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八十一章 杀,一个不留!

第五百八十一章 杀,一个不留!

  小男孩并不喜欢上海这座城市,不是因为这里高楼林立,也不是因为这里人多喧嚣,而是因为站在高处,环顾四周时,总觉得周围穿行的无论是车辆还是人流,都太快了。

  他讨厌这种感觉,莫名地讨厌。

  也是,

  曾寻一处洞穴,一住就是上百年的他,怎么可能会喜欢这种感觉?

  “咋咧,心情不好,皱眉头咧?”

  老道此时也从天台的楼梯口走了出来,

  虽说他走到这里来,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总得站一下岗,刷一刷存在感。

  这个世界上,没有丝毫用处却又需要走形式做的事儿,实在是太多太多。

  倒不是大家缺心眼儿,都喜欢做没有用的事儿。

  而是因为,

  很多人其他屁本事没有,只能做这种没意义的事儿给自己一种自己在做事儿忙碌的感觉。

  比如现在的老道。

  “啧啧,天台好冷啊。”

  “我不喜欢这里的感觉,他们,都好快。”

  小男孩说道。

  “哦,你说的是生活节奏?”

  “生活节奏,是,什么意思?”

  “啊,生活节奏有快慢之分,当然了,其实很多人也不懂这个,却只会张口说说。

  比如很多人提起蓉城时,都会说那是一个生活节奏慢的城市,其实这种说法是错的,只是去一座城市旅游或者看两眼,压根看不出一个屁来。

  这是一种氛围吧,

  打个比方,你身边有十个朋友,其中有八个或者九个,每天都想着苦钱存钱赚钱,你也会不知不觉间被这种节奏带起来;

  但你身边的十个朋友,每天赚到一小笔钱之后,就满足了,去茶馆喝喝茶,去麻将馆打打麻将,你就会觉得我也放松一下,心安理得。”

  小男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其实嘛,体验慢生活的感觉也不用去蓉城,贫道觉得这个世界上很难再找出一个比咱书店生活节奏还慢的地方了。”

  知道他是在开玩笑,

  小男孩配合地笑了笑。

  “还没结束呐?”

  老道后悔没穿大棉袄上来,

  他有一件很多年的军大衣,

  嘿,

  虽说款式很老土了,年轻人不怎么喜欢,

  但那家伙可真是保暖。

  却在这时,

  小男孩目光顿时一凝,

  道:

  “来讯了。”

  “啥?”

  老道没看见小男孩拿出手机,

  也没听见什么报警的声响。

  小男孩却笑了笑,

  身体慢慢地站直,

  而在另一头,

  一声猴啸之音传来,

  竟然是小猴子已然化作了妖猴形态,

  对面一处地方,

  白莺莺头发泛白,

  脚下周边,

  已然染上了一层寒霜。

  更远处的下方,

  许清朗的面容上出现了一道道绿色的符文,

  不难看,

  反而衬托出一股子妖异的妩媚,

  甚至连眼眶里的瞳孔,

  在此时都分裂出了好几块。

  老道赶忙伸手摸向裤裆,有些疑惑地问道:

  “你们咋了?”

  “你没感应到么?”

  宝批龙,

  贫道感应到个锤子!

  小男孩身体向前一倾,

  直接向下自由落地,

  同时他的声音幽幽地传来:

  “感应到,老板的,

  杀机。”

  ………………

  老张只觉得地狱一遭,像是一场噩梦一般,有点像是现实里错跟了一个宰客的旅游团,稀里糊涂地一轮游下来,只觉得各种莫名其妙。

  好在,

  虽说等从宫殿出来时,

  那位判官不在了,

  但还有两个巡检安排了他们出去,

  也没去校验什么试练的结果,

  在当时那种情况下,

  七大阎罗正率阴司大军和赢勾血战,

  其余的时候,

  哪里还有人去理会?

  等到事儿毕之后,

  黄泉路解封,

  那位穿着一身蓝衣的巡检再开白莲,领着这批人赶忙还了阳,这之后,更是片刻没耽搁,又回地狱去了。

  经此一役,

  阴司大变,

  他们也确实没有时间和资格再在阳间悠闲什么,只能马不停蹄地赶回地狱去查看情况。

  老张回来了,

  睁开眼,

  才发现自己的肉身还有些酸痛,像是许久没动的样子,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周遭,

  盘膝而坐了一大群人,

  此时,

  一半以上的人也都魂魄归位起来了,但还有一部分人依旧盘膝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老张看向了周泽,

  发现周泽也属于那一动不动的一群人。

  这让老张有些疑惑,也有些不安,自己没事,老板却出了问题,总觉得很难以交代。

  不过他是明白自家老板的本事的,也没一下子直接认为老板挂了。

  老张还不知道周泽在地狱里搞出的事情,他在那会儿其实就已经被冰冻住了。

  “呵呵,看来,倒霉鬼不少啊。”

  一个女人开口笑道。

  大家都是一起下地狱参加试练的人,

  虽说这试练有些虎头蛇尾,

  而且虽说他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却也明白,

  地狱应该是出了大事情了。

  只是,

  以他们的资格和地位,地狱的事情,和他们其实也没多大的干系,他们连看都看不到,别说去搞事情了。

  而且,

  这一次,

  能活下来,

  已经算是运气很好了。

  这里一小半还盘膝坐在那里的人,

  明显就是这其中运气不好的那一类。

  先前平等王陆和阴柔男子的大战,不断宣泄出来的力量疯狂地砸下来,当真是来了一处“随机大抽奖”,

  枉死了不知多少鬼差。

  随后的一连串变故,活着的人自己都觉得有些稀里糊涂的,估计死去的人也是死得不明不白。

  没办法,

  世道本就如此,

  身为最底层阴司公务员,

  人还能弄个“车”,把自己等人送回来,也算是给了个最后体面了,其余的事儿,也就没人去提了。

  当下,

  在度过劫后余生的复杂情绪之后,

  先前那个想请周泽去里头找技师高乐高乐却被周泽削了面子的男子这时候忽然走到了周泽面前,

  弯腰,

  伸手在周泽面前挥挥手,

  见周泽已然毫无反应,

  当即大笑道:

  “哟,通城的这位大佬,居然也跪了啊,我还想着这种人这么牛叉,总得在命格上和咱们有点区别什么的,看来,也没什么不一样。”

  周泽还盘膝坐着,

  在在场活人眼中,

  显然是没回来,

  没回来,

  也就意味着稀里糊涂地死在了宫殿里。

  在场的不少人,眼里也或多或少露出了些许幸灾乐祸之色,实在是之前周泽的名声,通城鬼差的威势,在这一圈鬼差之中实在是太大。

  且下去之前,

  周泽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的派头,

  也分明是没把众人放在眼里的意思。

  此时,

  周泽死了,

  大家心里喊一声痛快,也是人之常情。

  男子等了一会儿,

  还伸手摸向了周泽。

  这种良好习惯,

  周老板也有。

  杀了一个人之后,

  总得在人家身上检索一番,

  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拾掇起来的挂落,有点像是在网游里杀人捡起装备一样。

  他们都是鬼差,

  是见惯生死的人,

  本就没什么好忌讳的东西。

  老张这时则是主动走到周泽身前,

  怒瞪着这个男子,

  低喝道:

  “你要做什么?”

  说着,

  双手下意识地放在自己腰间,

  手铐没带,

  枪自然也没带,

  一时间,

  老张有些不适应。

  男子看着老张,

  先是仔细打量了一番,

  而后道:

  “你主子都死了,还护着人家的遗体?”

  说吧,

  男子一挥手,

  老张只感到自己胸口一阵麻痹,

  本来的那种搏斗本能一下子僵硬住了,

  硬生生地吃了人家一拳后栽倒在地。

  这时候,

  老张就是想爬起来,

  也只觉得自己胸口一用力就疼。

  他本就没什么特殊的能力,说是鬼差,其实也就多了一个证件,却没有鬼差所具备的力量。

  不过,

  在此时,

  老张还是用颤抖地手拿出了怀中的手机,

  男子见状,

  也没阻止他,

  倒是老张自己本人愕然了一下,

  手机,

  居然没电了!

  天知道自己等人到底去地狱待了多久!

  地狱只有月亮,没有太阳,也没什么办法可以分辨白天和黑夜。

  不过,这个时候后悔自己没换一个超长待机的手机,也有点晚了。

  “嘿嘿。”

  男子笑了笑,

  身边又聚集了几个鬼差,

  其中一个性急的,

  已经弯下腰伸手去扒周泽的衣服了。

  这等人物,忽然崛起,在鬼差圈子里闯出这么大的名头,多半是有什么依仗的宝贝,大家又都不傻,落井下石,本就是人的本能。

  只是,

  那个伸手扒衣服的鬼差整个人忽然一颤,

  周边其余的几个鬼差也随之愣住了。

  之前明明还盘膝打坐,

  之前明明在白莲上也没看见他归来亡魂的这位通城鬼差,

  在此时竟然睁开了眼!

  一时间,

  全场鬼差都有些愕然,

  有人已经在心里寻思着莫非这位没赶上回来的大巴车,

  是自个儿从黄泉路上还阳的?

  正当这个先前打了老张的男鬼差准备装作惊喜说几声恭喜时,

  周泽的眼睛里,

  却在瞬间被一片赤红所覆盖。

  饿,

  他饿,

  两世为人,

  周老板还没这么饿的时候!

  先前在走奈何桥时,

  忍得真的好痛苦好痛苦,

  一个饥饿无比的人放着身边最为精美的珍馐却不能下手,

  这真的是一种天大的折磨!

  现在,

  他回来了,

  他忍不住了,

  他需要进食!

  “杀,

  一个不留!”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