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二十七章 杀机!

第六百二十七章 杀机!

  周泽伸了个懒腰,飘飘欲仙。

  尸毒,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是极为恐怖的存在,极端一点的尸毒,甚至对灵魂都有腐蚀效果。

  但对于僵尸来说,这就是补药!

  以周泽和莺莺的“僵尸血统”来说,也不存在什么虚不受补的问题。

  “你和那个陈捕头,是在计划谋取这个…………”

  周泽话还没问完,

  鼻尖就嗅到了一股血腥气,他的这个房间在三楼。

  另一边,莺莺也是目光一凝;

  女人则是面色骤然一变,有些惊慌道:

  “他们,他们追来了!”

  还没等周泽问“他们”是谁,

  就看见莺莺的身后忽然出现了一张骷髅脸,对方一只手抓向了莺莺手中拿着的绿色石块,另一只手挥舞着生锈的马刀砍了过去!

  莺莺反应也很快,身形一侧,躲过了对方这一刀,同时一脚踹在了对方身上。

  “砰!”

  对方身体一颤,

  女僵尸的一脚力气得多恐怖,竟然没能将对方踹动,反倒是莺莺本人被这反震的力量给压得连续后退。

  与此同时,

  同样的一个身穿着甲胄的骷髅从周泽身后的窗户那边倒映了出来,马刀对着周泽的头自上而下劈砍下来!

  周泽抬起头,

  右手抓了上去,五根指甲迅速长出,和镰刀一样长,瞬间锁住了那把马刀,接下来,周泽椅子后倾,左手的指甲对着那个骷髅骑士的胸口直接刺了过去!

  “铿锵!”

  对方的甲胄竟然将周泽的指甲给格挡开,周泽只觉得自己的五指间一股钻心的疼,仿佛自己不是在拿指甲刺人,而是对着一大块硬金属硬刚。

  不过,

  无论是莺莺对面的那个还是周泽这边的这个,

  都一时间停滞在了那里,

  大概过了好几秒之后他们两个才恢复了行动,继续举着马刀劈砍下来。

  莺莺躲过了马刀,右手一拳打在了对方的下腰位置。

  “砰!”

  “嘶!”

  莺莺倒吸一口凉气,

  女僵尸只觉得自己的拳头都酸麻了,但这个骷髅骑士却依旧岿然不动!

  周泽从椅子上下来,不停地倒退,他身子是虚弱不假,但也不是缺胳膊短腿儿,尤其是在这个当口,生死危机之下,还是相当灵活的。

  对方的马刀劈在了茶几上,茶几过了几秒后才变成两半倒了下来,而其更是长驱直入,以一种完全中门大开换命的方式对着周泽追砍过来。

  “咖啡!”

  周泽十指下压,

  十根黑雾瞬间窜出,锁住了面前的骷髅骑士,但下一刻,对方居然发出了一声嘶吼,竟然直接挣脱了束缚,再度扑了过来。

  之前进来的女人则是大叫道:

  “走,赶紧逃!”

  说着,

  她也不管此间的局面了,

  向着门口冲去,谁知道她刚一开门,外头就站着两个骷髅骑士,她反应快,再加上这似乎可以随意扭动的身形,虽然躲开了攻击,却又被压制回了这个房间里。

  一时间,

  这个房间里有四个骷髅骑士。

  这东西嚼不烂,打不动,自出道以来,周老板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货色,连自己的指甲都起不到丝毫用处。

  而这时,四个骷髅骑士一起发威,举刀砍来。

  他们的速度不是很快,但这种完全不在乎自己受伤害打了他他也没反应的状态,简直就是一种BUG!

  周泽一个躲避,虽说躲过去了,但对方的刀尖却直接将他之前泡完澡后穿的浴袍给撕裂了下来。

  周老板也怒了,

  直接仰头:

  “吼!”

  嘴角位置两颗獠牙显露而出,

  其赤膊着的上半身上一道道符文也开始流转起来。

  两个骷髅骑士一起对着周泽压了过来,

  周泽这次没有躲避,直接对撞了过去!

  “铿锵!”

  “铿锵!”

  对方的马刀斩在了周泽的肩膀位置,

  周泽身体一颤,

  差点被这一股子可怕的力道给震得跪下来,

  好在膝盖发力,强撑住了,

  同时一只手抱住了一具骷髅骑士的脖颈,顺势贴上去,张开嘴,两颗獠牙对着人家的脖颈位置咬了下去!

  “噗!”

  獠牙刺进去了,

  但这骑士似乎压根就没有痛楚的感觉,竟然双臂环抱住周泽的腰部,让自己的同伴在身后双手举刀对着周泽的后脖颈位置斩了下来!

  “阴司有序,亡法无情,破!”

  价格没谈拢的安律师及时出现,

  踹开了房门后掐诀,

  一道黑色的光芒打在了骷髅骑士的身上,

  然而,

  那名骑士却完全没反应,

  刀口还是对着周泽的脖颈劈了下来!

  “吼!”

  周泽只觉得自己脑袋一阵眩晕,

  “…………”安律师,好尴尬啊。

  “砰!”

  周泽被砸了下来,

  而那边,莺莺也有些不支起来,那个女人,更是被最后一具骷髅骑士给追得在房间里到处躲避。

  倒在地上的周泽下意识地伸手揉着自己的后脖颈,哪怕是僵尸状态下,刚刚生吃了这一刀,也是难受无比。

  “来啊,来找我啊,来找我啊!我跳进来了,我又跳出去了,来啊,来打我啊!”

  安律师实力吸引仇恨,在门口蹦蹦跳跳,还真的把两个骷髅骑士的注意力从周泽身上转移到了他身上。

  当那两个骷髅骑士追过来时,

  还在做鬼脸的安律师马上扭头就向楼下跑去,同时还不忘喊道:

  “老板,这里面有鬼啊!”

  周泽勉强站了起来,

  莺莺倒退到了他身边,那头一直追着莺莺砍的骷髅骑士也逼迫了过来。

  周泽晃了一下脑袋,

  没有再莽撞地冲上去,

  这些玩意儿不可能这么恐怖,肯定有什么玄妙在。

  当下,

  周泽的五根指甲刺入了地板之中,

  黑雾散开,且在瞬间弥漫出去,

  下一刻,

  周泽看见房间里还在追着莺莺和那个女人砍的两个骷髅骑士身上竟然联系着一条无形的丝线。

  玄妙,

  原来在这里!

  这是傀儡么?

  周泽扭动了一下脖子,脖子位置发出了一阵脆响,整个人冲了过去,从其正前方绕开,闪身到其身后,指甲攥住了那条丝线,煞气绞杀上去,同时用力一扯!

  “砰!”

  像是气球被扎破的声音传来,

  那头对着莺莺追着砍的骷髅骑士像是女朋友被放了气一样,

  盔甲内的骷髅直接消融,化作了一小堆白色的粉末,一套盔甲就这样砸落在了地上,叮当响。

  周泽不作休息,又冲到那个追着女人砍的骷髅骑士身后,依葫芦画瓢,将那位背后的丝线也扯断,那位也跟先前那个一样,化作了一滩粉末,破旧的盔甲和生锈的马刀也都砸落在了地上。

  女人靠着墙壁,

  大口地喘息着,

  她和莺莺以及周泽不同,

  以僵尸的体魄哪怕正面吃上几刀,难受是难受,但还真能扛几下子,

  之前周泽被人家拿刀砍在了后脖颈位置也没有身首异处正是这个原因。

  当然了,

  这里头也有这骷髅骑士耐打能力一流但攻击能力三流的因素在里头,否则真是那种凶神恶煞的恐怖存在,周泽也不敢放任人家砍自己身上的薄弱位置。

  “莺莺,你没事吧?”

  周泽看着莺莺身上的衣服也是残破了,身上也出现了好几处淤青。

  僵尸的淤青和普通人淤青是不一样的,这是身体遭受了打击,体内煞气凝结阻塞的表现。

  “没事的,老板,没事。”

  莺莺摆摆手,

  在地上坐了下来,开始调理自己体内紊乱的煞气。

  女人也坐在了地上,她是最累也是最紧张的一个,其他人还能生扛几下,她是一下都扛不住,所以躲得分外小心。

  “这些,就是你招引来的东西?”

  周泽指着地方的粉末和盔甲问道。

  女人点点头,

  道:

  “他们,是木王墓里的死侍。”

  丽江古城里也有木王府,很多人受《鹿鼎记》的影响或者是对历史不是那么熟悉的影响,来这里旅游时会把丽江的木王府和那座沐王府弄混淆,以为就是同一个。

  其实,沐王府是明初时朱元璋义子沐英平定云南后,其子孙后代获封黔国公永镇云南,到明末清初时,沐英的第十一世孙也就是那一代的黔国公誓死追随南明永历皇帝进了缅甸,在缅甸被杀为终止。

  而丽江的这个木王府,也是朱元璋当年赐姓“木”,官职是世袭丽江土知府,在当地人眼里,则是他们自己的木王爷。

  这一脉在明朝结束后也没有倒,受到清廷册封,一直延续到民国结束。

  “这石头,也是从那个墓室里偷出来的?”

  周泽指了指莺莺手里还攥着的那块绿色石头。

  “嗯。”

  女人点头。

  莺莺这时凑到周泽身边,看了一下周泽后脖颈的血痕,很是心疼,把那块石头送到周泽鼻前,

  “老板,吸一口,就不疼了。”

  周泽接过来,吸了一口,只觉得通体舒泰,连脖颈上的伤痕也不那么疼了,把石头又递给了莺莺,

  “你也来一口。”

  若是不知情的外人见到这一幕,还以为是恩爱的小夫妻在分D品,还互相谦让着,当真是郎情妾意。

  莺莺把石头放在鼻前,吸了一口。

  “嘶……哇……呀!”

  莺莺手中的石头,颜色直接从绿色变成了普通石头的灰白色,这是被吸干了。

  “老板,都是莺莺不好,我不该贪心吸那么多。”

  莺莺很是歉疚道。

  “没事儿,这个先不提,

  嘶……

  我怎么感觉,好像忘记了什么。”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