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零六章 憨憨!

第六百零六章 憨憨!

  “我小时候,见过仙人。”

  “先人啊,那你真可怜,小小年纪就开始见鬼了,所以后来死了才做鬼差的么?

  也挺好,把小时候养成的兴趣爱好长大后当作了本职工作,也是一种幸福。”

  “…………”勾薪。

  许是受伤的缘故,

  勾薪觉得自己胸口现在,真的是堵得慌,快要喘不过气的那种。

  “是仙气儿的仙。”

  说着,

  勾薪有些艰难地竖起自己的食指,

  朝上指了指。

  老道猛地踩了一下刹车放慢了车速,

  有些诧异道:

  “奇了怪了,这几年跟了两任老板,只晓的地下有人;

  鬼,也见了不少,就是从没见过仙儿的。

  贫道还一直纳闷着呢,

  这有地狱,不该有天庭之类的么,但一直没听说过。”

  老道当初还真的去问过安律师,

  不是都说举头三尺有神明么,

  这世道,

  是否真的有天庭?

  有没有那位喜欢炼丹的老君?

  安律师的回答让老道很失望,

  不清楚,

  不知道,

  不了解。

  任何事儿,有阴就有阳,这是万古不变的道理,地下既然有十殿阎罗,那头顶,怎么就没有仙儿呢?

  “呵呵。”勾薪笑了一下,却因此牵扯到了伤口,“仙人摸过我的头。”

  “仙人抚顶?”

  “算是吧,这之后,我运气就开始越来越好。”

  说到这里,

  勾薪犹豫着,

  要不要再加一句,

  那就是遇到你之前。

  “仙人长啥样啊?”老道问道。

  鬼是什么样,见得多了,千奇百怪的。

  勾薪摇摇头。

  “不能说?”老道问道。

  “是没看见。”

  “额…………”

  “只感觉,有一天我在家院子里看蚂蚁打架,感觉有个人忽然摸了我的头。

  然后,

  我抬头看,旁边四周都没人。”

  “…………”老道。

  “不会错的,是仙。”勾薪抿了抿嘴唇,“真的是仙。”

  “行行行,是仙是仙。”

  老道一副你高兴就好的样子。

  “知道我为什么来书店么?”

  “好像是要收我们老板做小弟。”

  “恰好路过而已。”勾薪顿了顿,微笑道:“然后,我感应到了那天被摸头的感觉,一路寻觅,就到了你们书店。”

  “合着,咱书店里还住着神仙?”

  “不一定是仙人,但至少有仙人的东西。”

  “是啥?”

  勾薪摇摇头,叹息道:

  “我没敢真的去找。”

  “怕了?”老道奇了怪了,“你不是一直都觉得自己运气好么,怕个鸡毛?”

  “仙能让我一帆风顺,也能让我霉运缠身,所以,我怕。”

  “莫慌,

  我要送你去的医院就在咱书店隔壁,那里医疗条件也不错,手术费还能打折。

  你到时候给我指一个大概的位置,我来亲自找。”

  好东西,老道是不会放过的。

  “你不怕?”

  老道闻言,有些鄙夷地用目光扫了扫勾薪,

  这目光,看得勾薪心里有点慌。

  “贫道自然是惜命的,但要是能见到仙家的东西,冒个险,又算个啥?”

  勾薪闻言,

  默默点头,

  脸上出现了一抹颓败的感觉,

  是啊,

  你这么硬。

  …………

  莺莺走出了书店,推开玻璃门的刹那,白发瞬间恢复,周身的煞气也即刻收敛,只是那一张俏脸上,依旧挂着寒霜。

  她一眼就看见了停在前面的那辆车,之前在书店里,她已经感应到了老板的气息,尤其是老板进入了僵尸状态,那气息的呼应就更为明显了。

  走到车边,伸手,

  暴力开车门,

  车门几乎被卸了下来。

  莺莺把老板抱了出来,直接跑入了书店,因为路程很近,虽说引得附近一些行人侧目,但也没出什么大的乱子。

  进门后把老板放在了吧台上,

  莺莺看着周身泛着青色嘴角獠牙显露的老板,

  咬了咬牙,

  目光一瞥,

  沉声道:

  “继续看戏?”

  黑小妞推开小门,坐着轮椅出来,面色讪讪。

  莺莺后退一步,让黑小妞查看周泽的情况。

  黑小妞仔细看了一下,抿了抿嘴唇,有些为难道:

  “身子没问题,应该是灵魂出问题了。”

  “可有办法?”

  莺莺问道。

  黑小妞沮丧地摇摇头,“没法子,我只会种地,总不能把他种到地里去再让我慢慢研究调理吧?”

  这不是黑小妞故意推脱,如果可以的话,她倒是不介意帮周泽一把,甚至是救一下周泽的命。

  她观察过了,这个家伙自私是自私,但对自己人,向来是不错的,自己如果帮了他,说不得自己的地位和身份就会从奴隶层面脱离出来。

  就在莺莺准备拿出手机给安律师他们打电话时,

  一直闭着眼的周泽忽然开口道:

  “婉儿…………婉儿…………”

  莺莺目光一凝,

  杀机顿显。

  …………

  “吼!”

  周泽咆哮着,

  使劲挣脱着身上的锁链,

  锁链终于被挣脱了,

  但在四周,却不停地有黑影扑了上来。

  踹开一个又来一个,

  连绵不绝的样子,

  周泽的确是有些累了,按理说,应该没这么快的消耗,但实际上,周泽和周泽的对手,其实都是用的自己的力量。

  等于是自己在和自己打架,其消耗的速度,自然就快了。

  也不知道撕咬缠斗了多久,

  当周泽忽然有些感觉奇怪,回过头时,却发现自己身后之前自己被捆绑的位置,居然重新被绑上了一个人。

  那个人身上,伤口密布,头发上包裹着红巾,眉宇间有着属于上位者的气息。

  “那是我的位置,给老子滚!”

  原本有些疲惫的周泽见状又发出了怒吼,

  刚刚杀出来的他,又杀了回去。

  四周的黑影,

  依旧前仆后继,

  拼命地阻挡着周泽的步伐。

  周老板都不清楚,为什么这些前任的看门狗们,会为了其中的一个,也就是这个忠王这般拼命?

  难不成李秀成在这里干起了老本行,

  给这些“犬类”都洗脑了?

  联想起太平天国的发家史,似乎不是没可能。

  但还是有些不对劲,

  周泽想不通。

  四周的黑影像是永远都不会枯竭,

  一条又一条地出现,拼尽全力地抵挡着周泽。

  周泽感觉自己像是在沼泽中行走,速度很慢,但还是又杀了回来。

  只是,在距离青铜柱子不到一米处的位置时,一道黑色的隔膜忽然出现,竟然将周泽给挡住了。

  无论周泽如何去抓去挠去撞,

  这一层隔膜都纹丝不动。

  隔着这个,

  周泽看见那个被绑在上面的李秀成,嘴唇似乎是在翻动,好像是在说着什么。

  不可能,

  怎么会这样,

  不可能会这样……

  原本以为只是一个幻境,原本以为只是一场骚乱,

  周泽这个当事人都没想到,

  事情会拐入这么一个路口。

  这层隔膜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些起来造反的黑影又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白夫人做不到这一步的,她如果连这个都能算计到,连此时的局面都能那排和插手进来,她还留在阳间做什么,直接去地狱称王称霸不行么?

  甚至,

  直接来找赢勾算账也可以啊!

  …………

  “婉儿…………婉儿…………”

  看着自家老板喊着白夫人的闺名,

  莺莺的脸,阴沉得仿佛可以滴出水来。

  白夫人魂飞魄散前所说的话,

  此时正在慢慢地显现。

  放下了手机,莺莺没急着打电话,而是举起自己的手,直接对着老板的胸口位置刺了下去!

  “噗!”

  五根指甲瞬间刺穿老板的胸膛。

  一旁的黑小妞简直是瞠目结舌,

  这到底是什么节目?

  这一对主仆关系有多亲近她是知晓的,

  难不成这个时候她也会反水?

  …………

  “噗!”

  周泽直接跪了下来,

  胸口位置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凹坑,

  无比的痛苦。

  而被绑在青铜柱上的李秀成,也是身体一颤,他的胸口位置也出现了一个凹坑。

  然而,

  这一层黑色的隔膜,

  却依旧没有消失。

  自己的肉身,受到了攻击?

  周泽清楚,肯定是这样。

  他当然不知道这是白莺莺做的,

  此时此刻,

  周老板更慌了。

  …………

  白莺莺的指甲刺入了周泽的胸膛,

  马上抬起头,

  对着吧台后面已经消散一大半的人影喊道:

  “老板出事了,帮帮他!”

  莺莺这个时候只能指望这个了,

  毕竟是这道人影,之前帮自己解开了白夫人对自己的控制。

  已经消散大半的人影似乎有了反馈,

  重新化作了黑雾融入到了白莺莺的手掌位置,

  而这个位置,

  此时已经贴入了周泽的胸口。

  莺莺感知到自己掌心一热,

  心里当即充满了期待,

  只要他出手,

  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

  周泽感觉自己胸口一阵绞痛,

  紧接着,

  一道人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当他出现时,

  四周其他的黑影马上像是见到天敌一样,

  瞬间四散消失不见。

  “铁憨憨,是你么?

  我艹,

  铁憨憨你醒了?”

  周泽对着人影喊道。

  怎么今天发生的事情都这么奇怪,

  铁憨憨是醒了么?

  那这里,就没什么问题了吧?

  这里是铁憨憨的主场,是他老巢,他如果醒了,什么忠王啊天王啊,都是渣渣。

  谁成想,

  人影忽然举起手,

  周泽还以为铁憨憨在对自己打招呼,

  结果,

  “啪!”

  一巴掌抽过来,

  刚刚心下稍安的周老板就这样被莫名其妙地被抽飞出去。

  “贱…………人…………”

  “…………”周泽。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