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八十七章 雷电法王

第五百八十七章 雷电法王

  这个地方,周泽自从当初把白莺莺挖出来以后就没回来过,莺莺也从没回到过这里,其实,若是有心一点的话,兴许可以早点发现这里的异常。

  但或许白夫人就是抓住了这一点,所以并未做什么遮掩,说一声我下地狱了,然后大大方方地在这里留下了这般清晰的痕迹。

  甚至,

  白夫人可能一直都站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在这一年多以来,她其实在注视着书屋,隔着书屋的玻璃窗,或许是清晨,或许是深夜,不时都会有一道白色的倩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又悄无声息地离开。

  而周泽,

  包括书屋里的所有人,

  都没能察觉到。

  舔了舔嘴唇,

  周泽看向了站在自己身边的白莺莺,

  寒衣节明明过去了,

  自己没烧人,

  白夫人却又跳了出来,

  她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有太多的不能理解,却没办法获得答案,至少,在抓住白夫人之前,这些疑惑,都没办法去解释了。

  站起身,

  周泽招呼莺莺一起回去,

  白夫人到底是什么段位,周泽不清楚,但也没太多的重视,那个女人,再厉害能厉害得过地狱的阎罗?

  但就是被这个女人在暗地里盯着,

  总觉得不舒服,

  如芒刺在背,

  而且,

  她或许没办法对自己做什么,

  但莺莺可是被她陪伴和滋养了两百年,

  说她没有针对莺莺的手段,

  周泽第一个不信。

  “莺莺。”

  “老板?”

  “如果忽然有一天,白夫人出现在你面前,你会怎么做?”

  莺莺看了看老板,陷入了沉思,

  她知道老板话语里是什么意思,

  也明白老板虽然这是问话,但想要的答案,只有一个。

  她在犹豫,

  她在纠结,

  若是换做普通男朋友这类的角色,

  这时候早就上去哄了,怎能让自己的小女友陷入这般纠结的境地之中?

  但周泽只是专心开着自己的车,

  没有去理会,

  直男就是直男,

  虽说周泽前阵子对铁憨憨的那句:“没有我当初的精华你活不到现在也不可能取得如此的地位”也是很看不下去。

  但二人,其实有点五十步笑百步了。

  否则,

  上辈子周泽的条件这么好,也不可能一直光棍着。

  优秀的外科医生,在医院里爬得也很快,至少在市民阶层里,也算是“金龟婿”的存在了,

  但周老板硬是能在没生理疾病没心理疾病没任何外界因素干扰的前提下,

  凭自己的本事,

  光棍了下来,

  一般人同等条件下还真做不到!

  “老板,如果看见夫人的话…………”莺莺鼓起勇气,坚定道:“人家会把她打爆!”

  周泽笑了,

  点点头,

  他不怕白夫人会正面来犯,

  事实上如果白夫人有那个水平有那个本事的话,

  又何必在迪士尼遮遮掩掩玩一手云遮雾绕?

  生活毕竟不是电视剧,周泽要避免的,还是电视剧里的那种脑残圣母情节,比如白夫人走到莺莺面前,莺莺顾念旧情怎么了怎么了;

  这种剧情发展,才是最狗血最可气的。

  现在,

  有了莺莺的承诺,

  周泽清楚,

  这个坑被自己埋掉了。

  莺莺把头靠在了周泽的肩膀上,

  闭着眼,

  这种抉择,对于她来说,也的确有些残酷,相当于是逼迫她在父母和男友之间决裂。

  “莺莺啊。”

  “老板啊~~~”

  “我从没想过要烧了你。”

  “嗯,人家知道呢。”

  “所以,别伤心了。”

  “嗯,好的老板。”

  “乖,叫一个听听。”

  “嘤嘤嘤……”

  “嘿嘿。”

  …………

  终于回到书店了,

  在地狱里,

  周泽想念书店,

  在上海,

  周泽想念书店,

  离开通城后,

  就一直在想念书店。

  有阳光,有报纸,有咖啡,有冰糖,有厨娘,

  或许,

  对于周泽来说,

  书店,

  意味着一种生活态度,他迷恋其中,不可自拔。

  而这种生活,才是最珍贵也是最愿意去保护和维系的存在。

  只是,

  下车后,周泽却发现书店的灯是关着的。

  小萝莉发了信息说她回家了,等放寒假时再住回书店,安律师出去找白夫人的线索了,老张应该也在警局那边,

  但书店里至少还有老道和许清朗他们,不可能没有人。

  推开门,

  周泽看见吧台上点着两根蜡烛,

  老道坐在吧台后面,一张长马脸在火烛的映照下散发着晦涩莫名的光泽。

  “钱小豪来取景拍鬼片啦?”

  周泽问道。

  路上其他店面还亮着灯,显然不可能是停电。

  “不是,老板,有原因的。”

  老道解释道。

  “呵。”

  周泽伸手,打开了开关,一时间,灯亮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阵低沉的叫声从角落里传来,

  周泽看过去,

  之前没注意,

  那个角落里居然有一个学生模样的男生蜷缩着身子躲藏着。

  不是活人,

  是个鬼,

  是业绩。

  安律师之前才和自己说,等过阵子和自己去云南,把最后一笔业绩补上去,直接晋升上捕头。

  但现在,

  蚊子腿也是肉,

  既然有业绩上门,

  岂有不取之理?

  “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

  男孩双手抱着膝盖,

  不停地哆嗦着。

  “开了灯,他就一直叫唤。”

  老道有些无奈地说道。

  老板没回来,小萝莉回家了,书店里,也没个鬼差,老道又不能把人赶走,否则以老板的脾气自己敢弄走他的业绩,

  呵呵。

  但那家伙一直在叫,

  老道也受不了,

  如果是活人的话倒是无所谓了,塑胶带直接封住嘴,

  但人家是个鬼啊,

  你拿什么去封?

  也因此,

  老道干脆关了灯,

  点了蜡烛,

  只要灯不开,

  那个男孩就不会叫了。

  男孩穿着一身运动服,看起来有十六七岁的样子,面容还算清秀。

  可惜了,

  这么年轻,

  就死了。

  周泽稍微可怜遗憾了一下,却也没做多想,自己也是三十而立就死了,事业人生新阶段呢,谁来替自己可惜?

  当下,

  周泽直接看向老道,“饭食准备了么?”

  书屋规矩,

  送鬼上路前,

  请一顿便餐,

  顺带多扣点钱。

  “没呢,刚在准备,你不回来我准备什么。”

  许清朗这时端着两个冷盘走了出来,没鬼差在,也没人能送这孩子上路。

  “那就准备吧,让他吃好喝好上路。”

  说着,

  周泽伸手掏了掏自己的耳朵,

  女鬼哭叫还讲究个抑扬顿挫宛转悠扬什么的,

  听多了还挺有意思,还能品出钢琴曲的感觉;

  但这个男孩一直在那里压着嗓子低喊,

  那感觉就很膈应了。

  周泽有些理解老道了,

  干脆自己又走过去,

  把灯给关了。

  灯关了之后,

  男生就不哭了。

  等许清朗那边安排妥当后,

  老道去请了男孩进了包间。

  小木桌,

  小板凳,

  老黄酒加几个冷盘,凑合着吃吧。

  男生坐在那里默默地吃着,灯关了之后,他倒是恢复正常了,吃得很香。

  “唉,可怜的孩子,这么年轻就没了。”

  老道坐在旁边有些唏嘘。

  对于孩子,老道心里向来多一些慈悲之心。

  “对了,老道,你那个直播多久不开了?”

  周泽问道。

  似乎有好一阵子没看见老道开直播骗打赏了。

  “不敢开喽,最近管得严,万一被哪个蛆心的孽障、没造化的种子给举报了;

  安一个宣扬封建迷信的锅上来,直播间被封了不说,之前的打赏说不定都分不到了。

  等过阵子呗,风头过了再开播。”

  老道的直播间倒是有不少死忠水友,当初连冥币都能按照天地银行的市值给卖出去,足以可见老道的牛逼。

  这时,

  许清朗走了过来,拿着两杯鸡尾酒,一杯给了周泽,道:

  “你忙的事儿怎么样了?”

  “还没头绪。”

  “嗯,地狱呢?看安律师之前在微信群里的说法,是发生大事了?”

  “感兴趣?”

  “有点好奇。”

  “等老安回来我们开个座谈会一起说吧,我懒得说第二遍了。”

  “好。”

  “老板,你洗澡么?”

  莺莺去准备衣服。

  “等会儿吧,等他吃完。”

  把人送上路了,再洗澡。

  “好嘞。”

  莺莺先上楼铺床单去了,老板爱干净,书屋的床已经一周没人睡了,床上的东西肯定得换一套。

  这些事儿,已经不用周泽吩咐了,莺莺自己心里有数。

  “吱吱吱!”

  小猴子这时候跳到了周泽身前,

  伸出爪子轻轻摸了摸周泽的口袋,

  它摸的是阴阳冊。

  “等狐狸明天来了,我就放你那俩朋友走,我说到做到。”

  “吱吱吱!”

  小猴子高兴地手舞足蹈,

  它手里拿着老道给它买的玩具,

  老道对它是真当亲孙子,玩具是一大堆,

  小猴子现在手里握着的是一把钉耙,

  按了按钮之后,

  钉耙会不停地灯光闪烁,

  且发出“滋滋滋滋滋”的电流声。

  再加上关着灯,

  所以小猴子挥舞起来时,

  还真有些银蛇乱舞的味道,

  只可惜大师兄抢了二师弟的兵器。

  而旁边包厢里则是忽然传来了一声尖叫,

  刚刚还在乖乖吃东西准备上路的男生忽然从椅子上跪了下来,

  双手抱着头,

  惊恐无比地叫喊道:

  “不要电我,不要电我!

  求求你,不要电我,不要电我!”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