/p>

  依旧看不出情绪。/p>

  而赢勾则是轻蔑地一笑,/p>

  指了指天空!/p>

  一道道黑色的锁链从天幕中显现。/p>

  “这是什么东西?”/p>

  周泽忽然觉得这个画面有点眼熟,/p>

  他记得在赢勾的记忆画面里,/p>

  天空,/p>

  似乎就曾出现过这个样子,/p>

  然后,/p>

  一双手伸了出来。/p>

  “不……是……东……西……”/p>

  赢勾只回答了这一句话,/p>

  刹那间,/p>

  周泽只觉得自己似乎被牵扯了出来,而后就是一阵天旋地转,/p>

  下一刻,/p>

  赢勾的眉心位置绽放出一道黑色的光芒,/p>

  直接冲向了奈何桥!/p>

  而赢勾的身体,/p>

  则是慢慢地转过身,/p>

  举着拳头,/p>

  冲向了地藏王菩萨!/p>

  周泽看见的最后的一个画面,/p>

  就是地藏王菩萨被赢勾一拳砸下佛莲的场景!/p>

  阴阳分两路,人鬼皆殊途;/p>

  这里,/p>

  是阴阳的分割点,/p>

  是轮回的起点和终点!/p>

  周泽只觉得自己被飓风裹挟着,/p>

  一路向前,/p>

  在穿越了奈何桥之后,/p>

  整个人似乎都被放空了。/p>

  四周,/p>

  明明没有声音,/p>

  但自己却像是听到了许许多多的声音;/p>

  四周,/p>

  明明一片黑暗,/p>

  但自己却像是看见了纷乱复杂的诸多画面。/p>

  “哟,是个儿子,恭喜啊恭喜。”/p>

  “医生,止血钳。”/p>

  “生了,生了!”/p>

  “出来了,出来了!”/p>

  “疼死我了,你们这帮王八蛋,就想用顺产害死我,然后你就能找小的。”/p>

  越来越多的声音开始袭来,/p>

  仿佛能够将你自己本人剥开。/p>

  周泽一边在抵抗这种痛苦,/p>

  一边在心里咬着牙,/p>

  “铁憨憨…………”/p>

  没想到,/p>

  到最后,/p>

  赢勾居然将他单独丢出来,/p>

  把最后的生路给了自己。/p>

  感动,/p>

  还真谈不上感动,/p>

  这时候也没功夫去感动,/p>

  只是觉得有些唏嘘,/p>

  仿佛自己心里,/p>

  被硬生生地挖掉了一块。/p>

  这里,/p>

  不是修罗场,/p>

  也没有什么恐怖的画面,/p>

  但就是容易让人沉沦,/p>

  仿佛在此时,/p>

  你将得到最为彻底的清洁,/p>

  你的灵魂也会被剥离,/p>

  只剩下最为纯粹的一道,进入轮回。/p>

  很多小清新会朋友圈,去一趟西藏就觉得洗净了自己的身心;/p>

  其实真的可以建议他们来这里试试,/p>

  而且是不要门票免费的,/p>

  死一次,/p>

  就没什么不能净化的了。/p>

  这感觉,/p>

  宛若把你的灵魂抽出来,/p>

  放进了84消毒液之中搅拌。/p>

  阴阳的交界,/p>

  规则的临点,/p>

  周泽一直以为自己的意志力很坚强了,却也没能支撑得太久,就感觉自己要迷失于此。/p>

  一种巨大的恐怖袭来,/p>

  因为周泽清楚,/p>

  一旦迷失,/p>

  那就是意味着投胎。/p>

  自己将忘记一切,/p>

  以新的生命开始,/p>

  但这个,/p>

  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p>

  周老板是个自私的人,他不想死,也不想投胎,但就这般硬撑着,也实在是太过艰难。/p>

  好在,/p>

  不知道飘荡了多久之后,/p>

  周泽看见自己脚下出现了一道蓝色的光圈,/p>

  宛若溺水的人,/p>

  看见了一条救自己的绳子。/p>

  周泽走到光圈上,/p>

  一步一步地顺着这条路往前走。/p>

  一路上,他听到了许多,也看到了许多,/p>

  似乎是因为有这条光圈覆盖的路导致自己所承受的压力没那么大了,/p>

  周泽的确是可以分出更多的心思去想很多,去看很多,去体会很多。/p>

  生生死死,/p>

  离别聚合,/p>

  一幕幕,/p>

  一道道,/p>

  看着看着,/p>

  情感上和灵魂上有没有升华周泽不懂,/p>

  他只觉得自己饿了,/p>

  而且是很饿很饿,/p>

  明明是灵魂,/p>

  但这股子剧烈的饥饿感,/p>

  却如此强烈!/p>

  慢慢地,/p>

  周泽走不动了,/p>

  两世为人,/p>

  第一次这般的饿,/p>

  饿得他无比难受,/p>

  根本就走不下去了。/p>

  明明有路,/p>

  明明有赢勾之前说的生路,/p>

  但却因为太饿了,/p>

  走不下去了。/p>

  周泽都觉得好搞笑,/p>

  “对不起了,铁憨憨,这死法,我也是无语了啊。”/p>

  总觉得,/p>

  人给你创造机会,让你活了,却这样白白浪费掉了,可真是对不起人。/p>

  “我……也……饿……”/p>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