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八十八章 听令!

第五百八十八章 听令!

  “这是咋滴了?”

  老道摸了摸头,看着那男生畏惧颤抖的模样,心里还真有些不是滋味儿。

  这倒不是老道太心善了,再心善也总有个度儿,老道只是单纯觉得这孩子到底经历过什么,变成鬼居然也不安生。

  俗话说,

  人死如灯灭,

  生前多坎坷多痛苦,

  大不了从天台上纵身一跃,

  一切,

  也就解脱了。

  事实上,

  老道在书店上班以来,遇到的自己上门的鬼魂也不少了,无论生前怎么死的,过得如何,死后,大体也是规规矩矩乖乖的。

  这里毕竟是当地鬼差的法场,有着老板的咸鱼威压在,鬼魂们也都战战兢兢。

  而这个娃娃,

  从进来后只要一开灯就开始叫,

  现在更是被吓成这个样子,

  作孽哦。

  老道赶忙把小猴子手上的玩具给收了起来,不要再给人吓得连上路都不得安生了。

  “生前被压抑折磨久了吧。”许清朗站在边上猜测道,然后,他看向周泽,问道:“但惨死的鬼来书店的也不少,这么极端的,还真少见啊。”

  周泽则是喝了一口酒,道:

  “被折磨得太久,一些心理创伤已经深入灵魂了呗,之前警局下面的鬼子活体研究所,那里的亡魂,也差不多是这样。”

  “没这么夸张吧?”

  许清朗耸了耸肩,有些不信,继续道:

  “那可是战争年代。”

  现在这个年代,想找这种折磨,也没这种环境才对,就算是进了黑煤窑,也不至于弄成这样。

  “软刀子割肉,也是疼的,甚至,更疼。”

  周泽放下了酒杯,拍拍手,老实说,送走的鬼魂多了,死去的人总是有故事的,而且基本以悲伤和留恋等这些负面情绪为主题。

  故事听多了,也就有抵抗力了。

  这孩子到底遇到什么事儿,

  周泽也懒得去管,

  他只是个鬼差,又不是超人。

  “吃也吃了,喝也喝了,送你上路吧,放心,到了黄泉路上,你就不怕了,过奈何桥时,和我对那位小姐姐问个好。”

  说着,

  周泽指甲在面前画了一个圈,

  漆黑的方框出现,

  地狱之门被开启。

  送人上路后,

  自己也能洗澡休息去了,

  今儿个上午去了迪士尼,下午又找东找西的,也着实是累了。

  “不要电我!不要电我!

  我们会乖的,我们会很乖的,我们一定会很乖很乖的,我们会非常乖的,不要电我,不要电我!”

  男生还在不停地祈求着,

  几乎是跪在地上磕头了。

  “老板,不对啊,他说的是‘我们’。”

  老道马上阻拦到周泽面前说道。

  “你耳朵背了,我没听到。”

  周泽绕开老道,打算去抓那个男生的亡魂。

  哈卖批,

  我这儿是书店,

  做的是送鬼下地狱的生意,

  又不是开封有个包青天!

  “贫道没听错,绝对没听错!”

  老道马上伸手抓住了周泽的手臂,恳求道:

  “老板,我这人就是贱,就是见不得娃儿受苦。”

  周泽点点头。

  “但你想想啊,老板,他死了,他说‘我们’,是不是还有很多其他人和他一样在被折磨着?”

  “我没听到!”

  “老板,我这是为你好啊,万一明天或者后天,又遇到一个,两个,和他一样的,你的良心不会痛么?”

  “习惯了。”

  良心我都吃过了,

  痛个屁!

  “那他们可是你害死的啊!”

  “中东每年死那么多人,我也得愧疚?”

  “不是,不是,老板…………”

  老道知道自家老板是个什么性格,

  但这个时候人家装傻,

  他也没办法了。

  “老周啊,如果以后再来几个的话,咱这大晚上的,可都不能开灯了,怪麻烦的,你想点着蜡烛晚上看报纸?”

  许清朗这个时候也开口道。

  不是老许被老道也传染了“圣母病”,

  而是因为他看见那个孩子跪伏在地上痛哭祈求时,

  他的灵魂居然也在不停地闪烁,

  这股子畏惧,

  竟然深入到了这种地步了么,

  连魂体都难以保持住了?

  这是人死后,也要折磨得你魂飞魄散啊!

  周泽笑了笑,

  舔了舔嘴唇,

  手一挥,

  地狱之门被驱散,

  伸手,

  指了指老道的脸,

  “嘿嘿,老板,贫道知道你还是心善的。”

  “莺莺!”

  “在的,老板。”

  “洗澡。”

  “好的,老板。”

  周泽去洗澡了,

  留下那个男生的亡魂在包间里。

  等洗了澡从莺莺手里接过了干净的衣服穿好走出来时,

  老道和许清朗也恰好从包间里走出来。

  “王朝马汉,问出什么来了?”

  “大人,此间必有蹊跷!”

  许清朗也调侃着回应,脸色,却不是开玩笑的样子。

  老道则是走到周泽面前,有些犹豫道:

  “老板,给老张打电话吧,这事儿,归他管。”

  “这孩子是不是被送到类似民间私人的少管所去了?”周泽问道。

  “额,老板,你知道?”

  “你们不看新闻的么?”周泽说着做了一个手势,把手放在了小猴子胸口位置。

  “吱吱吱吱!!!!!”

  小猴子当即手舞足蹈,像是在发羊癫疯,

  完美配合了自家老板的演出。

  “瞧着,连猴子都比你们新闻看得多。”

  “吱吱吱!”

  小猴子挺起胸膛,骄傲脸。

  “算了,不用找老张了,老张也不方便处理这事儿,老道啊,既然你想管,你自己就去管吧,地方问出来了吧?”

  “问出来了。”

  老道点点头。

  “那你就去吧,孩子们还等着你去解救呢。”

  周泽打了个呵欠,

  准备喊莺莺上去睡觉了。

  “不过,老板,贫道一个人?”

  老道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

  他,

  还是很有逼数的。

  符纸兴许对鬼魂有点用,

  但对活人,

  没啥用啊。

  至于带猴子去,好像也不是很方便,总不能让猴子在人家看守所变成大猩猩把人都摔死吧?

  而且,猴子的形象有时候很方便,但有时候却很不方便。

  老道的意思是,

  最好是能带个有人样的,

  还要能打的。

  “我不陪你去。”

  周泽直接拒绝了老道的幻想。

  他可不想明早起来,就跑去和老道当飞天小女警,看看报纸喝喝咖啡晒晒太阳不舒服么?

  好不容易从地狱走一遭出来,总不能不给自己放个假吧。

  “那…………”

  “咱店里还有谁空着呢?”

  小萝莉在家,

  不方便找她再出来。

  黑小妞腿脚不方便,而且这女人,下手不知道轻重。

  死侍得陪着种菜,

  这是书屋第一大事,任何事情,都是种菜至上。

  老道看向了许清朗,

  许清朗不置可否,

  他倒是无所谓。

  “他得做饭。”周泽直接帮许清朗拒绝了。

  许清朗给老道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这时,

  书屋的门被推开了,

  小男孩走了进来,

  寂寥的背影寂寥的人,

  踩着月光归。

  “你去哪儿了?”

  周泽问道。

  “送她回家了。”

  “还陪她玩耍到现在?”

  “在外面,看着她卧室灯熄了,我才回来的。”

  说着,

  小男孩伸手,

  从自己小口袋里取出了一包烟还有一个打火机,

  摇出一根,

  咬在嘴里。

  “我一个人慢慢走回来的。”

  周泽走上前,

  伸手抢过了他的烟和打火机,对着他脑袋敲了一下,

  “小孩子,学什么不好学抽烟。”

  说着,

  “啪!”

  自己点了一根,

  妈的,

  居然还买九五至尊!

  吐出一口烟圈,

  看着自带情圣忧郁光环的小男孩,

  周泽直接指着他对着老道喊道:

  “就他吧,明儿他陪你去,你出主意,他跟着你。”

  说完,

  周泽又对小男孩吩咐道:

  “这次,不准杀人。”

  小男孩有些茫然,

  不知道自己被安排要去做什么,

  但似乎很无所谓,

  人生已然如此了,

  又何必去在意其他呢。

  周泽又敲了他一记毛栗子,

  “安律师今晚估计不回来了。”

  “哦,那我先上去了。”

  小男孩拖着寂寥的身躯,

  一步一步地走上楼梯。

  “嘿嘿,老板,现在咱也算是兵多将广了,一些事儿也不用您亲自出马,直接指派一个手下就好了。

  还真有一种当反派的感觉。”

  周泽白了老道一眼。

  “老板,要不过几天我给您订制一些木片儿,就像是电影里县太爷用的那个传令签子一样。

  以后再遇到什么事儿,

  您就直接拿一根签子,往前一丢,

  喊一声:谁谁谁听令!

  想想,

  还挺威风的呐。”

  说着,

  老道还做了一个“投掷”的动作,

  甚至还配音了一下:

  “biu!”

  周泽用一种看ZZ的目光看着老道,

  老道讪讪一笑,

  “额,贫道先睡了。”

  老道领着猴子上去回房间了。

  许清朗收拾好了包间的碗筷也上去休息了。

  周泽把那杯鸡尾酒又端起来,喝了一口。

  这时,

  白莺莺走了过来,

  道:

  “老板,新床单已经铺好了呢。”

  周泽点点头,

  而后手在吧台上虚抓一把“空气”,

  向前一丢,

  “biu!”

  莺莺在旁边看着,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又不敢习惯性地夸老板好棒,

  怕更尴尬。

  所以问道:

  “老板,这是?”

  周泽笑了笑,随即严肃地低喝一声,

  故意在莺莺面前开玩笑道:

  “泰山府君,

  听令!!!!”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