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一十九章 星星点灯!

第六百一十九章 星星点灯!

  回家、

  回家,

  回家……

  “老板?老板?”

  安律师看着自己面前的老板缓缓地睁开了眼,但是他喊了好几声老板都没反应,只是嘴唇嗫嚅着,目光带着深刻的迷茫。

  任何一个人在短时间内被灌输了长达半个月的记忆画面后都会是这个样子,甚至还会更不堪。

  正常人做个梦醒来后还得晕乎好长一会儿呢,何况周泽的这个梦,算是噩梦中的噩梦了。

  “砰!”

  “砰!”

  “砰!”

  许清朗撑起了阵法结界,

  一头头黑色的影子向这边撞来,

  只要一撞上去就被很快地弹飞,但它们乐此不疲,数目也在开始变得越来越多。

  “老周还没醒么?我阵法已经要坚持不住了!”

  许清朗忙着维系着阵法,无法回头看身后的情况。

  “这……”安律师又看了看老板两眼,道:“我也不清楚他到底醒没醒。”

  按理说,上身已经结束了,那道军魂也离开了周泽的身体,这是安律师亲眼所见,老板是应该清醒过来的。

  难不成是勾薪的那药物效果太好了?

  又或者是老板心神受到了什么损伤?

  “轰!”

  一阵尘烟扬起,

  阵法破裂。

  许清朗双眸深处释放出青色的光芒,一条条光影从自己身后释放出来,连续地抽飞了七八道黑影,从远处看,仿佛有好几条蟒蛇尾巴从他身上长了出来。

  “这玩意儿打不死也打不烂啊!”

  许清朗喊道。

  安律师也站起身,双手掐印:

  “阴司有序,亡法无情,破!”

  “轰!”

  一串黑影被扫飞出去,但很快又从大雾之中奔袭而出,这些黑色的东西像是依附这大雾存在的寄生虫,只要这大雾还在,它们就永远不会消亡,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明明不算是什么特别厉害强横的存在,但这样耗下去,还真可能蚂蚁咬死大象。

  “冲出去吧,带着老板!继续留在这里这些玩意儿会越聚越多!”

  许清朗喊道。

  安律师伸手,把周泽扶着站起来,见周泽还是懵懵懂懂的样子,干脆把周泽扛在了自己肩膀上,

  喊道:

  “莺莺呢,先把她接应出来,然后一起走!”

  周泽只觉得自己在不停地颠簸着,

  他好多次想要聚焦自己的视线,

  但他的眼前,明明看着是大雾,却又变成了大雨之下的影像,梦和现实,已经发生了极为严重的偏差,他还需要时间再理一理。

  黑影确实在越来越多,但哪怕周泽什么都不做,有安律师和老许的护航,暂时也还没什么问题,安律师一边背着周泽一边掐印,配合着老许清理着四周的黑影,同时二人开始向之前莺莺去的方向推进。

  然而,

  这茫茫大雾中,想要快速找到一个人,确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叮…………”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随之而来的,

  则是一阵大风!

  安律师目光一凝,

  直接跪伏在了地上,极为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脑袋,原本被他背着的周泽也摔翻在了地上。

  “咳…………”

  之前喊没被喊醒,

  但眼下倒是被摔得清醒了一些。

  周泽有些疑惑地环视四周,

  好厚的雾啊,

  这是在干嘛?

  “叮…………”

  “嘶…………”

  周泽无比痛苦地捂着自己的头,和身边的安律师一样。

  “老板,你醒了…………”

  安律师眼眸里有深深的血丝。

  “这是……在做什么……”

  周泽咬着牙抵抗着这股子痛苦。

  “叮…………”

  许清朗的身形也是摇摇欲坠,这声音伴随着大风,似乎能够将你的灵魂给吹走,这种把灵魂硬生生地从肉体里撕裂出去的感觉不亚于一场酷刑。

  不过许清朗因为有海神的加持,相当于是有一个人在万里之遥的大海里给他扶摇,

  所以哪怕风大一点,

  还能坚持一下。

  “这雾,这风……”周泽看着四周,“怎么好像经历过?”

  “那座大门,老板你还有印象没,收灵魂进去的,你那条皮鞭,还是从那里捡来的。”

  “哦……”

  “叮…………”

  周泽和安律师又都极为痛苦地低下头,

  这次,

  连许清朗也蹲了下来,他也承受不住了。

  不过,在起风后,大雾里的那些黑影也不见了,似乎它们也不能在大风里存在。

  四周,

  开始有亡魂出现,

  大多是当地村民的模样,

  组成了一个个队伍,旁若无人地从周泽等人身边经过,去往他们要去的地方。

  一切,都和当初去找小萝莉时在深山里所经历的一样,当时则是一整个村的村民都被带走了。

  要说有多危险,作为过来人来说,其实也没多危险,只是这阵子比较痛苦,这风过会儿应该就会停下来。

  普通的亡魂会被这大雾和大风所影响,慢慢地走向被设置出来的归途,但对于周泽和安律师他们来说,还不至于真的被勾了魂去。

  只是,这大雾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还有,

  为什么是掐算在这个点出现?

  这是周泽难以理解的一件事,他这次来又没带老道,为什么命运会这么针对自己?

  忽然间,

  周泽想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随着大雾的持续下去,

  被大雾所笼罩的范围里的一切亡魂都会被吸引走,没入到那个根本不是去地狱方向的另一个被设计好的地方。

  当初听冯四儿话语里的意思是,这是地狱里某个大人物的手笔,他冯四儿只是在地狱的那头负责收尾打扫罢了。

  也就是说,

  七十多年前死在这里的数万远征军军魂,最后也会被吸扯进去?

  对方的目标,

  会不会就是这个?

  但怎么就这么巧?

  “叮…………”

  风还在持续,

  周泽的痛苦也同样在继续,但他心里更焦急地并不是自己,而是这些军魂。

  七十多年前,他们为国出征,死在了回家的路上,死在了国门前,

  他们在这里等到了七十多年,

  到最后,

  连入轮回都不得,反而要被吸扯进那个该死的鬼地方?

  “老板,我们走吧,你试试看能不能感应到莺莺的位置,变僵尸试试。”

  安律师对周泽喊到。

  “走?”

  “这次事儿栽了,太背了。”

  安律师脸上有痛苦之色也有愤愤之色。

  周泽却有些奇怪,安律师是把这件事看得太重了么?平时他可没这么着相的样子,虽说做不到喜怒不形于色,但至少能维系个面上笑呵呵的。

  “老板,老板!”

  大雾里,传来了莺莺的声音。

  “在这里!”

  周泽喊了一声。

  很快,

  莺莺从大雾里跑了出来,她是这里最没事儿的一个人,上次是这样,这次也是这样,因为她没有灵魂。

  而周泽虽说是僵尸,但他是有灵魂的。

  莺莺见老板和安律师以及许清朗都痛苦地跪在地上,

  马上焦急地跑来,

  嘿!

  先从许清朗身边绕过去。

  “…………”许清朗。

  哈!

  又从安律师身上跨过去。

  “…………”安律师。

  终于,

  莺莺来到了周泽身边,二话不说把周泽背了起来,

  “老板,我先带你离开这大雾!”

  “莺莺,你先带老板走,他刚受过伤,身子不好,先带他走,不要管我们。”

  安律师开口道。

  “好!”

  莺莺头也不回,背着老板直接冲入了大雾。

  “…………”安律师。

  许清朗有些无奈道:“我觉得,莺莺再扛一个人跑,似乎问题也不大。”

  安律师低下了头,

  他也没想到女僵尸真的连客气话都听不出来,只能道:

  “再忍忍吧,过阵子就没事了,这大雾对我们影响不大,不会有什么危险。”

  一回生二回熟,有了上次的经验,安律师这次心里倒是有底了。

  莺莺背着周泽跑了好一会儿,她脚下生风,力气又大,当真是半点不带停歇的。

  不过在奔跑的时候,脚下似乎被什么东西绊倒了,但莺莺没有摔倒,绊住她的东西则是直接从泥泞的地面里被拉拽了出来。

  “咔嚓!”

  是一个军用水壶,

  很多军事或者历史收藏馆里,都会收藏类似的军用水壶,不过那里面的水壶都是被清理干净的,眼前的这个,却脏得很。

  原本被莺莺背在身上的周泽在看见这两个东西后脑子里像是“轰”响了一下,

  之前所看见的大雨中的画面又开始在他眼前浮现。

  “莺莺,停下,停下来!”

  “老板?”

  莺莺停下了脚步。

  “放我下来。”

  “哦,好。”

  周泽被放了下来。

  “叮…………”

  “嘶…………”

  周泽身子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但他还是挣扎着向前爬行,一直到自己的手抓住了面前的军用水壶。

  “老板,我们还是走吧?这次没成功就算了,我们先回家好不好?”

  莺莺在旁边劝说道。

  周泽抿了抿嘴唇,把满是污泥的水壶抓过来,忍着灵魂上撕裂的痛苦,默默地把水壶又放在了自己的怀里。

  环视四周,

  这蒙蒙的大雾,

  周泽感觉自己的视线有些模糊,

  明明是大雾弥漫着,

  但他却仿佛在这周围看见了一具具倒在地上永远都没办法再爬起来的尸体,

  他看见主动把汽油浇在自己身上的人以及那不断闪烁的火光。

  “老板,你怎么了?”

  莺莺伸手在周泽面前挥舞了一下。

  周泽似乎毫无感觉,只是默默地念道:

  “回家……”

  我们好冷,

  我们好累,

  我们,

  想回家……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