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八十三章 归来

第五百八十三章 归来

  面色,恢复了不少红润,饥饿感被满足了不少,随之而来的,则是深深的疲惫,不过,这些都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

  周泽眼里的血色褪去了不少,目光环视四周,先看了站着的人,然后看了一遍倒在地上基本没多少完整的一群人。

  伸手,

  捂了一下鼻子,

  嫌弃。

  “…………”在场诸人。

  下令杀人的是他,

  结果嫌弃这里环境污秽的也是他,

  这种行为方式,

  还真是挺老板。

  周泽伸手指了指小萝莉,问道:

  “你怎么也在这里?”

  周泽记得出发来上海时,并没有喊小萝莉。

  “我爸带家里人来迪士尼玩,我就来看看。”

  小萝莉给出了这样子的一个解释。

  周泽不置可否,

  转而抬起头,

  看向自己头顶上方还剩余的十多个鬼差亡魂,

  应该是高估了自己的食量,

  或者是太沉迷于准备食物的快感,

  以至于食物准备得太过充分,甚至多了很多,造成了人为的浪费。

  但放他们出去是不可能的,

  哪怕他们一个个为了活命而发誓守口如瓶,但也没人真的会去相信。

  阴司现在自己出了大问题,自顾不暇,自己又有泰山府君的鬼差证,可以遮蔽大部分来自阴司的探查,行事上也可以无拘无束一些。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可以换着花样去作死。

  而且,因为赢勾陷入永久沉睡的原因,自己这边的自保能力其实是直线下滑的,哪怕是引动了一个巡检上来问责自己,对于现在的书屋来说,也是极为棘手的麻烦。

  世面是见识过了,

  但就像是一场梦,

  苏醒之后,

  人还是得学会脚踏实地。

  周泽的目光看向了小猴子,同时自己从衬衣兜里取出了一支钢笔。

  周老板并没有去怀疑赢勾会去骗他,因为这骗的毫无意义,在地狱时,赢勾恢复部分力量后,都可以去和阎罗们对刚了,追着他们的法身一个一个地打爆。

  那时候,

  他如果想,

  光是一个煞笔的封印,

  是拦不住他的,

  他当时没有那么做,

  现在自然也就没必要耍什么阴谋诡计,

  这不符合铁憨憨的画风,

  这样做,

  对于他来说,

  太丢面儿。

  也因此,

  得到很久却除了让其封印赢勾之外其他用途都没使用过的煞笔,

  现在可以取出来,

  在其他地方尝试发挥一些作用了。

  “阴阳冊。”

  周泽对小猴子喊道。

  小猴子嘟了嘟嘴,

  它是天生灵猴,对很多人和事儿有着一种天然的感知能力。

  不过,它也没有抱着不肯撒手,而是默默地从自己小背包里把阴阳冊取了出来,蹦蹦跳跳地来到周泽面前,递了上去。

  周泽手里捏着阴阳冊,没打开它,而是将煞笔放在了封面上,一时间,煞笔自己竖立了起来,连带着阴阳冊也脱离了周泽的双手飘浮了起来。

  阴阳冊如何使用,周泽还是不懂,或许,他现在的水平和官位还不足以操控它,但若是有煞笔作为媒介的话,可能就会有新的发现。

  毕竟,

  煞笔有着自己的灵性,

  这灵性体现在,

  当初赢勾也想要这支笔,

  却因为自己先一步喊出了“煞笔”,

  导致煞笔先对自己进行了认主。

  “收了他们,封印!”

  周泽说道。

  煞笔开始旋转,

  阴阳冊慢慢地被打开,

  天上十多道亡魂被瞬间收入其中,八姑奶黄阿哥他们应该会多出了很多玩伴了。

  也就在此时,

  阴阳冊的封面上出现了一条小黑蛇和一只黄鼠狼的迷你形象,

  它们跪伏在周泽面前,

  祈求着。

  当初,

  周泽曾承诺过,若是自己找到了使用阴阳冊的方法,就把他们放归。

  现在他们自己也是看出来了,周泽可以使用阴阳冊了,所以表露而出,希望周泽能够遵守诺言,毕竟,他们被困在里头,真的很久很久了。

  周泽皱了皱眉,

  犹豫了一下,

  以现在自己的状况来说,

  每多一分力量都是极为宝贵的,

  因为铁憨憨陷入无休止的长眠,

  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

  自己都得靠自己了。

  “等回到书店后,我会把白狐喊过来,到时候,当着她的面,把你们放出来。”

  周泽开口道。

  这算是打算兑现之前的承诺了,

  其实,

  若是现在在场的,只有自己一个人,兴许就直接食言了,但眼下,自己的手下都在这里,若是食言,自己反而下不来台,不是很划算。

  当下,

  周泽在白莺莺的搀扶下站起身,

  指了指四周一片血污的环境道:

  “你们处理一下。”

  小萝莉和一众鬼差点头应了下来。

  …………

  回到了宾馆,

  因为开的是套房的原因,

  所以里面有浴缸,

  周泽躺进浴缸里,

  莺莺给他打沐浴露洗澡。

  地狱一行,周泽没觉得时间过得有多久,因为他一直很充实,跟着赢勾从南杀到北,又从东杀到西,实际上,加上从奈何桥走出来的时间,从自己进入会所到出来,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

  也难怪原本没来这里的小萝莉最后会出现在这里,实在是过去太久了。

  洗完澡,

  换了身干整的衣服,

  周泽靠在床上,

  选择了一个让自己足够舒服的姿势躺着。

  莺莺去准备了一些水果,喂周泽吃。

  “等天亮了,去迪士尼玩玩?”

  “好啊。”

  莺莺在周泽面前从来就不懂什么是拒绝。

  周泽点点头,想睡一觉,却在此时,酒店下面传来了一阵喧嚣声,像是有一群人正在吵架。

  这时,房间门也被敲响。

  莺莺去开了门,走进来的是许清朗。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许清朗问道。

  “既然来了,大家明天就去迪士尼玩玩吧。”

  “哦。”许清朗点点头,“我去准备一下票和vip服务。”

  说完,

  许清朗就走了。

  不过,

  酒店下面的吵闹声还是没停止。

  周泽下了床,走到阳台边,往下看了一眼,发现下面聚集着两批人,像是在茬架,大家在下面吵闹着,就差一步就要干起来了。

  这里是没有黑社会的,他们肯定不是黑社会,当初昆山龙哥的事儿闹得那么大,也不会被官方承认他有黑社会背景,因为昆山距离魔都太近了,你说昆山有黑社会,岂不是说明…………

  周泽干脆双手靠在阳台边缘,

  点了一根烟,

  外头,

  明月当空,

  下面,

  一群人还在打着嘴炮。

  不得不说,

  在刚刚见识过一拳一脚连续打爆阎罗法身的大场面,经历过和阴司大军交锋的恢宏之后,

  再来看小流氓地痞们的约架,

  竟然品味出了一种“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味道。

  下方的两群人,

  各个面色凶狠,

  不停地警告对方,且嘴里不停地冒着自认为很有腔调的词儿,

  吵得乐此不疲,

  但越是这样,

  就越是让周泽觉得他们的可爱。

  而这时,

  莺莺端着一碗面走了过来,也递上了彼岸花口服液。

  周泽站在那里吃面,

  等一碗面吃完,

  下方的流氓越聚越多,双方都呼朋唤友的,吵闹声进一步地增加了,但大家都只是嘴上不停地哔哔,充其量就是手指指着你,但大家都很克制,没有真的开干起来。

  吃完饭,

  再点一根饭后烟,

  吹着小风,

  因为今晚月亮比较明亮,所以天上的星星并不多。

  莺莺送上来一个烟灰缸,

  周泽把烟灰在烟灰缸上抖了抖。

  “老板,感觉你有些不一样了呢。”

  “哦,哪里不一样了?”

  关于地狱之行,周泽没和他们说,除了莺莺和之前来问过周泽行程的许清朗以外,也没人在这个时候来打扰他休息。

  这些事儿,等回到书店后,周泽会和安律师聊聊。

  估计安律师会一脸懵逼的吧,

  他赖以为傲的中层公务员经验,

  可能在听完自己叙述后会分崩离析,宛若三观崩塌。

  不过,

  周老板也没真的尾巴翘上天,

  阴司出了大问题,

  九位阎罗法身被毁,

  这里的影响会是极为深远,

  但失去赢勾的助力之后,

  周泽也有一种从人民币玩家变回普通玩家的感觉,

  现在,

  是真的一个操作不好,

  就直接游戏GG了。

  “老板,寒衣节,过了呢。”

  “哦,啊?”

  周泽笑了笑,

  伸手搂住了莺莺的肩膀,道:

  “过了就过了吧。”

  只可惜,

  这次去地狱没见到白夫人,也不知道白夫人在地狱过得怎么样。

  至于说烧掉莺莺,

  那是不可能的。

  谁要烧掉她,

  周泽第一个和他拼命。

  就算白夫人当初有什么算计,

  在这次地狱之行之后,连地藏王菩萨都见过的周老板,真不觉得这点算计算什么了,至少战略上可以藐视对方了。

  莺莺把头靠在了周泽胸口,

  周泽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青丝。

  “信不信老子把你爹妈一起捆在棺材里给火化掉?”

  下面,

  一位暴躁老哥开始放嘴炮了。

  周泽闻言,

  本来还觉得挺有意思的流氓混混茬架一下子就反感起来了,

  顺手拿起阳台上放着的烟灰缸,

  直接向下砸去,

  无论砸到谁,

  都不会是无辜的。

  “砰!”

  下方传来了一声惨叫,

  一个人,

  头破血流,

  而这,

  更像是导火索一般,

  放了很久嘴炮的两群流氓终于打了起来,

  酒店下方,

  一时间鸡飞狗跳。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