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零九章 仙人抚我顶!

第六百零九章 仙人抚我顶!

  “老板,都是我不好,我太激动了刚才,都是我的错。”

  莺莺一边给周泽包扎着伤口一边道歉着,

  刚才,

  她还把白夫人出现以及周泽昏迷后的事情也都说了一遍。

  周泽倒是没有生气,他能理解莺莺之前的心情变化,自己差点变成了李秀成,这种过山车似的的体验也确实难以让人继续保持平稳的心态。

  再者,

  一个男人怎么可能因为女人太在乎自己而生气?

  只是五个血窟窿而已,

  嗯,

  再重的伤自己又不是没受过,反正也有点习惯了。

  刚开始的那一年,自己每次喊铁憨憨出来后,都是遍体鳞伤惨不忍睹的样子被抬回来。

  “老板,人家聪明吧,虽说这样伤到了老板的身体,但人家把那个人留下的影子送进去了,应该帮到老板你苏醒了吧?”

  莺莺到现在还以为,周泽之所以成功苏醒,是靠着赢勾留下的那道影子。

  周泽嘴角抽了抽,

  但还是点了点头,

  “真是多亏了莺莺了。”

  虽说自己被莫名其妙地一巴掌抽飞了出去,

  还附带了一个“贱人”的问候,

  但那也只能怪赢勾太憨了,留下的影子也只有单一的程序,连点变通都做不到;

  和莺莺倒是真没什么关系,那时候自己都变成“李秀成”开始说话了,莺莺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总不能看着自己就这样被“大变活人”。

  这时,周泽想起了一件事,整个事情的谋划里,肯定是白夫人占据着主导,但这一切的一切,似乎又不是白夫人的力量所能企及和触摸的,尤其是那个黑色的隔膜,差点把自己彻底断送。

  那绝不是白夫人的手笔,她或许是借助了什么,也可能是得到了某种助力,甚至,背后的那个东西以及其所代表的牵连,比白夫人本身的威胁还要大。

  正是因为这样,哪怕白夫人已经被莺莺打散了魂魄,彻底湮灭,但周泽心里却没有丝毫轻松的感觉,这件事情,必须要查清楚。

  毕竟若是死在外头,被人杀了,技不如人,也就认了,但这莫名其妙地被算计,还得把自己的灵魂身体拱手让人,这太憋屈,周泽不会允许这种事再发生第二次。

  “那个,莺莺啊,白夫人的…………”

  “轰!”

  毫无征兆的,

  一声爆炸响起,

  莺莺马上趴在了周泽身上,

  橱窗以及落地窗那边的玻璃瞬间破碎,全都打在了莺莺的身上,周泽一点事儿都没有。

  旁边的黑小妞也是快速地转动了轮椅,让自己的靠背对着外头方向,问题也不大。

  突如其来的爆炸,让周泽很是意外。

  莺莺抬起头,站起了身,这点玻璃碎渣什么的至多让她衣服破一些洞,倒是不可能对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去外面看看。”

  “老板,外面可能不安全。”

  “都炸到家门口了,还能躲哪儿去?”

  莺莺只能应了下来,搀扶着周泽一起走到了书店外面。

  爆炸已经结束,步行街上只有烟尘没有散去,倒是没有什么火苗啊狼烟啊这类景象,因为距离书屋比较近,所以书屋里的桌椅沙发窗子这类的,受损比较严重。

  周泽大概向四周看了看,路边有不少人坐在地上,受了惊吓或者受了一些伤。

  自己之前开回来的那辆安律师的车子已经被爆炸的气浪推到了墙壁这边,一侧的车身已经凹陷扭曲了。

  这还算是好的,

  因为有一辆车已经倒栽葱一样摔在了马路上,已经彻底变形了。

  看了好一会儿,周泽才认出来这是许清朗以前的尼桑。

  “呸呸呸!”

  这时,

  在旁边的一个垃圾桶旁,

  老道慢慢地爬了起来,

  双手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耳朵,当他看见站在身边的老板时,激动得当即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喊道:

  “老板啊,老板哎!”

  “啊?”

  “老板啊,老板哦!”

  “车里有谁?”

  “老板啊,老板哟!”

  很显然,老道现在被震得耳朵暂时背气了,听不清楚。

  周泽指了指那辆之前被炸上天的车,

  老道会意过来,看着那辆车,才认出是自己开回来的座驾,当即惊呼道:

  “妈嘢,里头还有人呐!”

  毕竟刚顺了不少人家身上的好东西,又吩咐人家坐在车里等着自己待会儿就带他们去药房治疗,

  谁晓得,

  忽然就炸上天了呢?

  老道冲到了车旁,看着里头,有些焦急。

  周泽看了眼身边的白莺莺,白莺莺会意,走上前,将这辆变彻底变形的尼桑车给“大卸八块”;

  很快,三具血淋淋的身体被白莺莺拖拽了出来。

  周泽抿了抿嘴唇,

  蹲下来,

  检查了一下,

  让他有些意外的是,

  这哥仨虽然身上伤得不能再重了,

  却依旧各自吊着一口气。

  “啪啪啪啪!”

  周泽拍打着勾薪的面庞,

  “噗!”

  勾薪张开嘴,吐出一颗牙。

  “…………”周泽。

  吐出牙齿后,勾薪还是没有醒。

  周泽伸手在其身上摸索了一下,在其胸口位置,感知到了一股温热。

  接着,

  他又去摸了摸小黑小白的身上,也同样如此。

  看来,

  这仨家伙身体里头都有保命的法器,

  身体都被摧残成这样了,竟然还能维系住身体的生机。

  啧啧,

  待会儿要不要取出来给自己装上?

  但感觉有点恶心啊,

  还是给老道吧,

  他毕竟年纪大了,就当心脏起搏器用了。

  这时,药房里的人都跑了出来,尤其是芳芳,虽说胖是胖,但力气也是大得很,接二连三地把街上几个受伤整个人都吓傻的伤号给抬进了药房。

  “快点,快点,再不快点120就要来抢生意了。”

  芳芳一边背着人一边对同事喊道。

  “额…………”周泽。

  周老板心里居然产生了些许欣慰的感觉,

  都这会儿了,

  她还不忘给自己家药店创收。

  这时,

  芳芳注意到了周泽这边,马上跑了过来,一看这地上躺着的三个血淋淋的人,立马对老板产生了高山仰止的情绪。

  老板不愧是老板,

  小鱼小虾看不上,

  直接抓住了三条大鱼!

  周泽指了指地上的三个,吩咐道:“抬进手术室,让那几个直接开始手术,其余的不要管,先做个清创拾掇一下。”

  这仨是鬼差的身份,体内还有保命的法器,只要保证他们的身体状况不要继续恶化,他们自个儿就能慢慢恢复过来。

  “好嘞!”

  芳芳背人进去了,一只手抱着勾薪一只手抱着小黑,老道在旁边,背起了小白。

  芳芳在前面带路,风风火火地冲进了药房,老道背着人在后头忙喊道:

  “慢点儿,慢点儿,小心点儿,小心点儿,别撞着。”

  进手术室时,

  芳芳似乎忘记了自己还抱着俩人,比平时更宽,进去时,勾薪的头结结实实地撞在了钢板门上。

  “咯噔!”

  真响!

  “…………”老道。

  等三个人被送进了手术室,俩药店的驻守医生也换好衣服过来了,外面的其他伤者只需要简单消毒伤口而后进行包扎就可以了,问题不大,但这里头的三个,他们有些心里没底。

  “这个……要不要送人民医院或者附院去?”一个医生问道。

  “或者,喊老板来?”另一个问道。

  周泽以前在药房里的手术室内做过手术,给这俩驻守医生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如果他们真的是那种很优秀很优秀的外科医生,也不会心甘情愿地为了那点高薪留在药店里混日子了。

  “老板说了,只做外层处理,别磨蹭了。”芳芳吼道,“实在不行等会儿120来了,再送给他们,但既然过了咱的手,这费用就算是记下了!”

  “额,好吧。”

  俩医生只能硬着头皮进去开始手术了。

  周泽现在身子不爽利,没打算自己去做手术,勾薪那仨毕竟和他非亲非故的,干嘛这么拼命?

  况且,这里还有一些东西需要自己亲自检查一下。

  自己没记错的话,莺莺说是自己之前是在车内昏迷的,这也就意味着当自己把车开到这里时,其实就已经入瓮了!

  那么这一场爆炸和自己之前在灵魂深处所遇到的黑色隔膜有没有什么关系?

  站在坑洞旁,周泽向下面张望着。

  看着看着,

  周泽忽然闻到了一缕异香,

  耸了耸鼻子,

  周泽刚想问身边的莺莺有没有闻到一样的味道,

  就看见坑洞下面,

  不知道何时竟然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婴孩,

  婴孩的肚脐眼儿那边有一根七彩的丝线在环绕着,

  此时,

  婴儿伸出手,

  不是求抱抱求举高高求爱抚的那种,

  婴儿的眼眸里,

  带着极为清晰霸道的居高凌下!

  他,

  在俯瞰自己,

  而这一只手掌,

  仿佛带着极为恐怖的魔力,

  一时间,

  周老板只觉得自己胸口的伤口似乎都被忘记了,

  眼里,

  只有这一只白白嫩嫩的手,

  仿佛,

  只要跪伏下来,

  被这一只手在自己头上摸一下,

  自己就能长生不老,就能永享幸福。

  这是一种难以用言语描述出来的魔力,

  心志再强的人,

  在这只手面前,

  都得弯曲自己的膝盖。

  仙人抚我顶,

  结发受长生!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