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好爽!

第六百二十六章 好爽!

  楼顶烧烤摊那边,已经没剩几个人了。

  天雷勾动起地火巫山挑逗了云雨干柴拉来了烈火,

  人民币润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大部分都已经下去回房间进行负距离的深度交流去了。

  没找到的,没配对成功的,也懒得再在这屋顶吹冷风,下去哪儿暖和待哪儿。

  安律师继续喝着啤酒,

  喝着喝着,

  扫视四周,

  却发现烧烤摊那边坐着一个女孩儿,她正在一个人烤着馒头片儿。

  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来的,反正一开始安律师是没看见她。

  女孩儿穿着粉红色的羽绒服,个头娇小,面容很精致,一个人坐在那里全神贯注地翻动着馒头片儿,然后小心翼翼地夹起一块,送到嘴边吹了吹,

  再贝齿微张,咬了一口,

  一边很满足地笑一边继续吃着,

  不要太可爱。

  看到这个画面,

  安律师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他确实是饿了,

  却不是想吃馒头片儿。

  在来到书屋之前,安律师的生活其实也是放纵得很,他也从未掩饰过自己的放纵。

  不过他没老道那般放纵得接地气。

  那时候是因为睡不着吃不了东西,所以在那里发泄,而现在,吃和睡的问题都解决了,对那方面,却比以前更挑剔了起来。

  寻常的女人,他也看不上了。

  好在,老安也混迹花丛许久,不是什么初哥,如果忽略掉衣服下面的伤势,至少从外形上来看,还是颇拿得出手的,很多女孩儿现在都喜欢吴秀波这种的大叔范儿。

  这具身体的父亲当初就是勾搭上富家小姐然后被“谋杀”了,所以也算是遗传得好。

  安律师看了看手表,

  深吸一口气,

  有点紧张,

  些许焦虑,

  哪怕是花丛老手,

  想着不光要约成功还得要让人家愿意给自己阿弥陀佛,

  也觉得颇具挑战性,

  但越是这样越是让人激动和跃跃欲试。

  起身,走到人家女孩身边坐了下来。

  女孩儿看了安律师一眼,指了指烧烤架上的馒头片儿,很是可爱地问道:

  “你吃么?”

  安律师点点头。

  女孩儿拿了一个塑料盘子,夹了一个馒头片儿放上去,递给了安律师。

  安律师直接用手拿起来,放在嘴边咬了一口,慢慢地咀嚼着。

  “好吃么?”

  “好吃,记得小时候在国内时,奶奶每年都会做一些馒头干。”

  女孩儿耸了耸肩,继续吃着自己的。

  “你哪里人?”安律师问道。

  “你猜?”

  “杭州人。”

  说完,安律师偷偷地把人家的钱包又送回人家的口袋里去。

  “哇,怎么猜的啊,猜得这么准?”

  女孩儿很是意外。

  “听口音,我可能因为一直在国外的原因,口音没了,但还是能听得出来的,我小时候是在杭州长大的。”

  “那咱们还是老乡喽?挺有缘的。”

  “嗯,有缘。”

  “你来丽江玩儿还是出差?”

  “玩儿吧,散散心,顺便带着自己的几个员工来这里考察几个项目。”

  星空很美,

  馒头干很香,

  安律师和女孩儿一句一句地聊着,

  虽说老安用幻术的能力一流,但在对待女人时,他从不用这个,没意思,也太下作,他喜欢这种技术活儿,有成就感,吃得香。

  感情迅速升温,

  氛围不断融洽,

  大概一刻钟后,

  女孩儿已经牵起安律师的手,在安律师掌心里写字了,很亲昵的样子。

  “猜出来了么?”

  女孩儿问道。

  安律师摇摇头,却面带笑意,他很喜欢这种很纯真的感觉,这感觉能让自己觉得自己还很年轻。

  女孩儿又写了一遍,

  “这下猜出来了么?”

  “不像是字,倒像是字符。”

  “嗯,那我再写一遍。”

  女孩儿认认真真地又写了一遍,

  安律师很喜欢她这种娇憨的样子。

  “是什么?”女孩儿抬头看向安律师,二人的脸,不知不觉间,离得很近。

  氛围里,充斥着一种叫“暧昧”的东西,到处都是呼唤着“万艾可”的气息。

  “7…………”

  “是7K。”

  “嗯,嗯?”

  安律师愣了一下,啥意思?

  女孩儿手指点在了安律师的下唇位置,道:

  “7K一次,包夜另算。”

  “…………”安律师!!!

  ………………

  民宿老板一个人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民宿下面有个地下室库房,被他改装成自己的卧室,没有窗户,有点闷和压抑,但他却很喜欢。

  此时,

  他一个人坐在床上,

  手里拿着吉他,

  旁边则是放着吸食用的器具,

  他眼下正处于飘飘欲仙的时候,整个人像是飘荡到了云端。

  仿佛,又回到了当初,那时的一切一切都很美好,无论是事业还是爱情上,都是那么的让人不舍和追忆。

  手指拨弦,

  他抑制不住自己体内的那股子激动和颤栗,

  跟随着自己弹奏出来的曲调唱了起来:

  “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追逐雷和闪电的力量…………”

  动情地唱着,

  宣泄着心理和生理上压抑不住的亢奋,

  却在此时,

  他忽然看见在墙壁那边,

  走出来一个人影,

  身穿着脏旧的甲胄,手里拿着生锈缺刃的马刀,头盔之下的,是惨白的骷髅头。

  民宿老板笑了,

  他一点儿都没有害怕,

  这粉儿质量真好,

  都让自己出现幻觉了,

  他跳起来,

  对着面前的“人”开始更加激情地弹奏高唱,

  甚至还主动前倾和后仰,抖动着身体,

  要和人家互动!

  他激情,他高亢,他欢呼,他雀跃!

  骷髅骑士似乎也愣了一下,

  绿幽幽的瞳孔一直盯着这个站在床上恣意高歌的男子。

  民宿老板仿佛梦回自己当初组建乐队在大酒吧驻唱的岁月,

  对着面前的骷髅骑士尖叫道:

  “来,举起手来,让我看见你们挥舞的双手!”

  骷髅骑士举起手了,

  手里,

  还拿着刀。

  “嗷!!!!!!!!!”

  民宿老板更加激动了,

  这个梦,这个幻觉,

  他喜欢!

  够味儿,够劲道,他嗨爆了!

  事实上,

  他真的爆了,

  因为骷髅骑士的手举起后又挥舞了下来,

  刀口划过,

  “噗!”

  他,

  爆了……

  ………

  “快跑!”

  女人喊道。

  周泽眼睛眯了眯,

  身子前倾,

  问道:

  “你的意思是说,有什么东西,在追你?”

  事情似乎可以联系上了,

  因为自己这边儿没关机,

  这个丽江本地的女鬼差导航错了地方,

  原本应该去的那里,按照计划是有一个陈姓捕头已经布置好了阵法,准备接应她。

  “对,所以,快走,我先走了,你们也快点走。”

  女人这些话倒不是作伪,也能看出一点点真心,似乎也不想周泽等人遭受殃及。

  “我们付了房费,怎么走?”

  周泽看着女人,继续道:

  “既然有东西追你,要么是你做了什么事儿,要么就是你拿了什么东西出来。”

  周老板的手指摩挲着。

  女人却半点扭捏都没有,伸手进自己怀中,取出了鸡蛋般大小的一块绿色石头,不像是翡翠玉石,因为这石头没那么通透。

  “你想要这个?”

  “这是什么东西?”周泽问道。

  “我可以给你。”

  说着,

  女人直接把这块绿色石头丢向了周泽,

  周泽伸手接住,石头很凉。

  “我可以走了么?或者,你们也可以再搜身。”

  周泽有些疑惑地看了看这个女人,

  丽江本地的鬼差这么淳朴这么逆来顺受的么?

  这和全国的鬼差工作风气很不符合啊。

  她这样一弄,

  反而让周泽有些不好意思,

  尤其是她先前喊大家快跑时,

  的确是带着一点点真诚的意味在这里。

  周老板做人向来是人敬我一尺,我还人家一丈,当下,把这块绿色的石头在手心里掂了几下,准备丢还给这个女人。

  “我不要…………”

  却在此时,

  周泽眉头一皱,

  把鼻子凑到了石头前,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一道绿色的光芒从石头里被周泽吸入鼻腔之中。

  “嘶…………呼………………”

  周泽露出了享受的神色,

  长舒一口气,

  有些惊讶地赞叹道:

  “真香!”

  女人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看着周泽,

  似乎有些诧异周泽居然敢直接把这石头里东西吸入体内,她是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的。

  就在周泽一脸陶醉的时候,

  莺莺伸手指了指老板,

  道:

  “老板,你的脸。”

  周泽有些疑惑,

  “怎么了?”

  “你绿了呢,老板。”

  周泽低下头,又看了看自己的双臂,发现双臂位置的皮肤上,也呈现出一抹暗青色的光泽,像是中毒了一样。

  不,

  不是中毒,

  但又是中毒,

  这石头里,

  藏着的,

  是尸毒!!!

  而且是能让自己都觉得舒服的尸毒,

  周泽把石头丢向了莺莺,

  莺莺伸手接住。

  “吸一口。”

  周泽说道。

  莺莺很听话,老板叫干啥就干啥,把石头放在鼻前,吸了一口。

  “嘶…………哇…………”

  莺莺身体颤抖起来,

  原本白嫩的女僵尸,皮肤上也呈现出了一抹青色。

  女人跪在地上,

  看了看坐在那边的周泽,又看了看身旁的白莺莺,

  有种世界观被颠覆的感觉。

  “好爽啊,老板!”

  “是吧,爽吧。”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