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八十六章 挖出莺莺的地方

第五百八十六章 挖出莺莺的地方

  可惜的是,

  周泽把整本“日记本”都翻了一遍,都没能找到第二篇关于白夫人祠庙的记载,基本后面的书信日记张謇先生都是在讲教育和实业的事儿,关于自己身边发生的事儿已经很少提了。

  尤其是之后一战结束,民族实业再度遭受打压,张謇先生遇到的问题也不少,后面的日记和信封里,透露出的更多的则是忧国忧民的心态。

  唯一发现的线索,到这里时,就算是断了。

  历史上,哪怕是王侯将相身上发生的事情,很多时候被记载时也会很模糊,甚至还会有春秋笔法大行其道。

  而如果精确到一个地方小县城的一个小祠庙的话,想要找到准确的文字记载,就很难很难了,又不是那种知名的神话人物,影响力和局限性也就异常明显。

  从小博物馆里出来,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周泽在马路边坐了下来,点了根烟。

  莺莺从头到尾都有些不明所以,她不知道老板忽然找自家夫人的记载做什么,这时候,也不敢多说话,就在周泽身边乖乖地站着。

  因为这件事,

  肯定和自己有关系。

  “我说老板啊,到底是怎么了?”

  安律师忍不住问道。

  “下午在迪士尼时,碰见一个空的卡通套,跑来和我说关于寒衣节烧莺莺的事儿。”

  周泽面色凝重地回答道。

  “那个白加黑夫人回来了?”

  周泽摇摇头,“不能确定,我只发现了那个卡通人物的不对劲,但没能真正发现她的踪迹。”

  “不可能是她回来的吧,她当初不是把莺莺送给你,然后自己下地狱靠以前积攒的功德捐一个出身去了么。

  这个时候,地狱恰逢大变,她还能有心思跑上来蹦跶?”

  “我也是这样想的,但问题是,不管是不是她本人上来,但寒衣节的事儿,好像并没有真的过去。”

  “呵,那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又不算是什么大事儿。”

  安律师不以为意,他更想听的还是地狱大变的细节,至于莺莺的事儿,他真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退一万步说,就算白夫人真的又跑上来了,合着书屋里这么多人,还怕她不成?

  不过,

  再看看周泽现在焦急的样子,

  安律师也能理解了。

  自家老板,对其他人的态度,只能用寡淡来形容,但对这个僵尸女仆,则完全不同。

  “老板,是因为没把我烧了,所以出事了么?”

  莺莺怯生生地问道。

  周泽瞪了她一眼,没好气道:“如果你要说只要把你现在烧了就没事儿这种话,我可是会很生气的。”

  白莺莺嘟了嘟嘴,

  她真想说这话,

  半年前她就为了寒衣节给自己定制了一张竹床,

  只可惜,

  一直给租金让厂家放在仓库里,

  没能拿出来。

  倒不是莺莺一心求死,而是想着万一老板心血来潮想在寒衣节时把她给烧了,一时间找不到竹子老板犯愁怎么办?

  “其实,你不该这么早回来的,既然那家伙在迪士尼里显露出了踪迹,最好在迪士尼那边再查一查。”

  安律师分析道。

  周泽摇摇头,“那不是分身,也不是傀儡,对方根本就没给我顺藤摸瓜的机会,留不留在上海,没什么区别。”

  安律师闻言,若有所思。

  “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这件事儿不解决,我总觉得可能会出什么大问题。”

  周泽可不想之后哪天不经意时,

  白莺莺忽然出了什么问题,

  这是他不能承受之重。

  “老安,能有渠道查到当初下地狱之后到底谋了什么官身在哪里高就么?”

  “老板,这个不可能,且不说现在地狱自己一团乱麻,就是搁在以前,以阴司那种复杂的派系关系,除非资格足够高,否则也很难去查一个精准的人。

  而且,地狱不光只有阴司,万一白夫人去投了其他的势力,也是有可能的,阴司是朝廷的话,其他派系就是藩王,他们那里也是有官身的。”

  “唉。”

  周泽现在有些后悔,

  早知道自己在地狱时,

  自己就该让铁憨憨不急着打爆一个阎罗的法身,

  而是直接逼问他:

  “通城白夫人,你认识么?”

  当然了,

  这个只能是想想罢了,事后诸葛亮也没什么意义。

  “这样吧,我想想办法去找找附近的山精野魅,看看能不能从他们那里获得一些线索,只可惜现在这个世道,礼崩乐坏,土地神和山地神早就十不存一,大部分都断了编制,如果能找到当地的土地爷问问,那…………”

  “土地爷别想了,好像被我吞了。”

  “…………”安律师。

  “你再去找找其他的吧。”

  “嗯,只能这样了,不过,老板,你晋升捕头的事儿,我帮你安排好了,也是该升个官儿了,至少能把名分确立下来。不过可能要去云南。”

  一个捕头,手底下五个鬼差,算是把小班子彻底固定住了。

  趁着这会儿地狱自己大乱,阴司内部出了极为严重问题时,高筑墙广积粮的事儿,也得加快了。

  “先把这件事解决了再说。”

  周泽的态度很坚定。

  “成,事不宜迟,我先出发了,待会儿我给老张也打个电话,让他也帮忙查一查,不过这事儿毕竟不是查案子,他也没太多的办法。”

  分开之后,

  安律师一个人开他的车离开了,

  周泽和莺莺则是上了另一辆车。

  “老板,给你添麻烦了。”

  莺莺坐在副驾驶位置上,

  轻咬红唇,

  显得很不好意思。

  身为女仆,自己的任务就是让老板舒舒服服开开心心的,但眼下,自己却成了老板的麻烦。

  “别瞎想,放心吧,问题不大的。”

  周泽伸手,搭在莺莺的肩膀上,

  “我不知道那个家伙到底是不是白夫人,但她既然没直接出现在我眼前,很显然,她也在忌惮,也在害怕。

  你老板我在地狱,这次是见了大世面了,这点小波澜,不算什么。”

  “嗯,老板最厉害了!”

  周泽笑了,

  他和莺莺之间的关系,

  似乎不像是纯粹的男女之情,但相处久了下来,却也是真的离不开她了。

  两世为人,周泽也知道自己的性子太过于淡薄了,许是出身和经历的原因吧,比如自己和王轲当初离开孤儿院后,十多年没联系和见面。

  但越是这种自私寡恩的人,一旦真的遇到自己愿意珍惜的人,往往越是不愿意撒开手。

  “老板,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莺莺发现车并不是向回书店的路开。

  “到了就知道了。”

  确实是,到了就知道了。

  这块地,

  依旧荒芜着,

  周泽当初打探过,这块地据说是某个开发商拿的地,想蒙混过关改变一下用地属性,结果和上头一阵扯皮,扯来扯去,就耽搁了下来,反正地就这样圈着,长草。

  不过这块地圈起来也有阵年头了,估摸着那位开发商就算什么都不做,转手一下也能赚个不少。

  而这里,

  就是当初白夫人宴请周泽许清朗的地方。

  犹记得当日,

  这里摆下了十多桌,莺莺燕燕往来穿梭,这还是周泽第一次见到那种场面,虽说后来去小男孩地洞里时,那里的场面比这里大得多了,但论起震撼,还是第一次的这里所留下的印象最为深刻。

  莺莺也认出了这里是哪里,不过她什么都不说,只是小心翼翼地跟着周泽往里走。

  走到一个坑前,

  周泽蹲下来,

  笑了笑,

  这坑,

  居然还在。

  “莺莺啊,当初我就是从这里把你给挖出来的。”

  “嘤……”

  还记得当初是自己和许清朗合力把棺材挖出来,但许清朗一碰莺莺的身体,就冻得受不了,而自己伸手去触碰时,只觉得浑身舒爽,好不惬意!

  或许,

  二人的缘分,

  在那时就确定下来了。

  为什么来这里,周泽也不懂,或许,这里是白夫人最后留下痕迹的地方吧。

  不过,

  就在此时,

  周泽目光忽然被前面的一块白布吸引住,马上走过去,从灰烬堆里把白布给取出来,这里,不久前曾有人在这里烧纸钱。

  这是怎么回事?

  灰烬下方,还有香灰遗留的痕迹,应该是几天前才烧的祭祀。

  这里又不是坟头,只是一块荒地,谁会跑到这里来烧纸钱?

  紧接着,

  周泽又发现在灰烬前面的石头上,似乎还留下了异样的光泽,在月光的照耀下,尤其明显。

  把手放在石头上,感知到些许的特殊凉意,这块石头,曾被鬼魂接触过,浸润过鬼气,寻常人无法察觉到异常,但周泽却能够清楚地分辨和确定。

  有人在这里烧纸,

  有人坐在火堆前,

  享受着供奉!

  那个坐在那里享受供奉的,

  是……

  周泽站起身,

  看向前方,

  赫然发现前面的地面上,

  竟然还有好多个灰烬堆痕迹,但已经很浅了,不仔细去找根本发现不了,因为这里是荒地,没人打扫,所以哪怕是刮风下雨,这浸润到泥土里的黑色以及旁边树杈的焦黑,也无法被完全抹去。

  周泽咬了咬牙,

  他忽然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

  那位白夫人,

  其实根本就没下地狱!

  她一直,

  都在通城!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