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三十四章 吸干!

第六百三十四章 吸干!

  冯四儿下面的很多话,被周老板的一句“我不敢”给卡住了;

  甚至这弯道拐得有点太过迅猛,冯四儿被憋得有点内伤。

  大圣此去欲何,踏南天碎凌霄。

  若一去不回,

  哦,便不去了。

  周泽是不舍得莺莺去冒险的,当然也不舍得自己去冒险,如果铁憨憨没沉睡,若是遇到这个事儿,肯定会用他那招牌式的断句口吻在心底喊起来:

  “去……吃……啊……看……门……狗……”

  可惜那货现在沉睡着。

  脑海中自己脑补着这些画面,

  周泽心里忽然觉得有些惆怅,

  在铁憨憨沉睡一个月后,

  想他。

  没赢勾在背后做依仗,周泽还真不敢去瞎几把吞东西,万一把自己玩儿死了,那乐子可就大了。

  这次同意来云南,已经是周老板在自己原有的生活态度上有了很大的改进,但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不是?

  任何事儿总得慢慢来,周泽也不愿意让自己活得太累太拼命。

  如果活着就为了苦大仇深地拼命,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只可惜这次没把小男孩带来,

  否则这场“造化”周泽还真愿意送给小男孩,

  反正他皮糙肉厚,

  如果出了意外,

  那就意外了吧。

  “我看也没必要,下面的情况还不完全清楚,太冒险不值得,实在不行,等把那个幕后的家伙给抓住了,料理结束,咱再来弄这个。

  老许啊,能布置个阵法把这洞口给堵一下么?”

  能阻滞一点是一点,毕竟也是个好地方。

  许清朗有些为难地摇摇头,“我去哪儿再找个老龟?”

  那些断肢残骸是填充的辅助,那只老龟,才是真正的关键,这个年头,想找一些山精湖怪出来实在是有点困难,得看运气和机缘。

  冯四摇摇头,走到河边,双手掐印,一时间,众人只觉得这里的风似乎都变慢了一些。

  “堵住了,但堵不了多久。”冯四说道。

  “行,还是你器大活好。”

  安律师拍了拍冯四的肩膀,提醒道:“先办正事儿吧。”

  言外之意,

  马屁先别急着拍,把正事儿先做好再说。

  “还得再等等,估计再有半天功夫也就能确定了。”

  “你们饿了么?”

  翠花儿这时候开口问道,

  然后一脸期待地看着大家,

  希望大家配合自己说“饿!”。

  “翠花,帮周先生调理一下身体,他身上还有一些暗伤。”

  冯四直接跳过了这个问题。

  “好的,四爷。”

  翠花看向了周泽,指了指旁边的帐篷。

  周泽这才记起来,这翠花还是个超级大奶牛。

  当初还帮书店里的猴子他们治疗过伤势,安律师也曾说过,这是一个天生的奶妈。

  当初安不起被追杀得快挂了,

  还是翠花给他奶回来的。

  虽说觉得自己身体没什么大问题了,但有免费的SPA不做白不做,反正也是在这儿耗时间。

  周泽钻进了帐篷,在床单上躺了下来。

  翠花进来后莺莺也跟了进来。

  “呵,我对你老板不感兴趣。”

  翠花猜到莺莺的心思,直接怼道。

  在她眼里,世上只有四爷好,

  其他男人都是烂泥,臭不可闻。

  莺莺的目光故意在翠花身上来回扫了一遍,

  冷冰冰地道:

  “你想多了。”

  “噫!”

  翠花气了,

  啊啊啊啊啊!

  哪个女人不爱美,她本想用那具二八年华的少女尸体,但四爷偏偏不让,让她选这个老太婆身子,就连四爷本人,也放着男人的身体不选选了个中年女人上身。

  莺莺在周泽身边跪了下来,帮周泽垫了一下枕头。

  翠花也跪坐下来,双手直接放在了周泽胸口位置。

  而后,

  一缕暖流直接流入了周泽体内,

  周老板感觉自己肌肉和灵魂在此刻都得到了放松,

  这就像是年轻人熬夜抽烟酗酒总觉得没什么事儿一样,

  但等年纪大了遗留下来的问题就要跟你算总账了。

  翠花这时候就是在帮周泽清理身体的隐患。

  见自家老板这么舒服,

  莺莺在旁边微微皱眉,

  再抬头看了一眼翠花,

  她会做酸菜这件事莺莺是不羡慕的,

  反正书店有许娘娘在,人长得又好看手艺又好,如果老板真的哪天开始弯钩钓鱼,莺莺也能默认他做小。

  自古以来,喜好龙阳之癖的风气一直都很盛行,尤其是在大宅门或者富贵人家之中,甚至一度蔚然成风。

  但翠花又是画画,又是疗伤的,

  这让莺莺有一股挫败感,

  总觉得自己好没用。

  这时,

  莺莺觉得有一只手放在了自己大腿位置,

  莺莺低下头,看见老板在看着她。

  二人四目相对,

  一时间,

  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一旁的翠花嘟了嘟嘴,

  妈的,

  老娘在给你认认真真地做服务,

  你还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当老娘服务很水的是吧?

  当下,

  翠花决定提升服务档次,

  全身心地投入了进去,

  很快,

  她就开口道:

  “你这体内居然还有一个亏空哟,算了,老娘今儿心情好,帮你补一下!”

  周老板的手此时正在莺莺的大腿上爱抚着,

  一开始没听清楚翠花的意思,

  但很快,

  他就一愣,

  马上喊道:

  “停下!”

  但翠花已经开始了,

  周泽只觉得原本的小溪流在自己体内流淌的感觉消失了,变成了一条大江滚滚向东流!

  翠花一开始很开心,

  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意思是老娘活儿好吧?

  然后,

  她的脸色就变了,

  这是嘛情况,

  老娘要被榨干了!

  翠花当即要收回自己的手,

  但她的双手却像是被死死地贴在了周泽胸口上一样,根本就拿不下来,仿佛被一层又一层绷带死死地捆绑在那里。

  “啊啊啊啊啊!!!!!!!”

  翠花吓得直接叫了起来,

  她只觉得自己灵魂内的力量正在被疯狂地抽送进周泽体内,

  自己压根就控制不住了。

  帐篷马上被掀开,

  冯四和安律师探头进来。

  “四爷,四爷,救我,救我,救我啊!!!!!!”

  翠花尖叫了起来,

  原本七十岁的她,

  此时看起来几乎成了九十岁的样子,

  一脸的暮气。

  但翠花只觉得自己发现的那个东西像是个无底洞一样,自己都被吸了这么多了,但连一点水花儿都没激起来。

  周泽想要站起身,却动弹不得,只觉得全身上下无比僵硬。

  他都没想到,

  翠花居然能感应到那个位置,

  那可是沉睡的铁憨憨,

  铁憨憨透支严重,直接陷入了永久沉睡,

  这岂是翠花一个人的力量就能补充得了的?

  哪怕把翠花直接榨干了,估计沉睡中的铁憨憨都不会因此有任何反应,连砸吧一下嘴都做不到。

  安律师马上伸出自己的白骨手,抓住了翠花的一只手。

  冯四儿的一只手则是抓住了翠花的另一只手,

  两人对视一眼,

  一起发力!

  “嗡!”

  翠花被拖拽了下来,直接倒翻在了地上,原本上身的七十岁老太婆身体更是随着这一撞彻底歇菜,一团黑色的灵魂飘出。

  冯四儿马上掐诀,同时张开嘴,翠花的灵魂迅速飞入到冯四儿的嘴里。

  灵魂一旦离开肉身的加持,在这阳间,就会不由自主地开始消退,翠花不是孤魂野鬼,但如果灵魂继续在阳间飘荡,很可能会变成孤魂野鬼之流。

  哪怕是阳间的厉鬼,对于他们阴司的正经身份来说,也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当初周老板“灵魂漂流记”时,也是吃够了这种苦头。

  也因此,

  冯四直接把翠花收进自己体内,让自己的肉身和灵魂去滋养和保护翠花的灵魂,估计这次阳间之行,翠花是不能再出来了。

  周泽也是长舒一口气,

  马上坐了起来。

  莺莺迅速伸手,搀扶住了自家老板的肩膀。

  周泽拍拍莺莺的手,示意自己没有事。

  也的确是没什么事,

  说一千道一万,自己是属于被动爽的一方,反而是进补了,又没什么消耗。

  冯四的目光落在周泽身上时,略微眯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如常。

  他是调查过周泽的,知道周泽体内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这也是周泽的依仗。

  不过冯四可没想过周泽体内封印的是当年的幽冥之海的主人,他只是猜测是有哪个大人物的残魂封印在周泽那里,最高,也不过是个判官或者其他什么之类的。

  “翠花,没事吧?”

  周泽问道。

  冯四摇摇头,“没事的,周先生,她好好休息一下,等回地狱后就没关系了。”

  “那就好。”

  周泽也放下心来,

  不管冯四有没有其他的什么心思,

  人家这次来确实是来帮自己的,

  若是自己把人家婢女给吸干了,

  总觉得不好意思。

  安律师这时候为了缓和氛围,

  看了看周泽,道:

  “嘿嘿,老板最近需求一点大啊,

  理解,理解。

  这样吧,待会儿回丽江市区,咱找个地方高乐高乐?”

  说完,

  安律师又看向莺莺,调侃道:

  “莺莺应该不会生气吧?放心,哪怕老板看上谁了,咱就当一夕缱绻,不带回书店。”

  “不行!”

  莺莺直接坚定地摇头。

  “哟,我们的莺莺也会吃醋啊。”安律师笑呵呵地道,女人果然是女人,啧啧。

  莺莺则是一本正经地看着安律师,说道:

  “老板用过的女人,不管以前怎么样,以后绝对不准别的男人再碰,要帮她赎身,哦不,把她包养起来。

  如果怀了种子,就必须接回家里!

  周家的血脉,不能漂泊在外面。”

  “…………”安律师。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