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史上最高含金量捕头!

第六百二十三章 史上最高含金量捕头!

  数万军魂齐“卸甲”,

  无一人再于阳间逗留,安安稳稳地消散,步入轮回,

  场面十分肃穆。

  鬼差的责任,其实就是分散阳间各处,将那些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无法或者不愿自己进入地狱的鬼魂拘投进地狱去。

  也因此,在书店里见惯了太多有冤情有冤屈有留恋的鬼魂,

  看得人眼睛都腻了,听得人耳朵都起老茧了。

  而眼前,

  怒江一侧,

  数万军魂集体消散,不留一魂入阳间,

  这种大气场,这种大气魄,

  真的是让人震撼!

  七十多年前,神州动荡,既然有不少人跪下来当了顺民,

  这也就意味着必须有人主动站起来。

  他们出了国境线,和日寇血战,早就抛却了小家之念。

  更何况超过一甲子的风雨飘零,就算是还有念想,也清楚地知道不剩下什么了。

  回家了,

  也就无憾了,

  过了国境线,

  死在了国家疆土之内,

  皇天后土,

  心亦所安。

  许清朗深吸一口气,眼角有些湿润,在书店见惯了小家小气的喋喋不休,见惯了为了个人恩怨情仇为了男人女人或者财产死后也留有怨气的太多太多例子。

  此时,眼前的这一幕,让他也有种被颠覆的感觉。

  “好了,都走了,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安律师闻言,笑了笑,道:“其实也大概猜到了这么回事儿,当年的他们出国远征,图的,还不是一个保境安民?

  既然死了,变成了鬼,又怎会去做那荼毒民众的事儿?”

  “你刚才可不是这样说的。”

  “这叫反奶,你懂不懂?”

  安律师拍拍裤腿,站直了身子,伸了个懒腰,只听得自己的腰部一阵“咯嘣”响。

  “哎哟喂,这几天可真是累了,等找个最近的县城,去做个全身推油,最好连内三角也一起推一推。”

  “先下去看看吧,没看见老板还躺在那头么?你就不担心?”

  “担心?没事儿,老板他死不了,你是没瞅见他刚刚两日两夜走出来的气度,妈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大彻大悟了,要立地成佛了呢。”

  “我不是担心他,我是担心你。”

  “担心我?”安律师有些疑惑道,“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许清朗率先向前走,选了个坡度没那么陡峭的位置滑了下去,安律师也跟在他身后,等二人下了悬崖到了江边,许清朗才又开口道:

  “连我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你以为老板他看不出来?”

  “我这是为他好。”

  “大部分功臣被狡兔死走狗烹之前都是这么说的。”

  “治病想见效快,就得下猛药!没这场大雾一激,你以为老板能那么快进入状态么?”

  “我很好奇啊,老安,要是老板最后没成功,这数万军魂就因为这大雾被送到不明不白的地方去了?

  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啊?”

  安律师耸了耸肩,“至少,眼下的结局,还是皆大欢喜的。”

  “行吧,你自己看着办吧,你小心等老板醒来。”

  “你不说,我不说,只要不说破,他是不会说什么的。”安律师忽然道。

  “为什么?”

  “你没看出来,老板变了很多么?从地狱之行回来后,就变了很多了。

  虽说在老板的讲述里,赢勾在地狱打杀四方,打爆了那么多阎罗的法身,又横扫了阴司大军,看起来当真是威风八面,势不可挡。

  但整件事的前提,一来是有一个平等王陆心甘情愿兵解自身,送给赢勾去吞,这才点燃赢勾的那一把火。

  随后赢勾更是召唤来了自己的初代最强肉身,以燃烧肉身作为代价获得了第二波力量。

  只是,

  你想想,

  这世间,

  你从哪里再去找第二个平等王陆?

  况且,赢勾的初代肉身也已经被榨干了最后的价值,已然消散了。

  最重要的是,赢勾本人这么多次的轮回修养所积攒下来的这点家底,也在那次装逼之中消耗一空,

  本人更是陷入了永久的沉睡。

  老板说如果能找到法子,是能让赢勾再苏醒的。

  先不说这法子得多难找,就算找到了,赢勾再苏醒后,估计也没有像上次那般横扫地狱的气概和能力了。

  你要是问可不可以找到帮赢勾恢复实力的办法?

  呵呵,

  如果真的可以找到,

  那赢勾几千年轮回是在吃屎啊,他自己不会去找?

  养那么多条狗很好玩么?”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安律师砸吧砸吧了嘴,

  “所以说,老板这次才愿意来云南,他是真的有些急迫了,虽说看样子和之前没什么区别,但心态上,到底是不同了。”

  “心态?”许清朗有些不解。

  “大概就是以前人赢勾把他当作小甜甜,

  现在赢勾不行了,他想自己攒点家底,等赢勾醒来,

  让赢勾做他的小咪咪。”

  “…………”许清朗。

  这个比方,

  怎么听得这么怪异?

  “行啦行啦,没事啦,哪怕老板看出来了,也不会说什么的。”

  “但这终究是伤了情分啊,等哪天老板用不上你了,你的下场会很惨的。”

  “还早,哪怕老板当上了巡检,也有能用得着我的地方。”安律师伸脚踩在了江水里,哆嗦了一下,道:

  “水太凉了,

  你是蛇,

  快把你的蛇鳞变出来,带我游过去吧。”

  许清朗看都没看他,直接跳下江开始了游泳,安律师也没办法,只能也跳下了水。

  等到二人游上岸时,也都有些狼狈和气喘。

  “呼!”

  许清朗伸手抓起自己的头发,倒是觉得这一番游江还真是挺畅快的,将这几天待在雨林里的憋闷抑郁一扫而空。

  安律师则是走到了周泽身边,莺莺此时正跪在周泽身旁照看着。

  “老板没事吧?”安律师问道。

  “还没醒来呢。”莺莺回答道。

  “嗯,问题应该不大,只是有点肾透支了而已。”

  说完,

  安律师的目光落在了周泽的胸口位置,

  弯腰,

  伸手捡起那个东西。

  “嘶…………好烫好大!”

  安律师双手不停地撸动着,

  那枚泛着金色的牌子在其手中不停地上下翻滚,到最后,才完全拿捏住了。

  牌子上只画着一只“貔貅”,但造型古朴,颇具威严。

  “这是什么?”许清朗问道。

  “鬼差证啊,哦不,现在得叫捕头令牌了。”

  安律师把这个牌子递给了许清朗看,同时笑呵呵道:

  “普通鬼差升捕头后,这令牌是黑色的,咱老板是金色的,这他娘的,古往今来第一遭了吧。

  这真的是肉眼可见的含金量最高的捕头!”

  千辛万苦,

  进缅甸,下雨林,

  求的,

  不就是这个么。

  有了这个,

  以后的路就好走多了,这次积攒下来的功德和底蕴,那是真的强。

  “等老板醒来,身体恢复后,打开地狱之门时,阴司那边应该会有晋升捕头的封赏下来,一般都是普通的修炼之法,阴司专赐的。

  但我看老板这个金色的令牌,肯定会赐予一些其他的好东西,反正到时候看看就是了。阴司现在自己那边都一团乱麻,估计也没什么好东西会赏赐下来。

  但也说不定,老板拿的是泰山府君留下的鬼差证,我还真挺期待泰山府君会不会刻意地留下什么宝贝专等着赏赐给自己传人的。

  估摸着林可他们那五个鬼差,他们的鬼差证应该也变了吧,上面应该会特意标注自己的捕头是谁,甚至可能也带上了点儿金色。

  出去装逼时还能得瑟一下,老子老大是铜锣湾的咸鱼哥!”

  说完,

  安律师就弯下腰,把这令牌又放在周泽的胸口位置。

  而就在这时,

  周泽缓缓地睁开眼,

  他醒了。

  莺莺马上关切地问道:

  “老板,你醒啦?要不要吃点东西?或者喝点水?还是吃东西吧,水你刚刚在江底看样子没少喝。”

  周泽的目光还有些迷茫,

  这一番折腾,

  肉身固然透支巨大,

  但灵魂的疲惫才是最深刻的。

  可以说,如果不是自己灵魂内有一座泰山镇压着的话,哪怕这数万军魂对自己没有丝毫恶意,自己带着他们行进时,这股子压迫感,也能让自己灵魂被硬生生地磨灭。

  既然安律师都清楚这里有大机缘存在,那么知道的人,肯定也不会少,为什么还会继续任凭这数万军魂留在这里,放着这么大的一块功德不要?

  无非是没这个条件,怕撑死自己罢了。

  安律师把自己的脸凑到周泽面前,伸手指了指自己,道:

  “老板,还记得我不?我是老安啊,你最信任的管家,你的生死兄弟!”

  周泽的目光开始慢慢地恢复清明,

  且眼光里,

  似乎带着些许特殊的意味。

  而后,

  他看向了身边的莺莺。

  “莺莺……”

  “老板哎~~”

  “打他……一顿……”

  “…………”安律师。

  莺莺看向了身边的安律师,

  再回头看向自家老板,

  见自家老板缓缓点头,

  马上应声道:

  “好嘞,老板!”

  莺莺站起身,

  撸起袖子!

  “我擦,你搞错了,你家老板要打的是老许,他居然在人前脱衣服准备烘干,

  都袒胸露r了,

  有伤风化,有伤…………”

  莺莺挥起拳头;

  “砰!”

  “啊!!!”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