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八十九章 弟子规!

第五百八十九章 弟子规!

  没有传令签子,也没什么身份令牌,大早上的,小男孩就被老道喊起来,开车来到了通城下面一处叫做观音山的小镇。

  车外,

  是个大门,老厂的宿舍楼改造,换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张氏国学教育研究基地”。

  左右两边,

  挂着一副对联:

  上联:万卷古今消永日

  下联:一窗昏晓送流年

  挺破旧的一个地方,但拾掇拾掇打扮一下,颇有一种暗娼场子里头牌花魁的感觉;

  呵呵,

  只是无论怎么附庸风雅,依旧摆脱不了一种东施效颦的氛围。

  现在还早,

  老道去买了点包子豆浆,坐在车里自顾自地吃着。

  小男孩是不吃的,他只是把车窗打开,很平静地道:

  “昨天,你稽越了。”

  “啥?莫名其妙地跟我扯这种词儿做啥。”

  老道喝了口豆浆,装作没听懂的样子。

  “老板不想管闲事儿的。”

  “这不是闲事儿,都人命关天了。”

  “这是闲事儿。”小男孩很认真地说道。

  老道摇摇头,想了想,然后笑了笑,道:

  “这么和你说吧,贫道我活这么大岁数了,吃过的…………”

  老道噎住了,

  因为他忽然想到,

  眼前的这个小男孩,

  年纪比自己大得多得多啊!

  自己在他面前倚老卖老?

  小男孩不以为意。

  老道咬了咬嘴唇,继续道:

  “贫道能活这么大,不容易啊。”

  小男孩点了点头,

  根据他对老道以前事情的了解,

  确实深以为然。

  “积德行善,也不是说说而已,你以为就靠这个?”

  说着,

  老道把一叠冥钞拿出来甩了甩,

  “这玩意儿有用,但不全管用,老板这次刚从地狱回来,又在上海那家会所里杀了那么多的鬼差,啧啧。”

  “直接说吧。”

  “嗯,直接说,我啊,就觉得心里有点不踏实。”

  “呵呵。”

  “你不信是吧?”

  小男孩不说话。

  “算了算了,就当贫道圣母心犯了吧,咋滴了吧,他老板不也一样,想轻松过日子,但被说几句不能装傻了,还不是把你派出来了?”

  小男孩打开了车门,下了车。

  老道也赶忙跟着一起下车,叮嘱道:

  “老板说过的啊,不准杀人。”

  这个吩咐,

  必须得重复一下,

  老道还真担心小男孩进去后,

  这个培训班直接血流成河了。

  小男孩点点头,转身,走向围墙那边。

  “如果遇到你看不爽的,不打死,打残还是可以的。”

  老道加了一句。

  小男孩摇摇头,

  不能理解,

  他的善恶是非观,

  肯定和老道不同。

  “那你尝试把我的视角代入一下呗?”

  老道建议道。

  “一起去吧。”

  小男孩说道。

  “不了不了,我不去我不去。”

  老道摆摆手,

  不敢去。

  小男孩不再说什么了,

  走过去,

  一跳,

  跳过了围墙,

  也就看不到了。

  老道坐回了车里,

  把有些凉了的包子拿起来,继续啃着。

  啃了好几口,

  最后鼻子有些酸,

  “妈嘢,

  回去忍不住玩了把游戏,

  爹妈直接说要把你再送回来改造,

  你就直接吃安眠药自杀了,

  娃儿哦,

  你何苦呢?”

  说着说着,

  老道又继续硬啃着包子,

  咀嚼得很用力。

  …………

  “父母呼,应勿缓。

  父母命,行勿懒。

  父母教,须敬听。

  父母责,须顺承…………”

  才八点,

  里面的教室里,已然是书声琅琅了。

  小男孩文化素养不低,毕竟活了这么多年了,知道这里面念诵的是《弟子规》。

  透过窗子,

  可以看见里头的学生一个个贴着墙壁站立,

  只穿着薄薄的衣服,

  一边瑟瑟发抖,

  一边在大声背诵着。

  此时通城已经入冬了,天气,挺冷,街上已经都是羽绒服。

  “高点!”

  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

  男子穿着长袍,

  估计是孔乙己的同款,

  脚下是球鞋,

  手里拿着教鞭,

  戴着墨镜,

  要多不伦不类就有多不伦不类。

  “高点!”

  “再高点!”

  “用里背,用力喊,投入了,就不觉得冷了,都听到没有!”

  背诵声,

  开始加大。

  小男孩微微侧头,

  不觉得有什么。

  正如他之前在外面和老道所说的那样,

  他的是非善恶观和普通人是不同的,所以并没有觉得教室里正在发生的事情有什么不对和特殊的。

  继续往里走,

  上了二楼,

  这里人就少多了,

  看来这个培训班的人并不是很多,也就楼下三个教室,学生可能也就一百来个。

  其实,

  这已经算是多的了,

  这里,

  毕竟不是正儿八经的学校,也不是正儿八经地培训班。

  而且,

  这里的学费,可不低。

  小男孩觉得这里很无聊,很没意思,他只是下意识地开始寻找老道所说的“电击室”。

  似乎,

  那个地方,

  才是问题症结所在。

  小男孩找到了,

  但里面有人。

  他的身体跳上去,整个人贴在了天花板上,透过门上的窗户看向里面。

  老板说,不能杀人,老道说,遇到看得不爽的,可以打残。

  他需要思考,

  谁应该被打残。

  里面的布置,

  空荡荡的,

  但人不少。

  三个穿着长衫的男子,

  还有两个年轻人,看起来十七岁的样子。

  俩年轻人正在挨训斥,

  一个目光闪烁,不时地偷偷瞄着前面的电击椅,心怀畏惧,在呵斥声中,不停地喊着“事实是”“我错了”“我错了”。

  另一个,

  目光微瞥,

  一副我很吊,

  老子懒得搭理你们的样子。

  小男孩忽然想到了昨晚自己回书店时,看见的那个男生,那个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男生。

  忽然间,

  他的脑海里,开始脑补出那个男生以前一脸吊吊的样子。

  不过,

  吊吊的男的,

  没被怎么样,

  那个很畏惧的男生则是被两个长衫抓了起来,

  直接压着坐在了电击椅上。

  椅子上又锁扣,有带子,直接绑上了,能挣扎,却无法脱离。

  接下来,

  就是很乏味的一幕了。

  通电了,

  叫喊了,

  而且还尿失禁了。

  很无聊,

  真的很无聊,

  至少,

  在小男孩眼里是这样子的,

  这种刑罚,

  上不得台面,也忒小家子气了,他见过更多比这个更为恐怖的刑罚。

  似乎是为了杀鸡儆猴,

  之前那个吊吊的男生此时脸上不见吊吊的意思,

  转而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三个长衫对着他继续呵斥着什么,

  似乎是给他足够的时间消化掉这只鸡“被杀”的效果。

  随后,

  这个吊吊的男生也被三个长衫押上来,

  让其坐在电击椅上。

  男生开始挣扎,开始谩骂,

  椅子上还残留着一大摊先行着的尿渍,

  此时,

  更是光滑。

  然后,

  又是惨叫声传来,

  一阵接着一阵。

  小男孩抿了抿嘴唇,

  他的内心,

  还是毫无所动。

  当然,

  俩人都没死,

  这里也不可能杀人。

  三个长衫对着被电击后的俩人踹了几脚,

  俩男生战战兢兢地爬起来,

  几乎是跪在了地上,

  诅咒发誓着什么,

  先认错,

  再保证,

  总之,

  还是很无聊。

  小男孩觉得有这个闲工夫,自己还不如跑去小萝莉家,看她起床,看她洗漱,看她给自家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浇水。

  打了个呵欠,

  不过,

  既然老板让他来了,肯定是来当打手的,不能杀人,只能打残。

  那得,

  打残谁呢?

  总得打几个人,交差回去吧?

  穿长衫的“老师”?

  学生?

  看着学生匍匐在地上认错的态度,

  小男孩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没理由进去把人打一顿。

  “老师”的话,小男孩觉得那些刑罚都上不得台面,都不算是刑罚,挠痒痒而已。

  他有些烦闷,

  跳了下来,

  往下走,

  他觉得还是得把老道喊上,

  让他告诉自己该打谁,

  该打哪个,

  他再出手。

  早点打完,

  早点回家。

  书屋里的员工,只要进来了,不知不觉地就被感染了咸鱼的风气,尤其是在面对工作和任务时,愈发的明显。

  当他走到一楼时,

  看见从大门那边涌进来一群中年男女。

  今天,

  是基本全封闭式培训班对外开放的日子,一大批把孩子送到这里来接受教育和改造的家长们出现在了这里。

  “奉茶!”

  一个长衫男子喊道。

  当下,

  几十名学生手捧着茶水,

  寻找到了各自的父母,

  且直接跪在了父母面前,

  毕恭毕敬地把茶递上去,

  而且一本正经地说着:“儿子(女儿)请母亲(父亲)喝茶。”

  在场的父母们马上把自己孩子扶起来,

  一个个,

  喜极而泣,

  有的开始对“老师”再三感谢,

  说着感激话,

  没有老师们的教导,自家孩子他们真不知道怎么办好。

  有的老泪纵横,

  看见自家孩子终于懂事儿了,

  很是欣慰。

  一副其乐融融,

  父慈子孝的感人场面。

  父母抱着自己的孩子一边笑一边抹眼泪,

  孩子们则是被情绪感染,开始放声大哭。

  只是,

  孩子和父母哭的情绪,

  是不同的。

  小男孩觉得好吵,

  这一群杂乱无声的哭声,

  让他觉得好心烦,

  比之前自己听电击时的哭声,

  更心烦。

  他微微皱着眉,

  看着下方的那一群连哭带笑的中年父母们,

  默默地抬起手,

  微微握拳,

  好吵啊,

  好想把他们都打残啊…………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