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九十章 玩儿脱了!

第五百九十章 玩儿脱了!

  小男孩准备打人了,

  他决定就挑几个家长打一打,

  他个子小,

  是因为他死时年纪很小,

  变成僵尸后也不会长个子。

  但他不傻,任何有思维能力的存在,你让他活个五百年,基本上比普通人聪明是没问题的。

  所以,

  他尝试着代入了老道的价值观后,

  按照自己的理解,

  找到了自己要打的对象。

  眼眸深处,

  开始有黑色的光泽流转,

  气机也被牵动,

  正好有一对家长去前面的卫生间,挺好下手。

  然而,

  就在这时,

  一道威压忽然降临,

  直接落在了他的身上。

  威压不重,

  没有让小男孩直接被震得五体投地,

  甚至,

  小男孩微微抬起头,

  那道威压就被他轻而易举地给震散了。

  有意思了。

  小男孩收起了拳头,

  打普通人,万一打错了,老板会责怪。

  但如果不是普通人,问题就不大了。

  很显然,

  这个小小的培训班里,

  还真的是“窖藏丰富”。

  小男孩直接上了三楼,三楼是老师办公室,还有几个空着的教室,不过很显然的是这个培训班近期没有扩招的计划,那几个空教室里连桌椅板凳都没有。

  推开一间办公室的门,

  里面没有人。

  走进去后,

  小男孩发现里头挂满了锦旗,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教书育人德高望重。”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锦旗应该是历届培训班学生的家长们送来的,

  很显然,

  这所培训班虽然学生数目不是很多,

  却一直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

  而且在家长圈子里口碑非常之好,

  也不用打广告了,

  靠家长自己去介绍就能够保证生源。

  毕竟,

  这个年代,

  想在自家小区里找一个品学兼优有把握考上北大清华的天之骄子有点难,

  但在小区里找几个不好好学习沉迷游戏的未成年人,

  这简直就是一抓一大把。

  甚至,

  不少人因故退学了,年纪又不大,未成年,出去找工作嘛太早,父母又忙家里条件还可以不用孩子早早地打工支援家里,又懒得去管教不愿意放任孩子去社会混得进监狱;

  干脆就把孩子送这里回炉改造。

  孩子不听话,

  电一电就好了。

  而真正吸引到小男孩注意力的,

  其实是墙壁正中央挂着的一幅水墨画,

  画中一个老者手持书卷坐在树下,

  下方坐着一群童子,

  正在讲课。

  “你在这里。”

  小男孩走到画前,

  伸手放在了画中老者的身上。

  一时间,

  画卷开始泛黑,

  画中的老者似乎动了起来,

  身形开始越来越大,

  几乎占据了大半张的篇幅。

  “邪魔歪道,安敢在此书香之地撒野!

  须知举头三尺有神明,

  须知吾辈读书人养一身浩然正气!”

  声音洪亮,

  如果真的是小偷偷偷摸进来被这样一来,

  很可能被直接吓哭,

  甚至羞耻心被无限扩大,最后跪伏在地上忏悔。

  但小男孩不是小偷,他的年纪大了去了,品级也高了去了。

  作为现如今书屋周老板麾下的第一金牌打手,

  如果真的被画中人随便诈唬一下就崩溃了,

  那周老板真的可以自己去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邪魔歪道?”

  小男孩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手上指甲长出,

  “哗啦”一声脆响,

  画卷被懒腰切成两半,

  然而,

  画卷却没有落在地上,而是又飘荡起来,且重新粘合完毕。

  画中的水墨则开始荡漾开去,

  一团团,

  一道道,

  宛若平地泛起了涟漪,

  老者手持书本,

  从画中跳出,

  直接拍向了小男孩的额头!

  “啪!”

  拍中了,

  小男孩也没有躲避,

  他只是平静地看着面前的画中老者,

  宛若看一个逗比。

  老者一开始就自信满满,

  之前在下面感应到自己出手的气机,散发出威压算是警告自己,

  而后对自己的呵斥加上现在对自己的攻击,

  都显得那么的有自信。

  小男孩则是有些想笑,

  因为老者似乎根本就没明白过来,

  双方之间的差距,

  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他是僵尸,

  数百年的大僵尸!

  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都能被对付掉的猫猫狗狗!

  “吼!”

  獠牙露出,

  一声怒吼!

  刹那间,

  画卷开始颤抖,

  老头的身影直接崩散,

  最后,

  “啪”一声脆响,

  画卷落在了地上。

  画卷中,

  原本持卷教书育人的老者此时直接躲藏在了大树之后,只露出了一点点衣袖,瑟瑟发抖!

  小男孩叹了口气,

  这时候,

  他才意识到,

  似乎被老板从山沟沟里带出来进入都市之后,

  自己的脾气已经越来越淡了。

  换做是以前的自己往这里一站,

  这老怂货估计直接吓蔫吧了,

  哪里会自恃身份地还敢跑来撩拨一下自己?

  这种变化,

  小男孩谈不上喜欢,当然,也谈不上讨厌。

  他和安律师说过这件事,

  安律师的回答是:这样挺好。

  比起那种只要稍微一蹦跶就可能引来天雷下来的惊恐,

  眼下如果能真的学会收敛气息以平常心入世,也是一种心境上的进步。

  小男孩当时就问安律师,

  老板是不是每天都在修炼心境。

  安律师有些怅然,

  叹了口气。

  ……

  “上仙饶命,上仙饶命啊!”

  画卷中传来老者的求饶声。

  小男孩蹲了下来,

  看着画卷,

  这个地方,

  居然会有这种东西,

  还真挺有意思。

  当然,最有意思的还是老者前后的转变,

  居然喊自己上仙?

  自己这僵尸的气息之前显露得这般清晰,

  小男孩不信这画中老头会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这老头,

  还真是,

  不要脸啊。

  罢了,

  就打你吧。

  捡起画卷,

  准备撕裂。

  “别别别!别别别!上仙,就算是你想杀我也得让我死个明白吧,我没做什么事儿啊!

  就算是在这里,我也是受到滋养和崇拜而已!

  学生家长们感激这里,家长们尊师重道得很!

  这里也是书声琅琅,

  我只是借住在这里分润一点书生气息,我没做什么事儿,以前也没招惹过大仙您啊!”

  小男孩想回答什么,

  但又觉得回答似乎没必要,

  他不喜欢争论,

  以前住地洞里时,很长时间里,他都不怎么说话。

  后来还是遇到了林可,

  他才重新找到了对话交流的乐趣。

  不过,

  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

  这里,

  书香之地?

  呵呵,

  那昨天跑到书屋里投胎的那个学生,

  又是怎么回事?

  “家长们需要这里,也就是家长们需要我!”

  画卷里,老头继续辩解着,他不想死,成精成怪,那是真不容易,他不舍得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挂掉。

  小男孩微微摇头。

  “那…………”

  画卷里的老者马上改了口风,

  当即骂道:

  “不关我的事啊,真的不关我的事啊,我只是挂在这里,分润一点文化之气罢了。

  都是这帮龟孙子,兔崽子,折磨孩子,体罚孩子,还给孩子洗脑,变相地恐吓虐待!

  千错万错,

  都是他们的错!

  又不是朝廷正式承认的牌子机构,居然敢自大到自己…………”

  小男孩继续摇摇头。

  “这……都是那帮混蛋家长的错。

  自己没空管孩子,不懂怎么教育孩子,结果只想着把孩子丢这里,这样就能自我满足这是对孩子好,他尽到了父母的责任!

  实际上,

  无非是把家里搁着臭的垃圾拿出去放在外面罢了,

  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里头的家长门儿清!

  衙门里的差人也不是没接到过举报上来搜查过,

  这里本来是要被封闭的,

  但那帮家长怕自家垃圾没地方放了,

  还集体过来闹市,还请愿。

  硬生生地让这里关了又开了!

  都是这帮蛆了心的家长们的错,都是这帮贱胚的错,和我无关啊,上仙,真的和我无关啊。

  小的修行不易,如今这世道,修行越发艰难了,求大仙怜悯,小的愿意给大仙做牛做马,做牛做马啊。”

  小男孩依旧摇头,

  然而,

  当他准备用力撕裂画卷时,

  画卷中的画面忽然一变,

  小萝莉的身形出现在了画中,

  娇羞可人,

  宛若昔日初见!

  小男孩抿了抿嘴唇,

  随即又舔了舔舌头,

  这次,

  他开口了:

  “你能看透我的心?”

  “上仙,小的只能浅浅的临摹出上仙心里的些许幻想,嘿嘿。”

  见自己的“表演”似乎得到了这头恐怖凶煞的欣赏,

  画卷中的老头更加激动了,

  他知道,

  自己能否存活下来,

  就看自己能不能讨得对方欢心了。

  当下,

  更加卖力地表演起来,

  画卷中的小萝莉开始穿汉服出场,

  随即又穿校服出场,

  紧接着又是小旗袍出场,

  小男孩看得很入迷。

  老头更加激动,也就愈发卖力!

  当下,

  小萝莉换成了日本XX漫画的超级湿润画风出场,

  那黑丝袜上,

  甚至还带着类似润滑液一样的东西,

  身上的衣服,清减得不能再清减,完全的流鼻血装扮。

  嘿嘿,

  喜欢吧,

  舍不得撕了我吧!

  “吼!”

  却在此时,

  小男孩发出了一声怒吼,

  宛若自己内心最为珍重的东西被人狠狠地亵渎,

  那种暴虐的气息几乎让头顶上方的天空都聚集起了乌云!

  “你!这!是!找!死!”

  青面獠牙之下的小男孩爆发出了僵尸内心深处的暴虐,

  十根指甲直接刺了下来,

  他要将这幅画连带着里面的灵,

  碎尸万段!

  “…………”画中老者。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