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五百九十九章 书屋出手!

第五百九十九章 书屋出手!

  问完了话,画卷就被收了起来,周泽倒是大气,直接把画卷向猴子那边丢去。

  小猴子蹦跶起来,很稳健地把画卷接下来。

  既然之前因为煞笔可以用了,自己也可以操控阴阳冊的部分功能,所以把阴阳冊从小猴子那里拿了回来,就再送它一个玩具吧。

  莺莺在旁边不停地咬着红唇,显然,刚刚得知的信息她需要好好地消化消化。

  好在,

  脑子乱是乱,

  心绪扰是扰,

  但莺莺也有自己解决的办法,

  当自己不知道该怎么选择该怎么做时,

  老板叫她做什么自己就去做什么就可以了!

  有点无脑,

  但却是最好的办法。

  “别内疚什么,也别想不开什么,她既然骗了你,又让我烧了你,肯定是有其他打算的。”

  对莺莺,

  周泽总是能多一些宽容和关切,

  他向来是性子冷淡的人,说难听点,也有些刻薄寡恩。

  但就算是一块石头,被莺莺这样精心捂了一两年,也热了。

  “老板,我知道的。”

  莺莺抿了抿嘴唇,目光恢复了清澈。

  安律师见周泽站起身,知道老板是打算片刻都不耽搁,直接去城隍庙查看情况。

  看来,老板对这个女僵尸是真的紧得很,不想夜长梦多。

  安律师有些遗憾,

  本想和老板好好摆一摆关于地狱之行的龙门阵的,

  看来只能再往后压一下了,当真是心痒难耐啊。

  他也站起身,先去发动了车子。

  “莺莺,你留在家里看家。”

  周泽没打算带莺莺一起去,如果到时候真的要和白夫人对上时,莺莺在场的话,尴尬会是一方面,同时也得提防白夫人有可以拿捏莺莺的手段。

  莺莺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倒是没多说什么,也没强行喊着自己一定要去什么什么的,对于周泽的要求,她向来是无条件服从。

  周泽很满意,

  对猴子吹了一声口哨,

  又走到吧台那边把小男孩的作业本合上,

  同时又对着厨房那边喊了一声,

  示意他们一起出来,

  待大家都坐上安律师的车后,

  安律师设置了个导航,

  直接发动了车子。

  ………………

  勾薪现在很迷茫,

  是一种深深的迷茫,

  他一直觉得自己是天选之人,

  是天命之子,

  因为他的运势和福报,一向很好,

  而他自己,

  也有些习惯了。

  也因此,

  今天自从进入这城隍庙后的一番波折,

  让他很是不适应,

  总觉得命运在这个小片段里拿错了剧本,

  事情,

  不该是这样子的啊?

  因为之前喝了那瓶黑色液体的缘故,导致勾薪把自己的身体清扫了一遍,降低了自己对身体掌控力的同时也给了请上身的“神”更大的自由度。

  所以,

  眼下勾薪虽然知道有个莫名其妙的女鬼上了自己的身,

  但他短时间内,

  还真没办法将对方给驱赶下来。

  女鬼娇滴滴地喊着,

  宛若被惊了的小鹿,

  当白夫人彻底打破之前黑白无常给自己留下的桎梏,

  同时几乎消化掌控了城隍留下的力量香火之后,

  那刺目的黄光开始逐渐消散,

  白夫人的身形从中缓缓走出,

  一身白衣,

  凛冽威严,

  唯有眉心的位置上,有一轮淡淡的金色光印在流转,

  神圣且不可侵犯!

  勾薪当即跪伏了下来,

  不停地用额头撞击着地面,

  哭喊道:

  “娘娘饶命啊,娘娘饶命啊;

  小的愿意为奴为婢,

  伺候娘娘!”

  “…………”勾薪。

  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上了自己的身!

  “…………”老道。

  勾薪你特么的在搞什么飞机?

  老道并不认为是自己搞出了事情,才硬生生地强行“反胜为败”,

  他只当是勾薪出了什么问题。

  白夫人伸手,

  轻轻抬起勾薪的下巴,

  此时的勾薪,

  一脸的娇羞,还带着一种“楚楚动人”。

  只可惜,

  勾薪不是许清朗,

  老许往那里一站,就是美的。

  勾薪这般,却显得有些恶心了。

  然而,

  白夫人也没那么低俗,只看个美丑,她仔细端详了勾薪,

  道:

  “还真是个鸿运当头的面儿。”

  她做过庙神,

  看东西能观气,

  这勾薪虽然当了鬼差,

  但依然流露出一种特殊的气象。

  这种气象,当年的她还是忠王李秀成养女时,与曾见过的天王有的一拼。

  要知道天王连个秀才都考不上,起事之后却能营造出席卷半壁江山大有机会可以问鼎天下的气象,这就是命!

  哪怕起事之后天王拼命作死,自己贪图享乐骄奢淫逸不思进取不说,还一直喜欢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儿,

  却依然不停地有类似忠王这样子的将才出现,硬生生把太平天国的事业支撑了十多年之久!

  只可惜,

  现在是太平盛世,朝纲清明,气象乾坤,

  若是把勾薪丢到乱世之中,

  保不齐又是一个天王!

  这样子的一个人物,却以这种方式折到了自己面前,

  白夫人都有些觉得不真实,

  下意识地,

  她瞥了一眼站在远处怕得直打哆嗦的老道,

  微微皱眉,

  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却马上果断地自言自语:

  “既取了香火之气,再取你之气运又何妨!”

  说着,

  白夫人弯腰,

  猛地一吸!

  勾薪身体一颤,

  一道肉眼无法看见的黄色光芒开始从他身上溢散出去,

  被白夫人吸入鼻腔之中。

  只一小会儿,

  黄光就开始转变成黑色,

  白夫人面色骤变,

  身形一颤,

  马上斩断了这种勾连。

  “这气运,竟然在这个节点直转而下!”

  在民间,气运和命格之说很盛行。

  有人鸿运当头,年轻时一帆风顺,但可能在某一个节点之后,接下来就一路走背字儿,而且是背到姥姥家的那种。

  说的,其实就是勾薪这种情况。

  “咔嚓!”

  白夫人伸手掐住了勾薪脖子,

  虽说不知道勾薪遭遇了什么,

  但这里,

  已然不是久留之地了。

  却在这时,

  城隍庙的大门直接被踹开,

  那条线也在刹那间模糊,

  一道黑色的身影直接冲撞了进来,

  一声低喝传来,

  对着白夫人就是一拳抡出!

  “镇!”

  白夫人目光一凝,

  周遭禁制一起发动,

  然而黑影的速度却不见减缓丝毫,直接冲破了这庙宇里的一切禁制,来到了白夫人跟前,一拳砸出去!

  恐怖的煞气凝聚在拳头上,大又锐不可当之势!

  白夫人手掌轻翻,

  小男孩拳向被改变,

  直接向地面位置砸去。

  “轰!”

  拳头砸在了地面上,

  一时间周遭青砖崩裂,

  直接砸出了一个大坑。

  “嘿嘿。”

  安律师一声低笑,

  “虽说城隍一脉早就没落了,但哪有你鹊巢鸠占的道理?

  幽幽城隍,庇护一方;

  洞天开眼,邪祟避退!”

  安律师喊的是祭祀城隍爷的咒语,虽说因为阴司的打击,城隍一脉早就没落了,但冥冥之中,必有感知!

  一时间,

  威严之气仿佛笼罩了下来,

  原本因为吞噬了城隍才可以掌控这庙里一方格局的白夫人,

  此时瞬间失去了对这里的掌控,

  且还得承受着这降临而下的反噬!

  白夫人身形当即飞了起来,想要离开这里,因为安律师的倒腾,把这里直接从她的主场变成了刑场。

  小男孩抬起头,

  十指指甲长出,

  煞气外放,

  一声怒吼之后,

  也是向上跳起,

  这是要打算把白夫人硬生生拽回来!

  “吱吱吱!”

  而在上方,

  妖猴显现,

  毫不客气地坠落而来,

  身上的妖气肆虐,

  阻截了白夫人的去路。

  然而,

  白夫人的身形却在刹那间化作了白雾,

  直接消散一空,

  连带着之前的法身也不见了踪影,

  竟然以这种让人意想不到的方式躲过了这次围堵。

  不过,

  这也显现出了一点,

  那就是在这几人的围逼之下,白夫人也只能避其锋芒,她没有赢勾的那种实力,一拳一个砸回去。

  一道道绿色的条纹自城隍庙下的青石板上覆盖上去,

  宛若一张绿色的天罗地网。

  一声女人的低喝声传来,

  雾气在那里凝聚,显现出了白夫人的身影。

  许清朗站在大门口,

  左眼泛着青光,

  向那边一指!

  收网,

  捕鱼!

  这一番变化下来,

  形式陡然一变,

  老道只觉得心里无比地痛快,

  刚刚那个女魔头看自己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死人,可是把老道给吓到了。

  这下子己方部队出现,

  扭转了局面,

  爽!

  不过,老道也有一种不真实感,书屋,居然这么强了啊,都不用老板本人出手了,靠狗腿子都可以打天下了。

  “没事儿吧?”

  老道闻声马上扭头,看见了站在自己身后的老板。

  周老板则是看着前面躺着的那位出气比进气多的勾薪。

  再看看这城隍庙,同时也看看这白夫人,

  最后,

  看了看身边站着的老道。

  “老板,贫道没用,还得你们来搭救。”

  老道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着,

  仿佛为自己是拖后腿的那个而歉怀。

  周泽则是深吸一口气,

  很郑重其事地伸手拍了拍老道的肩膀,

  语重心长道:

  “老道啊。”

  “嗯,老板?”

  “你做得,真得很好了。”

  说着,

  周泽还伸脚踹了一下前面地上躺着的昏迷不醒的勾薪,

  心里,居然有点可怜他。

  好好地气运之子,才跟了老道半天,

  就……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