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三十三章 四爷牌大礼包(第三更!)

第六百三十三章 四爷牌大礼包(第三更!)

  听到这些话,周泽的第一反应并不是:

  册那,

  有人要杀我。

  而是:

  我艹,还好没让我家莺莺下去。

  再好的风水杀阵,周泽如果亲身进去的话,到底能不能困杀住自己还真难说,毕竟他和传统意义上的僵尸是不同的。

  传统僵尸哪里有灵魂的?

  比如莺莺和小男孩就没有。

  再加上一些特有的蜜汁自信吧,再大的危险在自己面前,总相信能有机会和概率被自己破开。

  但如果是莺莺下去了,可能就会出大问题,对方既然故意把自己等人引向这里,肯定是对下面的布置有一定的信心。

  哪怕杀不了自己,但杀掉莺莺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只是,

  周泽还真的不懂在这云南,到底谁要杀自己?

  入职以来,将近两年时间,和铁憨憨在地狱大杀四方这个不谈,毕竟除了奈何桥的孟婆,也没人知道自己在阳间的身份。

  赢勾在地狱出场时,也故意模糊了周泽的身份和容貌,不会被发现。

  而从自己当鬼差以来,也是乐善好施,广聚善缘。

  不说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但也留不下几个仇人才对。

  嗯,

  大部分仇人都被斩草除根了。

  白夫人的事儿和那个癞头和尚还没完全料理好,但他们和云南应该也没多大干系,这次的算计,应该是云南当地的地头蛇。

  冯四倒是没问周泽有哪些仇人这种弱智的问题,到了他这个身份地位,自然明白,很多时候,你被人针对和算计,倒不是因为你得罪了他。

  虽说很难让人理解,但这个世界上确实不缺那种损人不利己的人,尤其是哪些红眼病的家伙。

  之前周泽带着数万军魂从雨林里走了两天,这附近区域但凡嗅觉灵敏一点的人,应该都能察觉到这动静,如果有人因此产生了什么想法,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这人的胃口真大,而且根基很深,鬼差说利用就利用了,利用后就销毁,普通人说杀就杀了,也不怕犯忌讳。

  要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就算没有阴司的调查和追责,这样明目张胆不带丝毫因果的瞎搞,就不怕天谴么?

  此人的行事手段上,透露着一种癫狂。

  “调查结果,到底多久才能出来?”

  安律师看向冯四儿。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不是说什么都不管直接离开云南就能脱离这块是非的了,况且,别人都算计到自己头上来了,欲置自己于死地,哪里还有自己缩头当乌龟躲回去的道理?

  好歹当年也是王牌巡检,安律师也清楚,只要对方是阴司身份的人,凭借阴司的能力,调查出痕迹不是难事儿。

  冯四儿笑了笑,“估计快了,其实,已经有些眉目了,不过还要等更确切的消息,也省的大家陪我瞎跑不是?”

  既然出来了,既然答应了,做事儿就得做漂亮一点。

  冯四儿做不到像安律师那般直接对周泽奴颜婢膝自称门下走狗的事儿,

  而且就算他愿意,有安律师的珠玉在前,

  周泽身前,也不缺第二个安不起了。

  所以,把事情办得漂亮一些,一击必中,也算是给对方留个好印象,结一个善缘。

  想到善缘,自己上次鬼玉的事儿,除了翠花儿和他有点矛盾之外,自己并没有再继续追究下去,已经算是卖了一个人情了。

  至于翠花儿,

  冯四儿是知道自家婢女的,

  谁又会跟她生隔夜仇?

  “对了,周先生,那块鬼玉?”

  冯四开口问周泽。

  刚想到这事儿,却没能从周泽身上感应到鬼玉的气息。

  “哦,我放生了。”

  “…………”冯四。

  周泽当然不可能告诉冯四,鬼玉已经英勇就义了。

  在自己在宫殿面对那位常侍时,鬼玉被自己硬逼着冲了上去,然后被那位常侍直接掐灭了。

  毕竟,鬼玉的层次和那位常侍的层次,就像是臭水沟里的泥鳅和天上的蛟龙,差距太大。

  冯四儿当然是不信这个的,周泽也清楚他不会信的,但周泽更清楚,冯四儿是不可能去找十常侍去问这个。

  十常侍的存在,太高端,是地藏王菩萨准备拿来取代十殿阎罗的安排,哪怕是之后阴司大军出动,诸多阎罗出场,十常侍也没有再现身,足以可见他们的身份暂时无法被曝光。

  “既然这样的话,我这里还有一个小玩意儿,这次从地狱出来,顺手带在了身上。”

  说着,冯四儿伸手进自己口袋里,取出了一块血色的手镯,很小巧。

  安不起在旁边眯了眯眼,一种引狼入室的危机感袭来。

  从地狱出来办公差,还顺手带上礼物?说是不经意间带上的,谁信?

  肯定是处心积虑上来争宠的!

  周泽伸手接了过来,这手镯看似寻常,触感也寻常,但他清楚,冯四儿自然不可能送什么普通的玩意儿,让他去卖RMB改善生活么?

  仔细翻转了一下,周泽发现在手镯里面似乎有一条蜈蚣被沁入在里头。

  周泽尝试注入了些许煞气进去,

  一时间,

  血玉里的蜈蚣像是活过来了一样,从血玉里飞出,围绕着周泽的手背正在游走旋转。

  只是,

  这蜈蚣比寻常的蜈蚣都要小一些,只有指甲盖那么大,莫说让它出去咬人了,能不被风吹走已经算运气好了。

  此刻的它,看起来,真的是太过卡哇伊,还带着类似小奶狗小奶猫时的倦怠。

  长得倒是不丑,寻常人的审美里,蜈蚣那么多条腿,看起来就让人觉得恶心,但这只小的,却能给人一种憨态可掬的感觉。

  既然送了东西,肯定得把价值说清楚,否则送了东西又不讨好岂不是亏大了。

  冯四当即开口道:

  “这是我在地狱里偶然得到的,这算是血胎,是地狱鬼气凝聚而出的意识,没有形体。

  周先生别看他现在很小,只不过是因为这东西必须得从一开始去饲养,这样才忠心可靠,所以我一直留在身边,没有去动它。”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养成系的东西。

  而且还带认主的功能,估计确实珍贵,冯四也是打算送人的,所以自己没动过,一直封存在这血玉里头。

  “比鬼玉如何?”

  周泽问道。

  “比鬼玉杀气重,有如阳间的藏獒。

  平时看不出来,但真发布命令后,它能完全不顾惜自己死死地咬住目标死也不松口。

  但饲养难度有点大,它不似鬼玉那般喜好吞血食,而是喜欢吞食煞气或者鬼气。

  周先生可以把它佩戴在身上,就当是古玉一样把玩,让它留在您身边自己慢慢吸收。”

  周泽点点头,把血玉收了起来。

  鬼玉没了之后,他还真的缺这种东西,无论是在打架时还是在探查时,身边带着一个无形的帮手,帮助确实很大。

  至于饲养的问题,如果是要跟鬼玉一样,用血食去饲养,周老板还真做不出这种事儿,但既然靠煞气就能滋养起来,就纯当多带一个莺莺在身边了。

  这也是周泽和别人不同的地方,对于别人来说,血食无非是残害一些人命,反而简单,而精纯的煞气或者鬼气是他们最为珍贵的本源,怎么可能拿出来当饲料?

  但周泽不存在这个问题,他反正一直精满自溢着,

  否则莺莺也不可能陪自己睡觉就能有了血统上的变化。

  安律师在旁边笑道:“这玩意儿价值不菲,这次可是大出血了啊。”

  虽说争宠是争宠,但以安律师的心胸,还是愿意帮冯四儿抬一手,由他在旁边侧面烘托一下这东西的价值,也让周泽更承冯四这个人情。

  有时候周泽都有些纳闷冯四儿和安律师之间,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纠葛关系。

  冯四矜持一笑,倒是没有那种赐东西给人的倨傲,转而拿起翠花刚刚画好的图纸,指了指上头,道:

  “可以看出来,当年木王爷确实请来的是道行很深的阴阳师,这布局很巧妙。

  而且,

  这里有那个老龟当阵眼封穴了超过百年的时间,于此处淤积的风水煞气已经到了一个很浓郁的地步,之前那些断肢残骸被丢出来了却依旧凝而不散,没有顺着河流漂走而是继续滞留在这里,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周先生,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这封穴既然被打开了,

  那么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这凝聚了超过百年的风水煞气自然而然地要挥发出去了,这样反而是一种极大的浪费。

  你是会阵法的吧?”

  冯四儿看向许清朗。

  “会一点。”许清朗回答道。

  冯四儿看了一眼许清朗的胸口,

  显然,

  他清楚许清朗这话里有谦虚的成分在。

  “改一改阵法,把破煞改为聚煞。”

  说着,

  冯四儿面向了周泽,

  “周先生,

  敢不敢上那个受刑台一坐?”

  这是冯四要送出的第二份礼物,

  以煞气滋养肉身,

  这足以可见,

  他对周泽的调查确实很深入。

  然而,

  本以为自己的诚意已经足够高了,

  但接下来周泽的回应还是让冯四儿有些始料未及。

  “不敢。”

  “…………”冯四。

  “噗哧!”安律师。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