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零三章 李秀成!

第六百零三章 李秀成!

  安律师说完这句话后,就下意识地闭嘴,随即心下长舒一口气,还好老板不在,旁边的猴子和小男孩也都不是会多嘴的人。

  这话要是被老板当场听到了,

  自己指不定得在南大街当上个把月的“环保小卫士”。

  自家老板别看平时喜欢晒太阳看报纸跟个老翁似的,但心眼儿,还真说不上多大。

  不过饶是如此,安律师心里也是一阵惊慌诧异。

  赢勾的事儿老板没瞒过他,他也是大概懂得这些年赢勾到底是以何种方式在恢复和隐藏。

  再看白夫人的反应以及之前的种种安排和行事,

  整件事的轮廓,也就慢慢地浮现出来了。

  安律师生得早,又当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鬼差,但毕竟没那么早,自然不可能赶上长毛闹起的时候。

  但就算没赶上,寻常对历史有点了解的人,大概也能在心里估量出当年的忠王李秀成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物。

  那位虽说是广西人,却不是洪秀全他们那一批的广西老人,是从普通士兵靠军功升到的将领位置,先后取得了二破江北大营、三河大捷、二破江南大营等大捷,算是中兴了天平天国,也算是给太平天国续命了。

  在洪秀全拼命作死,太平天国上层玩儿命堕落的前提下,他算是殚精竭虑,擎天护“国”。

  嘿嘿,

  想想还真有意思,

  自家老板那个晒太阳的模样和那位忠王在战场上纵横睥睨的模样,

  真的是根本无法让人联想到一起去,

  但偏偏二人因为赢勾的关系,却存在着这种羁绊和关联。

  这赢勾的口味,

  变得可真快啊。

  ………………

  周泽车开得飞快,

  莺莺的安危他确实上心得紧,等车开到书店门口停下,自己连车都来不及熄火,直接推开书店门,走了进去。

  刚一脚踩进去,

  就觉得面前一阵红粉气息扑来,

  浓郁得让人难以喘息。

  四周朦朦胧胧的,让人无法看真切,周泽下意识地皱眉,自己左手无名指位置上的青铜戒指也开始轻微地颤抖起来。

  周老板对幻境这种东西本就有着极强的抵抗力,再加上曾和赢勾在奈何桥往生路上走了一遭,更是一种别人羡慕不来的锻炼;

  如今匹配上青铜戒指的能力,等于是自身属性加上了好几层BUFF,除非是真正的大能恐怖存在设置的幻境,其余的,想要迷惑住周泽,还真不容易。

  不过这一次周泽并没有选择清醒过来,而是保留着五分的清醒,继续在里面游走,他可以抵抗,但不见得莺莺可以抵抗,尤其是在面对白夫人的时候。

  视线之中的布置,在古色古香和书店原本布局之中不停地切换着,周泽睁着眼,向里面摸索。

  原本的吧台位置,变成了一个屏风,绕过去之后,却是一张红床。

  床榻边,坐着一个女人,身穿红色锦衣,有点像是出嫁的装扮,但又有些清减和素雅了一些,不是那种纯粹的大红喜庆。

  女人坐在那里,

  没有红盖头这类的东西,

  只是看着周泽。

  “老板,你来了,我在这里呢。”

  “你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两种语气,两种音色,

  一起发出,

  周泽只觉得自己脑门儿位置有点生疼,

  但还是克制着自己不去反击和清醒,

  转而向前走了好几步,来到床边,伸手攥住了女人的手,

  “莺莺,跟我走。”

  女人被拉了起来,

  跟着他一起走。

  周泽想拉着莺莺先出了书店再说,虽说白夫人大部分的积攒都在城隍庙那边,眼下这个时候应该被安律师他们给收拾掉了,但莺莺是白夫人肉身所化养出的僵尸,周泽不敢有任何的怠慢。

  虽说真刀真枪地和白夫人干一架,周泽真的不怵,但这个女人心思多,谋划也多,并不是个好相与的主儿。

  “老板,我跟你走。”

  “你走啊,你走啊。”

  周泽牵着女人的手,

  走出了书店大门,

  但外面忽然吹起了风,

  等风停止之后,

  入眼的不再是车水马龙的南大街,

  而是绵延的城垛子,下方入眼之处,竟然是密密麻麻的壕沟和障碍,一个个脑袋后面挂着辫子的兵丁往来其中。

  下方的“吉”字战旗,也在黑烟之中随风飘扬,一片肃杀之气。

  而自己身边的城墙上,一个个头上包裹着红头巾的兵士像是在警戒,看见他时,居然一起行礼参拜。

  周泽有些愕然,低下头一看,发现自己身上居然穿着甲胄,甲胄里面也是紫色的衣服,具体什么款式什么材质短时间内还真看不出来。

  再回头,

  看着自己牵着的女人,

  却发现莺莺身上穿着的居然也是甲胄,腰间还挎着一把弯刀,眉宇之间,英气勃发,尤其是那双眼眸子深处,如同自带森然的寒气。

  此时此刻,

  周泽心里忽然有一种自己在拍《神话》的感觉,

  梦里现实,开始慢慢地被割裂,但同时又在相融。

  “有意思么?”

  周泽环顾四周,直接质问道。

  这一切,

  都是白夫人的手笔,

  这一点,

  毋庸置疑。

  周老板最讨厌婆婆妈妈慢慢墨迹,干脆一点不好么?

  非得搞出这种阵仗来玩煽情?

  “义父,我们走吧,我们离开天京,我们东山再起!

  眼下天王已经把您的家眷都看押起来了,天王不信任你,但弟兄们上上下下都信你!”

  说话的是白莺莺,

  她刻意压低了声音,

  再加上城墙上风比较大,所以不用担心这话语被其他人知道,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谁也不会想到就在这里众目睽睽之下,会有人敢商谈“谋反”的大事儿。

  不过,

  莺莺你喊我什么?

  你喊我爸爸?

  周泽有些好笑,听起来有点怪怪的,

  但也有点爽爽的。

  “义父,清妖拦不住我们,只要离开天京,天大地大,我们哪里去不得,外面还有很多兄弟姐妹,只要我们离开这里,很快就能再聚拢一支人马,再建天国!

  没了义父,天京守不住的。”

  说着,

  女人目光有些发寒地扫了眼城内的那座辉煌庄严的宫殿,

  “这个天王,就让他死在这座城里吧,到时候,义父您可以自己当天王!

  也省得再受这些乌烟瘴气!”

  周老板算是回过味儿来了,

  这他娘的是当年场景重现么,

  莺莺肯定是白夫人当年,

  我呢?

  想到画卷老头的叙述,

  咦,

  我演的是李秀成?

  那么眼下,

  是自己的义女劝自己造反?

  一念至此,

  周老板还煞有其事地特意回头,再看了几眼内城的辉煌宫殿。

  太平天国定都南京改名天京十年,

  要知道这帮神棍造反的家伙,本身水平太低,和李渊李世民赵匡胤甚至是朱洪武相比,那差距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这边儿清廷还没死透,江山不说是没坐稳,还在打仗呢,那边儿自个儿却已经开始恣意享受了起来。

  谎话说多了,可能真的有效果了,真把自己当作天命所归天父的儿子了。

  这宫殿修葺得是真的好看,只可惜后人无法去瞻仰了,因为天京城被破之后,曾国荃的兵马直接洗劫了整个天京城,烧杀抢掠几乎把整个天京城给搬空。

  湘军在天京城下鏖战太久,再加上那时湘军的习性,不让手下人抢一遭发财,这是要闹兵变的。

  这件事儿后来差点要了曾国荃的命,还好他哥哥帮他保了下来。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视而不见,

  周老板没开口,

  场面就一时尴尬了下来,

  其实,

  最重要的是周老板不知道该说什么,没人给他台词本儿啊,二则是他脑子进水了陪白夫人在这里回忆当年?

  这李秀成的当年和我有什么关系?

  却在此时,

  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在了自己身上,

  周泽猛地惊醒,

  这是有人要上自己的身!

  该死,

  周老板怒了,

  陪你看看记忆画面玩玩儿回忆杀已经是自己退步了,还想得寸进尺?

  但就在此时,

  一股哀伤、踌躇、纠结以及愤慨的情绪,

  开始快速地填充起周泽的胸口,

  我艹,

  这心痛得,

  好快!

  周老板有些莫名其妙,总觉得那东西不是从外面进来的,

  而是从自己体内升腾出来的。

  不是赢勾醒了吧?

  “这些话,切莫再说了,天王对我有提携之恩,天国的大业也在我身上,不管局面如何,我都不会走。”

  话是从周泽嘴里说的,

  但却不是周泽想说的。

  “义父,何必如此,我…………”

  “放心吧,义父我死不了的。”

  周泽伸手,

  放在了女人肩膀上,笑道:

  “天王说他是天父的儿子,具体真假,我不知道。

  但我却能感应得出来,

  每当我驰骋疆场,夜里小憩的时候,

  总能梦见一个人,

  他坐在一座由白骨堆积起来的王座上,

  目视着前方。

  不怕你笑话,

  有时候我确实会想,

  自己身上是否也是有着什么天命,

  小时候不觉得有什么,

  但这些年南征北战得多了,杀得人也越来越多了,

  反而开始和他越来越亲近。

  我的事,

  你别担心,

  你先离开天京。”

  “义父,我不走!”

  “放心吧,

  他不会让我死的,

  我死不了。”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