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八十章 二人行

第五百八十章 二人行

  “你没死?”

  周老板还以为铁憨憨为了救自己,甘愿断后,把最后一抹生机给了自己;

  毕竟,

  最后把自己给射入奈何桥,

  然后自己再上去一拳把地藏王菩萨从佛莲上打下来,

  怎么看,

  都是那种孤军断后的画面和氛围啊。

  刚刚还在心痛,

  还在惋惜,

  还在按照最为狗血的剧本走一遍内心感情戏,

  谁知道,

  自己这儿刚好不容易地把情绪酝酿出来,

  铁憨憨居然没死!

  真,

  浪费感情啊。

  那种感觉,

  就像是要发射时,忽然给掐住了管道,那叫一个噎!

  也就在此时,

  周泽忽然发现自己的身影开始重叠起来,

  依旧是他一个人在沿着光圈往前走,

  但双手和双脚,

  似乎还能看见另一个影子叠加在自己身上,

  这是赢勾的影子。

  他们,

  本就是一体的,

  一具灵魂,

  分割出的两道意识。

  确切地说,

  周泽是赢勾在沉睡养伤期间,

  在外面诞生出的另外一股意识,

  也可以用“真”精神分裂来形容,

  虽说还是有些出入的。

  不知道多少次轮回隐藏,

  曾诞生过多少个和周泽类似的存在,

  但铁打的赢勾流水的“看门狗”。

  如果历代“看门狗”里,

  做一个颁奖赛,

  周泽这条应该可以得到一个“小红花”,

  至少,

  在看门狗里,

  他算是最为优秀出彩的一个。

  很多条看门狗,

  活了一辈子,

  还不知道自己体内居然还住着另一个人,

  有点像是超人忘记了自己是超人,

  一直以普通人的身份在生活,

  生,老,病,死,

  或许,

  平淡是福,

  但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总觉得太过于憋屈,太过不尽兴了。

  “你很想我死?”

  似乎是影子重叠了,

  所以说话时,

  像是周泽在自言自语,

  也就没有停顿和回声了,

  这让周泽还有些不习惯。

  其实,

  以前赢勾占据身体主动权说话时,

  也是很流利的,

  不过那时周老板都昏迷沉睡着,所以不知道。

  这种情况,倒是能够理解,用嘴和人对话和用心和人对话,速度上本就不对等。

  “那你刚刚搞得那么煽情做什么?”

  “呵。”

  “…………”周泽。

  “谨慎些,一起走,你不想投胎吧?”

  “嗯。”

  既然有生路,

  既然能出去,

  总之要继续昂着头往前走的。

  任何时候,求生欲,都是最大的主观能动性!

  周老板也不想莫名其妙地去投胎,

  这投胎,宛若电脑的格式化,投胎后,一切都没了。

  管你什么前世今生,

  反正不是我了。

  而且,

  这里到处都是让人迷失的感觉,

  如果不是赢勾也出来了,和自己一起在走,

  周泽很可能就要支撑不下去了。

  只是,

  那股子饥饿感,

  并没有因为赢勾的出现而衰弱,

  反而似乎是两道意识一起叠加起来,

  更饿了!

  “饿……”

  “饿……”

  赢勾伸手,

  似乎有些犹豫。

  这附近,

  密密麻麻的都是各种光圈,

  都是,

  极为纯净的灵魂!

  奈何桥,

  就像是工业流水线上的提纯,

  将一切杂质剔除,

  留下最为纯粹的一部分继续提供上去。

  这里的灵魂,

  都是要去投胎的。

  宛若最为鲜美干澈的生鱼片,

  不需要加任何的调料,

  就已经极尽滋味了。

  赢勾的手伸了一半,

  却动不了了。

  “你做甚?”

  “你做甚!”

  赢勾有点生气了,

  饿了,

  吃东西,

  是常理。

  而自己的看门狗,

  却在这个时候和自己讲究仁慈了,

  竟然敢阻止自己,

  你自己有多饿,

  我能清楚地感知到!

  “都是孩子,马上要出生呢,他们母亲可能在病床上动着手术,他们的父亲可能在手术室外等着。”

  周泽清楚,

  赢勾在这里吃一个灵魂,

  也就意味着马上会有一个将诞生的婴儿直接胎死腹中。

  周老板不是一个迂腐的人,

  甚至,

  他很自私,

  但这种事,

  他真的不想做,也不敢做。

  当初自己做医生时,

  最喜欢的放松方式不是去酒吧也不是去哪里高乐去,

  而是喜欢在妇产科手术室外面站着,

  看着外面焦急等待的男人,

  因为他是个孤儿,

  没爹也没妈。

  赢勾没答应,

  还在伸手,

  但周泽的抵抗也很坚决,

  最后,

  赢得不得不收回手,

  已经很饿了,

  若是还继续内耗,

  会更饿。

  甚至,

  有可能走不出去。

  “为什么会这么饿?”周泽问道。

  灵魂还需要吃饭么?

  “奈何桥,剔除了灵魂里的杂质。”

  哦,

  周泽懂了,

  因为灵魂变轻了,

  所以变饿了。

  继续往前走。

  “阎罗们,都差不多了吧?”

  “重伤吧,没几百年,很难复原了。”

  实际上,

  有一点,

  赢勾没和周泽去说,

  但想来周泽应该明白,

  那就是在之前一战中地藏王菩萨的借刀杀人。

  不过,

  那些个阎罗们也绝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

  看似一个个被自己打爆了法身,受创严重,

  但更像是被赶鸭子上架,完成一场仪式。

  再联想起那帮阎罗们当着自己的面单手合什喊佛号,

  赢勾心里就止不住的腻歪。

  一群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丢人。

  “那你呢?”

  “嗯?”

  “你没事吧?”

  “死不了。”

  “哦。”

  之前觉得赢勾没死,还挺高兴;

  现在觉得赢勾还死不了,又有点无奈。

  “你很想我死?”

  “说不上来。”

  “等出去后,我会沉睡。”

  “半个月?”

  “一个月?”

  “三个月?”

  “半年?”

  “一年?”

  “不会是十年吧?”

  “除非你找到能够唤醒我的东西,否则,我很难再醒来。”

  “哦。”

  很难再醒来了。

  周泽叹了口气,

  继续道:

  “那应该很难找吧?”

  “能找到的话,我自己就去找了。”

  “哦。”

  周泽摇摇头,

  “我会去找找看的。”

  没你在,

  看报纸晒太阳,

  心里都不踏实。

  当然,

  赢勾也没说什么谢谢,也没去恳求什么。

  他的尊严,

  不可能让他去对一条看门狗低三下四。

  其实,

  虽然没说什么,口头上哪怕再高傲,

  但他在之前拥有一部分力量完全可以剔除周泽重新选一条看门狗时,

  他没这样做,

  而是保下了周泽一起走奈何桥,

  一起还阳。

  或许,

  可以解释成觉得周泽身边还有泰山府君的后手,

  可以解释成周泽那边已经有了不小的起步还有了自己的小团队,

  可以解释成周泽万一撞大运可能找到让自己苏醒的办法?

  但无论怎么解释,

  也无法抹除一条,

  那就是在宫殿中时,

  周泽曾说的那句话:

  我死了就死了吧,你能活的话,别自杀了,好好活下去吧。

  赢勾不欠人情,

  也从不服任何人,

  哪怕是当初的黄帝,

  位列人主,

  开华夏纪元,

  神魔皆拜,

  独他赢勾不拜!

  你以为你看得开,你能看得惯生死,能放得下,能煽情,

  我就不能了么?

  死,

  算什么?

  死,

  也不能丢面子!

  这个场子若是丢了,

  被你这条看门狗比下去,

  那才是生不如死!

  这就是赢勾的脑回路,

  他是这样想的,

  也是这样做的。

  “你这次,打爆了半个地狱,真的是冲动和意外?”

  周泽问道。

  老实说,

  周泽一开始觉得是一场意外,

  但到最后,

  却觉得,

  不像是一场那么纯粹的意外了。

  比如赢勾说过的开生路,

  比如赢勾的分身化千,

  如果只是为了爽一把,冲动一把,豪气一把,

  干嘛弄得这么复杂?

  “呵。”

  那就不是意外了。

  不过,

  在这个时候,

  都饿成这个样子了,

  周泽也不想再去思考太多东西了,

  只是默默地往前走着。

  “阴司残了。”

  “嗯,我看见了。”

  “出去后,好好爬。”

  “爬?”

  “爬!”

  “有点强人所难啊。”

  能当人,

  谁想去当鬼啊?

  而且,

  阴司本就没太阳的,

  结果月亮都被你给撸得这么小了。

  连月光都晒不到了,

  这地狱,

  还有什么意思?

  那血月也是个二货,

  你两次招手,

  它就屁颠屁颠地下来了,

  对了,

  你似乎还忘了给别人封正了,

  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个机会了,

  这是白嫖啊。

  周老板还真有些心疼那一轮血月了,

  赢勾:“下来!”

  “嗖!”

  血月:“燃烧我的卡路里!”

  啧啧,

  居然有一天,

  能同情一轮月亮,

  周老板也觉得这次地狱之行,

  场面上见识上,

  真的是被扩大了太多太多。

  明明自己只是一个小鬼差,捕头都不是,现在却有一种视地狱阎罗们如猪狗一样的自我优越感。

  飘了,

  飘喽。

  “你有证,可以偷偷摸摸地升官。”

  “哦,懂了。”

  还真体贴。

  “对了,反正没事做,你也要睡了,趁这个机会,再教我点东西,一直咖啡报纸再……

  一直翻云覆雨的,

  太单调了一些。”

  ………………

  周泽忘记了到底走了多久,

  总之,

  好久好久,

  一直到他已经饿得快失去意识和知觉时,

  前面,

  忽然出现了刺目的白光。

  赢勾的声音再度传来:

  “念咒,魂归肉身!”

  周泽马上惊醒过来,

  他可不想再重蹈当初灵魂离体飘散后的痛苦经历,

  马上开始念咒,准备定位自己的肉身。

  而这时,

  赢勾最后的声音传来:

  “好……好……活……着……吧……”

  “你说啥?没听清楚,再说一遍。”

  “看……门……狗……”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