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九十六章 睁眼!

第五百九十六章 睁眼!

  城隍,也叫城隍爷,在中国历史上的宗教文化中,地位无比尊崇,哪怕是现在,各地都有很多的城隍庙,香火也绝对是鼎盛的。

  他有点类似于守护一座城的神祗,按照职责范围来划分的话,周泽这种鬼差,有点像是阴间地方的派出所所长,捕头是局长,而城隍则是县长,甚至是市长的级别。

  因为古代城池也有大小之分的,城隍的势力范围自然也会因此而变化和不同,小一点的,比如草原上的市长,其实能管的人不多。

  大一点的,则是京畿重地的现管,无限接近一方诸侯的地位了。

  老道美滋滋地带着勾薪三人来参观通城的城隍庙,一开始老道还担心三人觉得无趣,

  但勾薪三人却显得严肃庄重,甚至连叩拜时,都格外地认真严谨。

  这三人一丝不苟地叩拜,让周围不少其他香客看得啧啧称奇,长久以来,中国人反正是见庙能拜就拜,看似拜得多,但要有多心诚,还真说不上,也因此,拜神拜佛的姿势,也都是千奇百怪,总之自个儿怎么舒服怎么来怎么习惯怎么来。

  这三人姿势动作连贯整齐,且带着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的确是让周围的香客们眼前一亮。

  老道还以为是这仨来城隍庙后终于夹起了尾巴,心里还有些得意自己的选择。

  殊不知,

  勾薪三人虽然是在叩拜,却不是为了去讨好谁,而是真的是在瞻仰和缅怀。

  没错,

  缅怀。

  因为老道并不知道,阴司序列里,早就没有城隍了。

  千年前,最后一代泰山府君失踪之后,十殿阎罗崛起,和平演变,建立了现在的阴司。

  虽说地狱里也是有人反抗和反对的,但都被很快地扑灭,然而,阳间的城隍们则是大部分心念泰山府君,不从阴司的管辖。

  这之后,就是阴司的反制手段,城隍一脉,要么被镇压要么被流放,且之后的阴司体系里,直接不设置这个了。

  虽说阳间还香火昌盛,

  但在阴司,

  则是另一番气象和格局了。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局面,也是因为各地的城隍,都是取的当地忠贞之士或者是战死的猛将去册封,骨子里流的就是刚正不屈的血。

  参拜结束后,

  勾薪买了香,准备去供奉。

  却在此时,天花板上却传来了吱吱吱的声音。

  勾薪抬起头,向上看,

  看见上方有三只肥头大耳的老鼠,身上隐约发着红光,正在房梁上蹿腾着,而下面的香客们,则是毫无察觉。

  勾薪见状,

  笑了笑,

  这是福鼠,

  见者吉祥。

  寺庙昌盛,香火旺达,这里头的老鼠自然也就肥头大耳,且沾染上了香火气息,有福之人才能看见。

  勾薪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糖,悄悄地放在了神像后面没多少人注意的角落里。

  老道见勾薪他们在参拜,他就乐得清闲,跑到庙里一个摆摊的中年道士那边聊天侃大山。

  中年道士面前摆放着一个算命摊位,还有一筐果子,上面标着个牌子,写着“释迦果”。

  只因这果子看起来,很像是佛像头顶的纹路。

  这玩意儿,老道知道,学名其实叫番荔枝,算是热带水果,但山野里也能采摘得到,算是当地人口中的野果子。

  正宗的番荔枝其实蛮好吃的,果肉清甜可口,是乳白色的,但老道清楚这里的番荔枝肯定是野外采摘的,气候水土的原因,导致这一筐里的果子肯定不会怎么好吃。

  “想吃么?”

  中年道人问老道。

  “挺贵的吧?”

  老道问道。

  “还好。”

  价格其实有标注,倒是不便宜。

  “甜么?”老道问道。

  “不甜的不收钱。”

  中年道士笑呵呵地回答道。

  “行,给我称两斤不甜的我带走。”

  “…………”中年道士。

  好在这时有香客拿着一根签来解签,

  庙身前有一个签筒,上面写着求签解签1块钱。

  也因此,来摇签筒的人真的不少,只觉得便宜,不摇白不摇。

  中年道士说了一大堆云里雾里的话,肯定是有祝福也有警告在里头,总之让人听着感觉是那么回事。

  等到解签结束后,

  中年道人拿出了一个红色本子,

  念了声无量天尊,

  “多少是个心意,无所谓数目。”

  这自然是求一点香火钱,也算是应有之义。

  香客微笑地拿过本子,而后愣住了。

  上面有一排排的名字,后面则是捐赠的数目,这一眼扫下来,就没有一个低于一百的!

  甚至还有好多个上千乃至上万的!

  香客有些犹豫,却又觉得不太好意思给少了,只能又掏出了一张一百的当作最低消费,签了自己的名字。

  中年道士收了钱,把本子收回来。

  老道在旁边全程目睹,这个套路还真不错,只可惜都是他玩儿剩下的,只当是看个乐子,也没说啥,见勾薪他们出去了,自己也就走出去准备找他们。

  等勾薪三人离开了大殿去看石碑时,

  原本三只在房梁上的老鼠一溜烟地窜下来,开始啃食着那些糖。

  它们吃得很快,牙齿也比普通老鼠的牙齿要尖锐得多得多。

  吃完之后又“嗖嗖嗖”地跑上去了。

  勾薪三人在外面看着石碑,小白站在勾薪身后,小黑则是眺望着还在大殿里的老道。

  “不用担心,他是个活人。”

  勾薪伸手阻止准备说话的小黑,显得很是自信。

  他这几年确实顺风顺水惯了,

  不管遇到什么事儿,

  不管遇到什么人,

  都无往不利!

  小黑点点头,就不准备说什么了。

  三人把城隍庙参观了一圈后就准备离开,勾薪示意小白去喊那个书店派出来的导游。

  老道之前出来时见他们在欣赏碑文,干脆抽个空去厕所放了把水,放水时一不小心,把裆里藏着的那张符纸掉了下来。

  没落进尿槽里,只是落在了地上,但厕所瓷砖上到处都是水,符纸也被打湿了大半。

  再塞回自己裤裆是不可能的了,老道虽然没有自家老板那般有洁癖,但也不至于那般重口味。

  只能摇头叹息了一声,把符纸捡起来,走出卫生间后,随手丢在了地上,总不能让符纸丢厕所里。

  今儿风也挺大,符纸直接被风刮走。

  勾薪三人在大殿门口等着,既然周泽这么安排,勾薪似乎也乐意让老道带着自己转转,等老道过来后,二人开始商量下一个景点去哪里。

  而这时,

  在场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的是,

  城隍雕塑的上方,

  有一张女人的脸慢慢地浮现出来,

  女人脸的下方,似乎还有一张更为暗淡的脸,一直在反抗着,却没办法挣脱来自女人的束缚。

  “丢了自己的庙身,来抢我的!”

  男子的声音自神像里传来,而四下的香客却毫无察觉。

  此时正站在大殿外的小黑小白却一起抬起头,看向了里头。

  “怎么了?”

  勾薪问道。

  “好像有什么波动。”

  小白回答道。

  “没事儿,这也正常,阴司当年的清缴虽然镇压了大部分的城隍,但总有一些漏网之鱼,大家都不容易。”

  说完,

  勾薪对着大殿门口又是一拜。

  其身后的小黑小白也一起跟着拜服了下来,

  这就有点像是乾隆也曾给当年的反清英雄立碑正名一般,

  哪怕大家现在端着阴司的饭碗在吃饭,

  心里却还是会尊重当年在大势席卷之下依旧敢不同流合污起来反抗的豪杰们。

  而这时庙里神像内,

  女人的声音传来:

  “你的庙身?且睁大你的眼仔细看看,在阴司,可还有你的身份牌位?

  无非是当年逆流之下的硕鼠,

  其他人越是英雄,就越是显得你的胆怂。

  且留着这些香火之气何用?

  不如给我!”

  女人在僵持中其实是占据着绝对上风的,但想要炼化一位城隍爷,也绝非易事。

  而这时,

  三只老鼠似乎是吃饱了,开始活动了起来,其中两只咬着房梁,居然直接把上头的线头给咬断,本来挂在上头的诸多横幅直接落到了城隍雕塑的身上。

  一时间,

  佛像上的两张人脸似乎一起被压制住了,不再显现。

  一场劫难,似乎在此时被消弭于无形。

  “我们走吧,去下一个地方。”

  拜服结束之后,勾薪对老道说道。

  “成,车就在外面,咱们走吧。”

  老道也点点头,城隍庙就这么大,他们仨玩儿这么久了,已经出乎老道的意料了。

  却在此时,

  那个中年道人打着呵欠走了出来,伸了个懒腰,扭动了一下身子,横幅掉下来了,他看见了,打算明早喊人来重新挂回去;

  不过,他弯腰时看见地上有一张符纸。

  “呵呵。”

  中年道人把符纸捡起来,

  本着不浪费的原则,

  直接投送到了城隍雕塑前的香炉里准备让其自己烧掉。

  符纸很快燃烧了起来,

  中年道人准备坐回去时,

  整个人却当即愣住了,

  因为上方原本落下来覆盖在雕塑身上的那些横幅,

  忽然也莫名其妙地一起燃烧了起来。

  “妈呀,着火啦,着火啦,快拿灭火器,拿灭火器!”

  中年道人大喊起来。

  而原本坐在那里不知多少年都一动不动的城隍爷雕塑,

  猛地睁开了眼!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