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章 勾勾!

第六百章 勾勾!

  跪伏在地上,把土给重新填好,又浇了点水,黑小妞伸手帮忙梳理了一下死侍绿油油的头发。

  死侍又被种了回去,他年份还没到,还需要再长长。

  做完了这些,黑小妞又爬到了小板凳上,坐了下来,低头,看着自己双腿膝盖的位置。

  恨,

  倒是不怎么恨了,

  就像是如果邻居王二狗占了你一小块地,你会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当晚就报复回去。

  但如果把邻居王二狗换成一个让自己高不可攀的人物,就变成雷霆雨露均是君恩了。

  唉,

  黑小妞叹了口气,

  她不知道这种日子还得持续多久,似乎也没个什么盼头。

  好在她足够坚强,

  到哪儿不是种菜?

  只是,

  刹那间,

  她的目光忽然一凝。

  菜园子大部分面积都是种的彼岸花,虽说也按照书店那个姓许的家伙的要求,也种了一下葱姜蒜;

  但在正中央的区域,则有一块空置的大概桌面大小的区域,只有一棵类似狗尾巴草似的植物长在那里。

  而此时,

  那株狗尾巴草,

  正在开始泛红,同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了起来,且散发出刺鼻的味道,有点像是煤气罐泄露。

  这是半个月前黑小妞刚种下的,叫“看门草”,顾名思义,一旦有带有敌意且气机不俗的存在靠近时,它就会起感应。

  上午进来的勾薪三人,其实是没带什么敌意的,也因此,看门草没有什么反应,但眼下……

  黑小妞马上从板凳上爬到了自己的轮椅上,

  见泥土里刚刚被自己才种下去的死侍又开始蠕动起来,

  这次倒不是单纯地为了黑小妞,而是死侍自己本身就有一个“看家护院”的任务,如果有外敌侵犯,他肯定得上去抵挡的。

  黑小妞伸手拍了一下他的头,

  啐了一口,

  死侍才又安静了下来。

  “刚刚书店的人好像都出去了,我去那边看看,如果有事,喊你出来。”

  吩咐完,

  黑小妞就自己推着自己的轮椅向小门那边过去,推开门,就看见书店的吧台后面,站着一个一身白衣的女人。

  女人乌黑的长发,

  和书店的那个女仆长得一模一样,

  但二人却很难被混淆,

  因为她们有着截然不同的气质!

  白莺莺站在吧台后面,

  白夫人则是站在吧台前面,

  昔日的主仆,当年的“姊妹”,

  此时,

  以这种方式,

  面对面地重聚。

  黑小妞微微一愣,没做声张,而是继续打量着这里的情况,心里也是在快速盘算着。

  她是知道那个周老板的心思的,别人的话,他无所谓,但若是这个叫白莺莺的女的出了什么事儿,自己如果还完整地在这里,接下来肯定没好果子吃,包括他的“干儿子”,也是一样。

  “夫人。”

  白莺莺开口道,声音有些颤抖。

  即使是她,

  也没料到白夫人会很突兀且毫无征兆地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你怎么会在这里。”

  白莺莺问道,

  她知道老板他们之前出去是要做什么的,但夫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当年,我可是带兵打过清妖的。

  这点算计,还是有的。”

  清妖指的是清兵,相对应的,当时因为清廷治下的国人都是留辫子的,太平天国的士兵则是留长发不刻意剃光前额留鞭子,被对面称之为——长毛。

  白夫人的声音有些清冷,

  但看向莺莺的目光里,却渐渐显示出些许的柔和,

  “他倒是待你不错,终还是没烧了你。”

  莺莺低下了头,

  放在吧台下的双手,

  慢慢攥起了拳头。

  她答应过老板的,

  如果白夫人出现在她面前,

  她会打爆她!

  白夫人笑了起来,同时道:“倒真真切切和我当年一样呢,为了他,可以不惜一切。”

  语气中,有清晰地缅怀和追思。

  白莺莺咬了咬牙,鼓起勇气,再度抬起头,和白夫人对视,

  “夫人,你骗了莺莺。”

  “我骗了你?我这还不是为你好。

  书香世家的大家闺秀,

  明明是清白之身却被浸猪笼的凄惨结局,

  多惹人怜啊,

  比造反的女罗刹听起来,更让人舒服吧?

  如果他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还敢这样留你在身边,培养出感情么?”

  “夫人,你到底要做什么!”

  “傻孩子,我这是为你好啊,你比我幸福,也比我幸运,真的。

  你比我幸福幸运得太多太多;

  我当初劝他杀了天王自立,

  我劝他不要管什么天京自己打将出去,

  我劝他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最后,

  我劝他放弃天京和我离开,

  他都拒绝了我,

  一次都没有听我的!

  我陪他打仗,我陪他守城,天王扣押他父母妻儿时,我帮他斡旋!

  城破他被曾剃头杀了,

  我宁死不降,被溺死在了这通城濠河里!

  我为他做了那么多,我为他付出了那么多,

  他却一直把我当他的女儿!”

  白夫人自嘲地笑了笑,看着莺莺,柔声道:

  “至少,他不是把你当女儿的,也不是把你当普通手下的,我能看出来,真的。”

  白夫人后退了几步,

  歉然道:

  “莺莺,对不起,是姐姐我对不起你,我原本没有什么谋划的,真的,我只是想让你过得好一些,只是想让你可以在他身边,弥补我当初的遗憾。

  甚至,

  让他烧了你,

  也只是想考验他一下,

  他如果真要烧你,

  我会出手阻止的。”

  “夫人…………”

  “可惜了,可惜了,真的可惜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白夫人抬起头,

  凛声道:

  “谁叫我又看到希望了呢,莺莺,别怪姐姐心狠;

  你本就是姐姐的肉身,

  而姐姐的肉身里,藏着他能否复生的钥匙;

  原本,

  姐姐是没有这些念想的,

  但现在,

  姐姐又看见了希望,

  哪怕他只能回来一条魂魄,哪怕只能回来一段虚影,

  哪怕只能回来片刻,

  哪怕他只能和我再说只言片语,

  哪怕他只能再看我一眼,

  姐姐也愿意,

  也舍得!”

  …………

  “莺莺。”

  “老板?”

  “如果忽然有一天,白夫人出现在你面前,你会怎么做?”

  “老板,如果看见夫人的话…………人家会把她打爆!”

  …………

  莺莺举起拳头,

  她答应老板的,

  如果自己对夫人心软,

  老板知道后会很不舒服,

  莺莺知道的,

  老板最不喜欢狗血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边。

  而她,也不愿意离开老板!

  “夫人,这只是你的分魂。”

  言外之意,

  你打不过我的!

  人家,

  现在可是变强了好多!

  “总得把真的留下来才能敷衍住他们不是?”

  白夫人不以为意,一枚玉佩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散发出柔和的光芒。

  须臾间,

  白莺莺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忽然僵硬住了,

  举起的拳头,

  竟然无法挥动,

  身体其他部位,

  也是陷入了阻滞之中,放入被丢进了一缸强力胶水里头。

  “吼!”

  白莺莺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咆哮,

  原本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

  瞬间变白,

  整个人的气息也升腾起来。

  然而,

  玉佩的光泽也忽然大盛,

  哪怕是此时几乎进入暴走状态下的白莺莺,也依旧没有办法抵抗这种禁锢。

  “没打算用的,莺莺,真的没打算用的。

  两百年来,

  每次开棺来和你说话,

  其实我都在用这玉佩收集着你的魂血气息,慢慢地烙印在这玉佩里头。

  我以前真的没想对你做什么,

  单纯地只是为了自己留一个念想罢了。

  但现在,

  只要这枚玉佩在我手里,

  你就没办法脱离它的束缚。

  你我姊妹一场,

  姐姐我,

  送你上路吧。

  你不是很喜欢那张竹床么,

  等你走了之后,

  你的那个他,

  会烧给你的吧。”

  白莺莺目光里,满是赤红色的愤怒,

  她不甘心,

  她真的不甘心!

  她怕,

  她非常怕,

  她很怕很怕,

  怕老板回来后找不到自己,

  怕老板没了自己后今晚睡不着……

  白夫人似乎情绪也有些低落,

  慢慢地靠近了白莺莺,

  她的掌心里,有一团黄色的火焰正在燃烧,这是城隍那里得到的火焰,焚化一切邪祟!

  白夫人伸手,

  在玉佩的操控下,白莺莺失去了几乎全部的抵抗能力,被白夫人强行打开了嘴巴。

  “妹妹,别怪姐姐心狠,说不定,过阵子,姐姐也去找你去了呢。”

  火焰,

  被白夫人送到了白莺莺嘴边。

  黑小妞此时正准备喊死侍出手,却在此时,她的膝盖忽然一酸,剧烈的通触感传来,她眼里骇然,为什么会这样!

  就像是老寒腿能感应到天气变化一样,

  黑小妞也有了自己的感应,而且她坚信自己的感应不会错!

  “别怪姐姐,要怪就怪,谁叫我们女人的命,

  苦呢。”

  “嗡!”

  却在此时,

  白莺莺的左手掌心忽然裂开,散发出了黑色的光芒,

  在白莺莺的身后,也出现了一道由黑色光芒凝聚而出的男子身影。

  白夫人根本没来得及反应,

  她甚至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白莺莺的左手像是忽然恢复了自由似的,

  挥舞了下来!

  “啪!”

  白夫人整个人被抽飞了出去,

  宛若苍蝇拍拍飞一只苍蝇。

  而莺莺身后的黑色虚影则是缓缓开口道:

  “贱…………人…………”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