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九十一章 君敢取否?

第五百九十一章 君敢取否?

  很多时候,

  人是在得意忘形中死亡的,

  就比如眼前的画卷老者,

  他错误地把眼前的这头有着五百年年份的“窖藏1988”,

  当成了街面上小卖部里的兑水二锅头;

  把一个纯情的情圣,

  看作了肥宅吊丝。

  作,

  都是自己作的,

  见好就收的道理,

  真正懂的人,实在是太少太少。

  小男孩抓住了画卷,

  周身煞气喧嚣而出,这是打算不给画卷中的老头一点点的转圜机会,

  要彻底地灭杀他!

  “阴司有序,亡法无情!”

  一声低喝传来。

  小男孩目光一凝,

  转身,

  煞气回防!

  “砰!”

  一声颤音传来,

  小男孩赤红色的眼眸看向门口,

  那个,

  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和他同床共枕的男人。

  “呼呼…………呼呼…………”

  安律师一只手扶着门框,一边大口地喘着气,道:

  “还好还好,总算是赶上了,总算是赶上了。”

  小男孩眼里的赤红色正在慢慢退散,

  转而拿起画卷,

  问道:

  “你,在找它?”

  “找它一整天了都,最后才调查到这里,刚我还在门口碰到老道了,然后感应到了你的气息。”

  安律师站直了身子,

  继续道:

  “这个东西,要先留着,老板要调查的事情,得从它这里找突破口。”

  小男孩犹豫了一下,

  他不是一个会感情用事的人,

  略作思量,

  还是将手中的画卷丢向了安律师。

  安律师接过了画卷,

  能感知到画卷在轻微地颤抖着,

  显然,

  它刚才已然被小男孩的气势给吓破了胆。

  “行吧,咱就回去吧,我也得给老板交差去。”安律师笑了笑,“我还想听他地狱里的故事呢,可真的是把我给馋得哟。”

  小男孩摇摇头,道:

  “还不能走。”

  “怎么了?”

  “要打残几个人。”

  说着,

  小男孩侧身从安律师身边走出去。

  “老板吩咐的?”

  小男孩点了点头。

  “没事的,把这个带回去,问出了老板想要的讯息,老板不会怪你的。”

  小男孩则是抬起头,

  很认真地看着安律师,

  道:

  “但我现在很生气,想打人。”

  额,

  这是想要公器私用了,

  早说嘛!

  “这,那你知道打谁么?”安律师问道。

  小男孩不置可否。

  “我刚上来时,看见下面好多家长父母们在哭,哭得那叫一个凄惨,那叫一个激动。

  这样吧,

  选几个哭得最激动最凄惨的,

  打断腿就行了么,

  好么?”

  小男孩眯了眯眼,

  点点头。

  然后,

  他下去了。

  化作了一道风,

  就这样自顾自地从下方的家长孩子师生之间走出去,

  没人能看得见他的存在,

  他就这样很淡然地走了出去。

  安律师也装作家长的样子走了出去,

  他留意到了有几个哭得最激动恨不得抱着孩子给“老师”磕头感谢的家长,

  他们的膝盖上,

  有一团肉眼看不见的黑色煞气在那里攒聚着,

  估计用不了多久,

  那条膝盖就废掉了,

  而且不会检查出丝毫的问题,

  类似超级急性突发的风湿病。

  有这种病么?

  安律师不确定,

  回去问问老板吧,他懂这个。

  不过,

  有一点倒是真的,

  这个地方,

  安律师也不是很喜欢,

  就像是这些年对于野生保护动物的宣传从一开始的对偷猎者口诛笔伐开始转变提升到对消费者的劝诫一样,

  是需求,呼唤出了市场反应,

  没有这帮自己操蛋教不好孩子的父母,

  哪里会应运诞生出这些电击法王和打着国学的旗帜却把国学名声彻底搞臭的书院?

  “喂,你等等我,等等我!”

  …………

  阳光,

  咖啡,

  报纸,

  沙发,

  葛优,

  人生最舒适的几大要素齐聚,

  周老板只觉得现在连呼吸间的空气,都带着甜味儿。

  偷得浮生半日闲,

  在地狱归来之后,

  对这句话,周泽又有了新的认识。

  而这时,

  书屋的门被从外面推开,

  一个穿着貂皮大衣的优雅女人走了进来,

  摘下了墨镜,

  轻甩头发,

  万种风情,

  尽在其中。

  吧台上坐着的白莺莺抬起头,

  瞪了一眼眼前的女人,

  嘀咕了一声:

  “sao狐狸!”

  女人则是主动走到吧台前,弯腰,

  胸前的沉甸甸,

  晃呀晃呀。

  “又被滋润过了?”

  莺莺一只手撑着下巴,

  看着女人在自己面前炫耀着那种资本,

  其实,

  莺莺的身材也非常棒,

  清纯高中生模样,但发育得很完美,

  不过,

  《女仆的自我修养》里说了,

  男人喜欢的,

  是那种人前淑女,床上XX的女人,

  况且,

  莺莺也懒得在除了周泽以外的其他人眼前弄什么姿态。

  女僵尸的脾气,

  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是啊,夜夜笙歌,最好的美容霜涂着;

  你看看,我皮肤是不是又白皙了一些?”

  女人伸手抓住了莺莺的手,

  放在了她的脸上。

  莺莺摸了摸,

  摇头道:

  “糙了。”

  “嫉妒!”

  莺莺白了女人一眼,

  “我又不会老,嫉妒你什么?”

  “…………”女人。

  好气哦!

  居然被这女僵尸反将回来了!

  “呵呵,不老是不老,永驻青春也确实让人羡慕,但这个冰山美人的劲儿,哪个男人能有福消受得起?”

  “老板是比我更厉害的僵尸哟。”

  莺莺微笑地回答。

  “行了行了,这是给你带的礼物,几件衣服,挺适合你的。”

  说着,

  女人把手里的袋子拿出来,放在了吧台上。

  都是今年的潮流款,价格不菲。

  莺莺收下了衣服,

  点点头,

  倒是没和这个女人客气什么。

  接下来,

  女人似乎才记起来这里还有一条咸鱼挂在落地窗边似的,赶忙走来。

  当真是丹唇未启笑先闻,

  “呵呵呵,我的老板哟,真的是想死你亲娘了哟。”

  周泽稍微挪开了报纸,

  看着她。

  女人愣了一下,歉然道:

  “爸爸,是女儿我说错话了。”

  周泽摇摇头,

  把报纸丢在了茶几上,

  示意她坐。

  女人坐了下来,

  果不其然,

  两种款式,总有一款适合你。

  周泽打了个响指,对莺莺喊道:

  “上一杯安律师特供咖啡。”

  “好的,老板!”

  “客气了,客气了,都这么熟了,干嘛还这么客气嘛。”

  女人大大咧咧地捂着嘴笑着。

  “你最近换画风了?”

  周泽问道。

  以前的白狐,

  可不是这样子的。

  “哪能啊,唉,其实也就是岁数大了点,您说寻常人吧,反正也就几十年的寿元,稀里糊涂地也就过去了。

  咱活得这么久,总得自个儿给自个儿调剂调剂不是,否则自己都枯燥得不想活了。”

  “你最近在王轲那里?”

  周泽问道。

  白狐愣了一下,

  没解释。

  周泽也懒得搭理这些事儿,

  把阴阳冊从怀里取出来,放在了茶几上。

  白狐身形一颤,吓得哆嗦了一下,

  和她同名的大仙儿可有俩被关在里头呢,

  关了大半年了都。

  对这玩意儿,她可是怕得紧。

  “吱吱吱!”

  小猴子这时也跳了过来,

  蹲坐在茶几上,

  左看看右看看,

  然后低头,

  看着面前的阴阳冊。

  很长时间以来,阴阳冊一直被周泽丢给小猴子当玩具。

  周泽取出了一支钢笔,在手中轻轻地旋转着。

  “事先说好,今天,你是来做个见证的,我把他们俩放出来,我和东北大仙的事儿,也就揭过去了。

  当初,

  他们一个在我书店里教训人扯高气昂,

  一个想要进来浑水摸鱼偷东西,

  我关了他们半年,又让他们出来帮忙打过几次架,算是扯平了。”

  “成成成,必须的,放心吧老板,我保证他们不敢再有什么其他心思了,您以后,就是咱东北大仙一脉的朋友。

  若是以后您想去我们东北,我们几个妯娌兄弟间,肯定欢迎接待。”

  “吱吱吱!”

  小猴子也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意思是它也能做担保。

  周泽点点头,

  其实,

  他真的不是很想放出来,

  不过一来这本就是说好的事儿,二来,其实八姑奶和黄阿哥的用途,真的不大了。

  手持钢笔,

  笔尖点在了阴阳冊上,

  “煞笔,放他们俩出来吧。”

  煞笔微微一颤,

  阴阳冊紧接着也发出了淡淡的光芒,

  随即,

  一黑一黄两道光团出现在了外头,

  逐渐显露出身形。

  一条黑蟒,一条黄鼠狼。

  出来后,

  两个大仙儿没来得及幻化出人形,

  但依旧用自己的方式对周泽鞠躬示意,服帖得很。

  “行了,你带他们回去修养。”

  白狐起身,

  伸手将黄阿哥和八姑奶一起收入自己衣服里,

  她是要亲自护送他们回老林子的。

  不过,

  刚起身,

  白狐的目光又落在了阴阳冊上,

  还舔了舔嘴唇。

  “怎么,你也想进去住住?”

  “哟,老板唉~~~

  这玩笑可开不得,开不得。

  我想啊,这东西既然这么利害,一直空落落的,好像不是很好。”

  “有话直说。”

  白狐微微侧身,

  又对着周泽面前晃出了自己胸前的沉甸甸。

  “啪!”

  杯子落在茶几上,

  溅起的咖啡落在了沉甸甸上。

  “咖啡好了。”

  莺莺说完,

  就走回吧台了。

  周泽伸手,从茶几上抽出几张纸巾,递给白狐。

  白狐微微一笑,

  没接,

  而是又向前挺了挺,

  意思是,

  你来帮我擦。

  周泽端起咖啡,

  作势欲泼。

  白狐不敢玩儿了,

  直接压低了声音道:

  “东北有蛟,君敢取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