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二十四章 招蜂引蝶!

第六百二十四章 招蜂引蝶!

  回去的路上,是许清朗开车,安律师坐在副驾驶位置上,鼻青脸肿。

  莺莺没留手,一拳拳砸下去,可是实打实的。

  安律师没反抗,也没躲避,硬生生地吃了好几拳,虽说莺莺没下死手,但也女僵尸的拳头岂是那么好相与的?

  脸上还好,只是打破相了,胳膊和腿这几个地方,骨裂估计都好几处了。

  不过他脸上倒是没什么怨愤之色,反而有些轻松,若不是嘴角破了,他还想吹一下口哨抒发一下自己的愉悦。

  如果老板什么都不说,看似风平浪静,但这笔帐,其实算是记下了,以后总得有发落的时候。

  比起大家表面上的“相安无事”,

  直接让莺莺给自己打一顿,

  反而是一种“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这件事,

  就算是这般处理了,

  也算是顾念着大家的情分。

  也因此,虽然被扁了一顿,安律师的心情却还能不错,他心里也压着一块石头,现在石头也落地了。

  打电话联系了一下书店,老道反馈说勾薪三人还没苏醒,依旧在监护室里,而因为警方调查爆炸事故的原因,书店的装修才刚刚开始,距离装修完毕还早得很,且就算是装修好了,还得放那儿通风一段时间。

  也因此,周泽等人决定先不急着回去了,既然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干脆就玩玩儿散散心,纯当是企业福利做个团建。

  毕竟车上四个人里,还有俩病号,云南这里山清水秀的,也适合疗养。

  最后,

  大家选择了去丽江,

  安律师拖着包扎着绷带的手臂,选了一个丽江古城内的一处民宿。

  等车子开到丽江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下车后,莺莺搀扶着周泽,许清朗搀扶着安律师,一行人在民宿老板热情的带领下进了店。

  这老板是个瘦高个,脸上挂满了笑容,那叫一个热诚,虽说对于这一行人伤号这么多有些意外,但面上却没显出来。

  安排房间时,

  周泽和莺莺一间,

  安律师本想着强烈要求和许清朗一间,因为他伤得很重,一个人住不方便,但最后在许清朗的坚持下,还是一人一间。

  安置下来后,

  安律师颤颤巍巍一步一步地先走进了周泽的房间,

  周泽正躺在床上,莺莺正在给大浴缸放水调试水温,路途遥远折腾了这么久,她知道自家老板肯定很想洗澡了。

  要知道,在书屋时,周泽可是早上和晚上雷打不动必须洗两次,如果要出去的话,回来后还得多洗一次。

  安律师从兜里掏出两包烟,丢到了周泽床上,自己又摸出一包,取出两根,丢给周泽一根自己也咬了一根。

  “嘿,我跟那个老板要了点粉儿,老板你要不要来点儿?”

  “粉儿?”

  “对啊,老板你是做医生的,应该也看出来了吧,那老板嗑那玩意儿的,身子都快被掏空了,估摸着就算没什么其他厄运,也没个几年好活的了。

  不过这玩意儿能止痛,我刚跟他要的时候,他还给我装傻呢。”

  “我不要。”

  “嗯,行,对了,这里晚上还举办烧烤,老板你去么?有这里的住户还有老板请的朋友,说是烧烤,但有点像是一夜相亲聚会。

  他娘的,以前不觉得,现在感觉进了这丽江,到处都是发情的气息。”

  事实上,不止是丽江还有大理等这些地方,在对外宣传和酒店民宿主打方面,都主动地拿这个当宣传点。

  周泽摇摇头,

  他对凡是和“嗨”有关的事儿,都不是很感兴趣。

  这时,在旁边给浴缸放水的莺莺回头道:

  “老板身上有伤呢,怎么去啊。”

  安律师闻言暗搓搓一笑,双手合什,道:

  “可以阿弥陀佛。”

  见周泽没这方面的兴趣,安律师也不做过多逗留,起身,又一瘸一拐地走出去了。

  看着安律师这般萧索狼狈的背影,

  周泽心里居然升腾起了一股佩服的情绪,

  都这个样子了,

  他居然还想着去玩儿,

  不怕把骨裂阿弥陀佛成骨折么?

  “老板,水放好了,来泡吧。”

  在莺莺的搀扶下,

  周泽坐进了浴缸,

  才觉得水有些烫了。

  “烫么?老板,我再放点冷水?”

  “不用,你坐进来就好了。”

  ………………

  晚上的烧烤聚会是在民宿的楼顶进行,两个烧烤架子已经搭好,围坐着一群男男女女,且有不少住户和老板的朋友在往这里赶来。

  许清朗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喝着啤酒,他是被安律师拉拽来的。

  “那几个,一看就是附近做这门生意的,虽然一直在装清纯,但那股子风尘气儿是遮掩不住的。

  那边几个坐在那儿的,应该是来旅游的,住在这儿的住户,可惜长得不咋的,啧啧。“

  许清朗继续喝酒,

  没搭理旁边聒噪的这货。

  负责烧烤的是老板,他似乎刚嗑完,精神奕奕的样子老嗨了,等开始烧烤后,为了活跃气氛,他一边让旁边想要动手尝试的人接手烧烤摊一边拿起自己的吉他,开始弹唱起来。

  别说,

  唱得还真好听,

  其水平不比那些酒吧的人气驻唱歌手差,

  而且唱的还是自己的原创歌曲。

  安律师叹了口气,心里觉得有些可惜,民宿开得红火,自个儿又有才华,不碰那玩意儿的话,这日子得过得有多潇洒安逸啊。

  烧烤聚会进行到一半,已经有好几对刚结识的那女看对了眼,下去进房间做更深一步的交流去了。

  当然了,这里面固然有放纵的,但大部分都是谈价钱的。

  “怎么不去玩玩?”

  老板拿着啤酒走到安律师身边,笑呵呵的。

  他把安律师当作了自己同道中人,毕竟之前安律师还跟他买过东西。

  “没几个好看的。”

  安律师的口味向来刁得很。

  有时候安律师也挺羡慕老道的,老道反正走到哪里都不缺生活艰难需要照拂的大妹子。

  “看不上?你旁边的这个不是很漂……”

  老板伸手指向了许清朗,

  许清朗闻言,

  目光冰冷冷地扫了过来,

  老板这才看清楚了许清朗的喉结,

  “额……”

  他居然是男的啊。

  “哈哈哈哈!”

  安律师笑了起来,

  伸手捅了一下许清朗,

  “喂,你不去玩玩儿?”

  入乡随俗不是?

  许清朗摇摇头,继续喝酒。

  安律师见老许在那里玩深沉和寂寥,有些嫉妒地努努嘴;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因为你不够帅,所以你无法得知女孩究竟会有多主动。

  这时候,

  楼下似乎有人喊老板,

  老板打了个哈哈下去了。

  安律师则是开口对许清朗道:“要不咱搞一副牌下去找老板莺莺他们玩儿斗地主去?”

  “我去古城逛逛。”

  “嘿,你真没趣。”

  许清朗下去了,安律师一个人继续坐在屋顶上看星星喝啤酒。

  …………

  洗完澡了,

  舒服了,

  莺莺帮周泽换了衣服,周泽没去床上继续躺着,而是坐在了房间靠椅上,莺莺站在他身后帮他按摩头部。

  周泽拿起那块令牌,老实说,原本的一个本本忽然变成了一个令牌,还真有些不习惯,以前带个鬼差证放钱包里也方便,这令牌难道系在腰间?

  走在外面被人看见了估计会被人当作傻缺,毕竟这又不是有锦衣卫的那个年代。

  小萝莉月牙她们都打来了电话,莺莺负责接了,都是恭喜自家老大终于升任了捕头,她们也终于从合同工变成了正式编制。

  而且,正式成为捕头之后,周泽这里的绩点又被重新刷新了,变成了2/100,而且还多出了一个功德值的栏目,不过周泽的功德值是,已经爆表了。

  接引数万军魂回归的功德,确实是大得可怕。

  而且,正式成为捕头之后,小萝莉她们做业务时,自己哪怕什么都不做,都会有分润下来,绩点会自己慢慢地涨上去。

  升官了,周泽心里却没多少喜悦,许是见识过了地狱的阎罗丑陋之态,就觉得这捕头,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现在自己之所以想着升迁,一是为了自保,二是为了站得更高一些才能更方便找到让铁憨憨苏醒的方法。

  这时,

  捏在手中的令牌忽然颤抖了一下,

  令牌上出现了一个蓝点,在正中心位置,而在蓝点旁边,则有一个黑点,这黑点正在向这里移动着。

  是丽江本地的鬼差么?

  在向我这里跑?

  周泽有些奇怪,他是通城的捕头,和这边隔着几千公里之遥,根本就没什么联系才对。

  况且,以周泽的性格以及他现在的伤势,还真懒得在这个时候去应酬和交际。

  思虑了一会儿,

  再低下头看令牌时,却发现之前移动的黑点已经消失了。

  这是,

  死了?

  又或者……

  “莺莺,打开门。”

  “好的,老板。”

  莺莺打开了房间门,

  门打开的瞬间,

  一个身穿着黑色骑手服浑身是血的女人直接栽倒了下来。

  “老板,怎么办?”

  莺莺回过头看自家老板。

  周泽挥挥手,

  “看看死了没有?”

  莺莺蹲下来查看了一下,回答道:

  “伤势很重,感觉快死了。”

  “哦,

  那就补一刀,

  让她死透。”

  “…………”女鬼差。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