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零八章 炸了!

第六百零八章 炸了!

  自赢勾陨落之后,以这种方式隐蔽躲藏和慢慢地恢复,这期间,不知道诞生了多少只“看门狗”。

  大部分的看门狗都无缘得知自己体内居然住着这样子的一个大杀器,可能一直到自己死后,才被赢勾随手留下了意识烙印,像是收集手办的发烧友一样。

  只不过,赢勾玩得更高级。

  但也是有一些特殊的“看门狗”,得以窥觑洞天。

  李秀成勉强算是一个,许是沙场征伐之后,身上自然带上了煞气,慢慢地,也就产生了一些变化,比如他曾对白夫人说的,自己做梦时,总是能梦见一个坐在白骨王座上的男子。

  当然了,

  这只是浅浅的“神交”,

  以赢勾的高冷姿态,

  他口中的“看门狗”,

  可不是类似于女人喊男人“死鬼”那般是个爱称,

  赢勾是真的把这一代代人,

  当作了狗。

  也因此,

  李秀成从万古忠义太平天国擎天柱的“忠王”位置上摔下来时,

  赢勾压根连动都没动,

  看着他起高楼,看着他宴宾客,再看他楼塌了。

  可能是有很多其他的原因,比如阳间的事儿,不方便过于插手,否则容易暴露自己,古往今来,无论是玄修还是阴司地狱里的人,都不敢去参合阳间的大势,否则就是自己找死。

  不过,这也是其中一部分原因而已,最重要的原因,可能还是赢勾压根就懒得动。

  一条看门狗死了而已,

  换一条呗,

  多大点事儿啊。

  看门狗多了,总有特例会脱颖而出,周泽就清楚,自己绝不是第一个。

  否则当年日本人的地下研究所里的那具残缺的身体又该如何去解释?

  肯定是在那之前,有一个和自己一样但当看门狗”的,也可以借用出赢勾的力量,且让自己的身体受到了赢勾僵尸煞气的感染,变成了僵尸。

  其肉身后来被日本人发现了,当作了宝贝去研究,希望获得特殊的力量。

  二战时期的***,似乎都带着这种天然的偏执,对血统和人种的执念,让现代人有些难以理解。

  不过,哪怕是算上那些特例,

  周老板也绝对是历代“看门狗”之中,

  最得宠的一个。

  倒不是赢勾良心发现,年纪大了,变慈祥了,懂得爱护小动物了,而是因为一系列的机缘巧合。

  泰山府君的“鬼差证”,是其中最大的契机!

  或许,

  某一天,

  赢勾起来打了个呵欠,

  愣了一下,

  发现自家犬舍的狗狗不知道从哪里叼来了一块金骨头!

  当然了,

  一开始的一系列各种意外,也导致二人的关系开始越来越紧凑起来,早些时候,周泽虽然能被动地使用出赢勾的力量,却并不晓得自己体内还住着另外一位。

  从托媒,

  再小定,

  随即大定,

  而后大宴宾客,

  洞房花烛,

  一步步地深入,一步步地了解,

  这里面,自然也是有着品性相投的原因吧。

  哪怕赢勾一直对周老板这种不思进取的咸鱼心态很是不满意,

  但他自个儿,

  当初也因为懒散嗜睡被獬豸追去地狱警告,

  只不过他当年太强,

  直接把獬豸暴打了一顿。

  周泽是芸芸“看门狗”中的一员,

  但周泽是最特殊的一个,

  想要人另眼相看,首先你得有这个本钱,得有让人看得起且愿意去看你的资格!

  “轰隆隆!”

  巨大的轰鸣声传来,

  鬼差证散发着蓝色的光芒,

  在周泽面前不断地飘浮着,

  上方的泰山,遮天蔽日,

  直接盖了下来!

  泰山定,天下平!

  李秀成的脸色也变得很是难看起来,

  但周泽没看太久,

  因为二人连带着那一根根密密麻麻的青铜柱子都一起被巍峨的泰山直接镇压了下去!

  “咔嚓!”

  坚硬无比连煞笔都无法刺穿的黑色隔膜开始了龟裂,

  虽说还真的抵挡了一小会儿,

  最终还是崩溃了,

  一根根青铜柱子也都开始崩塌,山崩地裂,这才是真正的山崩地裂!

  “轰!”

  尘埃落定,

  或许,

  可能连周泽之前沉下去的大海以及大海深处那一个个身影,

  也都被这一尊泰山一股脑地镇压了下去!

  世间太平不太平周泽不知道,

  至少,

  自己灵魂这里头,

  终于是清静了。

  睁开眼时,

  周泽发现自己正躺在泰山之巅,

  这泰山,

  和在地狱里陪着赢勾见到的那一座没什么区别,

  唯一的不同可能就是地狱里的那座泰山,被地藏王菩萨上头削平了一小截,盖了一座小庙。

  而这里,只有松柏青竹林立,一张石桌一张石凳,很是清幽。

  周泽踉踉跄跄地爬起来,

  只觉得全身上下都疼得很,而且非常犯困,知晓这是自己消耗太大的缘故。

  其实,

  地狱之行,自己又是从奈何桥那里走出来还阳的,灵魂上面本就有了进一步的增长,若非这个原因,自己之前早就累趴下了。

  走到石凳子旁边,

  周泽环顾四周,

  记得当初在小男孩的洞穴里,

  曾做梦梦见过一个白衣男子,身边有一只端着酒的小猴子,

  只是在这里,

  却没有再碰见。

  周泽清楚,

  赢勾之所以肯对自己“另眼相看”,

  泰山府君的鬼差证,绝对是一个重要因素。

  人嘛,就是这样,本来自家的东西无所谓的样子,但来个外人忽然惦记起来了,自己马上也就开始跟着稀罕了。

  犹豫了一会儿,

  周泽靠着石凳子,

  弯腰,

  坐了上去。

  屁股刚坐上去,

  周泽只觉得身体一颤,

  整个人忽然睁开眼,坐直了身子,

  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书店吧台上。

  这是,

  回来了啊。

  “呼…………”

  周泽长舒一口气,

  “嘶…………”

  好痛,

  周泽低下头,看了一眼,

  发现自己胸口位置,

  有五个血窟窿,

  触目惊心。

  抬起头,

  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的白莺莺和黑小妞,

  让周泽有些意外的是,

  莺莺正一脸警戒地看着自己。

  “莺莺?”

  “额…………”

  莺莺愣了一下,

  他还以为忠王又醒了,

  但现在感觉又不对,马上问道:

  “你是李秀成还是我家老板?”

  周泽捂着胸口位置,正痛着,闻言,有些好笑,但还是道:

  “莺莺啊。”

  “嗯?”

  “乖,叫一个。”

  “嘤嘤嘤……”

  知道是老板后,莺莺马上扑了过来,将坐在吧台上的周泽紧紧地搂住。

  似乎是用力过猛了,

  周泽只看见自己胸口原本似乎结痂了的五个血窟窿被撑破了,

  五条血柱,

  射出了鲜血:

  “!!”

  ………………

  “我是隔壁的泰山,

  抓住爱情的藤蔓听我说嗷~

  你是美丽的珍妮,

  牵着我的手去浪迹天涯嗷~”

  老道一边开车一边唱着,

  他本就是个潮人,

  之前做主播时,也是人气红火,在圈子里也很有名气,开哥和发姐当初都和他是好朋友。

  “你就不担心么?”

  勾薪有些好奇,

  他之前算是把话都说透了,他的老板估计有危机,但老道也只是把车速开快了一些,并没有看见什么紧张情绪。

  “我老板是个吉祥人儿,虽说经常把自己搞得一身是伤,但很快就又能跳起来,贫道都习惯了。”

  “呵呵。”

  “可别不信,想着你之前还说要收我家老板当小弟,贫道就想笑。”

  勾薪不说话了,

  因为,

  事实已经打了他的脸。

  他其实还有点慌,

  他不清楚是自己今天真的运气背到家了,

  还是意味着他之前无往不利的运势,已经没了。

  瞧着他脸色有些阴郁,老道心里有点过意不去,毕竟自己兜里还有那么多刚刚从人家身上摸出来的玩意儿。

  “别灰心,等回到书店,你先去隔壁做手术治疗,我呢,给你找一张符纸,你烧了后兑水喝了,能保运势的。”

  “真的?”

  “那是相当的。”

  老道一只手扶着方向盘一只手拍了拍自己有些干瘦的胸脯,继续道:

  “贫道今年都七十出头了,

  能活这么大,

  可不是运气好么!

  而且啊,贫道还能旺人呢,比如贫道上一任老板……额,不提他。

  贫道现在的这个老板啊,就是从认识贫道之后,从一个小小的鬼差开始发迹起来的,啧啧。”

  勾薪沉默了。

  “到了,哎,那是老板开回去的车。”

  老道把车在老板车旁边靠着花圃停了下来,

  他先下车了,见书屋的门紧闭着,犹豫了一下,

  对还坐在副驾驶位置重伤着的勾薪道:

  “你和那俩个先等一下,贫道先进去看看书店怎么样了,待会儿再送你们去药店里治疗。

  听话好,

  乖乖地等贫道回来,

  你们肯定死不了,不会有事的。”

  勾薪点点头。

  老道向书店走去,

  他还没走几步,

  花圃泥土地下之下的那枚通体发黑的令牌忽然出现了一道裂纹,

  随即,

  裂纹开始越来越多,

  原本围绕着令牌的七彩丝线光彩也是一阵扭曲,

  到最后,

  只听得“咔嚓”一声,

  令牌碎了,

  七彩的丝线光泽直接裂开。

  “轰!”

  花圃直接炸开,

  “妈嘢!”

  刚走出去没几步的老道只觉得一道恐怖的气浪冲到了他的身上,整个人向前被扫飞了出去;

  而老道刚刚停在花圃边的车,

  已经被炸上了天,

  于空中,

  翻啊,

  翻啊……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