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三十章 哼,坏人

第六百三十章 哼,坏人

  “让阴司派人来?”

  周泽皱了皱眉,因为泰山府君的关系,周泽自打当鬼差以来,阴司对他的制约就很小,他自己也不想去和阴司打太多的交道。

  且如果真的阴司派来了人,那这件事和就和他一个外地鬼差没关系了。

  最重要的是,周泽自己的身份也不能曝光,又经历了上次铁憨憨在地狱大杀四方的事情,巴不得和阴司老死不相往来,哪里有主动往人家眼前去凑的道理?

  虽说常言道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为安全的地方,但周泽并不认为自己能做成阴司里的余则成。

  “可以派熟人,来一个正儿八经的巡检,那家伙估计就藏不住了。”

  周泽抿了抿嘴唇,道:“你和冯四儿,怎么又搅和到一起去了。”

  之前在野人山的那场大雾,连许清朗都看出来了,别说周泽了。

  有了上次在大雾里进入地狱的经验,

  这场“巧合”的大雾如果背后没有安律师的操控,周泽第一个不信,而安律师毕竟是一介白身了,甚至是戴罪之身,肯定得有人去配合他。

  想来想去,也就只有那位喜欢吃酸菜的主儿了。

  “床头打架床尾和嘛。”

  安律师被直接说破了心思,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只是很郑重地道:

  “升官发财,这是第一要素,这关系到咱们能不能在接下来的地狱动荡之中拥有足够的自保之力。

  但既然碰到了那种石头,哪怕只有千分之一的可能,我们也要去争取,毕竟,我们都知道老板你体内的那位苏醒与否对于我们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周泽手里把玩着打火机,

  他在犹豫也在思索。

  安律师则是陪着蹲在旁边,等待着老板做决定。

  现在,毕竟和以前当小鬼差那种最基层公务员时不同了,想要继续往上爬,想要再做些事情,没有和上面的关系,没有来自上面的提携,会很艰难。

  朝中有人好做官,这是万古不变的道理。

  安律师之前费尽心思促成了周泽这个史上含金量最高的捕头诞生,但他不会就这样满足,一个捕头,哪怕含金量再高,也是捕头。

  至少是巡检,甚至上了判官,才堪堪有资格说自保,在城头变幻大王旗时,你才能拥有资格去改换门庭而不是被随意地丢弃。

  “冯四儿,没问题么?”

  周泽看向了安律师。

  归根究底,这才是最要紧的问题。

  “他很聪明,是个聪明人。”

  安律师这般回答。

  周泽又沉默了。

  安律师则是继续道:

  “第一,老板,我已经跟了你,做了你的手下,冯四儿当初是我的手下,阴寿算起来,他对我的了解比我妈对我的了解都要深刻;

  他肯定不会相信我真的只是跟了一个又懒又自私又贪财又抠门又硬不……额,

  的老板。

  第二,上次鬼玉的事儿,算是老板你截胡了他,他肯定对你也上心了,说不定还特意调查过你。

  第三,听说,上次在那座宫殿门口,翠花儿还看见了老板你在那边排队?

  而前阵子地狱的动荡,最开始的起点,就是那座宫殿!”

  “你是说,他猜出我的身份了?”

  安律师摇摇头,“聪明的人,容易想得多,我是能感觉到他对你感兴趣,哪怕是之前我拖他弄出那场大雾,也没许下过什么诺言甚至连半点口风都没透露给他。

  让他猜,才是最好的选择,不明不白不清不楚,才最有效,也最安全。”

  周泽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缓缓道:

  “老安,如果玩儿脱了,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么?”

  一旦让阴司的高层知道前阵子打爆了八位阎罗法身的始作俑者还在阳间潇潇洒洒地当着捕头,

  那所要面对的报复,

  想想都让人头皮发麻。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玩儿脱了。”

  安律师是这般回答道。

  周泽点点头,问道:“怎么发信息?”

  安律师找来了纸和笔,把这里发生的事情经过给写了下来,不过隐去了一些关键的东西,比如那绿色的石头已经众人来云南的目的。

  字数没多少,但把事情给写出来了,重点还是在于民宿被杀的人以及这个被灭口的鬼差。

  等写完后,安律师把那张纸印在了周泽的捕头令牌上,纸张上留下了一道淡淡的黑色痕迹,像是印章一般。

  随即,

  周泽拿出打火机,准备把这张纸烧掉,结果安律师又递来了两张冥钞。

  “加着一起烧吧,老板。”

  “这还要塞小费?”周泽有些好奇道。

  “小鬼难缠嘛,路过扒皮这是…………”

  说着说着,

  安律师感觉自己又把老板给骂进去了,当即笑笑,道:

  “阴司这些年本就不注重基层的事儿,而且咱这事儿说小不小,但说大,也真算不得大,如果那家伙没有后续动作,没有继续连续杀人杀鬼差的话,以阴司的那种官僚态度,肯定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

  不过,这和咱们没什么影响,咱们只要确保这封‘报告’能送上去,走程序。

  然后再让冯四儿主动请缨,来处理这个问题,就行了,这两张冥钞只是想着不要被阴司的邮政系统直接给淹没了。”

  “那就再多烧几张是不是还能发阴司的顺风?”

  “那就太扎眼了,要是被上面哪个傻吊发现外放做鬼差收入居然这么高,特意把信给扣下来,再跟你索贿什么的,不是添麻烦么。”

  “吃相这么难看的么?”

  “活人贪财还顾忌一张脸皮,这下面的,都是一帮没脸没皮的。”

  把这张纸加着两张冥钞烧成灰烬之后,周泽就拍拍手,“他多久能到?”

  “得走程序,最快也得一天吧。”

  “那我去休息了。”

  “行,老板,我帮忙看着。”

  莺莺和许清朗已经把帐篷搭好了,这里野营的人本就不少,但这寒冬腊月的来野营的人却真的不多。

  躺进帐篷里,

  莺莺很快也进来了,把周泽的头放在自己的大腿根部,她再轻轻地帮周泽按摩。

  “辛苦了。”

  周泽说道。

  “不辛苦的,老板,老板你最近才真的辛苦了呢。”

  周泽闭上眼,

  他是真的累了。

  …………

  “叮咚…………叮咚…………”

  水珠的声响,

  周泽发现自己正坐在河边,

  抬起头,

  明明太阳就在天上挂着,却依旧给人一种时下灰蒙蒙的感觉。

  低下头,

  周泽看向了河面。

  河面中倒映着自己的影子,

  但这道影子,却有些模糊。

  这是梦啊。

  “咕嘟……咕嘟……咕嘟……”

  河面下,不断地有气泡冒出来,整个河面也开始弥漫着一股子腥臭的味道。

  一条条胳膊,一条条腿,从河底翻腾了出来,整个河面上,满满当当地都是断肢残骸。

  “哗啦!”

  河面的中央,

  像是有一道黑色的影子浮出了水面,

  因为在密密麻麻的残块之中,根本就看不真切。

  但只感觉有一双眼睛,似乎在盯着自己。

  如果普通人做这种梦,估计早就吓慌了,要么继续在噩梦里浑浑噩噩,要么就一身冷汗的惊醒。

  周泽却在原地站着,

  和那个黑影的目光对视着,

  黑影很平静,

  周泽也很平静,

  大家都很平静,

  周围,只有潺潺的流水声以及那些断肢残骸碰撞在一起的轻微摩擦。

  也不知看了多久,

  周泽有些厌倦了,

  打了个呵欠,

  对那个黑影挥挥手做道别,

  闭上了眼,

  等再睁开眼时,

  周泽已经醒了,此时他正躺在帐篷里的床上,莺莺坐在旁边玩着手机。

  她最近似乎不怎么喜欢玩游戏了,倒是喜欢看小说。

  之前在书店里周泽有一次因为关心莺莺的思想生活也是极度无意之间更是很意外地巧合之下不小心拿起了莺莺放在床头的手机。

  发现莺莺看的小说里,以耽美为主。

  “老板,你醒啦?”

  莺莺放下手机,凑了过来,

  “老板,你这次睡了很久了唉,应该是累坏了吧。”

  “我睡了多久?”

  “一天一夜呢,差不多三十个小时。”

  周泽点点头,倒是没太意外,且不说那长梦中的漫长无聊凝视,就是这阵子自己东忙西忙,精神上的消耗也确实比较大。

  一觉醒来,

  倒是觉得有些神清气爽起来。

  坐起身,周泽刚准备让莺莺给自己准备点吃的,鼻尖就嗅到了一股浓郁的酸菜味。

  “他们来了?”

  周泽问道。

  “嗯,他们来了。”

  周泽起身,弯腰走出了帐篷。

  “哈哈哈哈哈!来,干杯!”

  安律师的声音传来,显得极为高兴。

  周泽向那边看去,

  看见安律师和一个年纪在四十左右的妇人席地而坐,

  安律师硬要拉着和人家喝交杯酒。

  而在旁边,有一个老妪正蹲在小火炉前看着火候,小砂锅里正在煮着酸菜面。

  见周泽出来了,

  安律师马上站起来,

  妇人也站起身,但略显矜持,一派富豪遗孀的既视感。

  “老板,哈哈哈哈哈!!!!!”

  安律师笑得要喘不过气来了,

  指着身边的妇人道:

  “老板,冯四儿来了。”

  额,

  这……

  妇人向前走了几步,对周泽微微颔首,没有谄媚,也没有拿捏架子,只是很平静地道:

  “来得有点赶,丽江这儿的殡仪馆里,也没合适的男尸,只能将就一下了。”

  旁边正在伺候着小火炉的老妪抬头瞪了一眼周泽,

  用很沙哑苍老的声音嗲道:

  “哼,坏人!”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