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零七章 泰山

第六百零七章 泰山

  “贱…………人…………”

  人类的本质,很可能是复读机;

  白莺莺以为和铁憨憨有关的存在,肯定能帮到自家老板。

  她是和自家老板最亲近的人,对很多事情,知道得比安律师都更清楚。

  比如自家老板对体内那位的态度转变,

  一开始,

  老板是很担心的,担心哪一天自己就被吞了,彻底失去了自我,等于是“被自杀”。

  但慢慢地,

  莺莺能够感觉自家老板和那位的关系开始向“不可描述”的方向策马狂奔而去。

  如果不是清楚赢勾是一个钢铁直男的性格,

  莺莺都要以为自己要多出一个“情敌”了,

  而且论起辈分来,

  还是自个儿的大祖宗!

  这还怎么立规矩端起大房的架势?

  谁给谁磕头?

  不过,

  饶是莺莺也没料到,

  赢勾当初给自己留下的后手,其实根本就没想得那么长远,

  也是,

  以赢勾的性格,

  怎么会费脑子去想那么长远的事儿。

  可能当时他是看出了莺莺的不同,毕竟莺莺这具身体在白夫人时还吞吃过李秀成的血肉,而当年,赢勾可是在李秀成的体内,能看出来这点联系,也不是不可能。

  或许,

  只是单纯地看着这个女僵尸只对那条咸鱼“嘤嘤嘤”,

  对自己却避而远之,

  气到了,

  故意送个小物件儿。

  总之,

  如果把这个比作程序的话,

  实在是有点太过于简单了,

  触发之后,

  只有相同的一句话,相同的一个动作。

  周老板被抽飞出去之后,

  整个人迷茫了,

  哪怕被莫名其妙地拉入了自己的灵魂深处,

  哪怕出现了那般诡异的黑色隔膜在挡着自己,

  但他也没有料到,

  赢勾的身影会出现,

  而且上来直接给自己一巴掌!

  “噗通!”

  周泽落下去时,

  自己没有触碰到地面,

  只是感觉自己像是落入了水中一样,

  而且还在不停地下降着,仿佛根本就没有底端一样,

  一直在下潜,

  下潜,

  下潜…………

  入眼之处,

  倒不是黑暗,

  是那种蔚蓝色,

  死寂一般的蔚蓝色,

  任何一种颜色,如果单纯地铺天盖地的话,都会给人以一种压抑窒息的感觉。

  此时的周泽就是这种感受,

  铁憨憨的一巴掌,

  直接抽掉了周泽之前咬牙坚持下来的气势,

  眼下,

  确实是很累很累了。

  眼角余光看向周围,

  周泽发现这下方,竟然也漂浮着一个个人影,穿着各异,年纪各异,长相各异,大家都静静地被放置在水底深处。

  而自己的归宿,

  也将是这里了么?

  很累,很疲惫,很想放弃一切挣扎,恣意地休息。

  很多人都有过类似的经历,

  因为事情太过忙碌没休息好,早上挣扎地从床上起来,真想放弃学业放弃工作放下一切羁绊倒头睡一个天昏地暗。

  “咕嘟…………咕嘟…………”

  周泽身边出现了气泡,

  到最后,

  还是没有甘心,

  还是不想认命,

  当初和铁憨憨斗得不让丝毫,

  现在,

  怎么能连同类犬种都要爬到自己头上去?

  老子,

  还没死呢!

  “嗡!”

  一道红色的光芒刺穿了深海,疾驰到了周泽身边,周泽伸手将它握住,光芒消散,露出了一支古朴的毛笔。

  “差点…………把你…………给…………忘了…………”

  许是这一切都发生得太过急促,转变得也有些出人意料,让周泽过于猝不及防,根本想不到如何去应对。

  不过现在,

  倒是又有了新的依靠。

  煞笔,

  曾封印赢勾,

  周泽就不信了,

  自己今天就治不了这帮犬吠!

  举起手臂,

  煞笔开始向上浮动,拉扯着周泽的身子也开始上浮。

  这下方的黑暗之中,站着密密麻麻的人,这些,都是赢勾历代的看门狗。

  当周泽开始上浮时,

  下方原本一动不动集体静默的人群忽然集体睁开眼,

  向上看去。

  下一刻,

  所有人都举起双手,

  一时间,

  蔚蓝得让人心慌的水面瞬间发黑,

  宛若一盆水直接被搅浑!

  周泽只觉得有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道正在拼命地拉拽着自己,

  誓要将自己拖拽下去的架势!

  农村里长辈为了让自家小孩远离水塘河边,常常会编造一些鬼故事吓唬他们,说是那里淹死过人,正想着找替死鬼呢,仔细着别去那里,小心就被拉下去了。

  此时周老板真有这种感觉,下面的这帮人,就是不想自己离开!

  但他还是不能理解,

  李秀成重新上位,

  只是这下面的这帮死得不能再死的家伙们,

  为什么要拼了命的和自己过不去?

  把自己拖拽下去,把李秀成送上去,

  对他们来说,

  又有什么好处?

  可惜,

  这里毕竟不是讲话说理的地方,

  否则周老板还真想好好跟他们唠唠嗑,谈谈条件,他李秀成她白夫人,到底许了你们什么好处,让你们这般帮衬?

  煞笔在手,

  周老板发出了一声低吼,

  笔尖颤抖,

  血色的墨汁弥漫开去,

  一道偌大的“封”字出现,

  向下镇压而去!

  “轰!”

  海水之中,

  波涛汹涌!

  周泽只觉得自己脑袋一阵眩晕,仿佛是炸在自己脑海之中,连灵魂都带着撕裂般的痛楚。

  趁着这个空档,

  周泽终于得以浮出水面,

  海面消散,

  成了青砖平地,

  四周,

  依旧是密密麻麻的青铜柱子,

  而在最中央的那一根上,

  绑着的是李秀成。

  该死的隔膜,

  却依旧存在于那里。

  重重的喘息着,周泽察觉到了自己的虚弱,无论怎么折腾,折腾的还是自己,越折腾自然就越累,但在这个时候,却不能歇息。

  没理由跟赢勾怼了这么久没输,

  结果却被别人摘了桃子,

  万一以后赢勾醒来发现看门狗换人了,

  指不定被那货怎么笑死!

  手持煞笔,

  周泽走到了黑色隔膜面前,

  直接插了过去!

  “嗡!”

  煞笔的鼻尖刺入了隔膜之中,

  却无法再得以寸进,

  被硬生生地卡在了中间位置。

  隔膜后面的青铜柱子上,

  身体残破的李秀成慢慢地睁开眼,

  原本浑浊的目光开始变得清澈,

  他似乎是在思考,

  也很快就明白了此时的状况。

  “这身子,给本王。

  天父,

  会赐福于你。”

  周泽笑了,这是真的被气笑了。

  什么年代了,

  还扯这欺骗愚民的把戏?

  天父,

  天父在哪里呢?

  真有天父在,洪秀全为什么会败?清妖为什么在天平天国之后又坐了一甲子的江山?

  老子当鬼差快两年了,还真不知道天上有人呢!

  “咔嚓!”

  不是隔膜破碎的声音,

  而是煞笔的笔身开始开裂的动静。

  这一幕,

  让周泽心颤,

  煞笔,

  可是能镇压赢勾的强横法器,

  居然无法奈何这个隔膜,

  这隔膜,

  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

  此时,

  书屋外面花圃的泥土之下,

  那枚令牌已经变成了乌黑色,不停地在颤抖着,一声声婴儿啼哭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却很是微弱,不会传递到上面去。

  而在这四周,

  则是有一道道七彩的丝线在不停地流转着,

  可惜这一切都深埋在地下,

  无人有缘见识到这般迥然于阴司的仙家气象!

  …………

  李秀成重新闭上了眼,锁链,青铜柱子,仿佛也在和他融为一体,他这是要强行融合周泽的身体,完成一种“取而代之”的过程!

  当年,

  周泽对徐乐借尸还魂,

  其实是最为粗暴简单的方式,

  而这一次,

  得益于铁憨憨灵魂的特殊性,导致大家伙可以在这螺蛳壳里做道场,所争的,其实不仅仅是肉身的主导权,还有这灵魂的主意识权力!

  打个比方的话,寻常人的灵魂,有点像是小门小户,人口简单,甚至大部分人还是单身汉,只有自己一个。

  精神分裂患者,可能灵魂里头的意识是那种小家庭,夫妻俩或者是三口之家,如果更多的话,那真的是病入膏肓了。

  但周泽这里,

  拖赢勾的福,

  当真是多子多孙家大业大,

  和《红楼梦》里的荣国府宁国府不相上下,

  现在,贾母赢勾沉睡,

  一大家子人就开始重新争这个代理家主的位置了,

  确切一点,

  是这个大管家的位置!

  李秀成又睁开了眼,这青铜柱子正在不断地变高,铁链也在不断地变粗,一切的一切,都在向着他所要的方向去发展。

  “本王对不住你,本王,会记得你,允诺你生祠香火供奉,可记玉碟!”

  “谁稀罕!”

  周泽看着面前黑色隔膜,

  却有些无可奈何,

  煞笔已经有了碎裂的趋势,

  但这黑色隔膜,只要它还存在着,周泽就无法存进一步。

  “你我都是……不幸……被选中的人,都是,不幸的人。”

  李秀成感慨着,

  但这话在周泽耳朵里,

  就有了一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意思。

  “呵呵,是么,至少,我比你幸运的多。”

  周泽后退一步,

  没有继续在煞笔上发力,

  而是试着开始结印,

  脑海中浮现出当初赢勾和自己交易时告诉自己的鬼差证激活方法。

  这还是那次第九殿余孽上来时的事情了。

  “祥瑞御免!”

  周泽掐印完毕,

  发出一声低喝,

  鬼差证浮现在了他的面前,

  伴随着鬼差证而来的,

  是一片黑暗,

  周泽和李秀成一起抬起头向上看去,

  上方,

  有一座泰山。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