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九十五章 玉面罗刹!

第五百九十五章 玉面罗刹!

  “前面的一个看不透,后面的两个有点意思。”

  等勾薪带着黑白无常和老道走了之后,安律师嘴里吐出这一句话。

  很显然,

  小黑和小白身上的气息引起了安律师的忌惮。

  再联想到他们之前使用的“阴司有序,亡法无情”,这一切,也就不难解释了。

  “刚找上门来的,不像是来干架的。”

  周泽和安律师走了进来,把之前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

  安律师听完后不禁笑出声,“也是有意思,想收老板你做小弟。不过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机缘,倒也不是没见过机缘特别好的人。”

  “行吧,反正他们现在有老道陪着,是不是真的大气运加身天之骄子什么的,等明天再看吧,对了,你刚说白夫人的事情有眉目了?”

  安律师点点头,把画卷拿出,放在了茶几上。

  莺莺这个时候也递上来了安律师的特供超霸杯咖啡。

  扭开盖子,

  因为加了冰块,

  所以不烫,很温和,

  安律师“咕嘟咕嘟”喝了好一通,才算是痛快了,仿佛昨儿个一整天辛苦奔波所积攒下的疲惫都被一扫而空。

  周泽心里都有些纳闷,莫非这过期的雀巢速溶真的有什么奇效?

  要知道当初万艾可(伟哥),本是拿来做抗压药研究的,却另辟蹊径被发现了特殊的效果。

  周老板想着要不要过几天自己也让莺莺泡点过期速溶给自己喝喝看?

  “我还没问,但他应该知道。”

  说着,

  安律师摊开了画卷,

  画卷中一个老者正在躬身作揖,

  顺从得不能再顺从得样子。

  小男孩则是坐在吧台那边,也不参合这里的事儿,默默地拿出文具盒,开始写小学生作业。

  莺莺有些犹豫,但想着自己对老板的承诺,还是走了过来,站在旁边准备一起听。

  安律师对周泽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示意老板开始问。

  周泽也没客气,直接开口道:

  “我问你,你可知道白夫人?就是当年张謇曾给她祠庙题过字的那位庙神,因浸猪笼而死。”

  画卷中的老者面露沉思之色,

  而后整个画卷开始浮动起来,

  老者不停地在转圈圈,

  忽上忽下,

  忽左忽右,

  有点像是小时候折叠书快速翻页显现出的动态效果。

  等得时间有点久了,

  安律师伸手敲了敲桌子,显示出自己的不满。

  老头马上拜道:

  “非是小老头拖延时间拿捏什么,实在是因为上差所说之人,小老头的确是有一个有印象的,却又和上差所说的,有些不同。”

  “你知道多少就说多少。”

  周泽催促道。

  “遵命。”

  老头马上继续道:

  “当年,通城地界确实有一座祠庙,供奉着‘白夫人’,不过是地方民间所建,名不显于通城之外,哪怕是通城本地的人,也只限于东郊一块区域才知道而已,算是一座yin祠,不入玉蝶的。”

  (yin祠,指的是不被官府认可的神庙,不是指的是聚众yin乱的那种意思————小龙按)。

  “不过,后来张謇先生又将其亲自题写的牌子给摘了下来,且让人推了那座祠庙。”

  “原因呢?”

  周泽追问道,

  这些他都知道了,

  他想要知道的是原因!

  “原因嘛,额,是因为张謇先生被骗了。”

  “被骗了?”

  “对,上差且听小的慢慢道来,白夫人初为人知时,名声极佳,但也只是被当地乡野之间流传。

  后有一日张謇先生来那里选址设厂,住宿于那里时梦见了白夫人,被其警告有危险,果不其然,在后半夜厂房那里走水失火,虽然没能酿出什么大祸,但张謇先生感念白夫人提醒之情,亲自题写牌匾,建立祠庙。

  要知道在当时,张謇先生是晚清状元身份,又身兼实业重担,他所立之祠庙,香火自然不会差,一来二去的没多少时日,白夫人的名字就渐渐开始扩散出去。

  但后来,

  张謇先生却忽然得知了真相,

  大怒之下,

  才摘了牌匾命人推了祠庙!”

  “老安,把这幅画烧了吧。”

  “好嘞!”

  安律师当即起身,作势要拿这幅画走。

  “小老儿错了,错了,不该卖关子,不该卖关子!”

  画中老头马上跪下来磕头,

  同时喊道:

  “因为白夫人之身世,有假!”

  听到这句话,

  身边的莺莺面色一变。

  周泽也是目露严肃之色,催促道:

  “快点说!”

  “是这样子的,白夫人原本在乡野之间的传说,其身世是清朝的一位贵家小姐,因在阁中传出和一书生有染的传闻,被家族人行了族法!

  这其实也算是乡野庙神的标配出身,都是可怜的人物,可怜的女子,可怜的故事。

  但实则不然,

  这位白夫人并非是出身自什么书香门第,

  她,

  她,

  她…………”

  老头停顿了一会儿,倒不是为了卖关子,

  而是因为说到这里时,

  哪怕是简单地水墨画,

  却也显露出了他脸上的那种惊恐畏惧的神情。

  但还是咬牙继续道:

  “她是长毛出身!

  且是忠王李秀成最喜爱的养女!

  被下人称为‘玉面罗刹’!

  而,

  而她的死因,

  也并非是和什么书生传出绯闻被家族所密死,

  而是太平军败后,

  被曾国荃下令溺死在这濠河水中!”

  曾国荃是谁,周泽是知道的,那位也是晚清一位了不得的人物,是曾国藩的弟弟,算是当时的著名猛将。

  甚至,比起前线作战的本事,这个曾国荃比他哥哥曾国藩都要厉害得多;

  曾国藩亲临前线指挥时,经常吃大败仗,倒是自己这个弟弟和其麾下的吉字营作战勇猛难挡,攻下安庆的是他,打下太平天国都城天京的也是他。

  不过这个人性格刚愎,又好杀戮,攻下天京后更是纵兵劫掠,整个天京几乎被付之一炬,如果不是他哥哥是那种出了名的会做人和懂审时度势,他真的很难善终。

  等消化完这些信息,

  再看看身边的莺莺时,

  周泽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看来,

  白夫人给白莺莺编织了一个“梦”,

  梦中的身份和现实的身份,截然不同。

  当然,莺莺当时只是躺在棺材里两百年没有看过外面世界的单纯小女孩,当然是白夫人说什么,她就信什么了。

  更何况,

  连张謇先生当年都被白夫人给“欺骗”了不是?

  既然是这样,

  张謇先生得知真相后,怒而摘匾推祠庙也就很好理解了。

  他幼年时正好赶上太平天国运动,而他本人之后又是正儿八经地科举出身,和太平天国所代表的属于阶级对立状态。

  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居然去给一个太平天国余孽题字立了祠庙,可想而知得知真相后他的愤怒。

  玉面罗刹,

  呵呵,

  周泽好像记得不少武侠里似乎也有这个称谓。

  再看看一脸震惊懵懂的莺莺,

  忍不住伸手捏了捏莺莺的下巴,

  道:

  “她是她,你是你,不搭界的。”

  僵尸和生前的活人,本就是两种生命,截然不同的存在。

  莺莺点点头,

  但还是咬了咬嘴唇,

  往周泽身边坐了下来,

  靠在了周泽肩膀上。

  周泽伸手搂住了她的肩膀,

  随即又问道:

  “你知不知道她还逗留在阳间的原因?”

  “这小老儿就真的不知道了,小老儿虽说在通城地界流浪多年,但也至多是做做捕风捉影的事儿,哪敢去和那些厉鬼狠角色们去斗法?

  但想来,

  可能是不甘心吧,

  那些长毛啊…………”

  画卷里的老头伸手指了指脑袋,道:

  “哪怕是死了,脑子里还在做着那个梦呢。”

  这倒是很有可能,

  太平天国成事儿之后,洪秀全就彻底堕落得不像样子,中后期是还是靠李秀成等几个人强行撑着,如果没李秀成等人,清廷扑灭太平天国的时间可能会缩短好几年。

  而李秀成被封为“忠王”,足以可见他对太平天国的忠诚,白夫人是他养女的话,肯定也深受影响。

  但问题来了,

  白夫人让自己火化掉莺莺,

  又是为了什么?

  “那你可知道白夫人最近的动向?”

  “这个……这个………”老头有些犹豫。

  “我们要对付她,她蹦跶不了多久了。”

  一边的安律师开口道,算是解除老头的后顾之忧。

  老头终于开口道:

  “半年前,我曾经过东郊的老城隍庙,感觉有点冷啊。”

  …………

  “来来来,哥几个,咱都是地下工作者;

  既然来了,

  自然得拜一拜这里。

  这城隍庙虽然小,但却是从清代一直保留下来的,哪怕是后来修葺时,也保留了原汁原味,里面的一些匾额和石碑,也是先人所写所刻,可比什么劳什子的博物馆有意思得多。”

  老道宛若一个热情的导游,

  领着勾薪等人向城隍庙里走。

  随即,

  他抬头看了看里头的城皇爷雕塑,

  长舒一口气,

  心里想着,

  会所不去,游乐场所不去,凡是可能出问题的地方都不去,

  贫道就带他们来城隍庙里转转,

  总不至于再出什么问题吧!

  想着这个问题,

  老道又伸手进入自己口袋,

  原本老板给的一沓冥钞变成了两沓,自然是勾薪给的,这让老道觉得这几个人倒是很够朋友,不错不错。

  摸了摸厚厚的一叠冥钞,

  老道心下的焦虑被化解了不少,甚至还有点开心,嘴角一咧,

  “嘿嘿嘿。”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